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二十五 叫嫂嫂
    马车约摸走了一刻钟,就在一条热闹的街口停了下来。

    林绾烟第一次逛南栎城的夜市,狠狠地被这一路繁华的景象惊到了,远远望去就像条蜿蜒的火龙,人声鼎沸,一点不输白天的四方街。

    “夜市居然这么热闹啊!”林绾烟感叹道。

    “空虚闲逛的人多。”萧禹文帮林绾烟把斗篷的帽子盖在头上,面无表情地说道。如果今晚不出来,他定能将那卷书看完,还有时间自己跟自己下两盘棋。

    “你这个人有意思没意思啊!你这不就是指桑骂槐嘛!什么叫既来之则安之你知道吗?”林绾烟瞪了萧禹文一眼,真是一点都不解风情啊,来都来了,还不忘挖苦她。

    萧禹文像是没听到,牵起林绾烟的手就往前面走。

    一路上林绾烟都蹦蹦跳跳地小跑着,笑得一脸天真无邪,她爱逛的依旧是小吃,遁着味儿就寻去。

    “糖葫芦,糖葫芦!我要吃!”林绾烟在一个卖冰糖葫芦的老婆婆面前停住。

    那糖葫芦一串有六个,红彤彤的山楂,个个般般大,外面凝了晶莹的糖浆,再包了一层透明的糖纸,最出彩的是每串糖葫芦的顶部还插着颜色各异的小角旗。

    萧禹文这会儿已经哭笑不得,明明晚上是用过膳的,她还说吃饱了。可这一路上她可吃了不少东西,让他苦不堪言的是,他也被迫吃了好多。

    林绾烟的套路他现在算是门儿清了,她说想吃,他掏钱,然后她讨好地将第一口给他吃,然后自己边吃着边揣摩他的表情,换着花样哄骗着再灌他几口。

    “你保证不逼我吃,就给你买。”萧禹文看着她那馋猫样儿又不忍拒绝她,可自己真的不想吃了,他饮食一向很规律。

    “逼?瞧三爷这话说的!明明是三爷自愿的嘛,现在说我逼你,好伤感情哦。”林绾烟嬉皮笑脸,却不依不饶。“再说了,三爷英明神武,若不是自愿,谁能逼得了你?说出去谁信?我看怕是打死谁都不信!”

    “……”这丫头的伶牙俐齿他今晚算是彻底领略到了,还从来没有人敢毫无顾忌地这样跟他说话。李木川经常嘴欠讨打,可对林绾烟他下不了手啊,而且感觉这些话从她嘴里说出来他并没有不开心,只是辩不赢她。

    “哈哈哈!”林绾烟看着萧禹文的无语样儿,甭提有多乐。“三爷,姑娘我宰相肚子能撑船,给三爷个机会重新说一遍!”

    “……”萧禹文又好气又好笑,他什么时候需要人家给机会了?还宰相肚子能撑船,真是很讨打!可想到林绾烟说自己没意思,他还是挺介意的,想了想开口了说道:“你想吃,便给你买。”

    “哈哈哈,好吧,看在三爷求生欲那么强的份上,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不逼你吃。”林绾烟爽快地答应了,她有的是招数骗他吃,一点都不怕。

    萧禹文闻言生怕她反悔,也不去问他听不懂的“求生欲”了,很快就挑了一串小白角旗的糖葫芦。

    “不不不,你这是要举白旗投降嘛,我要红的!红红火火才好呢!”林绾烟调皮地制止了他,这个人是有多喜欢白色。

    “……”萧禹文一听只能换了个红色的,递到她手里,自己再拿出碎银子付钱。

    “喏,对你好撒,糖纸都帮你撕好了!”林绾烟边走边将糖葫芦递到萧禹文嘴边,一脸讨好的笑容。

    萧禹文毫不留情地推开她的手,似水的眸子满满的拒绝。“刚刚怎么说的忘了?”

    “是你忘了吧兄弟!快吃一个,人家都馋得要流口水了!”林绾烟一脸坏笑,又将糖葫芦递到他嘴边。

    “我忘了?”萧禹文还是将她的手推开,又是三爷,又是兄弟,她这还真是……

    “你是忘了啊,刚刚说的是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看我现在出尔反尔的样子像君子吗?我明明就是个小女子!”林绾烟一脸得意,不厌其烦地递上糖葫芦。

    “……”萧禹文竟然无言以对,一手接过糖葫芦,一手不忘刮一下林绾烟的琼鼻。

    林绾烟挨了一个刮鼻子,灵活躲开,满心得意,拿着小红角旗在手里把玩。

    “禹文哥哥!”杨慕晴已经站着看了萧禹文和林绾烟好几秒了,满脸写着不可思议,她的禹文哥哥竟然和一个漂亮的女子逛夜市,还刮她鼻子,还吃糖葫芦!天底下还有比这更震撼的消息吗?

    萧禹文正咬了一小口糖葫芦在嘴里,就听到几步开外的杨慕晴在和他打招呼。后面还跟着杨承阅和李木川,他们两个正在彼此手里抢什么小玩意儿。听到杨慕晴的声音,两人都同时抬头,看到了迎面而来的萧禹文和林绾烟。

    看到萧禹文手里的糖葫芦,林绾烟手里的小角旗,他们俩都偷偷地笑了。三爷啊,你也有这样的一天啊,人设呢,崩塌了吧。

    萧禹文很淡定地把嘴里的糖葫芦吞下去,随手递给林绾烟。林绾烟看到对面的三个人,那脸瞬间和那糖葫芦一样红。

    接过糖葫芦,下意识地想将它塞进嘴里缓解尴尬,可发现萧禹文只咬了一口,那个糖葫芦还剩大半个,就做罢了。

    “三爷!”李木川一脸坏笑地看着萧禹文,眨了眨眼,三爷再也没办法狡辩了吧,人赃俱获。

    “三爷!”杨承阅也笑着,却有点不好意思,这不就破坏了人家的小浪漫嘛。

    萧禹文只是冷冷地点了个头,斜着眼睛看林绾烟害羞得不知所措的样子。

    “禹文哥哥,这位漂亮的姐姐是谁?”萧慕晴笑盈盈地看着林绾烟。

    “叫嫂嫂。”萧禹文平静地回答,很理所当然的样子。

    一听这话,除了林绾烟快气炸毛了,其他三人都狠狠地吃了一惊,三爷可从来说一不二的。

    “看起来我应该比较大,你叫我绾绾姐姐就可以了!”林绾烟急忙开口,这厮儿肯定是故意的,不就逼他吃个糖葫芦嘛,要这么开她玩笑吗!她又怕暴露自己的身份,一时又想不到其他名字,而且其他三个人都知道她是谁,就只能说个小名儿了。

    “嫂嫂,我叫杨慕晴,这是我的六哥哥和木川哥哥。”杨慕晴很大方地介绍着。“禹文哥哥让我叫嫂嫂,我可不敢再叫姐姐了,乱了辈分,要挨打。”

    “……”林绾烟听着杨慕晴真的叫自己“嫂嫂”,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不作就不会死,好好的非得嚷着逛夜市干嘛呢!

    “你们这是去哪里?”萧禹文将林绾烟脸上的一系列变化都看在眼里,心里偷着乐,嗯嗯,绾绾,不错,敢情她家里都是这么叫她的。

    “木川哥哥在我家门口闲逛又不进来,刚好被我看到,说等六哥哥回来,恰巧六哥哥回来了,我很久没出来逛了,就把他们都拉出来了。”杨慕晴眉眼带笑地看了看李木川和杨承阅。

    “三爷,要不要一起回小六子那里,还有事跟你说。”李木川给杨承阅使了个眼色,他们俩还等着跟萧禹文禀报事情,他倒好,出来约会了,让他们傻等。

    萧禹文一脸不爽地瞪了李木川一眼,这小子尽讨打。“绾绾还想逛吗?”

    林绾烟一听“绾绾”两个字从萧禹文口中说出,顿时知道什么是肉麻,碍于这么多人,也不敢发作。“你有事那就改天逛吧,也逛了这么久了。”

    “嗯,那一起去吧,晚一点我送你回去。”萧禹文眉眼温柔地看了看林绾烟,她这副小女人的样子他很喜欢。

    “嗯,好。”林绾烟轻轻地答道。

    “那走吧,马车就在前面。”李木川好不得意。

    杨承阅三人在前面带路,萧禹文和林绾烟走在后面,这会儿没有被人盯着看,林绾烟瞪萧禹文的眼神仿佛要把他吃掉。萧禹文浅浅地笑着,俯身将那吃了一口的糖葫芦,整个咬在嘴里,然后示意林绾烟自己吃。

    “哎,以前我总想,要怎么样的女子才配得上禹文哥哥噢,今天见到嫂嫂,才知道,就当是嫂嫂这样的,差一点都般配不了!从小就没见禹文哥哥笑过,今天终于见到了,原来只有嫂嫂能让禹文哥哥笑哦。”杨慕晴低声地跟杨承阅和李木川感慨道。

    “小女孩家家,说这些也不害臊。”李木川取笑道。

    “人家还有半年就及笄了好不好,不是小女孩家家了。”虽然这么说,杨慕晴还是害羞得红了脸。

    李木川嘿嘿笑着。

    身后的萧禹文和林绾烟把他们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林绾烟默默地嚼着糖葫芦,权当没听到。萧禹文则默默地牵起她的手,不管林绾烟怎么挣扎,都不放。是啊,连他自己都没发现,这些年来,确实只有林绾烟让他真正笑了,很开心的笑了,毫无防备地笑了。

    要如何来解释这一切呢?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缘分吧,在时间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好就遇见了。那一刻他没有像以往一样冷眼旁观无谓的杀戮,不知所谓的就救下了她。一切好似偶然,又好似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