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二十三 我不愿意
    很快,绿莺就回来了,手里多了一顶白色的帷帽。“公主,请戴上。”

    林绾烟心里浮起几丝喜悦,也是服了这个杨公子了,虚张声势的,害得她白白紧张了。早说同意吧,她还可以好言好语地跟他聊几句天,闷坐在那里,跟两樽泥人似的。

    杨承阅带着林绾烟迅速地从素心楼的后门走了出去,绿莺几个一直在后面把风,一辆最普通的马车已经候在路边。

    “绿莺他们呢?”林绾烟发现他们几个并没有跟出来。

    “我让他们稍后回府跟祯烈皇子禀报一声,免得皇子担心。待回去你便说想逛夜市,所以没有回去用晚膳,后面他们自会来接公主一同回去。”杨承阅在林绾烟上了马车后,也迅速上去。

    “杨公子安排得很周到!”林绾烟脸上浮起了笑容,连借口都帮她想好了,不错,靠谱儿。“可是要走很久?”

    “一炷香的时间。”杨承阅坐在林绾烟的对面,很自然地闭上眼睛。并不是累,只是马车空间逼仄,出于礼貌他不好一直盯着林绾烟看。

    林绾烟见杨承阅闭上了眼睛,也没再说什么。可别说,这一路要是非得让她找话题来跟他聊天,以此避免尴尬,还真难为她了。因为她觉得杨承阅并不像喜欢聊天的人,那自己一个人在那里尬聊就像个神经病一样。不得不说,她对杨承阅的印象比上一回好多了,应该说给人感觉办事很沉稳,又能顾忌到她的感受。

    马车停在一条僻静的巷子尾上,再往前走也没有路了。两人快速地下来,马车就掉头离开了。

    只见杨承阅走到门前,轻轻地扣了扣门环,门很快就打开了一条缝。看了杨承阅出示的令牌,开门的侍卫恭敬地喊了声“六爷!”就将门打开。

    杨承阅示意林绾烟先进去,他环顾了一下四周确定没人,才走了进去。

    一进去,林绾烟就发现这明显是个后门,侍卫却很多,而且这些侍卫比起寒月山的冷峻很多,每一个都一身煞气。

    宅子很大,林绾烟跟在杨承阅后面,转了好一阵才在听雨轩门前停了下来。

    “六爷!”门口的两个侍卫见到杨承阅低头打照顾,好像并未看到同来的林绾烟一般。

    “三爷可在里面?”杨承阅问道。

    “回六爷的话,中午服过药便歇下了,还未醒。”一个侍卫轻声答道。

    “叫里面的人都退出来,守在这里,待三爷出来之前,任何人不许进去!”杨承阅厉声安排道。

    “是!”说完其中一个侍卫就进去了。

    不一会儿,就从里面出来了好几个侍卫,整齐地排在门口。林绾烟一眼扫过去,竟然有十二个之多,而且有几个看着有点眼熟,应该就是之前在寒月山上见过的。这些侍卫除了清一色的冷峻、不苟言笑,身高体型也相差不大,而且多数长得很顺眼。

    “进去吧,三爷在二楼。我还有事,先走了。”杨承阅一改刚刚的严肃,略带微笑地对林绾烟说道。

    “多谢杨公子!”林绾烟说完便往院子里面走去。

    林绾烟发现这里的风格和寒月山很像,一切从简,却处处是匠心。还有就是,这里也没有一个女侍。

    因为知道萧禹文还在睡觉,林绾烟一路都轻手轻脚,尽量不发出声音。悄悄地推开主卧的房门,一走进去就闻到一股似有若无的香味。很熟悉,跟寒月山上房间的味道一模一样。

    床上的人儿似乎还在香甜的睡梦中,略微苍白的俊脸上落了晚霞的余晖,像镀上一层金边,更添几分温柔。平日里冷冽的眼睛,现在只看得到又长又密的睫毛,整张脸一点都没有平时的冰冷和拒人于千里之外。

    林绾烟轻轻地在床头边上坐下,看着他平静入睡的脸庞,笑了。从来没有见过他睡觉的样子,嗯嗯,挺好看的,像个洋娃娃。好吧,这个比喻不恰当,不够男子汉,像只沉睡的雄狮?耶,听起来有点凶,不过却从来没有凶过自己。

    看了好一晌,床上的人还是没醒。林绾烟想起门口的侍卫说他中午吃了药,那多睡会儿也是正常的,这眼看着太阳也下山了,就想下去问问晚膳准备了没有,等他醒了就可以吃饭了。

    正要起身,她的一只手被紧紧握住,有力又温暖。萧禹文慢慢睁开了眼睛。

    林绾烟脸上的笑容又蔓延开来,这么用力,以为是要刺杀他的坏人吗?睡得那么沉,进来那么久都没发现,他这是有多累?难怪要那么多侍卫守着,不然被偷走了都不知道呢。“醒了?”

    “嗯。”萧禹文发出了个懒懒的鼻音,松开了自己的手,面无表情地起身。

    这个胆小的丫头,从她推门进来那一刻他就醒了,哪怕是有伤在身,这点警戒力他还是有的。忍住没睁开眼睛,无非就是想看看她会对自己做点什么,会不会偷偷亲自己一下呢?

    没想到,她就纯看!真能干!如此一个睡美男趟在那里,就不会有点非分之想吗?搞得他有点没自信了。魅力碎了一地,捡不起来了吗?

    林绾烟赶紧站了起来,像个小媳妇般站到一边,背靠着他。

    萧禹文看着她那个模样,嘴角挂起了浅浅的笑,下床自己穿起了衣服。“转身,已经穿好了。”

    “哦!”林绾烟顺从地转身看着面前的人儿,吸了一口气,又是一身白衣,呀,怎么要长得那么好看,看得人好紧张,小心脏扑通扑通地跳。

    萧禹文走了几步,拿起桌子上的水壶,倒了杯水,递给林绾烟。

    “谢谢!”林绾烟接过水就喝了一口,水还是温温的,喝到肚子里很舒服。

    “你手凉,别碰凉水,按时吃药。”萧禹文说完给自己也倒了杯水,一口就喝掉了。

    “哦。”林绾烟像个小孩子一样乖巧地答应道。心里却犯嘀咕,手很凉和少碰冷水可以联系在一起,跟按时吃药就有点差强人意了,难道他给的药治手凉?怕是把他给闲的,还有空关心她手凉不凉。

    “下去走走,睡累了。”萧禹文说完就站在一边,等林绾烟走向前,搂着她的肩膀就出了房门。

    林绾烟的脸依旧红着,但是也任由他搂着自己走,她以为到楼下他总该收手了吧,可萧禹文好像真没这个打算。

    “三爷!”门口守着的侍卫站得笔直齐声唤道,看到同行的林绾烟随即又低下了头。

    “备晚膳。”萧禹文给他们丢了一句话,旁落无人地搂着林绾烟往花园走去。

    “是!”一行人目送他们走远,个个看得目瞪口呆,这是他们三爷在秀恩爱?这从寒月山到这里,秀得可是越来越明显了啊,他们的三爷总是一鸣惊人!

    萧禹文只管搂着林绾烟慢慢地散着步,很自然,也很享受,似乎并不准备开口说什么。

    “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来找你?”林绾烟是忍不住了,跟萧禹文在一起真的能把人憋死。

    “嗯,你为什么来找我?”萧禹文机械地重复。

    如此敷衍,林绾烟真是没有语言了,朝他翻了个白眼。“你早就知道我是谁?”

    “你醒以后才查到的,消息封锁得很死。”萧禹文说的是实话,哪怕是李木川都是花了三天的时间才调查清楚。。

    “你当时怎么会救我?”那就是说救人的时候萧禹文也不知道自己救的是什么人,无意而为。可她怎么看萧禹文,都不觉得他会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人。

    不是说他不善良,而是他那样的人,一定会把他所有的关心和爱给自己在乎的人。而她对于萧禹文不过是个陌生人。

    “神使鬼差?”萧禹文反问了自己。“那日我一个人骑马从这里回寒月山,赶时间抄近道,路过树林的时候看到有人在打斗,后来你就都知道了。”

    “你一个人?所以受伤了?”林绾烟不禁咋舌,梦里那群凶神恶煞的人将她团团围住,水泄不通。

    “嗯。”萧禹文淡淡地回答,当时如果不是死死地将她护住,他也不容易受伤。

    林绾烟眼睛有点湿润了。“你是三皇子?”

    “嗯。”这次回答得更淡。他并不想承认这个身份,不过事实就是如此。

    “那昨天你为什么不来?”这是林绾烟最想问的问题,她不相信是因为他受伤了。

    结果,萧禹文半天都没有说话。

    “你……不愿意?”林绾烟声音低了很多,她感觉到抱着她的那个人身体僵住了。

    “你若愿意,我便敢。”萧禹文平静地说了句。

    林绾烟静静地听着,这句话他对自己说过。她问自己,真的愿意吗,愿意就这样和亲吗,就算这个人是他?

    他说的对,她是不愿意的,发自内心的不愿意,哪怕是他,她也不是心甘情愿的。

    林绾烟转过头,湿润的眼睛看向他,他的眼睛很深邃,却又很干净。她凑上去,亲了亲他性感的薄唇,坚定地说道:“我不愿意。”

    萧禹文在她的额头上回了一个吻,继续往前走。“我知道。”

    林绾烟听后笑了笑,明明才认识不到半个月,怎么像认识了很久?他知道?还知道什么?

    萧禹文看了看她的笑脸,想笑又笑不出来。这个丫头是根本不知道,不管愿不愿意,这条路都是一样地难走。而他,还不确定,要不要真的要带上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