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四十三 歌舞助兴
    《不再犹豫》的前奏响起,一时间空地上的目光都被吸引过来,如此激昂的曲调,所有人都未曾听过。

    没想,接着是悠扬的女音随着曲调唱了起来:

    无聊望见了犹豫/达到理想不太易/即使有信心/斗志却抑止/谁人定我去或留/定我心中的宇宙/只想靠两手/向理想挥手/问句天几高心中志比天更高/自信打不死的心态活到老/oh…我有我心底故事/亲手写上每段得失乐与悲与梦儿……

    “听得懂吗?”调子很鼓舞人心,听起来让人很振奋。林绾烟轻柔而显得异常豪情的声音,沉醉其中的面庞,萧禹文很想知道唱的词儿是什么。

    杨承阅摇摇头,他也从来没听过这样的曲子,唱的是什么更是听不懂,不过就是觉得曲调特别气概,还有就是林绾烟唱得很深情也很好听。

    一曲完毕,林绾烟放下琵琶,和萧蔓雪又一个碰杯,一饮而尽。林绾烟从来没喝醉过,因为很少喝酒,所以也不知道自己的酒量在哪里。萧蔓雪则是自带的好酒量,关键是两人都高兴。

    “不行,不行,你得唱一曲我听得懂的,不知道你在唱什么我的心里好着急啊!”萧蔓雪觉得自己大概说出了所有人的心声。

    “哈哈哈!”林绾烟笑得放肆,丝毫没有觉察到不远处有人将她的言行举止尽收眼底。“好吧,满足你,刚刚东陵小调你听不懂,那给你唱一首你听得懂的小情歌。”

    “好好好,再喝一个!”萧蔓雪举起酒杯敬林绾烟。

    林绾烟也不忸怩,举起酒杯就一干而净。然后抱起琵琶,《云烟成雨》的前调过后,她原本脸上的笑被忧郁清冷取代,连着轻轻柔柔的嗓音都让人听出几分伤感和无奈。

    你的晚安/是下意识的恻隐/我留至夜深/治疗失眠梦呓/那封手写信/留在行李箱底/来不及/赋予它旅途的意义/若一切/都已云烟成雨/我能否/变成淤泥/再一次/沾染你/若生命/如过场电影/oh让我再一次/甜梦里惊醒/我多想再见你/哪怕匆匆一眼就别离……

    曲终,林绾烟的眼眶有些红了,为了掩饰,她主动举杯。

    萧禹文的心彻底被浸湿了,若一切/都已云烟成雨/我能否/变成淤泥/再一次/沾染你……我多想再见你/哪怕匆匆一眼就别离……其他听不懂的词他不在意,这几句却深深刻进他心里。

    当他听到杨承阅讲述她拖延时间里说的话,心就已经一阵一阵地悸动,满满的心疼。如今如果手边也有一杯酒,他也会同她一样一饮而尽。

    “三爷……”杨承阅轻唤出神的萧禹文。

    “嗯。”萧禹文淡淡应了,表示自己能听到他说的话。

    “白天,绾烟公主跟我说了一句话……”杨承阅一直不准备转述那句毫无意义的话,此时又改变了主意,后面一曲,唱得什么他听得那么清楚。

    “嗯?”萧禹文侧脸看了他一眼。

    “绾烟公主说,她喜欢你,但是不想和亲,她始终是要回去的。”杨承阅知道这就是林绾烟拒绝萧禹文的理由。

    萧禹文没有再说话,看向林绾烟的目光更加炽热也更加复杂。

    这边又是两杯酒下肚,林绾烟已经感觉自己有些醉意了,一扫适才的伤感,她倒满脸笑意。

    “你刚刚说歌舞助兴?歌已经有了,舞还没呢,快来,快来,我难得今天这么高兴!”萧蔓雪是真的很高兴,林绾烟真是让她大开眼界。

    “不行,不行,酒喝多了,舞步都乱了!”林绾烟的小脸蛋都红了。

    “哎哎哎,还没跳怎么就知道乱了,你说这多难得的机会我们如此肆意,往后我可不知道要等什么时候能看你舞一次呢!而且今夜你是为我独舞!”萧蔓雪不依不饶。

    “得得得,为了我们的革命友谊,我就豁出去了!”说得没错,像这样的机会很少。喝酒了胆子就是大,完全不顾忌那些礼俗。不,是根本就没想起,林绾烟觉得就是在跟往日的死党徐欢欢在一起瞎胡闹。

    “好好好,再干一杯!”萧蔓雪就喜欢林绾烟这种爽快的性格。

    又一杯酒下去,林绾烟站了起来,退到桌子前的空地上。

    “既然是为你独舞,我就为你跳个没有人看过的舞!”林绾烟笑道,她得为自己待会儿的舞铺垫一下。

    “哈哈哈!深感荣幸!”萧蔓雪向林绾烟举起酒杯敬了一下,豪气万丈地喝掉。

    林绾烟完全把萧蔓雪当成了徐欢欢,也完全无视了空地上众多篝火前的男子。她的乐感好,自小也学舞蹈,跳些大众的舞丝毫没有难度。于是,边哼着调调,边纵情地跳起了c哩c哩舞,脸上还不时地做出一些嘟嘴的可爱表情,把萧蔓雪逗得毫无形象地哈哈大笑。

    这确实是所有人都没见过的舞,有点妖娆又有点可爱,很动感很活泼,林绾烟又笑得如夏花般灿烂,萧禹文和杨承阅呆若木鸡。

    萧禹文听过萧慎称赞林绾烟的才华和舞姿,今夜一见,却觉得很特别。他是去过东陵的,和大神越差不了多少,他并不相信那里会有女子是如此唱曲如此舞蹈的。

    这都归于她的天赋和才华?怕也只有这个解释了。但是认识这些时日来,第一次看到林绾烟像刚刚这般可爱,她的笑很纯净很恬美,像山间的泉水,又似冬日的暖阳。

    那边,林绾烟坐下,萧蔓雪又将两人的酒杯倒满。

    “你怎么会的东西那么多,还尽是别人不会的!你说上天是不是独独宠爱你?给你无双的容貌,再赠你举世的才华?”萧蔓雪满脸爱慕地看着林绾烟。

    “哈哈哈!”林绾烟大笑起来。“可老天独独没有给我自由!”

    萧蔓雪愣了一下,不知道该说怎么接。

    一时间冷场,林绾烟回过神来,感觉破坏了气氛。“我说错话了,你别介意!我自罚一杯!”

    说完林绾烟就端起酒杯,喝了起来。

    萧蔓雪见状也很快转而去聊其他话题。

    萧禹文和杨承阅坐在那里将她们看得清清楚楚,每句话都清晰入耳。

    “三爷,先去用膳吧!”杨承阅见萧禹文在听完林绾烟说,老天没有给她自由的时候,神情明显变了,于是低声说道。况且,萧禹文亲自带着灵异卫赶来,而后又一路追杀慕斯诺,估计体力也消耗得差不多了。

    “今日一事,回去同我父王禀告,该得的奖赏不能少了她们的。”萧禹文虽然很生气这两个丫头如此冒险,但也打心底佩服她们的胆识谋略。“送她们回去吧,再喝该醉了。绾绾那里晚些时候我去照顾。”

    “好。”杨承阅说完就起身走了。

    萧禹文一贯赏罚分明,但是特意开口让他跟皇上要赏赐是第一回。林绾烟自然只是得些物件,但萧蔓雪能得到除了物件外的更多东西。

    杨承阅知道,对这个小时候,总像个跟屁虫般,跟在他们几个人后面的妹妹,萧禹文还是有感情的。

    而还专门说亲自去照顾林绾烟,萧禹文的心意很明显。也是,他决定的事,从来不会改变。

    杨承阅走了,萧禹文也起身寻找二十四灵异的身影。

    “主子!”篝火旁的二十四灵异齐齐起身。

    “坐。”萧禹文淡淡地说道。

    二十四灵异得令重新坐下,灵狐和灵沐中间自动地空出萧禹文的位置。

    萧禹文坐下,扫了众人一眼。此时他们都低着头,慕斯诺逃了,他们自然当罚,不论主子如何处罚他们,他们绝无二话。

    “老规律。”萧禹文脸色冰冷。

    闻言,二十四灵异从灵狐开始一一汇报此次的情况。汇报言简意赅,从慕斯诺的相貌特征,到惯用招数,再到被他逃脱的原因,只要是前面一个人提过的,后面的人没有不同意见,就会汇报其他内容。

    二十四人汇报完,不仅萧禹文心里有数,其他人也都对慕斯诺的情况了解了。老规律的最后一步就是灵狐会将这些信息记录下来,一天之内所有灵夜宫的人都会知晓。

    “回去休息,来日方长。”萧禹文说完就走了。这次他没有责罚,虽然他平时对灵夜宫的人,特别是对二十四灵异十分严厉,但也不是拎不清的人。在今日之前,他们根本就没有确定出慕斯诺的模样。

    此人擅易容术,且自小被送去秘密训练,世人只道其有旷世容颜,却皆未得以一见。说来,林绾烟今日也算帮了灵夜宫一个大忙。

    从二十四灵异这里离开,萧禹文又去寻了玥字卫的首领周潼。玥字卫是玥王府的暗卫,此番他算是借人,理应去客套几句。

    虽然玥字卫也归他管,玥亲王不在南栎城,重大事情也是他决策,甚至玥王府的事也是。他的确有玥字卫的调遣权,但他们还是跟杨承阅、李木川一样唤他“三爷”,主子是玥亲王。

    周潼原是大内侍卫,被先帝拨给萧慎当贴身侍卫后就一直跟在他身边,论年龄比萧慎还要大几岁。萧禹文对周潼也是客客气气的,应该他性子冷淡,也不拘礼节,但为人处世和对人的尊重是有的。

    只不过哪怕萧禹文不会说什么关心的话,单单亲自走一趟,同周潼打个招呼,都会让他感到莫大的尊重。

    而萧禹文也真的仅仅就是打了个招呼,问了几句话,就准备回去看看林绾烟。他不知道林绾烟喝醉了没有,会不会赶她走,也不知道待会儿见面了要说什么。

    只是心里很强烈的愿望就是一定要看看她,近距离仔细地看看她。不是她说想看自己一眼吗?他也想的。

    他的帐篷在最里面,对面住的就是林绾烟。在门口时见绿莺正端着水进去,他便决定先回去用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