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四十九 小妖精
    林绾烟很是震惊,原来还有这些事,那难怪萧禹文是如此冷淡的性格了。自己的父亲亲手将母亲一家满门抄斩,还遗弃了自己和母亲,换做是她,也无法做到冰释前嫌。身为帝王错杀忠臣也难免,但如此对待自己的妻儿,就过分了。不过想想,当权者优先考虑的永远是利益,各执一个立场,倒也谁都无法指责谁。

    可自己分明是看到李木川的,杨慕雪介绍的时候也说那是她的木川哥哥,难道是当年幸免于难?可说的是满门抄斩。明显杨承阅是知道内幕的,而且还是不能让人知道的内幕,看来自己知道的秘密比萧蔓雪多多了。“原来是这样啊。”

    “嗯嗯,禹文哥哥挺不容易的,吃了很多苦。”萧蔓雪一脸心疼。

    “怎么你禹文哥哥不常回宫,你对他还这么深的感情?”林绾烟真的很奇怪。

    “因为禹文哥哥对你好就是单纯对你好,不像宫里那些人,总想着从你身上能得到什么。”当然承阅哥哥也一样,萧蔓雪在心里补了一句。

    是啊,不图回报地对一个人好,说得可不就是萧禹文?林绾烟瞬间觉得自己不如萧蔓雪有良心,果然凉薄。

    就这样,一直到用晚膳,林绾烟都和萧蔓雪混在一起,两人已经到了能天南地北胡侃狂吹的地步,林绾烟一时也把找萧禹文要回长命锁的事情抛到了脑后。

    回到自己房间,洗漱完也就更衣躺在床上了。从下午和杨承阅说完话,就再没看到他的身影,林绾烟也没特意去找他。可能是看到萧蔓雪那么信任杨承阅,她便相信只要他答应了的事就一定会做到。再怎么说,从南栎城到这里来回是需要时间的。

    杨承阅自然是将话带到了的,回来复命的人说三爷约摸戌时会到,让他安排。所以用过晚膳,杨承阅便在云岚寺门口候着。

    虽然没有名帖,但是以他的名义带一个人进来是没有问题的。以萧禹文的身手,要悄悄潜入易如反掌,但能光明正大的时候就无须偷偷摸摸。

    刚过戌时,萧禹文便头带帷帽一身黑衣出现了,杨承阅迎了上去。“三爷!”

    “绾绾可曾说是何急事?”萧禹文急急地问道,他担心着这丫头不会想起来自己昨夜抱着她睡,来找自己兴师问罪的吧。

    “绾烟公主说要亲自同三爷说。”杨承阅边说边领着萧禹文往里面走。

    萧禹文点了点头,顿了顿又说,“今日绾绾遇到的那人是慕斯诺,易容了。”

    杨承阅倒吸了一口凉气,“三爷和他交手了?”

    “嗯,此人异常狡猾,让他逃了。”二十四灵异不在他身边,其他人都不是慕斯诺的对手。交手应该说萧禹文也只是比他强一些,真正实力如何未可知,两人都还未用尽全力。

    “看来比前任掌门要难对付。”萧禹文的脾气杨承阅很清楚,如果有十足的把握断然不可能让人从他手中逃脱。

    “心思难测。”萧禹文想到都后怕,以慕斯诺的身手,今日若要林绾烟的性命,那她在劫难逃,可偏偏却毫发不伤,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杨承阅知道萧禹文在想什么,或者更危险的事情还在后面,一旦慕斯诺拿林绾烟来威胁萧禹文,那局面就非常被动。萧禹文最不喜欢这种被胁迫的感觉,那么接下来,便一定会再所不惜地对付慕斯诺。

    刺杀百花宫上一任掌门,灵夜宫是付出很大代价的,这个慕斯诺比上一任掌门还难对付,那灵夜宫要血拼必然也会伤筋动骨。

    这些年灵夜宫从未停止过灵异卫的招募和操练,但毕竟不如百花宫背后有整个玄慕国财力做后盾。而且要成长成二十四灵异这样的高手,还需要时间去沉淀。一旦元气大伤,灵夜宫恐怕需要些时日才能恢复。

    各自沉思间,杨承阅领着萧禹文来到林绾烟的院子。此时林绾烟房间已经没有亮光,二十四灵异轮换在守夜,见杨承阅和萧禹文来,都纷纷低头行礼,并未出声。

    二十四灵异退到院子门口,杨承阅也在那里候着,耳朵灵敏的他们顷刻就听到房间里传出打斗的声音,这绾烟公主莫非把主子当成刺客了?

    杨承阅手里拿着萧禹文摘下的帷帽偷笑着,这帷帽摘了就摘了,三爷还特意将黑色面纱给戴上,就是故意逗她的吧,三爷何时有了玩性?

    房间里,林绾烟和萧禹文只过了十几招,就被他一把抱进怀里。

    “大晚上的,跑来吓唬人!”林绾烟生气地一把扯下萧禹文脸上的面纱,这厮脸上似乎还带着似有若无的笑。

    刚开始她真的以为是刺客,闭着眼睛躺在床上静静听着声音。待他靠近床头,便一跃而起,两人打了起来。

    可越打越不对劲,对方根本就只是闪躲,一招都不曾攻击,她就知道应该是萧禹文来了,没想到他来得那么快。

    “就这身手还敢跟百花宫掌门叫板?真不怕死?”萧禹文面带笑意地看着她,眼神在她因为喘着粗气而上下起伏的胸前停留。此时她只着了里衣,看着好像跟平日有些不一样,里面有什么若隐若现的,勾得他起火。

    “明明想夸我机智勇敢,还要拐弯抹角的,三爷你累不累?我说三爷你认认真真夸我一回会少块肉还是怎样?”林绾烟就听不得他那么说话。

    萧禹文淡笑着看林绾烟气急败坏的样子,不说话。

    林绾烟觉得他今夜看自己的眼神怎么有点怪异,且这厮怎么老往自己的胸口看。突然想起,特么的,刚刚是从床上蹦起来的,而且自己睡觉从来没有穿胸衣的习惯,来到这里也是一样,总要把那肚兜脱了睡。

    平日里衣服都是丝绸的,顺滑不说,这里衣穿着就像现代的真丝睡衣。再说自己这身材算不上劲爆吧,但也是前凸后翘的,想到这里,一口老血就快要喷出来了。

    “眼睛往哪里看呢!色狼!”林绾烟红着脸一手蒙住萧禹文的眼睛,一手去推开他环在自己腰上的手。“去!给我面对着门站好了!我没让你转身不许转身!”

    萧禹文此时真恨不得将她抱到床上好好修理一番,这丫头胆子是够大了,还敢命令起他来了。

    可还是乖乖地走到门口,面对着门站着。早知她有如此风景,昨夜就该将她看个遍,自己怎么就如此安分守己呢,不禁有些后悔。

    林绾烟慌忙跑到屏风后面,重新将肚兜穿上,再快速地穿好衣服,真想连脖子都不露出来,这次可真是够尴尬的了。

    萧禹文听着她从屏风里走出来,不待她说话就自己转身走了过去。嗯嗯,这会儿看起来跟平时没什么两样,要说喜欢,私下里相处,他还是觉得刚刚要好些。

    “将刚刚看到的,连同你脑子里龌蹉的想法都给我一并忘了!”林绾烟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来了不会好好地敲门吗,如果不是他偷偷摸摸进来,会有刚刚这些破事?

    “我可曾说了一字?”萧禹文笑道,是真的笑了,这丫头太可爱了,她怎么知道自己心里有龌蹉的想法?而且还只是让他忘了而已,不是应该让他负责吗?

    “你不说不代表你没想!”你是没说,可是你默默地看了那么久,非礼勿视你不知道吗,混蛋!林绾烟心里默默地骂着。

    “嗯,我承认。”萧禹文又一把将林绾烟拉进怀里,他是想了,以前不曾有过的想法,在遇见她以后都有了。

    “不要脸!”林绾烟趁萧禹文不注意一把推开他,承认得那么爽快,还将自己抱在怀里,她要不逃,她就是傻的。再别说三爷不近女色,她瞅着他好色得很。

    哎,真是越来越口无遮拦了,把她给惯得!萧禹文心里暗自叫苦,却也恼不起来,又上前将她圈在怀里,这回任她怎么挣扎都不松手。林绾烟估计也认清形势了,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只好放弃,只是拿眼睛剜他。

    “绾绾急着要见我,如今这幅模样是为何?”萧禹文说完亲了亲她的额头。

    林绾烟真想给自己两嘴巴子,都是这厮给搅和的,她差点都快把正事忘了。

    “三爷,是不是我管你要什么东西你都会给我?”林绾烟语气一变,声音软糯无比,开启挖坑模式。

    萧禹文听着她那故意撒娇的声音,感觉骨头都要酥了,这丫头莫非又在打什么坏主意?“说说看要什么。”

    “三爷先回答绾绾嘛,是不是只要绾绾要,三爷都会给?”林绾烟声音更加魅惑,还不时跟他抛媚眼。

    林绾烟的撒娇,萧禹文很受用,忍不住将她又抱紧了些,低头咬了咬她的耳垂。“小妖精!”

    萧禹文咬得林绾烟痒痒的,身上也开始热起来。她知道萧禹文这是同意的意思。

    “嗯,三爷你站着不动,绾绾从你身上取什么东西你都不准拒绝,好不好?”林绾烟在赌他一定会将自己的长命锁带在身上。

    萧禹文听了这话感觉自己是中了她的圈套了,自己此时身上除了林绾烟的信物,连贴身的那块玉佩都还放在书房里。不过,想到她可能是跟自己要那块“免死金牌”他还是很高兴。

    “出门急,并未带在身上,待明日回去给绾绾送来。”萧禹文说完又抱歉地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