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四十八 禹文无心
    “如果老衲没有看错,公主来自另一个世界。”无念低声说道。

    “……”林绾烟睁大了眼睛。“住持你……”

    “都是我那无为师弟糊涂,不听师父的话,闯入了不该闯入的灵界。”无念叹了一声气。

    “灵界?”无为师弟?灵界?林绾烟越听越糊涂了。

    “公主无须多问。你我今日一见也是有缘,老衲且问你可愿留在这一世?”无念并不打算多说什么。

    “住持能帮我回去?”林绾烟不知此时自己的心情该是如何,一脸诧异。

    “老衲可以一试。公主可否先将护身灵物取来于老衲过目?”无念很平静。

    “灵物?住持说的是长命锁?”如果是长命锁就糟了,她离开寒月山时自己取下来送给萧禹文了,这是要管人家要回来吗?该如何开口要回呢?说出事情真相怕是会吓坏他吧,骗他,好像很残忍。

    “正是此物。”无念说道。

    “那个……我没带在身上!很着急要吗?”林绾烟简直要崩溃了。

    无念掐起手指算了算,“离月圆之夜尚有十日,灵物必须受灵界之光洗涤七个日夜,方能在月圆之夜打开灵界的大门。”

    林绾烟算了一下时间,如果明日自己下山取了长命锁再上山,就要耽搁两日的时间,怎么算都有点赶。“如果赶不上这个月圆之夜,能否等下个月圆之夜?”

    “灵物的灵气在一天一天消逝,最多能保有七七四十九天。下一个月圆之夜老衲没有把握。”无念说道。

    “意思就是说,这个月圆之夜若我没回去,便再也回不去了?”林绾烟心里吸了一口冷气。

    “大概是。”无念如是道。

    “住持等着,我即刻就去取!”林绾烟说完匆匆离去,心里有很多想法,最强烈的还是找萧禹文要回长命锁,回到自己的世界去,这样一切就恢复平静了。

    杨承阅见急匆匆赶来的林绾烟,以为又出了什么事。“绾烟公主,可是有事?”

    “我找三爷,急事,很急,很急,十万火急!”林绾烟跑得上气不接下气。

    “绾烟公主,有什么事可先同我说。”灵狐这会儿估计已经见到萧禹文了,按照他的脾气必定已经着手找那个人了。

    “我要找他,找你没用。”林绾烟很坚决。

    杨承阅不说话了,脸上写满无能为力。

    “我真的有急事,不是胡闹,你相信我!”林绾烟见他那样子真的很着急。

    “那绾烟公主先回去,我差人去同三爷说。”萧禹文知道林绾烟要找他,一定会见她的,但不是现在。

    “我必须见他,真的!拜托你了!”林绾烟几近哀求的眼神看着杨承阅。

    “我知道了,绾烟公主先回吧!”杨承阅有些无奈。

    林绾烟也只能先回自己的房间。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只能在房间里来回踱步。算算日子,来这里也近半个月了,因为处处有萧禹文的保护,虽然经历了很多危险,但最终都安全地活了下来。

    要说舍不得,最舍不得的就是他。可这也给他添了不少麻烦吧?他本无须如此,等自己走了,他的生活也就能回归原样了。只是始终对他的亏欠是没法偿还了。

    往日不多的回忆一幕幕在眼前浮现,他冰冷的脸,他微笑的脸,他优雅吃饭的样子,他被自己硬塞着吃东西的样子,他一本正经说情话,他被自己堵得说不出话……

    不知何时,林绾烟的眼睛已经湿润,眼眶湿了又干,干了又湿。

    房门被敲响,萧蔓雪的声音传来。“太不像话了吧,太阳都要下山了,你还不起床!”

    林绾烟满是眼泪的脸上浮起了笑容,还有这个丫头,她也有些舍不得了。擦干眼泪,林绾烟便去开门。

    “你来寻我,可是又想去哪里找乐子了?”林绾烟直接就走了出去,她知道萧蔓雪才起床肯定在房里是坐不住了。

    “哎,你说话能不能文雅点?什么叫找乐子!”萧蔓雪瞪了林绾烟一眼,马上就发现她的眼睛通红,像是哭过。“你怎么了?哭什么?”

    “没哭啊,睡久了,眼皮肿了而已。”林绾烟笑了笑。

    “骗谁呢?”萧蔓雪哪里会相信,她那样子明明就是哭过。“可是想到什么伤心事了?”

    林绾烟摇了摇头,不说话。

    萧蔓雪很自然地挽起林绾烟的手臂,凑到她耳边轻声问道。“你可是有心上人?”

    “啊?”林绾烟很讶异她会那么问。

    “你昨晚曲里唱的啊!你不想和亲是不是因为他?”萧蔓雪也是女子,平日大大咧咧,在男女之情上却还是很细腻。

    “那只是曲啊,随意编排的呀!可别瞎说!”林绾烟很是无语,怎么唱首歌就对号入座了呢。虽然也有些有感而唱,但那只是别人填的词而已。

    “我自然不会同别人说,你不愿意告诉我也罢,但是我说了会帮你的。”萧蔓雪只当是林绾烟不好意思承认,昨天之前她是同情林绾烟,昨天之后她想帮她是因为将她当做朋友。

    “你帮我,那我真的走了,你会不会舍不得我?”林绾烟笑着问道,萧蔓雪说的话她当然相信,但是她说的回去,是回东陵,而自己要回的是现代。

    “你说呢?那这么说,我就不该帮你的。”萧蔓雪娇嗔了一句。

    林绾烟不说话,讨好地摇着萧蔓雪的手臂,求原谅。

    “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你的。”萧蔓雪很认真地说道。

    林绾烟的鼻子酸了起来,不知道该说什么,人跟人感情的契合度、深厚程度,真的不是用时间来衡量的,不是,真的不是。

    “好了好了,不说了,说得好像明日你就要走了般。”萧蔓雪拿出手绢嫌弃地塞在林绾烟手里,真是个爱哭鬼,昨天不是还挺威风的嘛。

    林绾烟也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

    “再有几日便是禹文哥哥的生辰了,不知今年他回不回宫,若他回来了,我一定将你介绍给他相识。”萧蔓雪若有所思地说道。

    林绾烟没有说话,好端端又提到萧禹文,她不知该怎么接话。

    “倘若你真的没有心上人,我觉得禹文哥哥真的很好。”萧蔓雪说得很认真。

    “你才说帮我,这会儿又说这样的话。”林绾烟不知萧蔓雪怎么就对萧禹文有如此深的感情,照说从小就出宫了,应该没什么时间相处才是。

    “那是你没见过禹文哥哥而已。”萧蔓雪瞪了林绾烟一眼,她明明就是装糊涂。“论容貌,禹文哥哥是所有哥哥里长得最英俊的,而且大神越大概也没有长得更好看的了。”

    “哦!”林绾烟笑笑,这个倒是真的,长得真是好看的没话说,特别是笑起来的时候。

    “论智慧和才能,那也是所有哥哥中最好的。这可不是我在说,是我父王常常会念叨。父王说,每回禹文哥哥回宫,他都会寻些事考禹文哥哥,每回父王都很满意。”萧蔓雪继续说道。

    林绾烟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在听。这会儿估计不让萧蔓雪说,她也非得吐之而后快。

    “论品行,那自是不必说了。禹文哥哥和禹琰哥哥同岁,父王常责骂他胡闹,说自小在宫中长大,教养还不及禹文哥哥的一半。只一点,禹文哥哥太冷淡了,父王曾说了一句很伤心的话,父王说,禹文无心,多少年了朕都暖不了他的心。”萧蔓雪苦涩地笑笑。

    林绾烟没说话也没有其他表示,说他无心,她不相信。

    “哎,就算今年禹文哥哥生辰你能见到他,也不代表什么,只是我觉得只有禹文哥哥才配得上你罢了。所有人都知道,禹文哥哥不近女色,身边连个侍女都没有。这两年,皇后娘娘老是以禹文哥哥到了该成亲的年龄了,在他生辰的时候将各家瞧得上眼的小姐都请来赴宴,结果禹文哥哥知道了,回都不回来了。”这也是让她父王苦恼是事。

    没有侍女林绾烟知道,是不是不近女色她觉得就不好说了,起码他是近了自己的。只是听到这里,林绾烟倒是很好奇,大神越皇帝又如何会放任自己的子嗣不回宫?听起来还拿他没办法?难道是因为他同时是灵夜宫的夜魅?

    “你禹文哥哥何故不回宫?”林绾烟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大神越还未立太子,既然不回宫,意思就是无意太子之位?自古以来都是争夺皇位的多,如此故意避开的,少。

    萧蔓雪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在思量什么。

    林绾烟马上意识到这其中可能有不能拿到台面上来说的事,急忙说道:“不好意思,问了不该问的问题,你不回答便是。”

    萧蔓雪笑了笑,说道:“无妨,禹文哥哥八岁出宫,如今已经十八岁,事情已经过去十年了。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那个喜欢欺负我的木川哥哥吗?他和禹文哥哥是表兄弟。木川哥哥的爷爷便是静妃娘娘的父亲。当年父王听信奸人所言,将木川哥哥一家满门抄斩,静妃娘娘和禹文哥哥也被送出宫去。后来父王昭告天下为木川哥哥一家平反昭雪,但禹文哥哥始终不愿意回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