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三十九 没看我帮你报仇了吗
    “五公主,你素来高雅,规矩又多,我怕和我坐在一起扰了你的清名,你看这素心楼什么都没有,位置却很多,你大可寻一个符合你身份的地方。”没等萧淑怡开口,萧蔓雪就笑道。

    “不必了,我只是来和绾烟公主打个招呼,也不曾想来用点心。”萧淑怡语气高冷,转而又柔声对林绾烟说道:“绾烟公主,我在马车上等你,不用着急,慢慢享用。”

    “那就劳烦五公主稍等片刻了。”林绾烟笑着目送萧淑怡出门。

    萧蔓雪忍不住花颜大悦,见人已经走出门外,轻柔地对杨承阅说道:“承阅哥哥,快来坐,茶都要凉了!”

    杨承阅笑意明显地坐了下来,三人相视一笑,都没再说话,静静地品茶吃点心。

    一盏茶过后,杨承阅去结账,林绾烟两人出门上了马车。出素心楼的时候,杨承阅手里多了一个食盒,除了萧蔓雪喜欢的云片糕,还多了杏仁糕和金丝酥。后者小二说是当家的送的,杨承阅笑笑道谢也没再说什么。

    出了城门,林绾烟和萧蔓雪不再坐马车,而是骑上了马。赤焱递上了和自己所戴相差无几的两顶白色帷幔,两人二话不说就戴上了。

    萧蔓雪和萧淑怡带来的侍卫在两辆马车后护着,其余骑马的人都走在了马车前面。四马并行,最前面的是司言、灵犀,灵沐、司空,第二排是杨承阅、萧蔓雪、林绾烟、灵狐,绿莺和赤焱分别在萧蔓雪和林绾烟后面。

    说是骑马,其实比马车快不了多少,本来萧蔓雪是打算奔马狂奔,和林绾烟比试比试,但是杨承阅就在身侧,前面还有人压着速度,她便作罢了。除了肆意和林绾烟说笑,也没有其他出格的举动。

    云岚寺在丛林茂盛山峰巍峨的云岚山顶上,是大神越最有名气的祈福寺庙。香火旺盛,但只接待皇室和达官贵人,无名帖无提前告知便拒之门外。

    虽是寺庙,但是每年朝廷都会拨银两修葺,香油钱也历年不菲,所以云岚寺不仅占地面积大,庙宇建得金碧辉煌,住宿和斋食极好,连戒备的僧人都武艺高强。

    一行人一直赶路,快到午时,萧淑怡要求停下休憩片刻,前方数里路有一个官道驿站。

    杨承阅直接以六公主的名义拒绝了,拒绝后降慢速度,让人将提前准备好的水和吃食分发下去。

    林绾烟自然没有插话,令她吃惊的是,萧蔓雪也对连续赶路片刻不停歇毫无怨言,甚至还将喜爱吃的云片糕数次递到杨承阅嘴边,出言逼他吃下。

    而林绾烟吃着杨承阅递来的杏仁糕和金丝酥,心里却有说不出的感觉,或者说她感觉杨承阅看他的眼神像有话要说。

    她突然猜想着,这素心楼的当家的难道是萧禹文?可能性好像很大,因为那日玥亲王也在。而且除了萧禹文,她想不到在大神越,谁还有可能如此对待自己。一时,嘴里的金丝酥很是苦涩,连着灌了好几口水,才将这味道压制下去。

    刚过申时,杨承阅计算着以这个速度应该在酉时能够到云岚寺。虽然自从上山开始都是上坡,速度降下来了很多,但也已经快到半山腰了。

    才穿过一片丛林拐到山道上,远远地却看到路面已被泥土碎石断树完全挡住,看起来像是大雨过后的山体滑坡。

    “停!”杨承阅阻止了前面四人继续前行,这几日南栎城并未有雨,这云岚山上是否下过雨未可知。

    从进山以后,虽然地面不是很干燥,但从泥土和树木的气味来看,就算有雨,也是很快就过去,在云岚山上这种高山上,前一个时辰细雨绵绵,后一个时辰阳光明媚,太正常不过了。

    不待杨承阅再说什么,司言和灵犀便驾马上前。下马后,司言四处观察,灵犀则蹲下身拈了泥土细闻,然后是树木的断枝和石块。

    “主子,将路清理出来至少要一个时辰。”这还是在有工具的前提下,徒手刨土是不现实的。

    灵犀并未说话,只是跟杨承阅使了个眼神。灵犀的嗅觉和味觉很灵敏,能闻出几乎所有药材的味道。

    杨承阅面色不变,语气冷静。“司贤,司阎听命!”

    闻言,队伍里马上有两人骑着马上前。

    “主子!”两人很快到了杨承阅身侧。

    “司贤,立刻遣要五十禁军前来清路!”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块令牌丢了过去。

    “是!”司贤接过令牌即刻策马往回飞奔。

    “司阎,带几个马车后的侍卫,从最近的驿站买些留宿山里的必须品。”这怕是个不得眠的夜晚。

    “是!”司阎得令也快速离去。

    这边安排完,杨承阅又从身上取下自己的玉佩,丢给了灵狐。

    “灵跃,灵影!”灵狐接过玉佩,带着两个人就往回走。

    所有人在原地等了片刻,灵狐又回来了。整个队伍除了少了几个人,并未有何变化。

    “承阅哥哥,这是有什么危险吗?”萧蔓雪第一次看杨承阅如此严肃的表情,语气也很凌厉,她脸上的笑也没有了。

    “害怕了?”杨承阅声音温和了点。

    “才不怕呢!有承阅哥哥在有什么好怕的!”萧蔓雪又笑了起来。

    杨承阅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像小时候一样。本来她就不该来的,既然来了,他也不会让她有事,哪怕是没有萧禹文的叮嘱。

    林绾烟心里惴惴不安起来,脸上还是保持平静,一言不发地跟着前面四人一起掉头往刚刚路过的树林里去。

    在一片林木较少的丛林,侍卫们很快用剑辟出了一块宽敞的空地,众人纷纷下马。

    “杨总管,这是怎么回事?不走了?我都半日未进食了!”萧淑怡下了马车就向杨承阅这边走来,满脸怒容地看着杨承阅。

    杨承阅并不说话。

    “五公主,是没给你吃食还是你自己不吃?你不吃饿死了也赖别人?”萧蔓雪也杏眼怒瞪。

    “那些东西如何能吃?我说要歇息,你们非要走,现在怎么不走了?”萧淑怡语气又高了些。

    “你身子精贵不能吃,那就饿着!前面滑坡路挡了,你要能行你就去把路刨出来!”萧蔓雪也丝毫不示弱。

    “你……”萧淑怡告诉自己不能气不能气,这死丫头不过是嘴巴厉害而已。

    “我什么我,你行你上啊,反正我不行!”萧蔓雪双手环在胸前,一脸蔑视。

    “让你去了吗?养那么多奴才来何用?都是吃干饭的吗?”萧淑怡瞪了杨承阅一眼。

    “敢情你给了一个铜子给他们发了俸禄?某些人每个月还不是领着父王的月银!”萧蔓雪此时恨不得把萧淑怡那双眼睛挖下来,瞪什么瞪,我承阅哥哥也是你可以瞪的,多看一眼我都得收拾你!

    “你……”萧淑怡彻底气着了,月银是她的痛,按理她和萧蔓雪应该领同样的月银,但是父王疼她,每个月都会寻着理由赏她银两首饰布匹,她的日子过得比其他皇子都潇洒。

    “五公主别着急,一直赶路也是想天黑前能到云岚寺。这路被挡了也是没有预料到的事,而且杨总管已经着手处理了,不如我们就在这里稍作歇息。”林绾烟看她们一直这样吵下去也不是办法,便微笑地出口相劝。

    “这地方怎么歇息?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我要回驿站!”萧淑怡并没有打算卖林绾烟的面子,看着她们两个如出一辙的装扮,就知道她们已经同流合污了。

    林绾烟脸上讪讪然,不好再说什么,公主身子精贵大概就那样吧,自己本来就不是什么公主,皮糙肉厚的,骑了那么久的马也就只感觉屁股痛而已,还能说什么呢。

    萧蔓雪一屁股就坐在地下,盘起了腿。“怎么就不能坐了?爱坐不坐,不坐滚回你的马车里去!回驿站?本公主看这林子那么大,怕是有不少野味,我得生个篝火烤肉吃!”

    “你……成何体统!让父王看到了不打你板子!”萧淑怡看着萧蔓雪的样子真的大跌眼镜,这还耍起无赖来了。

    “打不打板子等我把烤肉吃了来,就不老五公主操心了!”萧蔓雪坐在地上一副很惬意的样子。

    “杨总管,回驿站!”萧淑怡看萧蔓雪已经是无可救药了,便转而命令杨承阅。

    “请五公主回马车休息片刻,已经差人回去禀告皇上,事关三位公主的安危,属下无权定夺,全听皇上的指令!”杨承阅低头行礼,语气坚决。

    “哼!”萧淑怡拂袖而去。

    “还不起来?哪有一点公主的样子?我自然知道如何同她说。”杨承阅不悦地盯了萧蔓雪一眼。

    “她瞪你你看到了吗?再瞪我非得把她眼珠子抠出来!什么东西啊她是!”萧蔓雪作势要起来,又好似自己起不来。“承阅哥哥拉我一把!”

    杨承阅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将她拉了起来,他怎么会不知道萧蔓雪是在护着自己,只是不能接受罢了。“以后别再说这样的话,传到皇上耳朵里指不定要挨板子。”

    萧蔓雪笑笑,当然只是说着玩儿,聊表她的怒意而已,她还是不能那么做的。“这里又没有其他人!对了,绾烟公主,你不会跟我父王告状吧?”

    林绾烟笑笑,这个六公主可让她开了眼界。“自然不会。”

    萧蔓雪拍了拍自己屁股,沾了些泥呢。“我想也不会,你没看我都帮你报了仇了吗?”

    林绾烟又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