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三十四 害怕吗?
    待林绾烟下车,发现只有自己所乘的这辆马车停在玥王府门口,玥亲王连着他的马车都不见了踪影。赤焱和绿莺将她送到门口,也并没有进去的意思。

    “主子等着我们回去复命,晚膳后我们会来接公主回府。”赤焰淡淡地说道。

    玥王府他们是进不去的,里面有多少侍卫,侍卫的身手有多好,领教过的人没有活着出来的。

    在大神越有条皇上都默认的不成文规律:任何擅闯玥王府者,格杀勿论。哪怕玥亲王常年不在府上,玥王府也始终是戒备森严。

    而且玥亲王脾气古怪,从不待见他人随行的侍卫,受邀的人,必须只身前往。否则也是格杀勿论。

    这些林绾烟自然都是不知道的,所以心里不免直打鼓。不过很快便从里面走出来一名管家模样的老者,朝林绾烟行了个礼。

    “玥王府管事袁弘毅,恭迎绾烟公主!”袁弘毅是当今太后的远房表弟,可以说是看着萧慎长大的。也是萧慎的亲信之一,玥王府日常事宜都是他在打理。

    “袁老伯多礼了!是我多有打扰!”林绾烟看着眼前这老者,头发已花白,却手脚利索,腰背笔直,略显消瘦的身子看起来仍旧精神无比,一点没有老态龙钟的模样。

    “绾烟公主客气了,你可是我们玥王府的贵客啊,快里面请!”林绾烟的一句“袁老伯”不禁让袁弘毅多看了她几眼,这堂堂东陵公主喊他一句“老伯”可是莫大的尊重了。

    林绾烟笑笑就跟在袁弘毅身后进去了。这玥王府虽然气势恢宏,却没有半点奢华状,很古朴的格调。一如玥亲王给人的威严感,并非因为衣着,而是自带的那种气质。

    袁弘毅客客气气地将林绾烟带入正厅,恭恭敬敬地奉完茶,就去忙自己的事了。

    林绾烟倒很好奇他嘴里马上就会来见自己的人是谁,这玥亲王将自己带回来,人又不出现,也不知道是几个意思。

    一杯茶还没喝完,就见外面一个白色的身影匆匆而来,一顶白色的帷帽将脸遮个严实。昨日黑衣,今日白衣,林绾烟偷偷笑了,他就没有其他颜色的衣服了吗?

    萧禹文取下帷帽,放在一旁,伸手理了理自己的发髻,冷着张脸看向林绾烟,那丫头好好地坐着,自顾自喝茶,好像并没有看到自己一般。

    “茶可好喝?”萧禹文心里生出一丝不快,就如此不待见自己吗?他也是有脾气的好不好,不起身迎接就算了,还不开口跟他说话。

    “你来喝一杯不就知道了!”林绾烟笑笑,倒了一杯茶,放在一边,等着他前来入座。

    怎么哪儿都有他?这可是玥王府。不过,看到他心情好像挺不错的,想到中午的菜肴和一箱小玩意儿,嗯,挺暖的。

    萧禹文心里憋了口气,看着她笑了,又发作不出来。只能依言坐下,喝茶。

    “三爷怎么来了?”林绾烟见他不准备再开口说话了,怕把自己给憋死,还是决定找些话来说。而且她还想问他很多话呢。

    “嗯?”萧禹文没想好怎么开口,怎么来了,难道要说来陪她放纸鸢?怎么说得出口噢。

    “你活了这么多年怎么没把自己冷死?要么就是不说话,要么就是人家问你话,你回答不上来。”林绾烟打趣他,她现在已经敢去呛萧禹文了,因为试了很多次,他都没有生气,只是冰冷的脸上多了一丝无奈。

    “……”萧禹文真的很无语,明明是不好意思说出来,什么叫答不上来,当他傻子吗?

    “好吧,我自觉我这样欺负你有点过分,三爷,我向你道歉!”林绾烟忍住笑,装出一本正经的样子。看他无奈的模样,有点舍不得再逗他了。

    萧禹文忍不住想笑了,这丫头变脸速度怎么这么快,刚刚还兴师问罪的嘴脸,下一秒就道歉了。“走吧。”

    “去干嘛?”林绾烟一脸讨好地看着他。

    “陪你放纸鸢。”萧禹文语气很轻,有点说不出口。

    “真的吗?可是我没有带纸鸢,怎么办!”林绾烟兴奋了起来,中午她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他还真的有时间陪她放纸鸢,还这么快。

    萧禹文没想到林绾烟一说放纸鸢反应这么大,嘴脸微微上扬起来。“我带了,走吧。”

    “好耶好耶,三爷你最好辣,奖励你一个么么哒!”林绾烟几乎是一跃而起,都快要忍不住去把萧禹文拉起来。

    你最好辣,萧禹文是听懂了,“么么哒是什么奖励?”萧禹文起身,问了句。

    林绾烟瞬间脸红,一激动,她就把以前对徐欢欢的口头禅都用上了。“就是……就是……”

    萧禹文轻轻一个吻就落在林绾烟的朱唇上,然后牵起她的手若无其事地往外走。

    这厮难道秒懂了“么么哒”的意思?古代人的智商都这么高了吗?汗颜!

    玥王府很大,可林绾烟和萧禹文走了很长一段路都没见到几个人。

    “这里怎么人那么少?”林绾烟觉得很奇怪。

    萧禹文左手拿着七彩纸鸢,右手牵住林绾烟的手,顿了顿才说,“因为我们要放纸鸢。”

    “……”林绾烟一时语噎。“你这么霸道玥亲王知道吗?”

    萧禹文好笑地看了林绾烟一眼,“不用管他。”

    “三爷,墙我都不扶,只服你!”这么霸气的玥亲王,三爷居然说不用管他,啧啧,还是三爷要霸气些。

    “嗯。”萧禹文淡淡应了一声,就当是夸自己呗,照单全收。

    “三爷。”气氛不错,林绾烟准备开启拷问模式。

    等了几秒,都没听到林绾烟的下文,一直目视前方走着路的萧禹文偏头看了看林绾烟,这丫头正一副观摩古玩的眼神盯着他看。“说。”

    “哎,三爷,你能别那么冷吗,明明想好的话都被你冻住了!”林绾烟瞪了他一眼,她就不喜欢萧禹文这种简短又公事公办的话语。

    “……”萧禹文只是习惯了,一般下面的人支支吾吾的时候,他就是这个反应。他想了想,说道:“给我个机会重新说一遍?”

    “哈哈哈!”林绾烟在心里说道:孺子可教也,但是没敢说出口,这个三爷还挺快上道的,不错,好*。“嗯嗯,重新说。”

    萧禹文有些无奈,可把这丫头给惯坏了,答应得那么理所当然。“绾绾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林绾烟扶额,听到“绾绾”两个字,她知道自己又一次成功地作死了。

    萧禹文浅浅地笑了,每次唤她“绾绾”,都会见到她这副娇羞模样。“想说什么?”

    “三爷可认识夜魅?”林绾烟边问边盯着萧禹文看,生怕错过他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变化。

    “嗯。”萧禹文心里有些吃惊,但是脸上没有任何变化。他没想到林绾烟会跳过灵夜宫直接问夜魅。

    “你们关系如何?”林绾烟没想到萧禹文会承认得那么爽快。

    “很熟。”萧禹文依旧平静。

    “你见过夜魅不带面具的样子?”居然直接回答很熟,真的让她不知道怎么接了。

    “见过夜魅真面目的只有两种人:死人和他的人。”萧禹文语气很淡。

    “那三爷明显属于后者。”林绾烟咂砸嘴,想着接下来该怎么问,才能问出更有效的信息。

    “你也是。”萧禹文说完,偏头快速地在林绾烟脸颊上亲了一下。

    林绾烟停住脚步,整个人呆在那里,两眼写满了不可思议。这个逻辑容她捋一捋,见过夜魅真面目的只有死人和他的人,萧禹文说她是夜魅的人,然后……亲了她……

    “害怕吗?”萧禹文原本没有打算告诉她,可既然她问到了,也没打算欺骗她。

    “不害怕,只是吃惊……”林绾烟的脑子一时转不过来。

    “真的不害怕?”他想问的害怕有两层意思,知道他就是杀人不眨眼的夜魅不害怕吗?做夜魅的女人不害怕吗?

    “你当我是吓大的吗?我瞧着你也不像他们说的那么可怕啊,有什么好害怕的!”再怎么说,他救了自己一命,不,救了不知道多少命了。

    “嗯。”萧禹文淡淡应到,看来她没有领会到他的意思。

    “可你为什么一直要帮我?你的救命之恩我已经无以回报了……”林绾烟又问出了这个问题。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个问题自己问了三次了,第一次他回答“不知。”,第二次他回答“神使鬼差?”,第三次他又会怎么回答?事不过三,这应该也是她最后一次问了。

    “见过夜魅真面目的只有两种人:死人和他的人,你明显属于后者,他的,女人。”萧禹文拉了拉她的手,继续往前走。

    “……”林绾烟默默地低下了头,思绪十分混乱。

    “害怕吗?”虽然是问,萧禹文的语气却十分平淡,他只需要她的一个回答,就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这次林绾烟听懂了,他想问的是做他的女人她害怕吗?“不害怕。但是你怎么不问我愿意吗?”

    萧禹文愣住,是啊,他为什么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害怕”这个词,而不是“愿意”?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害怕”是默认她已经愿意,“愿意”是最初的选择。那林绾烟的意思是,她根本就没有选择他,何惧之有?

    萧禹文牵住林绾烟的那只手渐渐松开,两人一路无言,走到一个凉亭里各自坐下,谁也没再提放纸鸢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