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三十七 承阅哥哥
    “五公主可来了?”林绾烟边跟上萧蔓雪的脚步往外走边问道,两人同岁,身材相仿,但林绾烟虽然要高出半个头,步子却没有萧蔓雪快。

    “她?还坐着马车慢慢摇吧!”萧蔓雪一脸的不屑。一想到今日可以光明正大地出宫来撒野,她早就迫不及待了。而且萧蔓雪不爱梳妆打扮,自然也费不了多少时间。

    “那……”林绾烟总归觉得就这样抛下五公主不地道,再怎么说发出邀请的人是她。

    “我还没用早膳,去素心楼,我差人跟她说了。”萧蔓雪也没打算等她,不过是自己想吃点心了,顺便的而已。

    林绾烟笑笑,这倒也没什么,总算是一起去的。

    走到门口,浩浩荡荡一群人候着,马车只有一辆,原本是萧蔓雪和她的侍女落蓝同乘。因为萧蔓雪和林绾烟改为骑马,赤焱和绿莺也只得骑马,坐马车的就只有落蓝。

    林绾烟和萧蔓雪已经出到门外,正要上马,赤焱走了过来。“请二位公主稍等!我们主子马上就到!”

    林绾烟知道赤焱说马上就到的是杨承阅,想到萧蔓雪的急性子,正想宽慰几句,没想到她却一脸喜悦。“承阅哥哥也要来?怎么不早说,我可以跟他一起出宫的呀!”

    “承阅哥哥?”林绾烟很是好奇,杨承阅是杨武将军府的六公子,她还去过将军府,怎么当六公主喊他一句“承阅哥哥”呢?

    “噢,绾烟公主不知道吧,承阅哥哥现在是大神越史上最年轻的大内侍卫总管。小时候承阅哥哥和木川哥哥是禹文哥哥的伴读,我们经常一起玩。

    禹文哥哥最疼我了,只要我要什么他就会把他的让给我,不像禹琰哥哥那么讨厌。木川哥哥也讨厌,经常会抓些小虫子带进宫里来吓我。

    承阅哥哥最勇敢,每次都会帮我抓虫子,还会帮我揍木川哥哥。哈哈哈,他还经常把木川哥哥按在地上让我揍,这个时候禹文哥哥每次都会对我们说:打吧,我去给你们把风。”萧蔓雪肆意地笑了起来,笑得很天真。

    林绾烟好像也被她的笑感染了,嘴角情不自禁地上扬,她的脑海里好像能浮现出那些画面。杨慕晴也说过他们三个人的事,但多数是萧禹文出宫以后了。

    这个时候林绾烟才想起来,四皇子萧禹琰和六公主萧蔓雪的生母都是柔妃。也难怪两个人的性格有些相似,都爱说爱笑爱玩,像长不大一般。

    见林绾烟没说话,萧蔓雪以为自己没有说清楚这些人物关系,而且她好像很愿意说这些事情,于是又开始滔滔不绝起来。

    “禹琰哥哥你应该见过了,不想说他,就是个讨厌鬼,喜欢跟我对着干。

    禹文哥哥你肯定没见过,我都有好久没见到他了。本来那天宫宴我以为他要回来,还专门托公公去素心楼买了他爱吃的点心,结果我问了静妃娘娘,她说禹文哥哥身体不适,没有回宫。

    木川哥哥……在我六岁的时候就没了……”

    萧蔓雪说到最后情绪很低落,脸上的笑也散去了。

    林绾烟听了也很吃惊,宫宴是萧禹文故意不去?李木川六岁的时候就没了?“六公主别伤心,看得出来你很在意他们。”

    萧蔓雪的情绪来得快也去得快,听完林绾烟的话,又像个没事人一样笑了。

    “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只是每回想起来都会伤心一阵。虽然那时我还小,却什么都记得很清楚。自从禹文哥哥出宫以后,承阅哥哥也不来了,宫里再没有人像他们一般同我玩儿了。

    而且禹文哥哥变了,原来他最疼我,可是后来每次他回来,都不和任何人说话。

    承阅哥哥也变了,后来他天天在宫中,可是看到我就躲。”

    “人总要学会自己长大,没有多少人能一直陪在我们身边的。”林绾烟感慨地说道。成长是痛的,很痛。

    “你是在说你自己吗?”萧蔓雪笑着问道。

    “每个人都是吧。”林绾烟也笑笑。

    “我觉得你挺好的,长得美又有才华,唯一想不通的是以后你不会想你的父王和母后吗?”萧蔓雪和很多人一样对这个东陵公主又同情又惋惜。

    林绾烟笑笑不说话,有点苦涩,她感觉到了萧蔓雪的同情。

    “没事,以后我罩着你!”萧蔓雪很义气地说道。

    这下林绾烟是被逗乐了,不过心里还是很感动,萧蔓雪是个真性情的人,听她说了那么多话就知道。

    “笑什么?不相信?”萧蔓雪难得肯罩着人家好吧,再怎么说,在皇宫里她也算个小霸王啊。

    “没有,觉得缘分这个东西很奇妙。”真的是不打不相识,一相识居然有那么多人是连在一起的。

    “哈哈哈,好像是那么回事!那你觉得你跟我哪个皇兄有缘分?”萧蔓雪很好奇她的眼光,因为那些皇兄的底子她都清楚得很。

    林绾烟被问倒了,要论缘分,肯定是萧禹文了,但是也会变成没缘分的,而且她也不能说。

    “没主意了吧?”萧蔓雪取笑她。“本来我不想说,但是今天已经说了那么多了,其实我觉得要论配得上你的,肯定是我禹文哥哥。

    他自小是几个哥哥当中性子最好也最聪慧的,可惜恐怕不能如愿了,他一直不愿意回来,应该是还在生父王的气。

    禹琰哥哥吧,没得选的时候还是可以选的。

    禹硕哥哥呢,慎重。我言尽于此。”

    “哈哈哈,你原来是个小说客。”林绾烟笑道。本来不准备再知道萧禹文的事,今日无意中又了解了这么多,她的心情越发复杂,除了笑,也没有其他表情可以用来掩饰。

    “我才没有呢!”萧蔓雪并不关心这些,她都没打算和林绾烟接触的,礼数上她应该像五公主一样邀请林绾烟游玩一次,可她才不管什么礼数呢。“承阅哥哥来了!”

    林绾烟向巷子望去,远远的,的确有一人骑着马飞奔而来。

    “承阅哥哥!”萧蔓雪很热情地走向前去。

    “见过六公主、绾烟公主!”杨承阅下马,恭敬地行了个礼,一脸严肃。

    林绾烟只是点头笑笑。

    “承阅哥哥,我们快走吧,去素心楼吃点心,我还饿着呢!”

    “两位公主请先坐马车吧,待出了城以后再骑马。”城内人多,女子骑马太过招摇。出城了,便要好一点。

    “好!”这次萧蔓雪答应得很爽快。

    林绾烟和萧蔓雪上了马车,杨承阅便同赤焱和灵狐商量,最后决定留十人灵夜宫的人跟着马车前往,剩下的人在城门口汇合。

    杨承阅和灵狐、灵沐在马车前开道,剩下的八人便分散在马车的另外三侧。

    “怎么灵沐也来了?”杨承阅很是诧异,正常情况下,灵狐作为二十四灵异之首若不在萧禹文身边,那排第二的灵沐必须留下。

    “今早主子让我带了五个人过来的。”灵沐无奈地答道。

    “恐怕不妥。”杨承阅隐隐担心,有两名大神越的公主同行,他相信玄慕百花宫不敢明着来,只能耍阴。

    “主子心情不好,我也不敢多言。”灵沐和杨承阅的反应是一样的。

    “可是有何事?”杨承阅昨日都在宫中,并未有机会和萧禹文碰面。

    “前日主子回来,差我去查绾烟公主平时有何喜好。昨日我便采买了些物件给送去,绾烟公主捎回话说很喜欢,还邀主子去放纸鸢。

    主子看起来很高兴,午后便带着纸鸢去了玥王府。结果昨夜醉酒未归留宿玥王府,今日五更天才回。

    刚好灵狐捎来绾烟公主的东西,主子看了在书房坐了许久,然后让我带人过来。”灵沐如实说道。

    杨承阅脸色一沉,猜到了些什么。“可看清绾烟公主捎了何物?”

    灵沐压低了声音说道:“我瞧着像主子的玉佩。”

    杨承阅皱起了眉头。“你且带着人回去,三爷问起来,便说我另外遣了人来的。”

    “恐怕主子已经去了玥王府,主子交待有事去玥王府寻他。”只要人在玥王府必然就会没有事,这个整个灵夜宫的人都知道。

    “也罢。”看来萧禹文是给自己找了后路的,此时玥亲王在南栎城,玥王府便是最安全的了。

    一行人在素心楼前停了下来,一下马车林绾烟就发现人少了许多,出于信任,也没多问。

    萧蔓雪随行的侍卫都不见了,她却一点都不慌,直接蹦跶到杨承阅跟前。“承阅哥哥,你可还记得禹文哥哥最喜欢吃素心楼的什么点心?”

    “金丝酥。”杨承阅淡淡答道,这是他们几个从小就爱吃的,那时静妃常常让宫女去素心楼买点心给他们三个尝鲜。萧禹文最喜欢吃金丝酥,李木川最喜欢吃豌豆黄,他最喜欢吃茯苓饼。

    萧禹文是个极其心细的人,每每都会让静妃多买一份,让他和李木川带回家。那时李木川每次回来都喜欢跟他回家玩儿,得了什么好东西都会给杨慕晴,给的最多的就是豌豆黄,也难怪杨慕晴喜欢跟在他后面跑。

    “那承阅哥哥可还记得我最喜欢吃什么?”萧蔓雪一脸调皮地看着杨承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