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二十四 免死金牌,好好收着
    一路无言。

    走回听雨轩,一楼正厅已经布好菜,侍卫退到大门外。

    林绾烟洗完手才坐下,萧禹文就盛好了一碗汤放在她面前,然后给自己也盛了一碗开始喝起来。他喝汤动作很优雅,不紧不慢,没有一点声音。林绾烟看在眼里就是一种享受。

    结果,整顿饭都是萧禹文往她碗里夹菜,然后再给自己夹,林绾烟就笑着看着他,默默地吃。一人冷着张脸,一人笑着,一人只顾夹菜,一人只顾吃菜,整个画面却毫无违和感。

    “我饱了。”林绾烟看着萧禹文又要往自己的碗里夹菜,笑着拒绝。

    “那便不吃。”萧禹文将那一筷子菜放到自己碗里,自顾自吃着。

    “跟你一起吃饭,我都感觉不到饭菜好吃了。”林绾烟托着腮欣赏他吃东西,萧禹文却并没有不好意思,依旧慢慢地吃着。

    “为何?”萧禹文的脸上没有什么波澜。

    “光欣赏你去了。”林绾烟嘿嘿地笑着。

    她本来想说,吃东西就得狼吞虎咽才香,就像吃面,就得有“呼哧呼哧”的声音才感觉好吃。可一想身为皇子,礼仪肯定是必须有的,自己这样说有点失礼。

    “正餐要好好吃,别挑食。”萧禹文看了她一眼说道。

    他不觉得这是在夸自己,联想到两次看到她并不雅观的吃相,他猜想这丫头一定是在说如此温文尔雅地用餐,食之无味,而她今天也是慢悠悠地陪着自己吃,所以觉得饭菜不好吃。

    “哦!”林绾烟有被人识破的心虚感,刚刚萧禹文确实是将桌子上的每一道菜都给她夹了一遍。

    等她将所有菜都吃一遍,就想不起哪道菜是自己喜欢的了,再喜欢,肚子也装不下了。所以吧,这菜太丰盛也是不好的,特别是和萧禹文一起吃饭。

    “你为什么不邀请我去玩儿?”林绾烟想到明日开始,她就得有四五天要跟不同的无聊的人耗在一起,心里有些烦闷。

    “嗯?”萧禹文也放下筷子,不准备再吃。食不言寝不语,他还是不习惯吃饭的时候同人说话。

    “什么四皇子五公主今天一个个都送来请帖邀我去游玩,还有大皇子正妻的生辰宴。”林绾烟满脸的生无可恋。

    “保护好自己。”萧禹文的脸瞬间沉了下来,倒了一杯水放在林绾烟面前。

    “哦!”又是这句话,林绾烟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接了,傻傻地应完,又眉开眼笑地逗他。“那你邀请我不,三皇子?”

    萧禹文剜了她一眼,“这种约赴一次就够了,当真不知道别人安什么心?”

    “咳咳……”林绾烟喝着一口水差点被呛到,这个人怎么每次回答都不在点子上。这,是在吃醋吗?既然吃醋又为何不光明正大地邀请自己?还这么多天都躲着,要不是今天揪着杨公子不放,还不知道他要躲到什么时候呢。

    萧禹文见状快速地起身,走过去,轻拍她的背,帮她顺气。

    “你到底邀不邀请?废话怎么那么多!”林绾烟绷起个脸,气急了的样子。她都觉得自己已经没节操了,这脸她还是要的好不好。

    萧禹文看她那样儿,浅浅地笑了。“没空!不用天天保护你吗?”

    “……”林绾烟脸刷就红了,这个人说个实话都是情话?他住这里就是为了能保护她?还天天保护,自己是有多危险?

    “张嘴,把药吃了。”萧禹文取来一个褐色瓶子,倒了一颗药丸递到她嘴边。

    “怎么你也有?不是毒药吧?”玩笑归玩笑,林绾烟还是张开嘴巴,将药丸吞了下去,接过萧禹文递过来的水杯喝了口水。

    “你当真一点防备心都没有?哪天别人真给你下药怎么办?”萧禹文取笑她,这药他当然有,就是他亲自配药让人制的啊。不仅有,还有很多,够她吃半年了。就是看她手冰凉,给她制的温补药丸,只是怕一次拿太多,把她吓到。

    “你又不是别人!再说了,我这条命都是你救回来的,想要你随时都可以拿去,本姑娘要是吭一声,就不姓林了!”林绾烟一副慷慨激昂英勇就义的模样。

    “命不要,只要你。”萧禹文话语平淡,辨不出真假。

    林绾烟被噎得说不出话,干瞪眼。

    萧禹文瞅着她瞪眼的模样,心里别提有多乐。低头取下了自己随身佩带的玉佩,放在了林绾烟的手心里。

    “什么?免死金牌?”林绾烟看了看手里的玉佩,晶体透亮,温润细腻,如脂如膏,是为上等白玉,正面雕刻了栩栩如生的莽兽,背面刻有小小的两个子“禹文”。

    “嗯,免死金牌,好好收着。”萧禹文被她逗笑了,这丫头不知道如此从出生就佩戴的信物代表什么吗?

    那她岂敢将自己的长命锁取下来送给他?他收下她的长命锁,代表愿意一生一世照顾她,她收下他的玉佩,代表愿意接受他给的正妻之位。

    不过说免死金牌也深得他心,他就要当她的免死金牌来着,不是么。

    “信了你的邪了!确定不是坑我?”林绾烟不敢收这个玉佩,不是因为这个玉佩贵重,而是觉得这大概也是人家的贴身信物。可想想自己也将长命锁送他了,估计他也就想礼尚往来吧。

    “你允许自己那么蠢?”萧禹文收敛着笑意,捏了捏她的小脸蛋儿。

    “我就当你是夸我!”林绾烟小心地将玉佩收好,也没见这样夸人的。

    “嗯,夸你。”萧禹文对林绾烟小心翼翼的模样很满意。

    “要不要去逛夜市?”林绾烟突然玩性大发,不是借口去逛夜市嘛,那不真的去逛,好像就是撒谎了。她还没逛过夜市呢,不知道好不好玩。

    “……”萧禹文好几年没逛过夜市,记忆中还是小时候偷溜出宫和杨承阅、李木川一起玩闹,是上元节还是中秋节?记不太清了。终归是出宫以后,再也没来逛过了。

    “去不去嘛?”林绾烟扯着他的衣袖小小地撒了个娇。没有夜生活的古代,还没有手机,在那昏黄的光线下看书写字未免太伤眼睛,也就只能早早上床睡觉了,漫漫长夜真是难熬。

    “你想去便陪你去。”萧禹文见她小孩子模样也是完全没有抵抗力。

    “好耶好耶!我上楼拿帽子!”林绾烟高兴得恨不得手舞足蹈,她还以为萧禹文应该不会那么容易答应,看他那样子就知道肯定从来不逛街的人。她还想着要用其他什么手段对他威逼利诱呢,没想到这么顺利。

    “坐着,我去。”萧禹文说完就快步走上楼去。

    不过片刻,萧禹文就从楼上下来,他已经将自己身上原本白色的衣服,换成了黑色,手里没有林绾烟的那顶帽子,而是一领带帽子的黑色金边斗篷。

    “暖和么?”萧禹文亲自将斗篷帮她系上,斗篷长至林绾烟的大腿,大小刚刚合适,因着是黑色,倒把她的身子显得更加娇小。

    “特地给我准备的?”确实比披风暖和了很多,林绾烟娇媚地对着萧禹文笑。

    “走吧。”萧禹文面无表情,牵住林绾烟的手就往外走。

    “那要不要谢谢你?”林绾烟见他不正面回答自己的问题,就想逗逗他。

    萧禹文还是没有说话,只是走路。

    “哎,三爷怎就可以如此高冷?天理难容啊。”林绾烟越聊着越放得开了,又确定了萧禹文并不是他外表看起来那么冰冷,还准备斗篷,暖着的呢!

    “高冷?”这是萧禹文没有听过的词儿,感觉也不会是夸人的词儿。

    “……”林绾烟想着该怎么跟这个古代的高冷男人解释什么叫高冷。“就是形容一个人高贵冷艳。”

    “冷艳?”高贵可以接受,冷艳又是什么意思?“艳”不是形容女子?

    “就是……哎,好吧,三爷,你记住这就是夸你的词儿就好了,而且是专门用来夸你的。”林绾烟觉得还是不要再继续解释了。

    “专门夸我?”怎么听着不像呢!

    “嗯呢,肯定是专门夸你啊,不然,三爷你告诉我,你听过这个词儿没?”三爷,你的林忽悠已经上线,请查收!

    “嗯,没有。”萧禹文还是不相信。“你哪来的这个词儿?”

    “当然是……专门给你造的啊!”林绾烟一脸大言不惭。

    “……”无语。

    林绾烟看着萧禹文将信将疑的表情,毫无形象地大笑起来,“三爷,真的,求你给我一百分,不用怕我骄傲!”

    回应她的是轻轻落在脸颊的一个吻。林绾烟马上收起笑容,不说话了。萧禹文则很满意又面无表情地牵着她的手继续往门外走去。

    听雨轩的门口,侍卫比之前少了很多,只剩四人。

    “三爷,六爷的人在门口候着的。”一个侍卫说道。

    “跟着吧。”萧禹文说完就带着林绾烟从正门走了出去。

    林绾烟这才发现这偌大的院子,大门也是连个牌匾都没有,从外面看,根本就是个僻静巷子里再寻常不过的普通院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