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三十 我要回去
    “就这么急着去送命?”一个冷冽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两人都停手看向门外,一个黑衣男子背着手站在那里,头带一顶黑色帷帽,将脸遮得严严实实。

    林绾烟一眼就认出了眼前这个人是萧禹文,明明悬着的那颗心瞬间就落下来了,可眼眶却红了,愣在那里不说话。

    赤焰和绿莺都不认识萧禹文,也愣在那里。这时司空带着几个人从正院跑了出来。

    “主子!”司空身后的两个侍卫走上前去,向萧禹文低头行礼。

    赤焰和司空几个一听,马上分立两侧,低头行礼。

    “押进来。”萧禹文伸手指向孔清。说完转身走进了正院。

    萧禹文坐在上座,林绾烟并不上前,只是站在一边,微微低下头,脸上表情有点复杂。

    很快,萧禹文的人就将孔清押进来,一脚将他踢跪在地上。

    “你……你是什么人……你想干什么……公主……”孔清惊恐地趴在地上,抬头看向萧禹文。

    “说!谁指使你这么做?”萧禹文厉声道,语气又冷又狠。

    “我没有……大皇子真的不见了……”孔清害怕得声音都在颤抖。他跟在祯烈身边也是见过很多大场面的,却还是被萧禹文强大的气场震慑住了。

    “手卸了。”萧禹文冷冷的丢出三个字。

    马上就传来骨头分裂的清脆声音,接着是孔清撕心裂肺的叫声。

    “说不说?”萧禹文声音更高了。

    “公主……公主救我……”孔清脸上已经分不清是痛极了留下的汗,还是眼睛里流出的泪,恐惧无助又艰难地挪着膝盖向林绾烟爬去。

    “腿筋挑了。”萧禹文更加不悦。

    “不要……我说,我说……是百花宫……他们逼我吃了毒药,如果我不照他们说的做,就不会给我解药……公主……求公主饶我一命……”孔清强忍着痛,不断地向林绾烟磕头。

    “杀!”萧禹文毫不留情地丢出一个字。

    “不要啊……不要啊……公主……公主……”

    侍卫二话不说就将人拖了出去,留下两个人面面相觑。

    “过来。”萧禹文冷冷地说道。

    林绾烟低着头,咬紧嘴唇,一小步一小步地往前挪。分明就几米的距离,看起来她却准备挪很久。

    萧禹文看她那副模样,冷哼一声,站起身,就往外走。

    林绾烟转身看着他走出去,僵在那里,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有害怕也有委屈。

    还没走到门口,萧禹文忍不住停下脚步,回头,一时愣在那里。

    内心挣扎了几十秒,他还是走回去,一把将林绾烟抱进怀里。萧禹文一只手轻轻拍着林绾烟的背,刚刚的怒不可遏此刻全都压下去了,只剩心疼。

    “我要……回去,我不要在这里,我要回家……”林绾烟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她想回到上一世,回自己家。

    萧禹文又将她抱紧了些,他开始后悔刚刚对她发脾气。她现在这个样子,让他一下子就想起,他和母亲刚刚被送出宫的日子,他就是这样天天吵着哭着要回皇宫,非得闹累了才会停歇。

    她不过一个十六岁的女子,异国他乡,身处险境,祯烈是她唯一的亲人,她的一切反应都当属正常。

    有如自己,其他一切都可以不管不顾,但凡危及母亲、李木川、杨承阅中任何一人,无论多么危险,他断然会冲在最前面。

    心是一样的,区别只在于,他如今已经有保护他们的能力了,而她,暂时没有。

    “我要回去,我要回去,……”林绾烟抽噎着,她是真的想回去,这个公主当得太累了。

    萧禹文只是不断轻拍林绾烟的背,不说话。原本他话极少,更从来都没有安慰过人,此时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才能让她好受一点。

    其实,他想问她,真的要回去吗?这里就没有哪怕一点点值得她留恋的吗?就没有一点点舍不得他?

    他不敢问,他怕得到的答案,自己无法接受。

    如果再给他一点时间,等他做完了该做的事,他很想跟她说:留下来,或者,我跟你走。

    可是,现在,他不能。

    隐隐门外传来一些声音,萧禹文两手扶起林绾烟的肩膀,令她站好,自己则很快躲在用来隔开正厅和侧厅的门帘背后。

    林绾烟也清醒了些,肯定是外面有人来了,萧禹文的听力比她好。她掏出手绢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呼了一口气,尽量平复自己的心情。

    “妹妹!”祯烈匆匆走进来,布履如常,却稍显狼狈。他的发髻松了,衣服有点脏,除了有多处被划破,还有多处干了却依稀可见的血迹。

    “哥哥,你受伤了?”林绾烟拉住祯烈仔细看了看,声音还带着哭腔。

    “妹妹,你别哭,我没事,都是小伤。”祯烈看着林绾烟哭红的双眼,很是心疼,可终究她没事,也就放心了。

    “哥哥,到底怎么回事?”林绾烟心里后怕着呢,如果赤焰没有拦着她,萧禹文没有及时出现,那失踪的人怕不是祯烈,而是自己。

    “孔清呢?”祯烈一回来,其他手下就跟他说说刚刚的事情。

    “杀了。”林绾烟说得很平淡,虽然她刚刚觉得萧禹文很残忍,可想想如果被折磨被杀害的是自己,那就一点都不残忍了。

    “是哥哥大意了!”祯烈懊悔不已,这可是自己的贴身侍卫啊,今日若真有不测,罪该万死的人应该是自己。“适才来的是何人?”

    “大神越的人。”林绾烟回答得很模糊。“哥哥你人没事就好,先回去换身衣服,休息一下,其他事稍后再说吧。”

    祯烈想到自己一身狼狈,也就没再多问,转身回了自己的院子。

    萧禹文走出来,轻轻摸了摸林绾烟的脸,修长的手指在她微肿的下眼睑停留了片刻,一句话都没说就走了。

    孔清所言句句属实,玄慕国的人的确被救走了,祯烈也消失在小巷子里。但是孔清几个把人跟丢了,灵夜宫的人却没有。不仅没有跟丢,还顺便把百花宫的十几个人一起解决掉了。

    当司言几个被二十四灵异救下,百花宫就知道二十四灵异今日势必会全程护在林绾烟周围。后面针对林绾烟的计划都取消,转而把人都撤回对付祯烈。

    祯烈被救出后,自然第一时间和自己的人汇合,商量后面的对策。灵夜宫的人素来擅观察,虽然没有看到孔清被逼服毒药,但是祯烈身边的人无缘无故地少了,还是他的贴身侍卫,自然很快就被发现。

    得到消息,萧禹文也只是有所怀疑,出于担心,第一时间就赶过来了。他没想到的是,他的猜想是真的,而且林绾烟竟然如此轻易就中计。

    萧禹文生气不是因为没有能力救她,就算赤焱没有拦住她,二十四灵异也必然不会让她出事。他生气只是因为她的冲动和不自量力,他从来对她就只有一个要求:保护好自己。

    只有她没事,一切还有他,他就是这么想的。

    林绾烟一直哭着要回去,不要呆在这里,直戳萧禹文的心。在寒月山,萧禹文觉得大概是自己把她救回来,又照顾了那么多天,有些特别的感情在里面。

    昨天的相处过后,他发现自己是喜欢她在身边的感觉。两人可以什么话都不说,静静地散步,他都觉得心情很愉悦。也可以听她在耳边像个聒噪的麻雀一样,叽叽喳喳说着话,一点都不觉得烦躁。

    她有那么多出其不意的话语,常常让他很无奈又很想笑。还会变着花样夸他,逗他笑。她还很爱笑,笑起来让他什么不开心的事都忘了……

    “灵沐。”萧禹文放下手里的信函,这封密信他拿在手里很久了。

    “主子!”灵沐是二十四灵异之一。

    “查一下,绾烟公主素来有什么喜好,喜欢吃什么,玩什么,有什么习惯。给我整理一份。另外,这里能买到的,明天都送去府里。买不到的,让东陵那边快马送过来。”萧禹文平静地吩咐。

    “是!”灵沐虽然很诧异,但是脸色丝毫未变。这是自从他跟在萧禹文身边以来,见自家主子第一次动用灵夜宫的力量,做一件不着边际的私事。

    用过晚膳,林绾烟和祯烈一起在花园散步,两人才说起今日发生的事。

    “是灵夜宫的人救了我。”祯烈说起灵夜宫也是满是惊奇,原本他以为要的命的是灵夜宫的人,因为他收到的消息就是百花宫的人买灵夜宫要他和妹妹的性命。

    “灵夜宫?”林绾烟又想起萧禹文冰冷的声音,今日从头到尾就对她说过两句话,“就这么急着去送命?”“过来。”。

    因为萧禹文带着帷帽,林绾烟并没有看到他的表情,但一定比他的声音还要冷。他一定是生气的,不然不会不愿多跟自己说一个字。

    “灵夜宫的人把绑架我的人都杀了,我不知道他们是专门救我的,还是正好要杀玄慕国的人。我们素来和灵夜宫的人没有交集。”灵夜宫的人只顾杀人,对他并未有一句言语。好像救祯烈就是顺便的,杀完人就都走了。

    “哥哥如何知道是灵夜宫的人?”林绾烟知道人肯定是专门救的,否则为何不一起杀了?只能说杀人是顺便的。

    “他们只说了一句话:挡灵夜宫者,死!”正当那人的剑刺向祯烈,一群黑衣人就出现了,说完这句话就开始干净利落地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