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三十一 有空一起放纸鸢呗
    “哥哥知道灵夜宫?”不错,“挡灵夜宫者,死!”,这句话符合萧禹文的风格,有实力的霸气,不容置疑的果断。

    “令人闻风丧胆。”以前只是听说,今日亲眼所见,更加震撼。“传言灵夜宫是唯一能与玄慕百花宫抗衡的力量。但是百花宫一贯由玄慕皇室掌管,是在为玄慕国做事,而且常常有令人不齿的举动。灵夜宫却是江湖上最正义的传奇,从不滥杀无辜。在我们东陵,很多人说到灵夜宫都肃然起敬。”

    林绾烟不知道灵夜宫竟然如此名声在外,风评还都是好的。“这么说灵夜宫是为大神越皇帝做事?”

    “不,灵夜宫就是灵夜宫。和大神越朝廷从来井水不犯河水,违法乱纪的事不做,不仁义的事也不做,给再多银子都不做,这是他们的规矩。”祯烈认真地说道。

    “他们就是杀手?专门帮人杀人?”林绾烟觉得应该叫职业杀手会贴切点,那些一看就是训练过的。

    “是,但又不仅仅是。他们还帮人打探消息,也接护卫的任务。灵夜宫有太多难得的怪才,据说兵器、暗器、毒药都是极好的,但是只供灵夜宫自己的人用。

    夸张地说,只要银子多,又不违背灵夜宫的规矩,灵夜宫什么都能帮你办。连百花宫最绝密的毒药,灵夜宫都能解。”

    以前听这些传言,祯烈也不是很相信,但是今日过后,他觉得可信度很高,哪怕有些夸张,起码说明灵夜宫确有实力。

    “哥哥可知道灵夜宫主子是何人?”林绾烟大胆地猜测应该是萧禹文,那两个侍卫喊他“主子”,肯定不是乱喊的,而且赤焱几个恭敬的样子也足以见得。

    “只知叫夜魅,其他均无从知晓。他从来以面具示人,听闻生性冷漠难以捉摸,见过他真面目的都是死人。”虽然今日因为灵夜宫的人自己才能相安无事,但祯烈其实是不太愿意和灵夜宫有什么牵扯的,对方太过强大,无法把控。

    林绾烟暗暗唏嘘,明显自己还活得好好的,那恐怕萧禹文也就是灵夜宫一个权力很大的人吧?大神越三皇子和江湖上的灵夜宫有这样的关系,难道不是个劲爆的消息?大神越的皇帝如果知道了会是什么反应?

    更让林绾烟好奇的是,一个自小被遗弃在宫外的皇子,是如何做到的?真是谜一样的人啊。什么时候应该把他完完全全地剖开,让自己知道个彻底才好。

    萧煜上完早朝,回到御书房,一早就出宫的汪公公也匆匆回来了。屏退了闲杂人等,御书房就只剩他们两个。

    “办得怎么样?”萧煜自昨日就对这个灵夜宫很是期待,银两都不是问题,光是听说在他们眼里玄慕的人头不值钱,他就觉得还是有机会收编的。

    汪公公从怀里掏出一封厚厚的信恭敬地呈上去给萧煜,这是灵夜宫调查到的大皇子的所有资料。

    “玄慕的人头呢,验过了?”萧煜边拆边问道。

    “回皇上的话,都验过了。奴才查过了,是玄慕国的一个细作据点。”汪公公掏出手帕擦了擦汗。

    “哦?”这玄慕国四处设有细作据点,都是三两个人,以一些米铺布铺为名,私下搜集消息。大神越的御史台分支多次剿杀,但是剿杀完用不了多久,又会有新的据点,人是杀都杀不完。这灵夜宫一下就在一个据点杀了十几个人,那恐怕这个据点是非常重要的。

    “继续说!”萧煜开始翻看一张张写满字的纸笺。

    “是!昨日绾烟公主和四皇子同游丰华园,途经四方街,一群人有意闹事,所幸大内侍卫将绾烟公主保护得很好,并未受伤。但是大内侍卫不知怎么的就突然中毒,被换下来的那些人在回去的路上却遭遇劫杀,幸亏灵夜宫及时出手,并未有伤亡。

    上次刺杀绾烟公主的玄慕国人,今早被劫走,祯烈皇子赶往查看时中圈套被劫走。灵夜宫将其救回,祯烈皇子只受了点轻伤。

    据奴才调查,昨天灵夜宫除了任务内的十五个人,在保护绾烟公主和祯烈皇子的时候杀了不下二十个人。”

    汪公公顾忌萧禹一心两用,语速比较慢。可等他说完了,萧禹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皇上!”汪公公轻轻唤了一声,皇上怕是看入神了。

    “啪……”萧煜猛得一拍桌子,桌子上的茶杯都被震得跳跃了一下。

    “皇上息怒!皇上息怒!”汪公公惶恐地跪倒在地,他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了,让皇上如此生气。这两年来,皇上已经很少如此动怒。

    “朕问你,灵夜宫可有说提供的调查有误当如何处置?”萧煜动怒是因为看到自己的大皇子干了这么多混账事,如果属实,便是处死也不为过。

    “回皇上的话,灵夜宫说,事关皇家颜面,兹事体大,若想一一求证,灵夜宫定会全力配合,但其他概不负责,灵夜宫不与朝廷打交道。”汪公公暗自捏了把汗,不是自己出什么错就好了,不然可就脑袋不保了。

    “退下吧!”萧煜心中已经有数,这灵夜宫调查出来的,应该都是真的。

    从大皇子出生到现在,每一年里发生了什么重大事情,里面都写得一清二楚。有一大部分是他自己就可以证明是确有其事,剩下的事情也是他早有怀疑,只是到现在都不敢相信,竟然真的和大皇子有关。里面提及的人,都是他的怀疑对象。

    盛怒之后,萧煜越发对这个灵夜宫感兴趣。灵夜宫做的是大神越的御史台、御史台分支、大内侍卫做不到的事,可说得好听点是与朝廷井水不犯河水,可这亦敌亦友的态度,不免让人担心。

    大皇子的皇妃苏霏霏的生日宴,申时开始。平日里走动频繁的,肯定是早早就去大皇子府中的,林绾烟就没有这方面的顾忌了,这邀请可以认为是苏霏霏做为大皇子正妻的一种告诫,也可以认为是顾及大神越皇帝面子的客套邀请。

    不用林绾烟,就是其他所有人用脚趾头都可以想到,东陵公主的和亲对象怎么都不可能是大皇子。虽然有平妻之说,可那大皇子又何德何能让堂堂东陵公主如此屈尊呢?

    况且,林绾烟是首先不会愿意的,不说其他,就是宫宴时萧禹城直勾勾看她的眼神,就让林绾烟心里只直摇头。

    能不去自然是最好,不能的话,就做下面子工程就好了。所以林绾烟根本没放在心里,用过早膳就拿了本书去花园,一直到祯烈差人叫她回去用午膳。

    回到正厅,林绾烟放下手里的书,净手完就准备上桌用膳。一坐下,就发现餐桌上除了一贯的菜肴,边上还放了一个多层的精致食盒。

    “哥哥,那里面可还有好吃的?”林绾烟笑着看祯烈,指了指食盒,一说到有好吃的,她是一点脾气都没有。

    “适才有人送来的,我看了下都是往日你喜欢的菜肴,没想到在大神越还能吃到。”府里的厨子都是大神越的,做的菜肴自然也是这里的风味。作为客人,理当入乡随俗,所以祯烈也没有过多计较。“那里还有一箱小玩意,也是一并送来的,你去瞧瞧,都是你喜欢的。可就不知道是谁送的。”

    林绾烟吃了一惊,马上起身去开那箱子,最上面的是一个七彩纸鸢,下面有飞镖、弹弓、琉璃珠等各种貌似只有男孩子才会玩的小玩意儿。天啊,原来的绾烟公主竟然是这个样子的,可不就是妥妥的女汉子嘛。

    “来人可说什么没有?”林绾烟笑着走回餐桌前。

    “就说是给妹妹送的,其他并未再说什么。”祯烈认为应该就是哪个皇子为讨妹妹欢心送来的,连这些都打听到了,估摸着也是费了番心思。

    林绾烟听了也没再问,伸手将食盒一层层取下摆开。一共有四道菜一盘点心,她叫不出名字,看着却是令人非常有食欲。

    “哇,许久没吃,馋得都快留口水了。”林绾烟坐下,拿起筷子就要去尝。

    “妹妹……”祯烈给她递了个眼神,因为刚刚才送来,这些菜肴都还没来得及试菜,不明不白的东西就怕有毒。

    林绾烟瞬间就明白祯烈的意思,停下筷子,看了看站在一旁的绿莺,她的表情很正常,并未有制止自己的打算。就一眼,林绾烟就确定这些吃的和玩的,肯定是萧禹文派人送来的。

    “哥哥多虑了!”林绾烟说完,拿起筷子就开动了。

    祯烈也没再说什么,他这个妹妹一向有主见,她说不用多虑,多半知道是谁送的,只是不好意思说出口。

    用过午膳回自己院子的路上,林绾烟观察了下,拦下了一个侍卫。

    “请问公主有何吩咐?”声音低沉且冷。

    林绾烟笑笑,拦对了,看那冷漠的脸冰冻的声音,必定是灵夜宫的人无疑了。“帮我转告你们主子,菜很好吃,东西我也很喜欢,什么时候有空一起放纸鸢呗。”

    “公主的话,属下一定带到!”说完机械地行了个礼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