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二十六 给爷笑一个
    杨府人多嘴杂,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两辆马车停在了后门。杨慕晴领着萧禹文和林绾烟先进去,杨承阅和李木川则在门口等了一会儿,待几个黑夜护卫匆匆赶来禀告一路并无异常,他们才进去。

    在杨承阅的院子里,杨慕晴挽着林绾烟的手在花园里散步闲聊。杨慕晴是个知礼节又活泼的女子,年岁不大,却很会照顾林绾烟的情绪,一路都在说着她这三个哥哥的一些趣事,并不多问什么。林绾烟这才知道这三个人之间的友谊竟然这么深,也才知道三个人素来的性格都不是她以为的那个样子。

    杨慕晴除了一直“嫂嫂”“嫂嫂”地喊着让林绾烟有点吃不消,其他都让林绾烟感觉很舒心。这样的自来熟,又让林绾烟想到的上一世自己的好朋友徐欢欢。忽略年龄不说,杨慕晴是林绾烟在这里第一个能和她说这么多话的朋友。

    杨承阅则把院子里的下人都遣走,三人一起去了书房。

    “三爷可是性情大变啊,说来我和小六子也该喊她一句嫂嫂呢!”李木川是有好几天没看到萧禹文了,长期被虐,几日悠闲,皮很痒。

    杨承阅偷笑,他反正是没好意思开口,一是太突然,二是虽然三人情同手足,但毕竟萧禹文是皇子,杨慕晴是从小就“禹文哥哥”这样叫着,大家都不太在意,而他也这样喊就是大不敬了。

    “左右你们也不是外人,我心意如此。”萧禹文淡淡地回答,他是认真的肯定不用说,但如果不是今晚遇到他们三个,一时不知道如何跟杨慕晴介绍林绾烟,他也不会这么堂而皇之。

    “三爷当真?”李木川还是有点不敢相信,说草率也说不上,这些天的所作所为足以说明一切,但他觉得此事萧禹文起码得多考虑一阵,毕竟波及太广。

    萧禹文白了他一眼,不确定的事情他从来不会说出口,确定的事情他也从来不想再说第二遍。

    “那接下来我要说的消息,三爷可能要生气了。”李木川正经说道。

    “说!”萧禹文猜到应该是跟林绾烟有关。

    “玄慕的狗今天甩了一单买卖过来,五十万两让灵夜宫出手取东陵皇子和公主性命。”李木川怯怯地说。

    萧禹文冷哼了一声,冷峻的脸上瞬间阴沉。

    李木川和杨承阅都低下头,不敢再说话,现在萧禹文的怒火他们谁都压不下来。

    “告诉玄慕的狗,有人出五千万两保他们周全,挡灵夜宫者,死!”萧禹文冷冷地丢出一句话。

    “是!”李木川脸上再没一丝笑意。

    “绾绾的护卫升到甲级,今夜开始。”萧禹文还是不放心,玄慕国竟然都找到灵夜宫了,说明他们是一刻都等不了了。

    “三爷,灵异卫还有一半的人没有回来,剩下的均有任务在身,甲级恐怕达不到。”李木川有点为难。

    灵夜宫护卫分甲乙丙丁四个等级,每个等级配备的护卫人数和护卫武功的强弱,逐级递增。甲级护卫为最高护卫,护卫人数五十,均为灵夜宫最顶级的高手,分属灵异卫。灵异卫一共三百人,长年在萧禹文身边的有五十,剩下的随时待命执行任务,眼下空闲可支配的不足五十人。

    “将我身边的灵异卫抽过去。”萧禹文语气很坚定,有可能的话,他当然宁愿亲自保护林绾烟,如果做不到,必然要给她最稳妥的安排。

    李木川没有说话了,抽调萧禹文身边的灵异卫,是从来都没有过的事情,如果有个意外,他担不起这个责任,后果太严重,他不敢想。

    “三爷,你的伤还没完全好,身边的灵异卫断然不能轻易抽调。而且灵异卫行动起来没有我的人方便,我这里还有人可以抽调出来,虽然不如灵异卫,但可以增加数量。”李木川担心的问题,杨承阅同样明白。

    萧禹文皱了皱眉,思量了一下。“明日你且将此事与我父王透露一二,我要光明正大地抽调你的人,只要最好的。”

    “我明白。”杨承阅点了点头。多年的默契,只要萧禹文点一下,他和李木川就知道该怎么做。

    “玄慕的狗,明天给他们送份礼,把南栎城最大的细作窝点给我一锅端了。”萧禹文目光落在李木川身上。“还有,给我看仔细了,无论是他们哪个皇子,胆敢动绾绾一个指头,哪只手动的,就给我砍哪只。”

    李木川点了点头,不敢轻易开口。不仅是李木川,连杨承阅都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三爷认真起来,真可怕!

    “三爷,皇后和大皇子可能还会有动作。”杨承阅提醒道。

    “哼,希望父王不会太让我失望。”萧禹文语气又冷了几分。

    直到听到林绾烟和杨慕晴从外面走进来,三人才停止讨论。李木川和杨承阅也终于松了一口气,因为一开始就是沉闷的气氛,后面他们再说其他事,都是小心翼翼的。

    一进门,林绾烟和杨慕晴都感觉到书房里的气氛很怪异,果断都没开口。

    “冷不冷?”萧禹文走向前去,很自然地摸了摸林绾烟的手,果然很凉。

    他的这一举动,让剩下的四个人都愣住了。林绾烟的脸又开始红了,但是没有甩开他的手。

    “送你回去。”萧禹文说完就旁若无人地牵起林绾烟的手往外走,剩下三个人在书房里目瞪口呆。

    坐在马车上,林绾烟盯着面无表情的萧禹文,好生奇怪,他当真是杨慕晴所说的千年冰山啊。

    “你……你们吵架了?”林绾烟忍不住问道。

    “嗯?”萧禹文以为自己听错了,吵架?怎么可能,他想吵,也得他们两个敢啊。

    “还吵输了?”看他那样,应该就是生过气的。

    “……”萧禹文真的很佩服她的脑洞啊。

    “那你得找我帮你吵啊,真的,我跟你说,我吵架老厉害了,就没有输过,不过每次吵完都觉得自己没发挥好,还想拉着他们再吵一次!”林绾烟很自豪,她就是不吵则已,一吵绝对得赢的,不然她气不过。

    “……”萧禹文又好气又好笑,他怎么就看不出来她这么能干呢,想到晚上一直被她哄骗着吃东西,倒也有几分相信了。

    “你不信?不信咱们试试,快说,想吵什么?”林绾烟一副豁出去的样子。

    “……”萧禹文嘴里微微上扬,这个吵架还可以选擅长的吵?

    “哎,好吧,我承认,沉默就是最好的蔑视。得了,三爷,你赢了!”林绾烟嘴上认输,可一脸写满了“你是不是傻啊,吵架都不会”!

    萧禹文觉得自己一句话都没说,林绾烟就演完了一出戏,不好意思,他还是男主角!

    “我一般直接动手。”说完,萧禹文冷着脸捏了捏林绾烟的小脸蛋儿。

    “也是,能动手的就别逼逼。”林绾烟点头表示同意。

    “什么?”别逼逼又是什么意思,一个晚上下来萧禹文从她嘴里听了太多从来没听说过的词儿。

    “啊?”林绾烟才反应过来可能对方听不懂,而且这话还有点糙。“意思就是多说无益,谁打赢了就听谁的。”

    萧禹文一脸的不相信。

    林绾烟也自觉爆了个粗口,有点难为情。壮着胆子,伸出手指轻挑地抬了抬萧禹文的下巴。“快别冷着张脸了,来,赏脸给爷笑一个,没见爷费了那么多心思逗你乐,口干舌燥得很呢!”

    敢情三爷这是被一个女子给调戏了?如此大胆,她还是第一个。

    萧禹文猛得就凑上去,在她的小嘴上亲了一口,然后坐回去乖乖地大大方方地笑了,还能看到几颗雪白的牙齿。

    林绾烟被他的吻惊呆了,更被他的笑容惊呆了,这厮这*冰山脸笑起来真的百花都不敢争艳,直接凋谢了啊。

    “明明笑起来这么迷人,干嘛要冷着张脸出来吓人!吓坏你赔嘛!”

    “不迷人,只迷你。”萧禹文很满意她又害羞又舍不得把视线从他脸上移开的表情,三爷这是在出卖色相啊。

    “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你可吓死宝宝了!”林绾烟每次都会被他一本正经的情话惊到。

    “宝宝?”萧禹文饶有兴致地伸手抚摸着她细腻光滑的小脸蛋儿。

    “……”林绾烟可不知道怎么解释这个“宝宝”了。

    “绾绾宝宝?”萧禹文继续用他的笑迷惑林绾烟,眼神里都是柔情。

    “怎么,装下嫩不行么?再怎么说我也比你小啊!小一秒钟都是小,别说我比你小两岁,那可是七百三十个日日夜夜,一万七千五百二十个小时啊!”

    林绾烟拿眼瞪他,可是心里好没底气,这一世她十六岁,但上一世她二十岁,怎么说都是她老牛吃嫩草,萧禹文不过十八。

    萧禹文傻笑着没再说话,也没再去追问他听不懂的词儿,心里却很甜。

    从来,只要他生气,所有人都会躲得远远的,不来招惹他,所有的情绪他都是自己默默消化。第一次有人会这样变着法儿地逗他乐,不得不说,刚刚阴郁的心情,现在都消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