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二十一 酒喝到最后,果然是苦的
    “我说你这浑小子,宫里好吃好喝还有美女看你不去,跑本王府里喝什么闷酒?”萧慎才从宫里回到玥王府,就听说三皇子一个人在花园喝了好一会儿酒了,于是便急急忙忙地赶去花园。

    萧禹文看着萧慎骂骂咧咧地在自己对面坐下,白了他一眼,倒了杯酒放在他面前。“知道八皇叔没喝痛快,特意来作陪。”

    “忽悠人的本事见长了?”萧慎惯来对谁都没有好脾气,独独萧禹文让他火不起来,性子太冷了,又琢磨不透,有时候又偏偏能一句话把你堵死。“可别说,这绾烟公主我瞧着不错,比你那些个妹妹都好了不知多少倍。还有,你知道吗,那日在素心楼你那混账妹妹抢的可是她的位置!”

    萧禹文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端起酒杯自顾自喝酒不搭话,他早就知道了不是,他那几个妹妹他又几时正眼瞧过。

    “你没去,亏了,真的,我觉得那绾烟公主你会喜欢,性子会跟你和得来。”萧慎的表情好似认真又好似玩笑。“你是没瞧见,那舞跳得都让人移不开眼睛,那曲也弹得好,而且都是自己即兴创作的,说是才女都太谦虚了!关键,嘴巴不饶人,哈哈哈,是个有意思的姑娘,我喜欢!”

    萧禹文听了心里有那么点不痛快,为什么不痛快他又说不上来。“父王什么意思?”

    “很明显,认准了,就看哪个皇子有这个福气喽!”萧慎也喝下一杯酒。“不如,你也赶紧的准备准备!”

    萧禹文冷哼了一声,没搭腔,又灌下了一杯酒。

    “你小子今晚到底怎么了?”萧慎越看越觉得萧禹文有点反常,这好像就跟酒过不去似的。

    “心烦。”萧禹文冷冷地丢出两个字,又将两人的酒杯倒满。

    “为情所困?”萧慎不怀好意地笑了,“让我猜猜,你不会喜欢的是这个绾烟公主?那今晚又为何不去?”

    萧禹文默默地喝下一杯酒,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他不知道喜欢是什么感觉,就是自从林绾烟离开后心里总是空落落的,躺在她躺过的床上,一个晚上梦里都是她的样子。而且只要一想到,皇上越明显地表示对林绾烟的满意,她就会越危险,他心里莫名地就担心。他从来没有过这种担心,或者说是害怕,从来没有过的害怕。

    他不出现在宫宴自然是不想过早地暴露自己,他不是没有能力保护林绾烟,只是不能大张旗鼓地保护她。所有人都知道他是一个自小就被抛弃在宫外的皇子,那他拿什么能力来保护她?难道让他眼睁睁看着她受伤害?他做不到。

    萧慎看着萧禹文的表情心里有数了,曾经他自己也有过这样的表情,有过这样的揪心,最后呢,就是现在这个孑然一身的样子。

    “八皇叔有曾想过成亲吗?”萧禹文已经喝得差不多了,他知道自己的酒量,总会在醉之前停下来。

    萧慎被问得苦涩一笑,一杯酒下肚才慢慢开口。“如果世上还有一个人跟她一样,就想。”

    萧慎当年情投意合的是原兵部尚书李玮最小的女儿李浅浅,也就是李卿卿的妹妹。那时李浅浅不过十五,萧慎也正是贪玩的年龄,仗着太后的宠爱,经常在外游玩数月不回。

    当时,李家从被告私通玄慕国到满门抄斩,前后不过一个月。等他赶回南栎城想要救人的时候,为时已晚,心上人已成刽子手的刀下亡魂。为此,他大病数月,性情也变得暴躁多变。

    而后,听闻李卿卿虽因生下三皇子而免了一死,但皇后还是万般刁难,一心想将李卿卿送去云静庵,还多次意图谋害还不到八岁的三皇子。萧慎便疯了一样誓死护着他们母子俩,不惜与萧煜大吵,还说服太后帮忙说话。最终将两人安全送出宫外,差人悉心照料,算是自我救赎。

    这些年萧慎依旧四处游玩,一副纨绔子弟的样子,可也就萧禹文知道夜深人静的时候,这个八皇叔有多么寂寥。

    萧禹文也牵强地笑了,这酒,喝到最后,果然是苦的。“可曾后悔?”

    “后悔当我父王的儿子,哈哈哈!”萧慎又将自己的酒杯倒满。

    自古皇权争霸,手足残杀,再正常不过,他能到现在还逍遥自在,不过因为有一个疼爱自己的母亲,在加上自己既不理朝政,又无子嗣,构不成任何威胁。如果可以,他也想过过寻常人家的朴素生活,夫妻恩爱,儿女绕膝。

    “说得好像有得选择一样。”萧禹文冷冷地笑了。

    年少离宫,早早就尝尽了世态炎凉人间冷暖,他太清楚无从选择是什么滋味。刚开始他老是哭,老是闹着要回宫,因为那里有疼爱自己的父王,有可口的饭菜,有华丽的衣裳,还有天天陪在一起的玩伴。他一哭,母亲便抱着他一起哭。很短的时间里,他好像就长大了,这种长大无法是因为没有选择。

    “所以,不是不曾后悔,而是后悔也没用。”萧慎的酒杯又空了,回首往事,总是无尽悔恨无尽伤感。

    萧禹文站起身,准备离开。“我走了,少喝几杯。”

    “这世上永远不会有人和她一样。别步你八皇叔的后尘。”萧慎喝完杯里的酒,也起身。

    萧禹文好像没听到,头也不回消失在夜色里。

    林绾烟回到府里,第一件事就是吩咐厨房准备吃食,还邀请祯烈一同宵夜。祯烈自然是无语地摇摇头,回自己的院子。

    绿莺倒一点都不奇怪她会这样做,用林绾烟的话说,饿着肚子会睡不着。绿莺就是不知道这个公主何时饿过肚子。林绾烟当然也不能告诉她,上一世自己是个资深宅女,一个人的时候确实可能被饿死,不,是被懒死的。

    慢悠悠地吃过夜宵,已经是二更天。林绾烟便将绿莺和其他丫鬟都遣去休息,自己则一个人在花园里悠闲地散步消食。

    一切都像一场梦,她不禁感慨,却不知道后面等待着她的是什么,真的要和亲吗,以后一辈子就呆在深宫大院里,做只身份尊贵的金丝雀?还要每日明争暗斗,阴谋阳谋,各种撕逼?

    今天宫宴上她是体验到了,很多时候你不去招惹人家,不代表别人不来招惹你,要不怼回去,就只有默默地吃瘪。

    可那也得有资本跟人叫板,她一个异国公主,远嫁这里,人生地不熟,一个朋友、亲人都没有,以后还不得靠夫君撑腰?男人又几时一直靠得住?一朝得宠,难逃红颜易老,这种日子她还真不难想象有多凄惨。

    当下她还也没想好怎么反转局面,将主动权握在手里。自古弱国多俘虏,和亲说得好听点能维系两国友好的关系,说得实在点就像富贵人家的穷亲戚,终究救急不救穷,万事靠自己。

    而且还不得和亲的皇子有点本事,最好以后是太子人选,还能顺立登基,自己又能始终驾驭得了他,否则,一点作用都没有。

    想想就太累了,她并不是一个有多大野心的人,也不想委屈自己去谋一辈子安稳,人活一辈子不是就要开心吗,谁能活着离开这个世界?要那些个劳什子的身外之物做什么?

    南栎城一年四季很分明,入秋的夜颇有几分凉意。走着走着,林绾烟不自觉地双手互搓了自己的肩膀几下往回走。她是很怕冷的,一年到头手脚都是冰冷,秋冬更是冷得像冰块。

    蓦地,又想起那个老是喜欢给自己披披肩的人儿,老是冷着张脸,照顾人却很细致,想来也是外冷内热的人吧,深不见底的眸子里不知道藏了多少故事。

    回到房间,林绾烟简单收拾就躺下了,确实是累了,不一会睡着了。只是一直处于浅睡眠,脑子里老是浮现在寒月山时,几次醒来身边都有的一个白色身影。

    她感觉那个白色身影就一直在自己的床边,那双眸子一直温柔如水地盯着她恬静的睡脸,静静流逝的时间就是他在无声地述说着什么。

    她好想睁开自己的眼睛,看看那个人是不是真的就坐在自己的床边。可是她太累了,累得睁不开眼睛,又怕睁开眼睛了发现只是做了个梦,什么都没有。

    萧禹文悄悄地在林绾烟的床沿坐下,看到她露在外面的一只手,嘴角微微一扬,很自然地想放回到被子里。

    触手的凉意,又让他停了下来,将她的手重新放平,熟练地给她切脉,放回被子里,又伸长身子去找另一只手,继续切脉。

    他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将手放回被子里,轻轻拉了拉被子,确保林绾烟整个身体都在被子里,才坐直身子。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她那张脸看了半晌,俯身在她的额头上印了一个吻,起身离开。

    他想,这酒真不是什么好东西,竟然让人如此胆大妄为。酒后吐真言,他不适用,他从来不多话,喝酒了也不例外。

    可终究酒后的内心很真实,他想她,便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