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二十八 迷媚
    不到巳时,四皇子萧禹琰就到祯烈下榻的府中,两人自是一番热情的寒暄。

    片刻,林绾烟就带着绿莺几个到了正院主厅。萧禹琰看着一身浅蓝色衣裙的林绾烟,酒窝带笑地款款走来,一时竟忘了和祯烈说话。

    林绾烟越走越近,他只见林绾烟简单的发髻不着一点装饰,浅笑的容颜,圣洁无染,灵动的眼眸

    眨眨眼,似乎能瞬间飞跃千山万水。他眼珠一动不动,看呆了。

    “小女绾烟见过四皇子!”林绾烟微微欠身行了个礼,她眼神自然地看了看萧禹琰,他今日一身绛紫华袍,气宇轩昂。

    背着双手与祯烈站在一起,竟比祯烈还要高出半个头,因着肤色比祯烈要白皙,整个人看起来要比祯烈俊秀许多。

    只是他眼睛都不眨地看着自己,让林绾烟感觉有些轻浮。

    “绾烟公主多礼了!”萧禹琰这才回过神了,为自己的失态略有些难为情。“这会儿天气正暖和,不如我们现在就前往丰华园,绾烟公主觉得如何?”

    “听四皇子安排便是。”林绾烟脸上的浅笑不变,声音柔和。

    “祯烈皇子真的不一同前往?丰华园的菊花当是大神越品种最全,开得最好的。”萧禹琰看向祯烈,这自然是客套邀请。

    “多谢四皇子一番好意,我今日确实还有其他事务,真是无福同往。四皇子与妹妹玩得开心便好。”祯烈笑着礼貌婉拒。

    “那便不强求了,祯烈皇子请放心,午后我定将绾烟公主安全送回府中。”萧禹琰行礼告辞。

    林绾烟缓缓地跟在萧禹琰身后,并不多言。萧禹琰殷勤地将林绾烟扶上马车,自己才转身上了另一辆马车。一行人护着两辆马车匀速地向丰华园方向而去。

    丰华园是皇家园林,在大神越皇宫东侧二十几里外,占地三百多亩,寝宫十余座,亭台香榭更是多不甚数,一年最热闹的当属夏天,皇上嫔妃们都喜欢前往避暑。

    不过不管何时去丰华园都自有一番景色,春兰夏荷秋菊冬梅,该有的应景之物一样都不会落下,数量多自然不必说,难得的是全是稀有精品。

    马车要经过繁华的四方街,林绾烟听到外面热闹的声音,忍不住掀开窗帘往外看,今天四方街的人似乎比她前几次来时还要多,马车速度慢了很多,时不时还会停一下。

    萧禹琰的马车在前,林绾烟的马车在后,此时两辆马车已经拉开了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

    “真是不要脸,给我砸,砸死这对奸夫*!”

    “对,还废什么话,砸!”

    才听到声音,就有一男一女从路边被推倒在地,横在两辆马车中间,挡住了林绾烟那辆马车的去路。

    绿莺撩起了门帘的一角,往外看,路边好多人正在往一对男女身上丢东西,有鸡蛋有番茄还有其他蔬菜。而且人越来越多,声音越来越嘈杂,那些人也越丢越起劲儿,一时把路都给拦断了。

    萧禹琰的马车已经被拦在了前面,林绾烟马车外的十几个护卫警戒地将马车团团围住。

    很快又不知从哪里冲出一群人,和那群丢东西的人撕打起来。场面一时不可控,那些鸡蛋番茄便开始朝各个方向乱砸。

    马车外的护卫各自拔剑击飞砸过来的杂物,但免不了弄脏了衣服。而且,虽然没有东西砸进了马车里,但马车的一侧也有些地方污渍斑斑。

    萧禹琰的人费了一番时间终于拨开人群找了回来,因为他们本来就是宫中的内侍,而且是正装,一番调解加武力,终于让出一条路,让林绾烟的马车继续前行。此时马车外的侍卫狼狈不堪,身上还有一股怪味。

    “此事有些蹊跷。”林绾烟皱了皱眉头,看起来就是一起突发事件,也并未直接攻击他们,可又好像没看起来那么简单。

    “我也觉得。”绿莺其实早就觉察到了。

    林绾烟还想说什么,外面的一名侍卫轻轻敲了敲车窗。

    绿莺掀起窗帘一角,接过外面递来的一个白瓷瓶,瞬间就明白了什么。倒出一粒药丸自己服下,将瓷瓶递给了林绾烟。

    “什么药?”林绾烟倒出一粒药丸闻了闻,并闻不出有哪些成分。

    “恐怕他们刚刚故意砸的东西有毒,这个百毒清是特制药,吃一粒总要安全些。”绿莺平静地说道。

    林绾烟听了不再说什么,直接吞服了药丸,心里隐隐不安起来。如果明刀明枪地打,那可能胜算还大些,最怕这种我在明敌人在暗的情况。

    出了四方街,两辆马车便停了下来。稍等了片刻,另外一批护卫带着一辆马车匆匆赶来。林绾烟和绿莺便上了另一辆马车,由新来的护卫护送继续前行。

    马车里多了一个女侍,林绾烟认出来是早上多出来的那个。看来后面这一队是一路跟出来的,否则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赶到。

    “属下赤焱,奉命前来保护公主。”赤焱行了个礼,神情却不卑不亢。

    “无须多礼!”绿莺扶着林绾烟坐了上座,她则和赤焱分坐在下座左右两侧。

    林绾烟看着绿莺和赤焱四目相对,没有说话,却好似一直在交流着什么。她静下心,闭上眼,默默地运气,果然能隐隐听到她们的对话。

    “你确定当时没有东西砸进马车内?”

    “没有。我一直戒备着的。而且司言拿来的百毒清我们也已经吃了。”

    “灵夜宫已经派人过去调查了,初步判定是玄慕百花宫的迷媚,百毒清作用不大。”

    “百花宫真下了血本,这迷媚据说极为珍贵,像今天这种砸法不知道要多少量。”

    “你傻还是他们傻?只有砸司言他们的是迷媚。”

    “这玄慕的狗真是要杀之而后快!但如果真的是迷媚,恐怕司言他们今天就无法来接应我们了,从四方街出来到现在已经不止一柱香的时间,哪怕内力再好,撑了那么久也该昏睡半日。”

    “已经给主子传消息回去了,灵夜宫那边行动可能要快一点,听说他们主子亲自盯着的,应该马上就会有人来增援。”

    “那就好,这趟任务真的太危险了。”

    “嗯……姐姐,你怎么不说话了……”

    “听到声音没有,我怎么觉得后面有打斗声,是不是司言他们出事了?”

    赤焱很快掀开窗帘,“司空,快带几个人去追司言!”

    “姐姐,会不会是调虎离山之计?”绿莺着急问道,他们执行任务的时候最忌判断错误,中了对方的计谋。

    “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司言他们出事!”赤焱比绿莺显得要淡定,如果真的是中了迷媚,按着时间算,这是司言他们能撑的最长的时间了。此时一旦动用护体的内力,药效就会发挥得更快,他们无异于一具具任人屠宰的尸体。

    林绾烟睁开眼睛,脸上没有很惊慌失措的表情,因为刚刚她已经听了她们的对话,对事情的凶险也了解了大概。

    “先让马车停下,如果我没记错,前面是琉璃巷,进去恐怕就是埋伏了。”琉璃巷就是林绾烟在素心楼雅间看到的那条安静的巷子,如果真是调虎离山之计,那个巷子就是最好的动手地点。

    赤焱一听,马上出了马车,示意两辆马车停下,自己则借了四皇子一个内侍的马往回追。

    “迷媚是什么毒?”林绾烟平静地问道。

    “公主你……”绿莺一直以为林绾烟只是会花式舞刀弄枪,根本没有太强的武艺。不然怎么会调集大内侍卫的十二司和七色花,而且十二司司长司空,七色花花首赤焱都亲自护卫。

    “我听到了,你说吧。”林绾烟并不知道绿莺所属大内侍卫七色花,赤橙黄绿青蓝紫,她在七色花排行老四,但她能看得出来如果论套话的难易程度,绿莺肯定比赤焱要容易得多。

    “迷媚是玄慕国百花宫特制的*,这*不同于一般*的香味,而是有一股臭味,就是臭鸡蛋啊粪便之类排泄物的味道,但是味道很持久药效很强,哪怕在通风的地方,只要吸入少量,就足以让人瞬间昏迷。”绿莺小声地说道。

    “百花宫为什么会有这种*?”林绾烟第一次听说*是臭味的,但是想起以前看过那些关上门窗燃煤自杀,掉进粪坑被活活熏晕的新闻,那好像也不是不可能,只是佩服古人的智慧。

    “百花宫最擅长制毒用毒,迷媚只有百花宫才有,据说用料极其考究,制法也非常复杂,危险系数也很高,所以数量很少。但是只要用迷媚就没有失手过,而且无药可解。”绿莺说起迷媚也难免惶恐,虽然兵不厌诈,可一旦沾了迷媚就意味着把命交在别人手里了。

    “说来也是极其下作的手段。”林绾烟对于用*这种做法十分不齿。

    “百花宫多的是下作的手段,防不胜防。”绿莺说到百花宫也是恨得咬牙切齿。

    “百花宫是玄慕国的?怎么在大神越如此猖狂?”林绾烟完全开启套话模式。

    “百花宫岂止在大神越猖狂,哪怕是公主的东陵国恐怕也很泛滥。玄慕国的野心众人皆知,而且百花宫直属玄慕皇室,现任掌门人是玄慕太子慕斯诺,是个心狠手辣的家伙,我们很多人都死于百花宫手下。”绿莺说着有些伤感,只要是落入百花宫之手,就会死得特别恐怖,各种试毒后慢慢折磨至死。这也是为什么赤焱会不顾一切要回去救司言几个的原因。

    听绿莺这么一说,林绾烟才知道当日萧禹文从玄慕国手里救出自己,又将自己平安送到祯烈手里,扛下了多少凶险?而接下来又有多少危险等着自己?

    “灵夜宫又是做什么的?”绿莺和那些内侍是杨承阅的人,也就是大神越皇上派来的人。那另外一些她一直没有机会搭话的就是萧禹文的人,按着刚刚她们的对话,那萧禹文就是灵夜宫的人。杨承阅和萧禹文是一起长大的朋友,大内侍卫和灵夜宫又是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