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四十 玄慕百花宫,别来无恙
    “就你是个英雄!”杨承阅没好气地说。“回马车上坐着吧,这外面都湿润得很。”

    “我不去,这外面怎么就不能坐了吧萧锕?”刚刚才把人气回马车上去了,这会儿自己又回马车,可不是打脸嘛。

    “晚上不生火烤野味了?”杨承阅瞪了她一眼。林子茂盛,湿气重,地上也不干燥,女子身子本弱,久坐必然不妥。

    “哇哇哇,还是承阅哥哥最好了!”萧蔓雪高兴得恨不得上去啃他两口。

    “还像个小孩子般!”杨承阅看萧蔓雪那模样,又无奈心里又有些安慰,能一直像个孩子一样多好。“绾烟公主快一同去吧,安心休息!”

    林绾烟点点头,便被手舞足蹈的萧蔓雪拉走了。

    目送两人上了马车,杨承阅便向灵狐走去,他正和灵犀说着什么。

    “六爷!”灵狐和灵犀分别同杨承阅打招呼。

    “如何?”杨承阅收起了脸上的一丝笑意,恢复了严肃。

    “显而易见是故意为之,泥土有腐尸味,树枝有暗香,皆比较怪异,我还未曾遇到过。恐挖开土后有毒虫,便不敢轻易动手。”百花宫的各种毒药和毒物层出不穷,哪怕是灵犀这样常年接触药物的人,都需要时间去研究。

    “遣去了两人,一人拿着六爷的信物调遣灵异卫,一人去玥王府寻主子。灵异卫估摸两个时辰能到,玥王府的玥字卫晚半个时辰左右。”灵狐禀告道。

    杨承阅点了点头,如果速度能再快一点就更好了,这云岚山那么大,丛林又茂盛,危险重重。

    刚刚还不想上马车的萧蔓雪,在马车里同林绾烟闲聊了几句,说闭目养神,却很快就睡着了,一大早就出宫,她确实没睡够。

    林绾烟也是一夜未休息好,合上眼,萧禹文的身影却怎么都挥之不去,她和落蓝使了个眼神便轻手轻脚地下了马车。

    绿莺、赤焱和几个灵夜宫的侍卫守在马车外。

    “你们主子呢?”林绾烟轻声问赤焱。

    赤焰环顾了一下四周,往角落的一棵树下指去。

    见林绾烟走来,杨承阅身边的人都自动走开。

    “绾烟公主不休息?”杨承阅平淡地问道。

    “无妨。”林绾烟眼神其实是疲惫的。

    “绾烟公主脸色看起来不好。”几次见面都不见林绾烟施浓妆,今日看来是刻意的,眼皮还有些浮肿。

    “一夜未眠。”林绾烟苦笑。

    杨承阅顿了顿,微微侧头看向远处。“如此,绾烟公主何必互相折磨?”

    “他是三皇子,也是夜魅,我都知道了。”林绾烟平静地说。

    “所以?”杨承阅以为萧禹文要面对的比她多,以他对萧禹文的了解,只要林绾烟一个点头,剩下的事萧禹文都会全盘安排好,不管做出什么牺牲。

    “不是。我喜欢他,但是我不想和亲,我始终是要回去的。”林绾烟没想到自己竟然能如此毫无波澜地将心里话说出来。

    杨承阅沉默片刻,道:“我想绾烟公主在说一句毫无意义的话。”

    喜欢,但是不想和亲,还不如说不喜欢,至少只有一个人受折磨。再者,事到如今,还能说不和亲?大神越的皇子没有一个配得上东陵公主?事实是,要么当初就不来,要么就是死了,这个和亲才算了结。

    林绾烟继续苦笑,对于他们所有人确实是毫无意义,但是对于她却不是。

    两人沉默着,灵狐却匆匆而来。

    “绾烟公主先回去休息。”杨承阅说完也匆匆向灵狐走去。

    “有情况?”杨承阅低声问道。适才灵狐带了几个人在周边巡视。

    “十人。已解决。天色渐晚,恐怕不妙。”灵狐脸色愈发冰冷。

    “如今返回可能会遭遇多重埋伏,已经过了快半个时辰,此时冲出去的时间和灵异卫来的时间相当。”杨承阅不建议冒险,马车必然没有灵异卫的马快。紧要关头,灵异卫必然会弃马使用轻功穿越树林,而他们不能弃马车不顾。

    灵狐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林绾烟回到马车,萧蔓雪睡得香甜,她便也闭上双眼,哪怕睡不着,养养神也好。

    除了马车外的几个人时刻警戒,其他侍卫分作两批,一批在辟出的空地四周闭目静坐,林子安静,他们武艺高深,静下心竖耳倾听,远处的风吹草动一清二楚。另一批以空地为圆心向四周巡视。

    约摸一炷香的时间,杨承阅、灵沐、司空率先睁开眼睛,相互交换了眼神,灵沐便起身带了五个人快速从树林的一方飞奔,顷刻消失。剩下的人自动移动位置,拉开距离,将空缺补圆。

    没过多久,司空又带了五个人离开。司空离开没多久,灵沫带着人又回来了。如此往复两次,一个时辰过去了,天也已经黑下来了。

    两个侍卫在空地中生起了一堆并不明亮的火。火才生起,司阎骑着马回来了,马上驮了几个布包,之前同行的几个侍卫不见了踪影。将马拴好,布包放在一边,司阎也寻了个位置静坐下来。

    马车外的吵闹声,让林绾烟睁开了眼睛。

    “我们公主说了,已经等了那么久,必须要回驿站,天都已经黑了!”

    “稍安勿躁!”

    “如何稍安勿躁?午膳晚膳都没用,现在还冷起来了,我家公主受凉了你们担待得起吗?别拦着我,我去找杨总管!”

    “你如此休怪我无礼!”

    萧蔓雪也被吵醒,迈开腿,撩起帘子就跳下马车,林绾烟也跟着下了马,一看空地盘坐着一圈侍卫,理都没理会这里的吵闹。只有五公主的贴身丫鬟在高声叫喧,一旁劝阻的绿莺声音都压得很低,赤焱则频频皱眉。

    “贱婢,再说一句立刻将你的舌头割掉!”萧蔓雪从小跟着萧禹文几个玩儿,他们习武,她便跟着学,后来也缠着宫内的侍卫教,会一些防身的拳脚功夫,也能看出来空地上的那些人为何闭眼盘坐。

    那丫鬟果真就闭嘴了,一脸惊恐,宫里谁不知道六公主出了名的不好惹。

    “想活命就滚回马车去,胆敢再下来,杖毙!”萧蔓雪一脸凶相。

    丫鬟灰溜溜地上了马车,两辆马车相隔不过十米,萧淑怡在马车上听得清清楚楚,却也没再生事。

    萧蔓雪转身回了马车,林绾烟则走到了赤焰身边,递了个眼神,默默运气。

    “情况不好?”

    “还能应付。”

    “天黑了。”

    “再坚持半个时辰,灵异卫就到了。”

    “嗯嗯,辛苦了。”

    “公主言重了。”

    林绾烟转身回了马车。这边司空又带了人快速离开,不到一盏茶的时间,灵沐又带着人朝同一个方向飞奔而去。赤焱的眉头又皱了起来。

    一盏茶的时间又过去,司空和灵沐均未回来,灵狐所带的巡视侍卫回来了一部分,回来后就即刻被派出去。

    蓦地,远处响起信号烟,一声刺耳的呜咛声后,一道火红的浓烟直冲升天,在渐渐暗下来的空中格外刺眼。

    赤焱一个腾空,飞跃到一棵树顶,很快又在杨承阅面前稳稳地落地。“主子,是灵夜宫的红色信号。”

    “一级戒备!”杨承阅一声令下,所有人都迅速起身,抽出了背上的剑,紧握在手里,以杨承阅为首,呈一个金字塔形状排成五排,护在两辆马车一侧,一张张脸无比冷峻。

    不过半盏茶的时间,灵狐几个从树林里飞跃而下,灵狐站在了杨承阅身边,其他跟着往后排。

    很快,树林里的打斗声越来越近,连在马车里都听得一清二楚。萧蔓雪和林绾烟一前一后出了马车,刚准备跳下去,就被赤焱拦住。

    “二位公主,请回马车!”赤焱脸色冷得快结成冰了。

    萧蔓雪显然是第一次见到这种阵仗,一脸震惊,随后进了马车。

    林绾烟却显得异常平静,一眼扫去,灵夜宫加大内侍卫不到四十人。“还要多久能到?”

    “最多一盏茶,如果看到信号,速度还会更快。”林绾烟的平静让赤焱也感到吃惊,不知道是不知者无畏,还是信心十足。

    林绾烟点了点头。

    这时萧蔓雪又从马车里钻出来,手里多了两柄剑,豪气地递到林绾烟面前。“喏,我的珍藏,你选一把,别跟我说你不会,我才不信!”

    赤焱冰冷的脸上,眉头微蹙。

    林绾烟则笑笑,随手拿了一把,凑到萧蔓雪耳边。“等下我们配合演出好戏,拖一段时间你承阅哥哥的救兵就来了!”

    萧蔓雪一听竟然没有一丝害怕,反而是很兴奋地点点头,跟着林绾烟进了马车。看得一旁的赤焱心惊肉跳,这两个公主哪个有事他们都要掉脑袋,可这个时候她们还像在玩儿一样。

    树林里司空、灵沐几个节节往回退,渐渐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一退到空地边缘,他们便不再强撑,纵身一跃回到了自己的队伍。顷刻,黑压压地一拨灰衣人冲了出来。

    “玄慕百花宫,别来无恙!”杨承阅冷冷地开口。

    一拨人站立在百米开外,并未有人搭腔。

    “敢跟大神越作对,不敢承认自己是玄慕百花宫的人?看来玄慕百花宫确实下作得让你们没脸承认!”杨承阅冷笑一声。

    “你给我闭嘴!大神越皇帝如果知道堂堂一个大内侍卫总管居然和灵夜宫的人苟且,你觉得你还有命吗?”前排正中央一个粗壮的络腮胡男子怒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