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四十六 一览众山小
    但既然百花宫已有新的毒物,灵夜宫势必不会坐以待毙。昨夜萧禹文也在现场目睹了那毒药杀人的整个过程,在将尸体焚烧前他亲自检查过。

    第一时间他将自己的判断与灵异卫里其他擅制毒用毒的侍卫讨论,将结论和疑点合着取样的腐土,连夜派人送去给远在曜山的公孙野。

    公孙野便是萧禹文的师父,当年出宫后他疾病缠身,几近病逝。是萧慎找到已经隐世于曜山的公孙野,并将他送去曜山休养了一年多。

    等再回到南栎城,萧禹文不仅身体恢复了,还成为公孙野的关门弟子。而后师徒两虽鲜少有机会见面,但书信联系频繁,萧禹文也会时常差人送些合他心意的物件去。灵夜宫在药物方面的难题能得以解决,公孙野功不可没。

    百花宫自然也不在意此次的毒物会很快被找到克制的方法,特别是现任掌门慕斯诺。

    他自小就被秘密圈养,像个试验品般接受各种训练。可却也不得不说效果明显,起码在制毒用毒方面,他自诩普天之下能与之一较高下的绝不超过三人。

    他很想知道,传说中神乎其神的灵夜宫到底有没有他要找的人。所以不管是迷媚还是这毒虫都只是他的牛刀小试,他还准备了更多的惊喜等着灵夜宫。

    这都是为了感谢灵夜宫将自己这个一直秘密存在的人,推到百花宫掌门的位置,当然,还顺便让他被立为太子。

    哪怕对又一次刺杀东陵公主失败,慕斯诺都不在意,死的人是很多,但是百花宫从来不缺人。而且,那些人,该死。

    第一、第二次刺杀,他纯粹是为了完成父王交给自己的任务,失败了,大发雷霆。也是在两次失败后,他才隐约察觉到如今的百花宫仍旧残留玄慕其他皇子的势力。

    看来,三年了,有些人,依旧心未死。那他便陪陪他们玩玩。让灵夜宫来帮自己清理门户,何乐而不为?

    况且,自从昨日见了那东陵公主一面,他现在好像没那么急着想要那东陵公主的性命了。比起她那张绝美的脸,他更有兴趣的是那双似乎看透世事的眼睛。

    不在意是否只是拖延时间的计策,也不在意自己的身份被识破,单说敢如此与他对视,毫不退怯的人,她绝对是第一个。

    而且,直到她被拉走的最后一刻,那眼眸里的淡然都没有丝毫变化。

    还让他感兴趣的就是,灵夜宫何故如此护着这个东陵公主?他只相信自己的直觉,这肯定不仅仅是灵夜宫的一个任务而已。

    是什么任务,能让他轻易领教灵夜宫的二十四灵异?如果他没猜错,夜魅也一定是来了的。

    当然,目前为止,夜魅,是他最感兴趣的人。也是目前为止,唯一一个配得上他称为对手的人。

    他任掌门近三年,大多数时候只要和灵夜宫没有利益纷争,都还算各自安好。但凡有交集,他也并没能在灵夜宫手里讨得半点便宜。

    虽未能与夜魅谋面,但他坚信,两人必然只有两种关系,最好的敌人或者最好的朋友。或者说,只会是一种关系,因为最好的敌人就是最好的朋友。

    当然,萧禹文并不知道慕斯诺的这些想法,也不屑去想会和他有什么关系,他只会精密的布局,不让他和百花宫有任何的可趁之机。

    萧禹文再不会让自己有机会后悔没能保护好自己想要保护的人,所以一大早,他就带着灵异卫和玥字卫将整个云岚山都搜了个遍,连云岚寺都摸了个透,确定没有危险后才算放心地在云岚寺附近休息下来。

    按照计划,林绾烟一行会在午时左右抵达云岚寺,并在云岚寺留宿一晚,次日清晨返回南栎城。而此次萧禹文也将全程保护,直至将她安全送回。

    后面还会遇到什么事,他不知道,甚至林绾烟到底将会如何他也不敢想,他目前能做的就是护她周全。谁要她的命,他都不答应,哪怕那个人是他的父王。

    不到午时,林绾烟一行人就到了云岚寺的大门口,众人纷纷下马。站在前排的依次是萧蔓雪、林绾烟、萧淑怡,杨承阅、灵狐、灵沐、司空分立身后。司空将名帖递到门口守卫的僧人手中,很快,云岚寺住持领着寺内众僧人来到门口迎接。

    因为早先就知道大神越和东陵的公主将于这两日来云岚寺进香,寺内早就重新打扫,也不再接待其他来客,此番接待规格仅此于接待大神越皇上。

    “阿弥陀佛!贫僧无念,率云岚寺众弟子恭迎三位公主!”无念双手合十,低头向来人行了个礼。

    “无念住持无须多礼!”萧淑怡温和地笑着说道。

    萧蔓雪和林绾烟则是默契地双手合十回了个礼,而后两人相视一笑。

    很快,无念便将众人领进了云岚寺。林绾烟三人一路跟着无念往大殿走去,大内侍卫分了一大半的人随着其他僧人去接洽住宿和用膳的事宜。

    还未进正殿,林绾烟就取下自己头上的花环,拿在手里。这在她看来,就当是脱帽了。虽然她一向不信佛,但也觉得既然来了,就要有基本是尊重。

    萧蔓雪见状,也将自己的花环取下,还顺手将林绾烟手里的花环拿过来,一并交给身边的杨承阅。

    杨承阅仿佛没有看到萧蔓雪朝着自己甜甜地笑,只是面无表情地接过。萧蔓雪见他不曾再将花环交到其他人手里,偷偷地笑了。

    一系列进香仪式完毕,无念领着众人去用斋膳。三位公主单独安排在一个禅房用膳,其他人则同寻常香客般安排在一个大禅房。因为昨日未好好进食,早膳又过于简单,众人皆食欲大开,而且云岚寺的斋食也确实做得可口。

    用完膳,萧淑怡和萧蔓雪纷纷表示要回去休息,昨夜那帐篷她们又怎么睡得舒心,冷得缩成一团才勉强睡去。林绾烟则并未觉得累,萧蔓雪说睡起冷,她说没感觉,全当是昨夜多喝就几杯酒,身子自然暖和。

    三人的别苑是挨着的,林绾烟回自己的院子看了一下,发现这里的配置竟然比自己住的府邸还要好一些,果然是皇家寺庙,不仅那大佛都是金身的,整个云岚寺四处都是高规格的配置。

    午后的阳光很暖和,睡觉不免可惜。林绾烟换回平日的一身白裙,辞了赤焱和绿莺,表示自己独自去这云岚寺逛逛。因为知道云岚寺戒备森严,且附近有灵异卫和玥字卫时时防护,她们也没有阻拦,各自回房歇息了。

    云岚寺很大,出了院子,林绾烟询问了僧人哪里有可供散步之地。僧人则径直将她带至一个莫大的花园,一路还介绍了一些标志性的建筑,以便林绾烟待会儿能寻着回来。

    说是花园倒也有些牵强,这里虽大,但是树木较多,花其实很少,亭台也少。看来虽然是人工打造,可还是最大程度保留了原始风貌。就算是鹅卵石铺成的林荫小道,看起来也颇有曲径通幽的意境。

    林绾烟觉得这个地方不错,原生态,也很静谧,还能听到虫鸣鸟叫。这山上的空气也异常清新,除了吹风时,有些凉飕飕的,其他都很完美。

    穿过两条林荫小道,云岚寺的那些建筑都已经看不到了,这里的树木有些年头了,长得又高又密。越往前走,也越发安静,连空气都湿润了许多。又穿过一条小道,一个小湖跃然眼底,湖四周有几条通往不同方向的小径,小径边上的杂草都除得很干净,应该是经常有人来维护。

    一时不知道选哪条路走,这里也没有歇脚的地方,林绾烟一跃跳上了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坐在树干上向四周眺望。云岚寺的主建筑她是能认出来的,都是连成一片的,辨识度很高,往小湖那边看,远远地能看到几处红瓦顶。

    应该又是隐在这山林里的一些小院落吧,林绾烟没多想,皇家寺庙,多修几座静谧的院落也无可厚非。单单就是院落,她的兴致倒不大,不如坐在这树上来得惬意。

    都说登顶一览众山小的感觉很爽,果然不错。她已经在云岚山最高的地方,此时又在一棵大树上,哪怕看不了整座山景,但是半壁山林总有了。真不敢想象,在工业不发达的古代,在如此高的山上,修这么奢华的云岚寺,到底要耗费多少人力和物力?

    这古代帝王就是豪啊,修万里长城就算了,抵御外敌,可以理解。修这样的寺庙,林绾烟就觉得没必要了,将这钱投于民生工程建设不好吗?好吧,说不定当时皇帝也是为了拉动内需来着,就像现代为了解决农名工问题。

    想到这里,她倒很想回东陵看看,自己的父王是不是也做了很多这样的“傻事”。那她一定要阻止他,不然枉回这一世,好歹在现代她读了那么多书,学了那么多政治学经济学社会学的理论。

    坐在树上天马行空地古今穿梭了好一会儿,抵不住高处不胜寒,她正欲下树,却见小湖的一条小径上匆匆走来一个白衣男子。林绾烟往那条小径望去,那里并无红瓦顶,那这个人又是从哪里来,要来干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