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二十七 灵夜宫
    依言,第二日杨承阅赶在皇上早朝前,禀告了玄慕国数日鬼鬼祟祟,又有消息欲图买凶杀人之事。

    杨承阅的目的只是堂而皇之地抽调大内侍卫,而且人他昨晚就已经调遣走了,对于灵夜宫并未多说什么。皇上想知道必然会让人去查,他要是说得太多反而会让皇上怀疑。

    果然,杨承阅才走,萧煜就将其他人遣退,独留了汪公公。

    “那灵夜宫你知道多少?”玄慕国竟然敢买大神越的杀手杀如此重要的人,那不是打大神越的脸吗,如果确实如此,这个灵夜宫必须清剿。

    “回禀皇上,灵夜宫近些年在江湖上颇有名气,一说灵夜宫,必然就会说到三句话:只有灵夜宫想不想打探的消息,没有灵夜宫打探不到的消息;只有灵夜宫想不想杀的人,没有灵夜宫杀不了的人;只有灵夜宫想不想保护的人,没有灵夜宫保护不了的人。”汪公公能得到萧煜的重用,平日里也是下功夫了的。

    “哦?”萧煜对于灵夜宫的猖狂有点惊讶,示意汪公公继续说。在大神越的土地上竟然敢如此大放厥词?当真不把他放在眼里?大内侍卫有多少,分立的暗卫有多少,南栎城内的禁军又有多少,恐怕只有萧煜自己才清楚。

    “灵夜宫的三句话也就是在说他们的三大主业:打探,杀人,护卫。他们有两个忌讳:一是危害朝廷的事不接,二是伤天害理的事不做,所以虽然在江湖上很有名气,但是从来和官府井水不犯河水。而且多少朝廷命官也是谈灵夜宫色变,因为灵夜宫手里握有太多消息,哪怕不是证据确凿,但是随便也能击起几层浪。”汪公公尽量平淡地说,江湖上将灵夜宫传得神乎其神,可信度有多高却也不知道。

    “说来这灵夜宫还算我大神越秘密的御史台?有点意思!这灵夜宫都是些什么人?主子是谁?在哪里常驻?”萧煜脸上一改适才的阴沉,眉头舒展了些许。不危害朝廷,那他日必可将其笼络为朝廷所用,如国灵夜宫当真有如此大的能耐,能降得住它,也算如虎添翼。

    “灵夜宫的人大致分为两种:一是被收拢的众多江湖奇人异士,分门别类,皆各有所长。这些人常年混迹在各种场合,有乞丐有歌姬有道士有药师,有擅暗器之人有擅阵法之士。但是脾气皆怪异,行踪不定,只听命于灵夜宫;

    二是训练有素的杀手,个个身手不凡,且都身怀两种以上的技能,有些可能轻功无敌剑术无敌还擅长易容。灵夜宫最有名的杀手是二十四灵异,是灵夜宫主子的贴身护卫。只要二十四灵异出现,无不让人闻风丧胆。

    当然就算出再高的价钱也不一定请得动他们,灵夜宫会根据任务的困难程度来安排人,用他们的话来说,这世界上没多少人值得二十四灵异亲自动手。

    到现在为止,二十四灵异只执行过一次任务,就是三年前在城郊对玄慕百花宫的追杀,当时百花宫死了一百多个顶尖的高手,连百花宫的主子都被杀了。

    有人说是现在百花宫的主子玄慕太子买灵夜宫动的手,也有人说这是灵夜宫主子在给自己报仇,众说纷纭。但是,总归从那以后玄慕百花宫在大神越安分了很多,灵夜宫也一时声名大噪。

    虽然灵夜宫要价高,但慕名而来的人还是太多,可惜灵夜宫也并不是什么任务都接,触了他们忌讳的,再高的价钱,他们都不接。这样一来,江湖上对灵夜宫的评价都非常高,这可能也是他们能收拢那么多江湖上奇人异士的原因。

    那灵夜宫的主子,江湖人称夜魅,从来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据说灵夜宫每年会有一次聚会,嘉奖有重大贡献之人。那时夜魅也会去,但都是以面具示人,不是一身白衣便是一身黑衣,从未变过。

    这夜魅武艺有多高强没有人知道,但是折磨人的手段极其残忍。听闻有百花宫的人将他的一名爱将活活折磨至死,他一怒之下,便命人抓了四十九个百花宫的人来陪葬。陪葬的方法就是给那些人服用一种毒药,让他们跪在那里守灵七七四十九天。

    那毒药一吃进去,就像有无数的蜈蚣在身体里吞噬着内脏,让人生不如死,可偏偏他又让人每天灌一粒续命药丸,等到四十九天后,那些人的身体都发出一股恶臭了,可人还存了一口气。然后就被丢回给百花宫的人。

    至于他们的据点更无法查到,能找到他们的只有固定那么几个地方,但据说见到的都是手无寸铁的普通人,只负责传递消息,收钱。”汪公公说到灵夜宫的这些事也是心里一阵阵翻腾。

    萧煜沉吟了片刻,这当是什么人才能为灵夜宫主子?不做危害朝廷之事,不与朝廷为敌,但以传言来看,他们却也不惧怕朝廷,所作所为仅仅为了赚钱?还是有更深的计谋?

    三年前玄慕百花宫的事情,他印象深刻。因为死的那个百花宫主子,就是亲手设计让他犯下一个此生都无法原谅的错误的人,他错杀忠臣,将其一家满门抄斩。这个忠臣是他爱妃的父亲,是他皇儿的外祖父。直至今日,他的爱妃仍旧不愿回宫,他的皇儿对他冷淡无比。

    可碍于百花宫的主子一向都是玄慕国的皇室,他一直不好明着动手。况且百花宫的人从来阴险狡诈,要对付他们需要花费很多精力,这些年萧煜基本把时间放在朝政上,杀人的事便也就搁置一旁。

    听说人已经被杀,也只道是仇家太多,正好解了心里的仇,并不多问,那时也根本没听说什么灵夜宫。现在说起来,这个灵夜宫的本事倒大得很。

    “朕倒想瞧瞧他们的本事!”萧煜脸上暗自浮起一丝笑意。“你,马上去办:一万两买灵夜宫彻查大皇子,一万两买南栎城内十个玄慕国的人头,五十万两买东陵皇子和公主的周全。”

    汪公公很快乔装打扮一番便出宫,来到了距离最近的一个灵夜宫据点:素心楼。

    一大早,素心楼还未有其他客人,只有几个小二在洒扫。汪公公故意拉住一个小二的手去询问,果然如传闻所言,不过是个普通人。

    提出了要见掌柜的,小二很快就将汪公公领上了二楼的一个雅间,上了一壶茶水一盘点心,让他稍坐片刻,这就去请掌柜的。

    不过一盏茶时间,掌柜的就来了,不过是个普通白面书生模样的中年男子,看起来弱不禁风。

    汪公公开门见山地说明来意。

    这个叫程九的掌柜也是爽快人,直言彻查大皇子灵夜宫要收两万两,毕竟身份尊贵,并且只提供消息,其他一概不管,费时一天;玄慕国的人头没那么值钱,一万两灵夜宫杀十五个,一个不多一个不少,今晚就办;

    因着昨日玄慕国出价五十万两买东陵园皇子和公主的性命,灵夜宫主子已经知道消息,并且拒绝,那保住他们性命这笔生意他们自然要接,时效为半个月。

    很快汪公公就和程九谈妥,并签下灵夜宫一式两份的契约,并按照契约规定先付了一半的费用,剩下的一半待明日来验证完前两趟差事后付。

    汪公公走后,程九很快就到古潼巷的院子里,与萧禹文禀报此事。

    萧禹文看了看契约,一贯冰冷的脸上没有表情,好像并没有感到意外。

    “很好,额外赏俸一月。”萧禹文将契约还给程九。

    这程九也是少有的机灵人,打探大皇子消息他涨了一万两,赏他一月月俸不算多。

    本来今天就要端玄慕国百花宫细作窝点,十五个人也不算多,做个顺水人情罢了,也当是涨了那一万两给的安慰。

    横竖已经收到东陵国皇子和公主的护卫级别升到甲级的命令,这送上门的五十万两不要白不要。

    “谢当家的!”程九恭敬地行礼退下。

    祯烈那里也是昨日就收到玄慕国的人重金买灵夜宫的人取他们性命的消息,心里一直惴惴不安。

    奈何昨日林绾烟回来得晚,以累了为由让他有什么事明日说。所以一夜没睡好的他,早早就起来等林绾烟,还在犹豫今日要不要让她与四皇子同游。

    林绾烟一早起来就发现多了一个侍女,气质和绿莺相差无几,她并未多问。

    待走出院子,发现便衣侍卫也多了,同时多了几名煞气很重的男子。看那衣着神情便觉得很眼熟,多看几眼她便想起来那定是昨日萧禹文院子里的那些侍卫。心里有些疑虑,但很快就放心了。

    “哥哥可是有事?”林绾烟看到坐在饭桌前的祯烈一脸忧心忡忡。

    “妹妹,我担心这几日怕是有些危险的事会发生。”祯烈并不敢把所知道的事情全盘同林绾烟说,毕竟她死里逃生一回,心里恐怕多少还有点害怕。

    “哥哥无需担心,这已经在大神越皇帝的眼皮子底下了,他定要保护好我们才是。”如果没有萧禹文,林绾烟可能会很害怕,但是如今她很心安,莫名地心安,哪怕那个人才认识不多日。

    “话是如此说,可我们还是万事小心才行。”萧煜的增派过来的人祯烈是知道的,可终究不是自己的人,他放心不下,东陵国再次增援的人还在路上,他就担心在自己的人还没到之前就出事。

    “用膳吧哥哥,该来的总会来,躲也躲不掉,别自乱阵脚,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林绾烟一脸从容,她最不喜欢在无法改变的事情上浪费时间。

    祯烈点了点头,关键时候这个妹妹倒比自己淡定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