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三十三 玥亲王驾到
    “六妹妹,何出此言?”萧淑怡一瞬脸色大变,却又很快恢复平静,仍旧一副调笑的口气。

    “不就杯茶?五公主不倒,我自己还没长手吗?”萧蔓雪左手上还有半块杏仁糕,右手却伸去拿杯子。

    只见她先摆了个杯子在林绾烟面前,再摆了个在自己面前,又单手拿茶壶,给林绾烟添了茶后再给自己添,满脸挑衅地瞟了瞟萧淑怡。

    “瞧六妹妹说得什么话,我不过是一时口渴给忘了。”萧淑怡气急,语气却柔和了许多。她深知不能跟萧蔓雪来硬的,不然这丫头指不定还要怎么胡闹。

    “噢,原来是这样啊,那五公主应该多喝一杯才解渴!”说完就将萧淑怡倒给林绾烟的那杯茶,端回到萧淑怡面前。

    “你……”萧淑怡气得眼睛都要绿了。

    “绾烟公主,我们喝茶吧!这糕点真心好吃,你尝尝看,不过要吃就自己动手,我惯来不喜献殷勤!”萧蔓雪得意地笑着。反正谁要让她不痛快,她就不会让她好过。有的是时间跟他们玩儿,不然一天天得多无趣。

    林绾烟朝萧蔓雪投去一个志同道合的微笑,端起茶杯,放着鼻尖轻嗅着。这六公主倒不是好欺负的人啊,看着她巧斗五公主,也算给自己出了口恶气,心里很是畅快。

    赤焱双眼一动不动地盯着林绾烟手里的茶杯,心生犹豫,皱着眉看林绾烟喝了口茶。

    “那日自从听了绾烟公主弹了曲琵琶,甚是难忘。不知绾烟公主可还会其他乐器?可会古琴?”萧淑怡很快调整了自己的状态,一脸灿烂的笑容望向林绾烟,好像刚刚那些不愉快从未发生过。

    “略通一二。”林绾烟有些无奈,这还没完了呢?就这么想看她出丑吗?这都安的什么心?

    “那今日我可要大饱耳福了!不如我让人将琴送来,绾烟公主可愿满足我小小的私心?”萧淑怡用很真诚的眼神盯着林绾烟。

    “五公主怕是当这里是你的瑶光宫了?再说了,轮得到你使唤人家给你弹琴?”林绾烟还未开口,萧蔓雪就正义感十足地说道。好歹人家是东陵的公主,宫宴的时候是父王在,弹奏也是给父王的面子,今日又为何要弹?谁的脸这么大?

    “六妹妹这话说得可真不好听!绾烟公主可不要放在心里才好。我素来没什么爱好,就喜欢曲艺,遇到绾烟公主便觉得遇到了知音。绾烟公主不会笑话我吧?”萧淑怡没有半点生气的样子。

    “有些人说话真不怕一觉醒来舌头不见了。”萧蔓雪毫不留情。

    此时林绾烟有些尴尬了,说什么知音,真是恶心到她了。来不来就让她弹琴,她又不是卖艺的。可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不弹好像就显得她摆谱了。

    萧淑怡看到林绾烟犹豫的表情正想再说点什么,这时一个声音传来“玥亲王驾到!”。还未来得及多想,就见一脸威严的萧慎急步而来。众人纷纷行礼。“参见玥亲王!”

    “见过八皇叔!”萧淑怡和萧蔓雪低着头,有些狐疑,却都不敢看萧慎。特别是萧蔓雪,上次被训斥过后,几日都没出宫了,生怕哪次又遇到这个八皇叔。

    “见过玥亲王!”林绾烟微笑着行礼,她也很奇怪,为什么萧慎会出现在这里,虽然不熟,但是她感觉来参加一个小辈的生辰宴,这应该不是他的平日会做的事。

    “都免礼吧!”萧慎厉光扫了一众人,脸上的表情让人琢磨不透。“绾烟公主你可让我好找!”

    林绾烟一脸吃惊,玥亲王来这里是找自己?这又是哪跟哪?“请玥亲王恕罪!今日是皇子妃生辰,特意邀请了哥哥和我同来,所以不在府中。”

    “噢,那也难怪了。我刚得了一个珍贵的曲谱,想请绾烟公主看看。”萧慎说得很急迫又不容拒绝,众人皆知他素喜曲艺。

    “八皇叔,那可太巧了,我正说请人将琴搬到此处,听绾烟公主弹奏一曲呢!”萧淑怡谨慎地陪着笑脸说道。

    “哼,一群庸脂俗粉也配听绾烟公主弹奏?”萧慎语调高了几分,狠狠瞪了萧淑怡一眼。

    众人的内心,是崩溃的,躺着都中枪,可偏偏谁都不敢哼唧一声。

    “八皇叔什么时候来的?真是稀客啊!”萧禹城的声音响起。

    萧慎转身白了他一眼,“还算有自知之明,今日若不是要找绾烟公主,你是求着我也不会来。”

    萧禹城的脸上挂不住了,本来心里就很不爽玥亲王直接闯入自己府中,想揶揄几句的,可这八皇叔真不是盖的。“八皇叔,你和绾烟公主都是府上的贵客,不如就用过膳再回去,不然得说我们招待不周了。”

    “怎么,是这里的菜比玥王府好,还是酒比玥王府香?”萧慎扬起嘴角,似笑非笑。“没空跟你啰嗦,我得了一个珍贵的曲谱,找绾烟公主看看。绾烟公主,我们走吧?”

    林绾烟这算是听明白了,敢情就是要带自己走呗。她有些为难地看了看萧禹城,不过确实是想离开的。“大皇子,那改日再来叨唠了!”

    “绾烟公主客气了!那我送送八皇叔和绾烟公主吧!”萧禹城心里直骂娘。可这个八皇叔他怎么敢惹,话都说得那么难听了,再不顺着他,一把火将这王府烧了他都敢,这事他又不是没干过。

    “得了,不用你送,碍我眼,该干嘛干嘛去!绾烟公主,走吧!”萧慎全然不把这些人放在眼里,说完抬脚就往外走。

    “大皇子,那我先告辞了。”林绾烟虽然很高兴,但是故意面露难色,仿佛在跟他说,玥亲王可不是好相与的人,我这是有多命苦啊。

    “八皇叔慢走!绾烟公主慢走!”萧禹城嘴上客客气气,心里已经火冒三丈,明明一切都在掌控之中,怎么好端端冒个玥亲王出来?

    萧慎的脚步很快,一路上有跟他行礼的,他是理都懒得理一声。林绾烟和赤焱、绿莺一直迈大步跟上,门口已经停好了两辆马车,萧慎上了前面一辆,林绾烟三个便坐在了后面的马车上。

    “这是怎么回事?”林绾烟问道,她跟萧慎不过两面之缘,要说就因为在宫宴上听她演奏了一次,就寻了珍贵曲谱找她研究,她是怎么都不会相信的。

    “大皇子府中不比在外面,有个意外行动不便,不如干脆离开。”赤焱已经在府里巡视了一圈,戒备森严。

    就算那些侍卫武功并不怎样,但无论是大内侍卫,还是灵夜宫的人,都不可能选择在大皇子府中动手。

    作为客人,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事,进了府就只能等宴席完才能离去,这也是他们的狡猾阴险之处。

    “那玥亲王也是请来帮忙的?”林绾烟吃了一惊,这可是玥亲王啊,看看他刚刚的态度,可把谁放在眼里了?谁能请得动他呢?可能如此保护着自己的,除了萧禹文她再也想不到别人了。

    “没错。”赤焱是知道计划的,她的任务就是保证在玥亲王接到人之前,林绾烟是安全的。“公主可有感到不适?”

    “不适?没有啊,怎么了?”林绾烟想莫非又有人下毒了?她也就喝了一口茶而已。

    “那药粉可能是藏在五公主的指甲里,她倒茶的时候指甲抖了几下。今日六公主倒无形中帮了我们忙。”这样一来赤焱很清楚五公主倒给林绾烟的茶肯定是下了药的,至于是什么药却无从知晓。但六公主却因为跟她斗气,将那杯茶还给了她,而且说的话还多次将她惊得花容失色。

    “……”林绾烟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自己这是第几次从鬼门关路过?

    “五公主一说弹古琴,我便想起,百花宫有一种毒液可以涂抹在琴弦上,在弹奏的过程中,便会被弹奏者吸入鼻腔,同时手上也会沾染,这种方法会让人神不知鬼不觉地中毒。幸好玥亲王及时赶到。”赤焱说起也是心惊胆战的,这百花宫的毒也并不是不能解,就是费时间,往往解药还没配好,就已经毒发身亡了。

    林绾烟没想到今日一行竟然是如此凶险,她突然想到,那与玄慕国私通想要她和祯烈性命的莫非就是大皇子?“我哥哥呢?会不会有危险?”

    “公主放心,祯烈皇子稍后就会回府中。”祯烈身边今天跟着四个人,司空、司言和二十四灵异中的两人,必然是安全无比的。况且他们要对付的一直是林绾烟,在她出事前是不会动祯烈的。

    “那便好。”知道祯烈会没事,林绾烟心里的一块大石头也算落地了。“那我们这是要去哪里?莫非真的去玥王府?”

    “时间还早,此时回府必然不妥。玥亲王备了晚宴。”赤焱话语平静,一切都在计划之中,便没什么好担心的。

    赤焱却也对灵夜宫的主子越来越好奇,竟然能请到玥亲王来演这么一出戏,看来真是不简单。昨日只是匆匆见了夜魅一面,也未曾见到真面目,但那气场真是让人震骇。数日与灵夜宫的人在一起,却也并未有任何闲话,那就是一个个只听命令的杀人机器,连她和司空都不得不惊叹。

    林绾烟也不再说什么,这个玥亲王今日既然出手相救,那自然也不是什么坏人。难道他也是灵夜宫的人?灵夜宫如此保护自己又是为什么?收了别人的钱,然后执行任务?那这个给钱的人又是谁呢?萧禹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