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三十五 原谅我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
    直到晚膳,玥亲王才出现。他一脸笑意地看着站在那里等自己的两个人。两人宛若金童玉女,可气质却完全不同,一个面容冰冷,一个如沐春风,站在一起却又很让人赏心悦目。

    “快入座!久等了!”玥亲王扫了一眼萧禹文,他的脸色并不好看,心想着莫非是等他等生气了?可也没等多久啊,不过是换身衣服的时间。

    “多谢玥亲王!”林绾烟看萧禹文旁若无人地坐下,才慢慢坐下。自己就说了一句话,他就这个样子,真不知该怎么办了。

    他怎么就那么不会接话呢,哪怕他多说一句“那你愿意吗?”,现在两人的情况恐怕会缓和很多。现在要她怎么做,主动跟他说,我可能也喜欢上你了,但是需要一些时间考虑?

    算了,真是哗了狗了,这种话打死她都说不出口。

    “绾烟公主,这些菜都是特意为你准备的。你先尝尝,味道跟你在东陵吃的差得远吗?”萧慎很热情地给林绾烟夹了一筷子菜。

    “多谢玥亲王!”林绾烟微笑着道谢,然后拿起筷子尝了尝菜,她没想到玥亲王这么暖心,跟她的想象相去甚远。“很好吃!吃出了家的味道!玥亲王有心了!”

    “哈哈哈!喜欢就好!要说谢,得谢谢三皇子,他忧心你身在异乡,恐思家,特意找来会做东陵菜的厨子。”玥亲王爽朗地笑着,眼神看向萧禹文,分明是在邀功。

    “绾烟多谢三皇子关爱!”林绾烟笑着跟萧禹文道谢,其实就算玥亲王不说,她也猜得到。东陵的菜是什么味道,她还没吃过,但这份心意就很重了。

    萧禹文一句话都没说,也没有抬眼看林绾烟,只是自己吃菜。这让林绾烟有些尴尬,萧慎也有些不明他的表现,难道怪他多嘴了?

    “喜欢就多吃点,别理他,他就是这种样子,当他不存在就好了,别影响兴致。”萧慎笑着打圆场,又往林绾烟碗里夹菜。

    结果这一顿饭,萧禹文就真的像个透明人一般,冷着张脸,一句话都没说。也没吃个什么,早早放下筷子,招呼都没打,就起身走了。

    萧慎有些莫名其妙,林绾烟心里却很不是滋味。同赤焰回到府中,也没去和祯烈说话,径直回了自己房中。

    送走林绾烟,萧慎和袁弘毅转身往回走。

    “三皇子走了?”萧慎皱了皱眉,刚刚萧禹文的一系列反应都叫他摸不着头脑,人是他请自己去接来的,菜肴也是按他吩咐备的,哪里又不合他意了?

    “在花园喝酒,喝了有一会儿了。”袁弘毅低声答道。

    “将他的房间收拾出来,本王看他今夜是回不去了。”萧慎说完就向花园走去。

    花园里,萧禹文已经喝了两壶酒,醉意已经有些明显了,双颊微微泛红,连眼睛也是红的。

    “早知你是这副模样,还备什么晚膳,直接将人送回府中不就结了。”萧慎一屁股坐下,白了萧禹文一眼。

    “八皇叔在意一顿饭?”萧禹文冷冷说道,又喝下一杯酒。

    玥王府自然不在意一顿饭,萧慎在意的是他,可又不会说出口,这小子明显就是故意堵他的。萧慎见他连酒都不准备给自己倒,只好自己动手。

    “痛快喝吧,袁伯已经将你的房间拾掇好了。”萧慎一口饮尽杯中酒。

    “嗯。”萧禹文淡淡应了一声,将萧慎的杯子倒满,又将自己的杯子满上。

    一般他带帷帽出门,便是独自一人,二十四灵异不会跟着。如今已自知有几分醉意,他也是不会打算回去的。索性玥王府一直给他留有院子,虽这两年鲜少住了,却一直未变。

    “你这样反复无常,可把人家吓到了。我看那绾烟公主一顿饭都吃得不安稳。”从萧禹文放下筷子出门,他就观察到林绾烟一直心不在焉,就算吃东西也像在敷衍。

    “她才不会害怕。”萧禹文的语气很冷。她不是害怕,她是不愿意,萧禹文心里苦笑。

    “我看人家姑娘好好的,你何故如此给人脸色?”萧慎对林绾烟是很有好感的,活到这个岁数,又四处游历,见过的人数不胜数,要论特别,林绾烟绝对能算一个。

    萧禹文没说话,只是喝酒,眼睛像被酒呛了一下,红得更明显了。

    “心里难受就说出来。”萧慎看着他那强忍的模样,心里也难受得紧,何时看过他这般模样?

    “八皇叔……”萧禹文是真的有些醉了,倒酒的手晃了几下。“我真后悔当初救了她……”

    萧慎叹了一口气,谁说谁无情?只是未遇到那个人罢了,越是看起来无情的人,用情越深。“天意如此,谁可违?心里怎么想便怎么去做吧。”

    “可她不愿意……不愿意……不愿意你知道吗?”萧禹文又喝下一杯酒,趴在桌子上,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她若愿意,我便敢……我真的敢……做什么我都敢……可她不愿意……不愿意……”

    萧慎看着眼前已经醉倒过去,嘴里最还叨叨念念的萧禹文,心里升起无限心疼与怅然。

    这个侄儿跟自己一样,外表无比冷漠,却将内心最柔软的地方留给一个人,只留给那个人。见不得她受一丝伤害,自己更不愿伤她一分一毫。

    情到深处人孤独,爱至穷时尽沧桑,无非就是这样吧?

    爱一个人,明目又张胆,深情又款款,内心却又脆弱得一败涂地。

    萧禹文已经醉酒沉睡,哪怕眼角溢出几滴泪水,却总算睡过去了。

    林绾烟却裹着被子坐在床上发呆,夜已经深了,四处一片凉意,她的手脚也还是冰凉的,唯有握在手里的那块玉佩温润如初。

    仔细思量,和亲她是不愿意的,哪怕那个人是三皇子,她也不愿意。

    她不喜欢深宫的明争暗斗,更不想和其他女子争夺夫君对自己的宠爱,对于荣华富贵她没有太多念想,对于感情她却有太多诉求。

    如果注定不会有好的结果,那一开始便不要去拥有,不要去奢望,否则到头来伤害的还是自己。

    她不得不承认,在感情上她是自私的,不允许自己受到一点委屈。她更想作为自己被别人所知道,而不是作为某人的夫人、妃子。

    她不想作为谁的附属,哪怕那个人贵为天子,也不想。穿越到这一世,就是教会她逆来顺受?她不答应。

    而一旦打定主意不准备和亲,她要考虑的事便更多,如何给大神越一个交代?如何保全自己的东陵国?

    她不能再依靠萧禹文,依靠灵夜宫的保护,她要如何强大起来,强大到可以保护自己,保护自己的亲人,保护自己的国家?

    这一夜,她想了很多很多。

    翌日,天蒙蒙亮,一袭白影从玥王府后门飘出,一跃上马,很快就消失在晨曦里。

    回到古潼巷子的院子,萧禹文第一件是就是沐浴更衣。待他在书房的软塌上坐下,灵沐已经站在边上候着,今日要处理的密函整齐地放在他的桌子上,旁边一杯茶还冒着热气。

    如果没有特别的事,萧禹文每日的生活都很规律,卯时起身,处理完当日紧要的事物,便和其他侍卫一起晨练。宿醉不归的事是从未发生过的,因为昨夜三更萧禹文还未回来,灵沐已经差人去玥王府问过,得知主子下榻在玥王府,虽然奇怪,但也不担心了。

    “还有事?”萧禹文拆开一封密函,看着还立在一旁的灵沐问道。

    “主子……”灵沐一脸为难的样子。

    “说。”每当灵沐是这种表情的时候,多半都不会有什么好事。应该说他的这些手下都是这个样子,多年的相处,彼此都了解透了。

    “绾烟公主差人送了东西来……”灵沐收到东西的时候就有不好的预感,谁会半夜三更送个东西来,再联想到主子一夜未归,回来又是一身酒气。

    “何时送来的?”萧禹文皱了皱眉,这才什么时辰?要这么着急?

    “不到五更,灵狐亲自送回来的,还说绾烟公主看起来一夜未眠,双眼红肿……”灵狐是二十四灵异之首。

    萧禹文沉吟了片刻,昨夜的难受又浮了起来。“将东西拿来。”

    灵沐走出去,很快将一个木盒放在萧禹文面前就退到了门外。

    萧禹文摩挲着盒子,半晌才打开,他看到了他最熟悉此时却最不想看到的东西,那日他取下给林绾烟的玉佩,玉佩下还压着一张纸笺。萧禹文双唇紧咬,心抽搐着,闷得快呼吸不过来。

    那张纸笺似有千斤重,他拿了很久才拿到手里,打开,很娟秀的几行字映入眼帘:

    踏断千山雪

    途经万壑风

    唯情字难缺

    原谅我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

    今生无缘

    来世相报(绾绾)

    薄薄的信笺无声地从萧禹文手里跌落,好似他此时的心。呆坐了一盏茶的时间,萧禹文从怀里摸出了那个长命锁,握在手里暖暖的,还残留了他的体温。

    他将自己的玉佩从木盒里取出,轻轻地将长命锁放了进去,合上。“灵沐。”

    “主子!”灵沐很快进来,低头待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