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三十八 待客之道
    “六公主最喜欢云片糕。”杨承阅没有一丝多想就说出口,脸上却很淡漠。

    他其实一直都记得,那次因为李木川作势要跟她抢云片糕,她气得张大嘴,抓起那把云片糕,整个咬了一口,结果呛住了,喷了他一身。

    “哈哈哈,嗯嗯,承阅哥哥果然记得!那我现在要吃很多很多,承阅哥哥给不给我买?”萧蔓雪撒娇道。承阅哥哥是她童年最美好的回忆,话不多,却总是护着她。

    “点心不能吃多了。”杨承阅并不看她,边说边往里面走。

    萧蔓雪笑着跟上,林绾烟在一旁算看出点什么端倪来了,却也只是笑笑跟在后面。

    她第一次感慨儿时感情的纯粹。上一世她是家里的独生子女,虽然被宠着长大,却没有很多玩伴儿,感情深的更是寥寥。喜欢吃的东西很多,却没有其他人和事来承载,这种喜欢很单薄。

    不像萧蔓雪,说到点心,就会想到素心楼,想到杨承阅、萧禹文、李木川,还会想到儿时一起玩耍的场景。

    “承阅哥哥,我们坐那里,每次来我都坐那个位置的。”萧蔓雪指了指上次她和林绾烟的那个位置。

    旁边的小二顺着她指的位置看去,一脸为难。“姑娘,实在不好意思,这个位置我们当家的不让坐!”

    “不让坐?为什么?”萧蔓雪还是继续往前走。

    “这位置当家的只给一位姑娘留着。你看我们这里还有其他位置。”小二走到了萧蔓雪前面。

    “我们坐其他位置也一样。”杨承阅开口打圆场,小二一说,他就知道了,那位姑娘一定就是林绾烟。只是不知道萧禹文不仅楼上自己的雅间给她用,楼下还给她留专属的位置。

    “那好吧!”萧蔓雪没有再坚持,而是笑了起来,凑到杨承阅身边小小声说道:

    “承阅哥哥你知道吗,我和绾烟公主第一次见面就是在这里,她就坐那个我喜欢的位置,然后还不让给我,我们就不打不相识了。结果我被八皇叔狠狠训斥了一顿,你不知道我有多惨,八皇叔比我父王还凶!”

    “你在宫里当霸王,宫外也不知收敛。”杨承阅语气淡淡,萧蔓雪却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萧蔓雪这样一说,杨承阅就不觉得奇怪了。当初萧禹文可以因为静妃在素心楼受了别人的气,而买下素心楼。如今给林绾烟留个座位也不算什么,只要他在乎的人,他就可以为她去做任何事情。

    那时候素心楼还叫玲珑阁,点心是南栎城最有名的,只供宫廷和达官贵人享用。出宫后的静妃,一时身份卑微,又被故意刁难,哪怕有银子也不容易买到。

    因为那时萧禹文还小不懂事,吵着要吃玲珑阁的金丝酥,便和静妃一同前往。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母亲为了自己同掌柜的说了很多好话,依旧被拒绝。

    最后还遇到一个出宫来采买的奴婢,被好一顿冷嘲热讽。他拉着母亲就出了门,发誓往后一定要将玲珑阁买下来,并且不限制购买者的身份。

    在他将玲珑阁买下更名为素心楼之前,他一次都没有再吃玲珑阁的点心。素心楼开业第一天,他们三个就坐在楼上的雅间,一壶茶水,各自面前放着自己喜爱吃的点心。李木川还不争气地哭了,结果被萧禹文打了一顿。这些年李木川没少因为萧禹文为他做的事而哭,只是不敢在萧禹文面前哭,因为每一次哭都要挨打,越哭越打。

    灵夜宫的侍卫并未进素心楼,虽然因为时辰还在早,里面并无其他客人,但是他们还是候在了门外。只有林绾烟三个在里面找了位置坐下。待三人入座,前来伺候的小二看了眼林绾烟正要开口说话,林绾烟及时地跟他使了个眼神,那小二最终什么都没说出口。

    林绾烟很奇怪的是,这里这么多小二,难道都认识自己?这个素心楼当家的,找的人还不赖。

    “不知绾烟公主喜欢吃这素心楼的什么点心?”杨承阅神色无常地问道,心里却很是百感交集。

    原来他以为林绾烟对萧禹文也是喜欢,难的是萧禹文如何选择。这么多年的努力,还有心中无法放下的执念,太难了。

    但既然萧禹文都以贴身信物相送,必定也是做了决定了,而现在却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他决定的事最难改变,而让他最痛苦的莫若被抛弃的感觉。

    “我用过早膳,二位点自己喜欢的便好,无须在意我。”林绾烟喜欢杏仁糕和金丝酥,但刚刚听说萧禹文也喜欢金丝酥,便不好说,况且她确实用过早膳,胃口也不怎么好。

    很快杨承阅便点好了,第一个就点了两份云片糕,但是其中一份是带走的,然后点了一份茯苓饼,一份豌豆黄,一壶信阳毛尖。

    看得出来萧蔓雪很高兴,但也是笑着把杨承阅盯着,没再多说什么。杨承阅则四处巡视了一番,林绾烟也只是静静坐着。

    很快,小二就将点心和茶水端了上来。还多上了半份杏仁糕半份金丝酥,特意放在林绾烟面前。

    “这杏仁糕和金丝酥我们好像没有点吧?小二是不是上错了?”萧蔓雪眼睛很尖。

    “姑娘误会了,这是当家的送的,三位是我们今日接待的第一桌贵客。”小二诚恳地说道。

    “噢?我倒从来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罢了,既然是送的,我们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带我们谢过你们当家的!”萧蔓雪笑着说道,只道自己从来没有这么早来过素心楼。

    杨承阅只是默默地将云片糕放在萧蔓雪面前,低头用眼角的余光瞟了林绾烟一眼,她有些不自然,虽然一直用微笑掩饰着,又瞟了瞟楼上的雅间。

    “二位公主先吃着,我去去就回。”杨承阅说完起身往门外走去,但很快又转身上了楼。萧蔓雪正和林绾烟在说笑,并未多注意。

    轻敲了三声门,停顿了一下,又轻敲了三声,不待里面回答,杨承阅就开门进去了。“三爷!”

    “嗯。”萧禹文淡淡应了一句,双眼还望着楼下。

    “三爷不是去玥王府?”素心楼当家的何曾送过客人点心,不用说一定是一个借口。杨承阅瞟到楼上雅间窗户半开,便确定萧禹文一定在。此时他人不应该是在玥王府?

    “坐坐就走。”萧禹文收回眼神,看了看站在自己面前的杨承阅,平淡的面容下藏着只有彼此才能懂的担忧。

    “三爷……”两人太熟悉了,萧禹文这个样子杨承阅自知无法安慰,但还是想说点什么。

    “下楼去吧。”杨承阅想做什么他很清楚,但他此时什么都不想听,他就像一只困斗之兽,每每受创,只想在角落默默舔舐自己的伤口,不管伤口是会愈合还是会溃烂。“五公主不用管,保护好蔓雪。”

    杨承阅点了点头就下去了。还不待走到位置上,就看见五公主萧淑怡带着侍女走了进来。

    “参见五公主!”杨承阅微微行礼,低声说道。

    “免礼吧!”萧淑怡未曾多看杨承阅一眼,便向萧蔓雪那边走去。

    杨承阅默默跟上,心情愈加不悦。

    看着萧淑怡走来,林绾烟欲起身,不想萧蔓雪一手搭在林绾烟肩上,给她使了个眼色。

    “六妹妹可真是早啊,守在宫门旁的吗?这天早晚还是挺凉的,可得当心着身子,不然父王又得将一众太医一并责罚了! ”萧淑怡脸上带着笑,声音甜美,步履袅袅地走来。

    萧蔓雪慢悠悠地喝下一口茶,并不抬眼看萧淑怡,只是对着林绾烟说道:“绾烟公主啊,你可是不知道我在宫里那日子过得可是难受,连空气都是污浊的,全是因为有些人那嘴连呼出来的气都是臭的!”

    萧淑怡心里恨恨,脸上却没半点变化,走近瞧了瞧桌上的点心和茶水,笑得更明媚了。“六妹妹可是出宫玩野了啊,一点规矩都不守了!”

    杨承阅闻言脸顷刻阴沉了下来,桌子上坐着两个人,放了三个人的餐具,还有一个人是谁很明显,萧蔓雪才没那么好心给五公主留一份餐具等她来。她向来不掩饰自己讨厌谁,众人都知她不喜五公主得很,从不唤一句“五姐姐”,只和旁人一般称呼“五公主”。

    “我要守你那劳什子规矩?我只遵守父王教诲我的待客之道!杨总管,快坐下,云岚寺路途遥远,吃饱喝足才有力气保护我们!

    让绾烟公主见笑了,五公主呢也不是故意姗姗来迟,天下再没人能像绾烟公主般不施粉黛,便能让百花无颜色。

    这五公主规矩森严,容貌不雅不可出来见人,所以多费点时间也是正常的,还望绾烟公主见谅才是!否则被父王知道了,得责罚我们招待不周了!”萧蔓雪矜持浅笑,语气缓缓,停顿适宜,目光也跟着话里所指而移动,最后和林绾烟深情对视,似在十分诚恳地道歉。

    林绾烟脸上的笑容停都停不下来,这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萧蔓雪年纪不大,怼起人来是滴水不漏,又准又狠。“五公主不用着急,我们也是刚到一会儿,一杯茶还没喝完呢!”

    杨承阅的脸色好看了些,嘴角也浅浅地勾了起来。在宫中,过得最恣意的莫过于萧蔓雪。无关紧要的东西,她不屑与人争,但凡她想要的,谁都别想同她抢。

    从不怕得罪谁,因为深谙每个人的死穴,知道适可而止。难得的是,对于常人看重的权势,她毫不在意。也或者是已经知道如何在深宫恶斗中游刃有余,保全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