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二十九 大皇子不见了
    绿莺迟疑了一下,张嘴正要说什么,赤焱就跳上了马车。

    “走吧。”赤焱很快坐好,马车就开始走了。

    “司言没事吧?”绿莺关心地问道。

    赤焱瞪了绿莺一眼,暗示她不要多问。

    “刚刚我们的话,公主都听到了……”绿莺不好意思地低声说道,她跟在林绾烟身边数日竟然没发现林绾烟有如此功力,当是她的重大失误。

    赤焱看了林绾烟一眼,眼神有些复杂。

    “确实如此,所以但说无妨,我也很关心他们的安危。”林绾烟微笑着说道。

    “二十四灵异来了,所以没事。”赤焱淡淡说了句,她不知道林绾烟知道多少,也不打算多说。这是他们执行任务一贯的原则,少说不说才不会错。

    “二十四灵异……灵夜宫好大手笔……”绿莺暗暗吸了一口气,神情诧异。二十四灵异,是灵夜宫神一样的存在,是灵夜宫主子精心培养的,武艺到底多高没有人知道,领教过的都成了亡魂。平时是灵夜宫主子的贴身侍卫,没有特殊情况不会出任务。

    赤焱瞪了绿莺一眼,她马上就闭嘴,马车上恢复沉默。林绾烟看赤焱的表情就知道,再想问出什么是不可能的了,于是继续闭目养神。

    林绾烟想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再见到萧禹文,她现在越发觉得这个三皇子就是一个谜,她对他知道的真是太少了。

    传言他自小身体孱弱,在宫外休养,可自己是近距离接触过萧禹文的,虽然身体不及祯烈健硕,但跟孱弱也搭不上边,能从玄慕国的那些人手里救回自己,那武功自是高强,且身边还有那么多身手不凡的侍卫。还有灵夜宫,二十四灵异,这些都要怎么解释?

    堂堂大神越的三皇子,怎么到现在还在宫外休养?年纪小的时候还能说得过去,可如今已经是十八的年龄,除非是不想认回这个儿子,不然怎么会遗忘到如此地步?祯烈早在十二岁就跟在父王身边学习打理朝政,其他几个皇子也都是这样。

    莫非有其他隐情?那宫宴那日并不是他不想来,而是根本没让他来?那大神越的皇帝又怎么会让大内侍卫和灵夜宫的人在一起?

    越想,林绾烟越觉得下次见到萧禹文一定要好好问清楚。又回想杨慕晴说她长那么大从来没见萧禹文笑过,就可以理解了。一个人性格的形成,跟他从小的生活环境和个人经历有很大关系。

    对于这样一个从小被遗弃在宫外,说不定还有居心叵测地想要他的命的皇子,要求人家乐观开朗,好像也有些强人所难。那种境遇下能笑得出来,要么就是缺心眼,要么就是没脑子,毕竟那么小一个孩子如何能要求他有看透世事后的豁达呢?

    想着,林绾烟就决定以后一定要多和萧禹文说话,多逗他乐,起码他笑起来那么好看,对,很好看,像个孩子。想到昨晚萧禹文的笑脸,林绾烟脸上也不禁浮起一丝微笑。

    因为知道灵夜宫已经派出二十四灵异,不仅赤焱和绿莺放心了很多,连马车外的司空几个都没那么紧张了。

    但是一路还是非常警惕,只要感觉有异常就会马上变换队形,轻敲马车的窗子。每当这个时候,赤焱就会往马车外跨一步,时刻准备冲出去,绿莺则会起身护在林绾烟面前,两人的默契程度让林绾烟在心里暗暗称赞。

    一路忐忑,最后还是顺利抵达丰华园门口。赤焱和绿莺将林绾烟扶下马车,萧禹琰也疾步走了过来。

    “让绾烟公主受惊吓了!”萧禹琰礼貌地说道。因为他的马车和随行的内侍都没有任何事,所以哪怕也觉得事出蹊跷,但还是觉得只是个意外,并未深究。

    “只是个小插曲,无妨。”林绾烟笑笑,没有再多说什么。

    萧禹琰的人在前面带路,林绾烟的人护在他们俩身后。两人缓缓而行,主动开口说话的多是萧禹琰,从丰华园里的花卉、行宫、亭台,讲到往年在此避暑时的一些趣事,他讲得很细致,语言也很幽默。

    林绾烟虽然不多话,但是也不得不承认萧禹琰并不是她刚开始以为的那样。他会时常肆无忌惮地看林绾烟,虽然显得轻浮,但眼睛里并不只有男女的那种**,还有很多的好奇和莫名的欣赏。

    谈起宫宴时的舞姿和曲艺,也不尽是奉承,还能说出自己独特的见解。总的来说,林绾烟觉得萧禹琰并不是一个让她讨厌的人,起码说的很多人和事能把她逗笑。顶多只能说稍显幼稚,却不似心机很深的人。而且看样子十分热衷玩乐,否则也记不住那么多有趣的事,很多趣事里他要么是主角儿要么是始作俑者。

    只是,看着萧禹琰稀松平常的笑脸和谈笑,林绾烟脑海里总会浮现萧禹文那冷冷的表情,和每句话里可怜的那几个字。同为尊贵的皇子,同样活了十八年,当萧禹琰在笑在闹的时候,萧禹文在做什么呢?

    这世间有太多的不公平,林绾烟一直知道,有些是出身的尊卑,天子和庶民的云泥之别,有些是阶层里的高低,当权者和芸芸众生的一念之差。

    很幸运,每个人生下来就是为了活下去。一生的挣扎,苦与乐,悲与喜,相对而生,谁都不比谁多,谁也不比谁少。彼此的不同只在于如何去对待。

    起码,林绾烟觉得萧禹文也必定有自己的快乐和对未来的期许,不然如何能活成现在这个样子呢?很多人活下去只是本能,有些人可能需要毅力,萧禹文或者就属于后者。

    “绾烟公主请!”萧禹琰将林绾烟带进了寻云阁,这是丰华园地势最高的一个行宫,一共有五层,站在第五层可以将整个丰华园尽收眼底。

    林绾烟笑笑就走了进去,在丰华园走走停停一个多时辰,她有点累了,能坐下好好休息再吃个饭自然再好不过。

    午膳设在五楼,每到上楼梯,萧禹琰都很贴心地想搀扶着林绾烟,但都被婉言拒绝,他也没什么恼怒的表情,这倒让林绾烟有些不好意思。

    她只是下意识地拒绝,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直到萧禹琰往她碗里夹菜,她虽然报以微笑,却食之无味,她才有点醒悟过来,原来是因为她已经习惯萧禹文为她做这些,换了一个人,于是便怎么都不是滋味。

    林绾烟不禁感慨,对于自己而言,先入为主,居然如此可怕。

    一顿午膳在轻松的氛围中度过,之后两人又在五楼边喝茶边闲话了一会儿。看着林绾烟面有倦容,萧禹琰也很有眼力界地提出要送林绾烟回府。林绾烟自然是求之不得。

    回去的马车上,赤焱和绿莺还是很警惕,林绾烟却心大地在马车上睡着了。

    萧禹琰将林绾烟送回府中,倒也并未再进去,客气地告辞了。林绾烟也没有留人的意思,回去却听说祯烈上午出去后就一直没有回来,而且几乎将平日所有的随行都带走了。

    林绾烟倒也没多想,祯烈一向做事有分寸,这些天他们两兄妹除了一起用膳,也没有干涉彼此。林绾烟每日做什么,绿莺是会向他禀报的,祯烈私底下在忙什么,林绾烟却一无所知。

    林绾烟在马车上也休息够了,正准备去花园的亭子里看看书,外面坐着总比呆在房间里惬意,主要是太阳晒着,暖和。

    还没走到亭子,祯烈的贴身侍卫之一孔清就匆匆跑来,一脸慌张。“公主!”

    “什么事这么着急?”林绾烟皱了皱眉。

    孔清看了看跟在林绾烟身后的绿莺和赤焱,欲言又止。

    还不待林绾烟开口,绿莺和赤焱就转身离开了。

    孔清看着她俩走远了,才开口说话。“公主,大皇子不见了……”

    “什么?”林绾烟一时慌了神,但很快又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怎么回事?”

    “大神越将上次刺杀被捕的人交给大皇子,人就关在城南的烟雨巷。今日公主才出门,那里就来报,人被劫走了。大皇子便带着我们赶过去查看,我们的人都是被*迷倒的,却并未有一人受伤。

    大皇子觉得事情蹊跷,问了些情况便分头去调查。属下和大皇子一行十个人,去东陵布在南栎城的据点了解情况。到了那里,大皇子和那负责的在楼上,属下们便守在下面。

    没一会儿,楼上就传来打斗声,我们便冲了上去,却看见大皇子已经追出去了,属下们也一路追着,可追到一个巷子里就再也没见人了……”孔清急得都快流眼泪了。

    “备马!”林绾烟匆匆往门口走去。

    “是!”孔清快一步跑了出去。

    “公主,可是出了什么事?”赤焱看着匆匆跑过的孔清,和绿莺一起快步向林绾烟走去。

    “哥哥被劫了,请你们和我一起去找。”林绾烟眼下能靠的就是杨承阅和萧禹文的人了。

    “公主……”赤焱也疾步跟在林绾烟身后。“请冷静,待我先跟主人禀告,切莫着急中了圈套。”

    “那是我哥哥,你叫我怎么冷静?”林绾烟想到此时如果赤焱他们真的不一起去,那凭她和东陵剩下的几个人,怕真的无能为力,她心里又着急又无助。

    “公主,属下的责任是保护你,恕属下不能答应你的要求。”赤焱很坚定地拒绝。

    林绾烟一听气急了,提起裙子只管往门外跑去。

    “公主……”赤焰和绿莺都追了出去。

    门口孔清已经背好了马,另外还有十几个早上留在府里的侍卫。

    “公主,你不能去!”赤焰张开双手拦在林绾烟身前,不让她踏出门。

    林绾烟哪里会听,往左往右都走不出去,两人直接就动手打了起来。

    林绾烟急着要走,拳脚并不留情。赤焰不慌不忙,只是应对着,哪怕吃了几招,却一直没有真正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