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四十二 大碗喝酒大口吃肉
    另外一辆马车上,萧淑怡和贴身丫鬟听着外面的打斗声,瑟瑟发抖,而她的马车外除了自己从宫中带出来的侍卫也没有人了。

    赤焱则和绿莺、灵沐在林绾烟马车十米范围内死死守着,有趁乱冲过来的百花宫的人,但根本就无法靠近马车半步。看到另一辆马车的侍卫抵挡不住了,也会顺手帮一把。

    比起之前巡视中杀敌的遮遮掩掩,这会儿无论是杨承阅带领的大内侍卫,还是灵狐为首的灵异卫,都出手迅速,招招紧逼,绝不拖泥带水。

    虽然没有语言上的交流,但是两人各自引领的人都分工明确,二十四灵异基本就是朝着慕斯诺去的,其他人则是见一个杀一个。

    百花宫优势在人数多,单单按人数算,这边必须以一敌十。但在迅速赶来的灵异卫到位后,虽然百花宫还占人数的优势,但很快就溃不成军了。他们也很快认清了形势,并不恋战,集中力量掩护慕斯诺撤离。

    灵夜宫的人都继续往外围追,杨承阅则带着自己的人留下来清理现场。光靠衣着就可以分辨出尸首的敌我,大内侍卫着装是早上带出来的人,后面赶来的灵异卫都是一身黑色夜行衣,蒙了黑色面纱,剩下的就是百花宫人。

    按照惯例,自己的人牺牲,他们会另外安排人来将尸首运回,好好安葬,敌人的尸首就是堆在一堆一把火烧掉。

    听到打斗声停了,萧蔓雪忍不住掀起窗帘往马车外看去。马车外一片漆黑,仅靠几堆篝火照明,但远处已经快堆成小山的尸体,还是很显眼。萧蔓雪吓得赶紧放下窗帘,缩回马车。

    “怎么了?”林绾烟瞧着她那样子,也想走过去掀起窗帘看看,可一把被萧蔓雪拽了回来。

    “别看!”饶是她胆子再大,如此惊悚的场景也是第一次见到。

    林绾烟猜也猜得到她为什么不让自己看,一时有些神伤。“他们都是因为我而死的。”

    “胡说!这是他们的选择,选择了就必须不辱使命,哪怕会死!”萧蔓雪一脸严肃,虽然她并不因为自己出身高贵而看不起下人,但是她深深地明白每个人身上责任的不同。哪怕同为父王的儿子,最终却只会有一个人继承皇位,其他人若是仍旧觊觎,那就没法顾及血缘同脉了。

    林绾烟笑笑,好像也是这个道理,也只有这样想,自己的心里才会好受一点。两人又继续在马车里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林绾烟倒是想下马车看看,但是萧蔓雪怎么都不让,她也就只能做罢。

    灵异卫陆陆续续返回,返回后都纷纷先祭拜死去的同伴。然后一部分加入清理的工作,另一部分则去寻合适的扎营地,今夜他们只能在树林里勉强对付了。返回官道驿站需要时间,人数众多,也太过引人注意,况且明日还要继续上山。

    马车继续走,已经是一个时辰以后的事情了。林绾烟和萧蔓雪都又饿又渴,话也不想说了,各自闭目养神。马车停在已经辟好的空地上,这地方像是山谷底下,三面都是又高又陡的山壁,虽然已入秋,这里的草木却依旧绿油。

    此时,灵异卫已经在山壁两侧支起大大小小十余顶行军帐篷。空地上三五成群的人聚在一起,围着篝火席地休息,毕竟人数众多,这些帐篷是远远不够的。现在在大账里休息的人,等下都要出来替换他们巡夜。

    两侧帐篷中间的空地升起了很多篝火,有些在烧水,有些在做吃食。灵异卫虽然每个人都会携带一些必备野外生存物料,但都不会太多,所以还是去山林里寻来一些野菜、野味。

    下了马车,就有灵异卫将她们带至各自的营帐。靠外面支起的都是大帐篷,最里面有六顶小帐篷,林绾烟、萧蔓雪、萧淑怡各占了一顶。

    萧淑怡直接带着贴身丫鬟进了帐篷,并吩咐将吃食送来。萧蔓雪给了她一记白眼,拉着林绾烟又往外走,这一路走进来,她可是闻到肉香了。

    林绾烟也闻到了烤肉的香味,但她也发现这里的侍卫多了许多。根据他们的衣着可以看出应该来自三个阵营,大内侍卫自然不必说,另外还有黑衣蒙面的人,黑衣带帷帽的人。彼此好像各自为阵,空地上歇息的,都是一群一群衣着相同的人席地坐在一起,也并不大声说话。

    “承阅哥哥不知去哪里了,他答应我晚上要烤肉的。”萧蔓雪每路过一个帐篷都要往里张望,找寻着杨承阅的身影。

    “这个时候他肯定很忙,说不定还没回来呢。”林绾烟淡淡地说道,她现在只想好好地吃点东西,睡一觉。

    萧蔓雪点了点头,她其实是想知道刚刚那场打斗中她的承阅哥哥有没有受伤,要不要紧。

    “二位公主,主子命属下领二位前去用膳!”绿莺迎面走来。

    “噢,承阅哥哥回来了?”萧蔓雪刚刚还失落的心情,马上就好起来了。

    “回公主的话,主子还未回来。”绿莺边说边领着她们往前面走。

    萧蔓雪瞬间失望。可越往前走,肉香味越浓,还是让她兴奋起来。

    三人在最前面那顶帐篷外侧停了下来,那里已经在篝火旁支起了一张简易的桌子,桌子上有两碗野菜粥,数只大小不一,烤得金黄,还散着热气的不知名的鸟,两碟小菜。

    两人确实饿了,坐下就不客气地吃了起来。没想到林绾烟和萧蔓雪两人的吃相不雅观得很一致,让一旁的落蓝都笑得合不拢嘴。

    “真香,这时候再来一壶烧酒就完美了。”林绾烟感慨着,大碗喝酒大口出肉,才是生活。虽然她并没有机会常常这么干,却很向往。

    “哎,我怎么没想到!”萧蔓雪一听就兴奋了。“落蓝,快去马车上把酒拿来!”

    林绾烟一个吃惊,“六公主还真有酒啊!”

    “嘘!别声张,不然回去要挨板子的!”萧蔓雪笑道,她是出来玩儿的,自然带了很多玩意儿。

    林绾烟乐了,别说,萧蔓雪这性情跟自己还真搭。

    很快落蓝就将酒和杯子取了来,两人都很高兴,像两个男子般倒酒碰起杯来。

    两杯酒下肚,林绾烟整个身子都暖和了,疲乏好像也消退了,不知是篝火照的,还是酒劲上脸,她的脸颊红了。

    “怎么感觉还差点什么?”萧蔓雪异常兴奋。

    “哈哈哈,还差点歌舞助兴呗!”林绾烟随口说道。

    “哎,我说怎么今晚的好主意都是你想到的!”萧蔓雪都有点佩服林绾烟了。“落蓝,快去将五公主的琵琶借来。她要说不,抢都给本公主抢来!”

    落蓝转身就走了。林绾烟一脸地不可思议,特么的,六公主居然可以如此霸道,好生佩服。

    “没什么好奇怪的,五公主走哪都会带上她的琵琶的,随时展示曲艺!”萧蔓雪不知林绾烟是佩服她的霸道,毕竟她一向如此。她自顾自将两人的酒杯倒满,又欲举起酒杯。

    “吃些东西再喝,不然醉了等下还怎么玩儿!”看到萧蔓雪要喝酒,林绾烟阻止她。主要怕喝醉了不好收场,本来就是小喝怡情的,来这里这么久,第一次像现在这般放肆,可不能最后闹得贻笑大方。

    萧蔓雪一听果然放下酒杯,转而动手撕下一块肉递给林绾烟。“我好久没有这么开心了!”

    “嗯,我也是!”林绾烟笑了。

    “别想那么多,我会帮你的。”萧蔓雪没头没尾地接了一句。

    “哈哈哈,我会当真的!”林绾烟心里是感动的,她知道萧蔓雪所指何事。

    “我本来就是认真的。”萧蔓雪严肃起来。

    林绾烟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举起了酒杯,两人又一个碰杯。

    没过一会儿,落蓝果然将琵琶抱来。萧蔓雪得意地看着林绾烟,林绾烟则回了她一个大拇指。

    拿过琵琶,林绾烟熟练地试音调音,很快就搞定。“想听什么?”

    “你随意,想弹什么弹什么。”宫宴那天萧蔓雪就见识了林绾烟的曲艺,没什么好要求的。

    “随意好难噢!”虽然这么说,林绾烟还真怕萧蔓雪点一首自己不会的,这个年代都风靡什么曲目,她自然不知。“给你弹唱一首自由之歌,不过你可能听不懂我唱什么。”

    “瞧不起人?”萧蔓雪不解何为听不懂。

    她虽然从小爱玩爱闹,但是身为公主该学的还是一样不差地学了。这是质疑她的学识修养,还是瞧不上她附庸风雅的能力?多少她还是能分辨曲艺的好坏的,怎么至于听不懂?

    “因为,我唱的东陵的小调,大神越鲜有人能听懂。”林绾烟想弹唱的是粤语歌,所以胡诌了一个理由。

    “好吧。”这个理由她可以接受,反正也不是她一个人听不懂,大神越的基本都听不懂,所以,不算丢人。

    不远处,又一群人匆匆回来,为首的是杨承阅和一身黑衣的萧禹文。两人抬眼一见是那两丫头,便示意后面的人放慢速度。他们则沿着边上悄悄地往帐篷靠,没有径直往前走。其他人也各自在空地上找地方休息,并未发出什么大的声响。

    萧禹文默默地将黑色面纱又蒙在脸上。越走越近,桌子上的酒瓶酒杯,让他皱起了眉头。侧脸看杨承阅,他的眉头也拧紧。

    两人正想说什么,琵琶声响了起来,也就只能坐罢,寻了个能把她们瞧清楚又不起眼的角落,像其他侍卫一样席地而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