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三十六 夸你就听着
    萧禹文嘴唇微微动了几下,却还是没有发出声音,盯着木盒子的眼里尽是迷离。

    “主子……”灵沐低声唤道,他从未见过自己主子如此失态。

    “嗯……”萧禹文缓缓抬头,看向灵沐。“今天他们是去云岚寺?”

    “回主子的话,是去云岚寺。今日六公主也会同行,是昨日与五公主赌气才要去的。还跟绾烟公主约好今日骑马前往。”灵沐答道。

    “她要同去便由着她。”虽然萧禹文对萧蔓雪没什么好印象,但也知道她就是顽劣,心思倒比其他几个兄妹要简单多了。“你再领五人同往,五公主可以不管,六公主留着。”

    “主子……”灵沐这下是真的为难了,二十四灵异已经调出去一半,再走六个,要是百花宫那边未得逞,转而对付没多少人手的萧禹文,那后果不堪设想。

    “去吧,有事来玥王府寻我。”萧禹文说完,打开木盒,将长命锁重新放回怀里,玉佩和信笺收回盒中,放置一旁,继续处理手边的密函。

    折腾到五更天,林绾烟才昏昏沉沉地睡去。睡了不到一个时辰,侍女就敲门伺候洗漱更衣了。

    林绾烟这才想起今日要去云岚寺进香,而且说好同六公主骑马同往,骑马自然也就无法休息了。她也知道自己的脸色肯定不会好看,铜镜前都能看出微微浮肿的双眼,所以特意吩咐将妆化浓一些,总不能让人看出什么来。

    关于萧禹文就是灵夜宫的夜魅,不用多想,她也知道要守口如瓶,连带着他和杨承阅、玥亲王的关系,都不能有一点泄露。

    想到杨慕雪一口一句“嫂嫂”喊得她面红耳赤的,她毫不否认自己对萧禹文也是喜欢的,那种感觉很真实,骗不了自己。

    如果身份和空间可以转变,他们只是两个普通人,那她一定会遵循自己的内心。可惜,既然是选择,那必定是两难的。

    因为打定主意要摆脱和亲的命运,她对萧禹文也不想再过多地去了解了。他为何年少离宫至今未回,如何成为夜魅,以后又作何打算,她都不想去追问。

    自己是个凉薄之人,她第一次得出如此结论。不去了解一个人,便不会滋生出情愫,一旦对一个人的过往太过明了,那他做什么事便都是可以理解的,哪怕是杀人放火。

    你都不知道别人经历了什么,凭何对人横加评论指责?可一旦你去了解了,你便无法坚定自己的立场,人心毕竟是肉长的,总有偏颇,无法时刻保持理智。

    避免沦陷,最好的方法便是远离。所以,林绾烟便决定强迫自己不要再对他生出那么多的好奇,就当是梦一场。

    从自己的院子走到正院用早膳,林绾烟发现一时间府里的侍卫多了起来,以她的观察,多的几乎是灵夜宫的人,却又都着大内侍卫的衣服。

    她拦下了一个感觉是灵夜宫的人,叫到了一个角落。“你叫什么名字?”

    “回公主,属下灵犀。”灵犀,二十四灵异之五。

    “很好。为什么我之前没有见过你?”昨夜她找了灵夜宫侍卫让他亲自将东西交给萧禹文,问了他名字,叫灵狐,那这个叫灵犀的肯定是灵夜宫的错不了。她只是随口说没见过,目的就是套话。

    “属下今日才过来。”确切的说是灵沐一早得了萧禹文的命令,才带着他们几个过来的。

    “你们今日一共会有多少人随行?”林绾烟不知道今日又会遇到什么危险,但是看萧禹文如此安排,怕是不乐观。

    她不知道自己已经跟他表明了心意,为何他还如此保护自己,她从来不喜欢欠别人人情,可如今她除了接受就只剩等死。

    想想,自己这种行为也是非常令人不齿,什么时候还是应该给他点物质上的报酬,这样起码自己心里会好过一点。

    灵犀有点为难,这已经超出他可以回答的范围了。本来他应该一句话都不说,可碍于对方是自己的保护对象,又贵为公主,主子还很在意,他才说了几句。

    “夜魅有告诉你什么都不能跟我说?难道你以为我会自己找死吗?”林绾烟故意激他。

    竟然直接称呼主子的名字!灵犀想了想低声答道:“加上二十四灵异中的十八人,一共五十人。”

    “二十四灵异?”林绾烟记得那日赤焱提到过二十四灵异,绿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来了十八人,另外六人呢?”

    灵犀闻言心中有几分不悦。“回公主,二十四灵异本是主子的贴身侍卫,无故不得离开。前日已派来十二人,今日又增派六人,其余六人必须留下护主子周全。”

    林绾烟心中一惊,萧禹文竟然将自己的贴身侍卫都派出来了,只留了六人!而且在自己拒绝他以后还继续增派人前来,她的心凌乱了。“今日为何这身打扮?”

    “方便行事。”今日有两名大神越的公主同行,最理所当然的护卫身份自然就是大内侍卫。去云岚寺旅途颇远,他们无法处处设防,人数众多,远远尾随必然引人注意,唯有贴身保护。

    “你们主子……今日可有异常?”林绾烟忍不住问了句,问完脸就烫起来,明明告诉自己不要去想。

    灵犀顿了顿,思量着这绾烟公主想要得到什么信息。他同灵沐一起来,路上倒是听他说了些事。“主子昨夜醉酒留宿玥王府,五更天才回,心情不佳。”

    醉酒留宿玥王府?林绾烟有点失神。“好,你去吧。”

    灵犀行了个礼就走了。

    用过早膳,祯烈正想跟林绾烟聊些话,就有下人来报大神越六公主来了。

    还没待祯烈和林绾烟走到门口,萧蔓雪就匆匆走了进来。“绾烟公主,你还能再慢一点吗?你知道自从上次在素心楼被我那八皇叔逮住了,我可是在宫里憋了好几天没出来!”

    祯烈微微蹙眉,他没想到大神越的六公主竟然是这个样子的,看起来比自己的这个妹妹还能闹腾。自己这个妹妹任性归任性,但该有的礼数还是一点都不丢。

    林绾烟看着眼前这个气急败坏到丝毫没有公主样子的萧蔓雪,却笑了,看来之前的不快算是一笔勾销了,不得不说,萧蔓雪的性子她还是喜欢的,可能有些咋咋呼呼,但很真实。

    “让六公主久等了,还望恕罪!”林绾烟微笑着说道。

    “别说这些,我不爱听!”萧蔓雪像个男子一样潇洒地摆摆手,打量了林绾烟一番,她今日一身湖绿色的衣裙,好不甜美。“就知道你没什么准备,这个样子怎么骑马?落蓝,把衣服拿来给绾烟公主!”

    林绾烟这才注意到,今日萧蔓雪虽然一身米白衣裙,却是改良过的,里衣外一件贴身的外褂,还束了腰,像男子的服饰,比较紧身,确实比平日里的裙子要轻便得多。

    那个唤做落蓝的侍女很快将衣物捧在手里,走到林绾烟跟前。

    “我新裁的两套衣裳,今日我穿了一套,这套便送给你吧。”萧蔓雪随意地说道,她喜欢在宫外闲逛,一身公主的衣服必然是不方便的。

    “那就多谢六公主了!”林绾烟只是笑着,她想自己若是拒绝,这丫头估计要跟她翻脸。

    “别废话,快去换吧!我在这里等你。”萧蔓雪用手挠了挠自己的自己头皮,她是很不耐烦等人的。

    林绾烟转身就往自己的院子走去,绿莺接过落蓝手里的衣物也匆匆跟上。她和赤焱是早就对六公主有所耳闻的,所有一切都见怪不怪。

    可一直被晾在一边的祯烈可就惊愕万分,按照礼数,他应该将人请进正厅里等候,可这六公主好像也没有想进去的意思。

    萧蔓雪随意看了祯烈几眼,看着他欲言又止地模样有点想笑。“你就是祯烈皇子?不错,传言不假,祯烈皇子俊朗有加,绾烟公主貌可倾城。”

    祯烈愣了一下,还是很快礼貌地笑道:“六公主过奖了!”

    萧蔓雪杏眼怒瞪了祯烈一眼,“你看我像喜欢说场面话的人吗?夸你就听着,我哪里过奖了?”

    祯烈十足吃了个瘪,这个六公主怎么如此不按常理出牌,让他完全招架不住,没法儿接话就只能沉默。

    一见祯烈如此模样,萧蔓雪倒是毫无形象地笑了起来。“不为难你了!走吧,祯烈王子估计是想请我到里面坐着等。”

    “六公主里面请!”祯烈无奈得很,但还是保持着礼貌地微笑。

    待林绾烟换好衣服来到正厅,看到的景象是,祯烈优雅地坐在那里喝茶,萧蔓雪则盘腿坐着低头把玩手里的茶杯,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

    “换好了?走吧!”萧蔓雪一跃跳起,稳稳地站在地上,将手里的茶杯丢在桌子上,看都不看旁边的祯烈一眼,径直往外走去。

    这不仅把祯烈吓一跳,也让林绾烟吃了一惊,这六公主着实是不拘小节。

    “哥哥,那我去了。”林绾烟微笑着和祯烈说了去。

    萧蔓雪这才回头看了一眼祯烈,他也已经站起身。“祯烈皇子留步,我们自己走就好了!”

    林绾烟笑了,祯烈满脸无语,不过也确实又坐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