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四十七 后会无期?很难
    林绾烟眼见那白衣男子向刚刚自己来时的路上走去。到小湖为止,往云岚寺建筑群也就只有那条路可以走。林绾烟一跃从自己坐着的那棵树飞到旁边一棵更高的树上,她想看看这个男子到底是往哪里去。

    明显,云岚寺只有僧人,而且她不曾看到其他香客。这个人不从云岚寺的正门进来,而是翻越山林,肯定就不是正常来访的香客。能找到这条路,可见要么就是对这里很熟,要么就是提前来踩过点的。

    这个时辰,大多数僧人都在休憩,鲜少会在这山林里走动,这个人也一定知晓这一点。总之,这个人怕是要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不然不至于如此。

    虽然林绾烟的动作很轻灵,就像吹了一阵风,让树枝摇晃了一下,但那白衣男子明显已经觉察到了什么,停住了脚步,回头向四处巡视。

    林绾烟没想到这个人的听力竟然这么好,心一紧,自己怕是遇到高手了,这一世,她的武功不算高强,但是轻功是极好的,打不赢跑路的时候从来没有失手。

    怎么办,先发制人吧。她估摸了一下树的高度,故意踩断了脚边一根树枝,扑腾一下使用了一些轻功,降到树的三分之一高度的时候,收力径直往下掉。

    林绾烟预计着以这个姿势,屁股应该会先着地,虽然已经准备好受一番皮肉之苦,但林绾烟还是想赌一把那个人会出手相救。如果不救,她就要使劲地哭上一场。不管怎么样,在床上躺几天,总好过被发现了死于非命吧,听力如此好的人,对抗起来自己完全不是对手,况且她手无寸铁。

    在心里默数了好几秒,那人都没有动静,林绾烟已经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希望不要太痛吧。可下一秒,她就感觉到自己被人拦腰抱住,而后稳稳地立在树下。

    直到站稳,林绾烟才张开眼睛,脸上的惊恐还未消失。她故意用害怕又好奇的眼神,盯着身边这个白衣男子看。他比自己要高出一个头,不胖不瘦身材刚刚好,皮肤白皙,眉目清秀,相貌不算出众,也不难看,脸上淡淡然。

    唯一能让人记住的就是那双眼睛,太犀利了,像鹰,那穿透力好似能把人看穿。这人不好惹,林绾烟在心里下了个定论。

    此时他也在盯着林绾烟,那眼神却不像在看一个陌生女子,也没有一般男子见到绝美容颜的那种欣赏,他那个眼神就像每天推开窗都会看到同样的景色一般平静。

    “手松开!你这么抱着问过我意见吗?我同意你抱了吗?”林绾烟瞪了那男子一眼,一手打在他依旧搂在自己腰间的手。

    她矫不来情,演不了被救后感动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角色,避免露馅,还是决定本色出演。这一世,除了萧禹文还没有人抱过她,她也是有精神洁癖的好吧。况且长得也不如萧禹文好看,怎么想,自己都吃亏了。

    那男子明显愣了一下,手却没有松。

    “本姑娘让你松手听不到吗?别以为你救了我,就可以如此轻薄我!我可没求着你救我!”林绾烟使劲去掰那手,却怎么都掰不动。

    “你在上面做什么?”男子开口,声音好听,但是没什么温度。

    “掏鸟窝。”林绾烟一本正经地说瞎话,掰不掉那只手,就使劲地扭了扭身子,还是没能挣脱,这男子加大了手劲,她感觉腰间生疼。

    那男子闻言抬头向树上望了望,树枝很茂密,看不到鸟窝在哪里。

    “你就不能轻点吗?很痛的你知道吗?你是要把我的腰拧断吗?我看你一副白面书生模样,怎生得如此粗鲁?怜香惜玉懂不懂?没人教过你吗?”手劲真大,疼得林绾烟皱紧了眉头。

    那男子依旧不说话,但是确实没有用力了。

    “好吧,我承认我刚刚态度不好。我们做个交易如何,你救了我,我送你个礼物,你把手松开好不好?”强硬的态度不行,林绾烟马上转换了思路,一脸天真无邪地笑着说道。

    那男子只是淡淡地看着林绾烟,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君子一言快马一鞭,就这么说定了!”林绾烟生怕那男子会反悔,说完赶紧从自己的手腕上取下早上编的手环,才拿过那男子的左手,林绾烟就想到男子的手比较粗的嘛,怎么戴得进去?

    林绾烟讪讪地一把丢开他的手,自顾自找到手环打结的地方,将手环拆开,手环上的花掉了几朵在地上。“你先松手,我重新编一下。”

    那男子好像没听到,只是盯着林绾烟的手看,白皙细腻,左手的中指上还带了个细细的藤蔓编制成的指环,上面还有一朵不知名的白花。

    “都说事不过三,松手我说了几次了?你这个人怎这般无赖?我说送你就一定送你,本姑娘一言九鼎你放心。”林绾烟气得不轻。这种手环,只要给我藤蔓,我可以给你编一百个不重样的,傻大个,她心里默默地骂着!

    这时,那男子终于松了手。

    腰身重获自由,林绾烟又抓起他的左手,将藤蔓缠上比试了下长短,就蹲在地上,干脆将藤蔓上的花都取下,快速地编了一个适合男子的粗狂款式手环。

    编好了,林绾烟站了起来,拿过那男子的手,将手环给他戴上。然后拍了拍自己的裙摆,转身就要往回走。

    “站住!”那男子语气有点冷。

    “你还是不是男人?礼物你也收了,怎么能说话不算话?你如果这样,我发誓我看不起你!”林绾烟怒瞪着眼,恨得咬牙切齿,这个男子不好糊弄啊。

    “你怎么不问我是谁?”那男子看向林绾烟的眼神像要把她看穿。

    “你是谁很重要吗?你不也没问!”林绾烟白了他一眼,她还敢问吗,赶紧开溜都来不及。

    林绾烟的话将那男子堵得不知道说什么。

    “我对你是谁没兴趣,这山又不是我的,你爱来就来。你也别问我是谁,问了我也不会告诉你。好了,后会无期,我回去睡觉了!”林绾烟说完,潇潇洒洒地朝那男子挥挥手就走了,边走还边注意听他有没有跟上来。

    那男子站在原地目送着她远去,嘴角微微扬了扬,取下手腕上的手环,放在怀中,转身向来时的方向快速离去。后会无期?真是有意思的人儿,呵呵呵,他在心里冷笑,可是很难。

    穿过那条小径后,林绾烟几乎是一路飞奔回去的。还来不及回自己的院子,她就去找杨承阅。

    听林绾烟那么一说,杨承阅着实吓得不轻,这亏得没出什么事,不然萧禹文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

    “绾烟公主先回去休息,明日一早我们就启程回去,这期间若要去哪里,千万让赤焱和绿莺跟着。想来也不会是什么坏人,否则也不会就这样让你离开。”最后一句安慰林绾烟的话,说得杨承阅自己都不相信。如此戒严的情况下,还能闯进来的人,身手自然不同凡响,可为什么没有伤害林绾烟,他也琢磨不清。

    “好。”说完林绾烟惊魂未定地回了自己的院子。这个男子她确定自己没见过,可终归出现在那林子里就很怪异,如果目标是自己,那他大可动手,自己可以说是送上门去的。但他偏偏没动手,难道有其他目的?

    林绾烟一走,杨承阅立刻就让灵狐去通知萧禹文,又将剩下的十五个二十四灵异都派遣去了林绾烟的院子。这里还是太不安全了,现在,必须先弄清楚那个人是谁。

    回到房里,林绾烟又怎么睡得着,坐了一会儿,起身又走了出去。也幸好云岚寺够大,她四处转悠着倒也平静了些。

    走着走着,来到了一排安静的禅房外,离她最近的禅房里有几个僧人背对着门坐在蒲团上打坐。林绾烟往里面望了一眼便准备离开,才往前走了几步,就见一个白胡须的僧人从另一个禅房走了出来,是住持无念,林绾烟认出来了。

    “阿弥陀佛!公主!”无念先打了招呼。

    “住持!”林绾烟双手合十,点了点头,算是行礼,她不懂这些。

    “公主可是无聊?可愿同老衲走走?”无念一脸肃穆。

    “也好,那就有劳住持了。”哎,这么热情可如何是好,我脸上写着无聊?本来就只是想要闲逛闲逛。

    “公主言重了!”无念说完就领着林绾烟往那一排禅房走去。

    林绾烟一路跟着,这一排禅房,每个房间布局都差不多,而且都有僧人在打坐,难怪那么安静。

    两人最后走进了云岚寺的藏经阁,里面依旧安静,但是能看到有僧人走动的身影。无念带着林绾烟在藏经阁一楼的一间禅房坐了下来。禅房不大,还燃着香,味道很好闻,里面的经书不少,桌子上还有摊开的经书,旁边放有笔墨,应该就是无念平时研读经书的地方。

    “公主不属于这里。”无念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林绾烟说道。

    “啊?”林绾烟琢磨着无念这句话的意思,什么叫不属于这里?这住持也怪怪的,不会也是要杀自己的吧?阿弥陀佛,佛门重地不能杀生啊,林绾烟心里默念的。“确实,我来自东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