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四十一 你这个小骗子
    “我行得正坐得端,从来不知苟且二字怎么写!想来你们百花宫的所有人都在用生命诠释这两个字的含义吧!”杨承阅避重就轻,语气很是凛然。

    “哼,死到临头还嘴硬!”那男子明显彻底怒了。

    “我随时准备死,并无挂碍。倘若大神越的两位公主死了,怕不仅仅是玄慕百花宫将不复存在,连玄慕国也将被夷为平地吧!”杨承阅冷哼一声。

    “识相的就把东陵公主交出来,否则我们再所不惜!”那男子依旧盛气凌人。

    “我要说不呢?”一记女声从后面傲然响起。

    马车前的侍卫心里默默吃惊,脸上表情越发冷冽。

    “哼,小丫头片子,就凭你?还是凭你眼前的这些废物?”那男子冷笑一声,这些人不过搞偷袭,专门对付分散的小队伍,阻断他们之间的联系,一旦自己的大部队寻来,便是毫无回击之力。

    “凭我是大神越六公主!”萧蔓雪俏嘴一扬,学着杨承阅冷冷的语气。“你一个狗奴才有什么资格跟本公主说话!要说让你们主子跟本公主说!玄慕百花宫,你们倘若今天不把我们都杀光,明日便是你们的死期!连着你们玄慕国都得松松土!”

    不待那边人说话,萧蔓雪又道。“快让你们主子滚出来!看你们一个个丑得不像话,真是污了本公主的眼睛!让你们主子滚出来跟本公主说话,不是说百花宫新任掌门容貌俊美宛若天人?莫非也是同你们般污浊的丑八怪?”

    “放肆!我们掌门哪容你妄加评论!”男子气极。

    “不知道是哪只狗放肆!区区一个太子,会不会手足残杀最后死于非命还不知道呢!有什么本事在本公主面前张狂?本公主能看他一眼是他上辈子修来的福份!”萧蔓雪一脸不屑。

    “别跟他们废话,他们就是拖延时间!”络腮胡男子右侧稍年长的男子说道。

    络腮胡男子顿了顿,余光向左侧一个白皙俊美的男子瞟去后,正欲举起手发出进攻的指令。

    “慢着!”又一记女声传入众人耳里。

    百花宫的人见马车上又站出一名手持长剑的女子,两人衣饰相似,却比大神越六公主身形还要高挑柔美。

    出来后女子并未说话,而是站在马车上,居高临下地向他们扫视,镇定自若,虽只是名女子,却好似有男子般横扫千军的气势。

    林绾烟轻点马车,一个借力,一跃而起后,在马车前的几排侍卫头顶腾空而过,身姿优雅,控制得宜,稳稳地落在了杨承阅和灵狐前面。

    杨承阅和灵狐不约而同地皱起了眉。往日站在这个位置的是萧禹文,只要他站在那里,哪怕一动不动,他们都信心十足。

    此情此景,这个弱女子竟有如此气魄站在首当其冲的地方,虽实属难得,却让他们惶恐不安。

    “绾烟公主!请回去!”杨承阅低声说道。

    “杨总管,我不能连累你们这么多人,他们不过要我的命罢了,来取就是了!”林绾烟声音不大不小,对面该听到的人刚好都听得到。

    “不过取我性命罢了,何必劳师动众,拜你们所赐,我已是从鬼门关走过一回的人了!我只一个要求,让你们掌门的出来,亲手杀了我!”林绾烟声音清冷,倾国的容颜没有一丝害怕,尽是看透生死的平静淡然。

    不仅玄慕百花宫的人震惊了,连杨承阅这边的所有人都震惊了,一个个将手里的剑攥得死死的,随时准备冲出去。

    “怎么,不敢吗?不是一直要我的性命吗?如今我就站在这里,只要你们掌门的站出来与我比试,哪怕一招致命,我也只道是自己学艺不精,死了我去见我师傅也有理由臭骂他一顿,而不是只能说我憋屈地死于和亲未果!”林绾烟依旧淡然,语速平缓。

    对方一行人依旧是待命状态,未有人再言语。

    “和亲本非我愿意,如今也正好寻得理由正大光明地去死。出来吧,我们痛快地了断,黄泉路远,奈何桥窄,早死早超生。”林绾烟冷淡的目光在对面人群中找寻,最后锁定在络腮胡子左侧那名身形伟岸、白皙俊美的男子,虽与其他人同样衣着,却自带一股子霸气。

    依旧没有人回应她。林绾烟缓缓举起手中的剑,指向那男子,冷淡的眼神也随之望去。“不用手下留情,让我死得痛快,我会感谢你的!”

    “林绾烟,你不准死!我不答应!今日你若死了,我一样让父王踏平玄慕国!”萧蔓雪着急地在马车上喊了起来,这怎么跟刚刚说的不一样啊,不是这样演的啊!

    听到这话,杨承阅的心总算放下来了些,这敢情就是她们谋划好一起演戏拖延时间。因为林绾烟跟他说过不愿意和亲,如今一心寻死也并非不可能,刚刚她的话着实听得他害怕。

    “你!”林绾烟根本不理会萧蔓雪的喊话,指向慕斯诺的手更加笔直。“不是想杀我吗?来啊!”

    慕斯诺握剑的手在身侧动了动,还是停住了。论身手,一对一,要杀这个公主,易如反掌。可他是被她的气势和如虹的眼神惊到了,她看自己的眼神没有一丝害怕,就好像马上要死的是无关紧要的别人似的。她是真的求死,这反倒让他心里腾起从未有过表达不出来的感觉。

    “林绾烟,你疯了吗?本公主说不准你死!不准!”萧蔓雪急得快哭了。“你们都给本公主听着,倘若绾烟公主有一点差池,你们全部都得殉葬!”

    杨承阅从萧蔓雪的声音里听出了一些异常,她的话语分明很真诚,是对在乎的人的真诚。他蓦地想冲到林绾烟面前将她拉回。没想到林绾烟像是知道他的想法一般,往前走了几步,瞬间一个转身,剑指杨承阅。

    “今日谁都不许拦我!我是东陵的公主,不是你们大神越的!我要生要死,全凭我高兴!”林绾烟声音比刚刚高了些,也更加冷,说完就转身,又将剑指向慕斯诺。

    几步的距离,杨承阅和灵狐都清楚地看懂了林绾烟眼神里的暗示。

    “是男人你就站出来!就在这里,让所有人看到,你,亲手杀了我!”林绾烟说着又向前了一步。

    “就你也配我们掌门动手?看我给你个痛快!”那络腮胡男子怒瞪大眼,正欲冲出,却被慕斯诺按住。

    杨承阅和灵狐心里一时了然,那个男子就是一直不曾露面的百花宫新任掌门,玄慕太子慕斯诺无疑了。两人看向他的目光更加凌厉。

    “对!就只有他配!”林绾烟说着突然对慕斯诺莞尔一笑,尔后脸又瞬间冰冷,让对面的人都摸不着头脑。

    “来吧,不要浪费时间,我急着投胎,下辈子不想做公主,更不要来和亲!我真的很累,我原本就只想四处玩乐,踏遍千山万水,吃尽天下美食,如此而已。为何要让我来和亲?为何要整日被你们追杀?我只是一个弱女子罢了,你们要杀我,我如何反抗?

    与其让那么多无辜的人为了我丧命,还不如你就痛痛快快地杀了我,你们这些人该回家陪夫人陪孩子的就都可以回去了。我的命是命,你们的命也是命。没必要因为我无故丧命。”

    “林绾烟,你胡说八道什么?你闭嘴,闭嘴,不要说了,不要再说了……我回去同父王说,不让你和亲了好不好?我们就跟着八皇叔到处游山玩水好不好?”萧蔓雪真的哭了,声音里带着明显的哭腔。

    萧蔓雪话音刚落,一声刺耳的呜鸣声响起。

    “杀!”杨承阅一声令下,灵狐率先冲了出去,对面的人不待命令也冲向前去。

    林绾烟持剑的手一动不动,整个身子也岿然不动,直至杨承阅一把将她往回拽,她才一个手软,长剑落地。转身的最后一个眼神,还看向已经堙在混乱人群里的慕斯诺。

    杨承阅拉着身体僵硬的林绾烟往回走了几步,赤焱匆匆上前,林绾烟一下瘫软在赤焱的怀里。

    萧蔓雪来不及擦干脸上的泪水,跳下马车,一起将林绾烟扶进了马车,掏出自己的手绢,轻轻地擦拭着林绾烟额头上的汗珠。“你吓死我了,吓死我了你知道吗?明明我们刚刚不是说的这样演的啊……”

    “我没事!”林绾烟看着萧蔓雪已经哭红了的眼睛,心里各种滋味一起翻腾,鼻子一酸,泪水也包裹在眼睛里。

    她不敢告诉萧蔓雪,有那么一个瞬间,她是真的想假戏真做的。她会说那么些话,除了应用一些心理学的技巧,去攻击人心最脆弱的地方,大部分都是有感而发。

    “一点都不好玩,吓死我了,你这个小骗子,小骗子,我不喜欢你了……”萧蔓雪说着说着,小粉拳在林绾烟身上轻轻地捶打着,明明已经止住的泪水又流了出来。

    “可是我喜欢上六公主了怎么办?”林绾烟也不躲,任着萧蔓雪打,调笑地说道。看着流泪的萧蔓雪,自己的眼睛里也流出了两行滚烫的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