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四十四 三爷抱抱
    简单洗漱,换了身干净的黑衣,萧禹文便在简易的桌子前坐下。吃食很简单,一碗野菜粥,两叠小菜,一荤一素。

    虽然煨在热水里,此时也有些凉了。吃食是一同回来的二十四灵异备的,贴身伺候他的一直是二十四灵异。也许未曾想到他们的主子在一旁欣赏歌舞来不及用膳,吃食就已经凉了。而萧禹文一贯不喜人候着,有事才会传唤他们。

    萧禹文在饮食起居方面不是什么难伺候的主,所以此时他并不在意,依旧像吃什么珍馐般,优雅地进食。

    用完膳已经是一盏茶以后了,夜已深,此时外面一片寂静,照明的篝火还燃着,看得见空地上巡视的灵异卫。

    萧禹文静坐片刻,就起身去了林绾烟的帐篷。条件有限,虽然考虑到是女子,特意在帐篷里放了火盆,但床也不过就是地上多铺了两层被褥。

    林绾烟怕冷,蜷缩成一团躺在那里,像只熟睡的小猫。萧禹文想伸手摸摸她手是不是冰凉,怎耐林绾烟将被子拽得死死的。

    萧禹文转身就回到自己的帐篷里,将自己的那床被褥抱来,轻轻地加盖在她身上后,在边上坐下。

    没过多久,许是感觉到了温暖,林绾烟翻了个身,舒展开了睡,粉嫩的俊脸整个现了出来。见状,萧禹文的脸上不自觉地浮起浅浅的笑意。

    萧禹文轻轻掀来被子的一角,伸手摸了摸林绾烟的手,还是冰凉的。再去摸她的小脚丫,同样冰凉。

    他盖好被子,无奈地摇摇头。南栎城入秋后就是一天比一天冷,她这么怕冷可如何过冬?转念一想,她也不一定能在这里呆到冬天,她说要回去,虽然对她还不算了解,但是萧禹文有预感,她并不是说说而已。

    可回去哪里是她说说就能办到的事?萧禹文的心里千头万绪,看着林绾烟的脸陷入了沉思。

    这一坐,坐了多久萧禹文不知道,是林绾烟在床上翻腾让他清醒过来。他猜想着林绾烟肯定是口渴了,喝了酒睡到半夜都口渴。

    于是,萧禹文起身找水。行军水壶里倒还有水,却是凉的。他出了帐篷,找巡夜的灵异卫要了一碗热水一个空碗。

    回到帐篷,就将那碗热水分做两份,将水壶里的凉水分倒在两个碗里。喝了一小口试了试温度,将一碗温水重新倒回水壶里,又端着另一碗水来到床边。

    将林绾烟扶起,水才递到她嘴边,她就像有感觉般咕噜咕噜地喝了起来。果然是口渴惨了,喝了小半碗她才作罢。

    萧禹文将水端走,想将林绾烟放回被窝里,手才触碰到她,她的眼睛就慢慢睁开了,满眼的朦胧。

    “乖,躺下。”萧禹文的声音温柔如水,林绾烟是醉了无疑,看那迷离的眼神就知道。

    林绾烟绵绵无力地想推开萧禹文的手,“你长得跟……三爷好像啊……”

    萧禹文笑了,她心里是有自己的。随之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口。

    林绾烟的眼睛艰难地眨了眨,眉头微蹙,嘟了嘟小嘴。“三爷亲亲……”

    萧禹文笑得更欢了,轻轻吻了她嘟起的小嘴,这个可心的小丫头喝醉了居然这么讨人喜欢,本想责备她的,如今却舍不得了。“亲了。躺下睡。”

    “冷……”林绾烟的眼睛重新闭上了,嘴里还在嘟囔,“三爷抱抱……”

    “……”怎么抱,就这样抱着岂不是更冷,大半个身子露在外面。“乖,躺下就不冷了。”

    “三爷抱抱……三爷抱抱……”林绾烟是迷糊的,只剩嘴里叨叨絮絮。

    萧禹文很高兴又很无奈地将林绾烟重新放回被子里,一躺进去,她又像一开始他看到的一般将自己蜷缩成一团,嘴里还在重复着那句“三爷抱抱”。

    伸手去摸被窝,确实不暖和,除了刚刚林绾烟躺过的位置有点温度,其他地方都是一片冰凉。

    萧禹文犹豫了一样,还是脱了外衣和鞋子,躺上床去。想将林绾烟抱在怀里,她却挣扎着。他温热的唇亲了亲她微凉的耳垂,在她耳边柔声说道:“绾绾乖,让三爷抱着你睡。”

    林绾烟好似听懂了般,任由萧禹文将她抱在怀里,不算温暖的身子整个不断将他缠紧,汲取他身上的体温。

    萧禹文哭笑不得,这丫头是把自己当暖炉给她暖床了吧,可他身上被她勾起的邪火怎么灭?“绾绾别动,三爷会忍不住的。”

    林绾烟似乎寻得了最佳睡姿,小脸蛋贴着萧禹文结实温暖的胸膛,整个身子紧紧贴在他身上,凉凉的脚丫伸到他的两腿之间。如此,果然不动了,嘴里也不叨念了,睡得很安稳,轻浅的呼吸声都好像比刚才欢快了许多。

    萧禹文活了十八年,第一次如此亲密无间地同一个女子躺在一张床上。如果心里没有什么想法,那只能说他不是个正常的男人。

    不过,他是。心上人在怀,他告诉自己只能亲吻她一下就该睡觉了,可到底亲了多少下他自己都记不得了。隔着光滑的布料,他一遍一遍抚摸着她柔软的腰身。不过也仅此而已。

    他觉得一切都是自找的煎熬,无论如何他无法对一个醉酒的女子再有更过分的举动,所以只能强忍着。

    这一夜,林绾烟睡得很舒服,萧禹文却是煎熬过后,合眼睡了两个时辰,便依依不舍地回了自己的帐篷。特别是他将林绾烟推出怀抱时,她眉头微蹙的样子,让他很是于心不忍。

    他将自己的被子给了林绾烟,回去也没法儿睡。就那么在床上静坐了一炷香的时间,灵狐便来通知他起身了,这时天才蒙蒙亮。

    许是昨夜睡得香甜,林绾烟是三个公主中醒得最早的。饶是如此,待她出至帐外,帐篷不知在什么时候就悄悄地拆得只剩下她们三顶了。

    无论是黑衣蒙面的人,还是黑衣戴帷帽的人,此时都没了踪影。只剩大内侍卫还在空地上打整,篝火已经被灭得差不多了,只剩下几个大锅还在冒着热气。

    林绾烟没走多远,绿莺就端着热水迎面而来。林绾烟正在寻思着自己昨夜做的那个梦,她记得很清楚,梦里的那个人就是萧禹文,他叫自己绾绾,自己好像还说了“三爷抱抱”……

    哎,不知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还是喝酒后神经错乱,总归若被旁人听了去,就有失体统了。一个未出阁的女子,嘴里喊着别人来亲薄自己,真是贻笑大方。喝酒误事,祸从口出,多么痛的领悟。

    “公主!”绿莺轻声唤道,同行有三个公主,她也就懒得一一区分。

    “嗯?”林绾烟这才回过神来,抬眼看向绿莺。“早!昨夜辛苦你了!”

    “公主言重了,都是属下该做的。”绿莺对林绾烟的客气很不习惯,但也只能听着。这个公主确实很随和,随和得不太像公主。

    虽然六公主在很多事情上也同她般不拘小节,但六公主是有公主的气势和架子的,她却一点都看不出来。

    以前绿莺只道这是林绾烟初来乍到的一种自保,与人为善,对于她和亲公主的身份自然是没错的。还有也可能是这个公主一贯性子比较软弱。

    昨日之后,她就觉得自己看不懂林绾烟了,如此危机时刻还能顾全大局以身冒险,你能说她性格懦弱?平日里从来对什么事都没什么意见,关键时刻却能频频出言将人拖住,而且还揪出玄慕百花宫新任的掌门,这不叫有勇有谋?

    待绿莺跟在林绾烟身后回了帐中,她好像知道为什么刚刚林绾烟会说感谢她的话。床上入眼的被褥多了一床,桌上还有一个空碗一个剩半碗水的碗,水壶也变换了位置。

    昨夜除了自己以外一定有人来过,绿莺很确定。想到自己的主子特地吩咐,只需伺候洗漱,不用陪夜,她了然了。

    即使她想到了什么,她自然也不会跟任何人说,这是他们的基本生存准则,不该说的话不说,不该问的事不问。什么时候装聋子什么时候扮哑巴,拿捏不当,就是脑袋搬家的事。

    萧蔓雪出帐篷时,被四周的空荡吓了一跳,这昨夜还热热闹闹的,怎的现在就剩自己一顶帐篷在这里了!

    看着远处空地上大内侍卫已经整装待发,她知道自己又一次落了个最后。不过是她素来脾气不好,若强行叫醒她必然惹她大发雷霆,所以没有人来惊动她。

    萧蔓雪还是加快了脚步,因为她不想让自己的承阅哥哥等太久。还没待走近,就听到萧淑怡的声音。

    “这吃的都是什么?这是人吃的东西吗?本公主不吃!等本公主回去了一定要禀告父王,治你这奴才的罪!你可知昨夜本公主是如何熬过来的吗?本公主从来没遭过这种罪!”萧淑怡对着杨承阅怒斥道。

    杨承阅只是低头听着,只字未语。

    “说话啊?哑巴了吗?”萧淑怡痛恨杨承阅这种态度,那就是对她变相的藐视。

    萧蔓雪一脸愤怒地冲向前去。“这就是素日以温婉端庄自称的五公主?我真是替父王感到失望!”

    萧淑怡脸上的表情更难看了,“我只是替父王教训教训这些奴才!”

    “你有脸教训?我只想问一句,到底是谁要来这云岚寺的?若不来这里,会落得如此境地?昨日就该让那些盗匪将你抓了去,你才知道到底谁在流血护你安全,如今你也不会站在这里一口一个奴才地胡说八道!”萧蔓雪声音一声比一声严厉,毫不掩饰自己的怒火。

    “你敢诅咒我?”萧淑怡虽然知道萧蔓雪已经发火了,自己也心虚了,但抓住了她话里的把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