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二十 肚子还饿着呢
    “父王,绾烟公主的舞姿柔美动人,想必曲艺也十分高超,方能拿捏得如此好,女儿斗胆想请绾烟公主弹上一曲,父王觉得如何?”五公主看了看皇后的脸色并不好看,本来就是想看这个东陵公主出丑的,结果反倒让她赢得了满堂彩,又如何能甘心?

    素来,五公主的琵琶是宫中弹得最好的。刚刚一曲《十面埋伏》便最受萧煜喜欢,有了她的对比,不难让东陵公主下不了台。

    萧煜对林绾烟也越来越有兴致,不知道这个东陵公主还能带来什么惊喜,“不知绾烟公主可有擅长的乐器?”

    林绾烟心里可是直叫苦,这精神高度紧张地跳了一段即兴舞,她的后背都湿了,这还不得休息,这些人真的会折腾她,可还是只能言笑晏晏。“小女不才,略通一二。皇上喜欢琵琶,小女愿意献上一曲,只是小女素来琵琶造诣不高,若污了皇上的耳朵,请皇上不要怪罪!”

    此言一出,众人不禁狐疑,既然自知不擅琵琶,又为何偏弹琵琶?转念一想,刚刚皇后为难要舞《十面埋伏》,她也并不拒绝,想来也是信心十足了。

    倒是一旁的祯烈有些坐立不安,他这个妹妹虽然从小聪明伶俐,但琴棋书画的造诣确实不高,好似所有的天赋都用在了剑术。刚刚那段舞倒也不错,可他怎么都觉得是侥幸,这待会儿可怕是要出什么丑了。

    行过礼之后,林绾烟走向方才五公主的位置,彬彬有礼地从侍女手里接过琵琶,坐下,大殿下所有的目光都汇集过来。林绾烟端庄得体地坐在那里,一脸淡然的微笑,纯洁又不容侵犯的气质无形溢出。

    琵琶声起,林绾烟指法熟练,停顿得宜,一首《高山流水》如天籁绕梁,带着整个大殿的人沉浸其中。整首曲子气韵自然,上八段乃高山,下七断乃流水,意虽似别而题神立体,气韵启承一无差异,调达抑扬高下,意味无穷。直至琵琶声落,众人似乎还意犹未尽。

    这时,萧慎率先拍起了手来。“这可又是绾烟公主的即兴之作?真是才女啊!恐大神越再难寻一人能创作出如此之曲!”

    “哈哈哈!”萧煜大笑起来,在曲艺方面,能得他八皇弟赞誉的人实在太少了,哪次宴席萧慎不得发脾气赶走几个曲艺不佳的,还丝毫不顾及他这个皇兄的脸面。“能得玥亲王如此称赞,朕真的很期待哪位皇儿能有这样的福气了!”

    “皇上过奖了,玥亲王过奖了!”林绾烟落落大方地行了个礼,脸上还是浮现了两朵红晕,走下去的时候,还是用眼睛的余晖瞟了瞟前面几桌的皇子,没能细看容貌,但是她很确定,萧禹文并不在其中,心里不禁有点失落,难道,是她猜错了?

    后面的宫宴,林绾烟也没有再表演什么才艺,萧煜正式地赐酒赐菜后,众人在宫廷的歌舞中觥筹交错。不时地有人前来攀谈和敬酒,祯烈礼貌得体地应付着。林绾烟却有些兴致缺缺,可那些人都在一个劲儿地劝她喝酒,特别的几个嫔妃。

    这种场合自然是不敢喝醉的,林绾烟不知道自己的酒量,也不敢胡来,一共就喝了三杯果酒,一杯皇上赐的,一杯皇后赐的,一杯是她主动敬玥亲王的,其他都推了。

    到最后她发现始终没有前来的除了六公主就是三皇子,她想六公主应该就是那日在素心楼与她抢位置的那个女子,肯定是不好意思来,那三皇子呢?

    出宫的马车里,林绾烟已经疲惫地眯起了眼,这种宴席真的太费精力,她笑得脸都快僵硬了,皇宫里的东西看起来倒是精致美味品种繁多,可是她没来得及吃啊,而且那么多人盯着她,她也不好意思大开吃戒。

    祯烈也许是喝了些酒的缘故,精神一直很亢奋。“妹妹,今日宫宴感觉如何?”

    林绾烟听到祯烈说话,微微睁开眼睛,难掩疲惫和失落。“肚子还饿着呢!”

    “哈哈哈!”祯烈一听就笑了起来,他这个妹妹怎么这么可爱,明明让她去选夫君,她的目的却好像是去填饱肚子。“哥哥问你几位皇子怎样?”

    “一般。”林绾烟撇了撇嘴,几个皇子虽然长相都不错,但是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没什么眼缘。大皇子明明已经有妻室,但炽热的目光一直在她脸上停留,让她很不舒服。四皇子虽然已经十八,可是看起来却比较稚嫩浮夸。七皇子倒有些少年老成,一身沉稳的气质与他的年龄不符,眼神里还带有些狡黠。八皇子才十四,她看都没多看一眼,她上一世二十岁,这一世十六岁,怎么都不会寻个十四岁的人嫁吧?

    “可是没钟意的?”祯烈倒没仔细跟来的皇子交谈,横竖人家是冲着绾烟公主去的。

    “好像三皇子没来?”林绾烟还是没忍住问了出口,今晚她最期待的就是三皇子。

    祯烈想了想,似乎真没见到三皇子。“妹妹倒记得仔细!”

    “这不是哥哥耳提面命让我记住这些人嘛!”林绾烟生怕被看出什么破绽来。

    “就妹妹嘴贫!”祯烈一点都没有怀疑,只是林绾烟不说,他确实没想起。“大神越皇上不说了嘛,后面让那些皇子陪着你游玩,妹妹且好好同他们相处,心中就会有答案了。”

    “哥哥,我不想跟他们出去玩,累得很,不如在府里看书!”林绾烟忍不住吐槽,本来没有意向在那几个皇子当中做选择,还要刻意去制造相处的机会,多为难自己,她不愿意。

    这话可把祯烈吃惊到了,宫宴中皇上多次表示对林绾烟很满意,明显就是要让她从几位皇子中选择,而且各种细节也表现了对东陵国的尊重,若林绾烟连见面都不愿意,这让大神越的颜面何存。

    “妹妹别任性,大神越如此大费周章,不外乎体现了对我们东陵的尊重,一般的和亲都是直接指婚的,连选择的机会都没有,现在好歹妹妹还可以从中挑选。况且,无论最后妹妹有没有钟意的,我们都还得要回东陵从长计议的。若不应邀去游玩,场面上也说不过去。”

    林绾烟垂丧着脸,只能点头,然后闭目养神。她是现在才觉得这是个麻烦事啊,意思就是无论她愿不愿意,起码得接受每个皇子一次的邀请,这都是些什么事儿啊,糟心!

    皇后的宫殿内,贴身侍女碧玉服侍着严艺薇宽衣就寝。

    “皇上晚上歇息在哪个寝宫?”严艺薇淡淡地问道,这些年萧煜一心朝政,后宫已经几年没添新人了,几个嫔妃倒也没有谁独宠,所以几年来后宫也没什么波澜。

    “回娘娘的话,在静妃寝宫。”碧玉怯怯地答道。

    严艺薇原本平静的脸上突然露出一丝凶相,那眼神好似要杀人。“那个贱人,一把年纪了还要霸占皇上的宠爱。”

    “娘娘何必在意,那静妃连在后宫住的资格都没有,又年老色衰,哪像娘娘依旧貌美如花,深得皇上恩宠!今日,三皇子根本就没来,那静妃还有什么翻身的资本?”碧玉是严艺薇的陪嫁丫鬟,也是最信任的人之一,几乎所有的事她都是知道的。

    严艺薇听碧玉这么一说,倒放松了很多,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起码她现在是掌管整个后宫的皇后娘娘,只要她在的一天,那个女人就休想回来,连同他那个病鬼儿子。她另外一张筹码就是大皇子,母子俩苦心经营这么多年,不就是等立太子的那一天吗?只要她的儿子登上了皇位,那个女人就更不要想活命了。不,她要让她生不如死。

    锦绣宫的大床上,萧煜将李卿卿搂在怀里,宠爱地亲吻着她的脸颊,“卿卿,近日来身子可好?”

    “谢皇上关心,没什么大碍。”李卿卿面露羞色,声音很温柔。

    “文儿今日没来,可是身子又不好?”萧煜对这个三皇子原本是极其宠爱的,因其从小聪明懂事,又爱读书,性子也冷静温和。可后来发生的诸多事情,让父子俩的关系疏远了许多,这三皇子的性情也似乎大变,这让萧煜又内疚又愤恨。内疚的是,确实做过伤害他们母子的事,愤恨的是,这个儿子竟然很记仇,对他这个父王冷淡无比。

    “文儿前些日子染了风寒,卧床几日才见好转。本来也不喜热闹,今日便没来。”李卿卿话语里满是心疼,其实她已经有数月没有见到自己的儿子了。最近的消息还是前些天踏雪从寒月山回来后告诉她的,她只知道萧禹文救了个女子,还很在意的样子。什么风寒,不过是不想来编的一个借口罢了。

    “让太医去瞧瞧吧,好好调养着身子。”萧煜声音也温和了许多。“下个月初,文儿就满十八了,朕想着办个生辰宴,让那些个小姐们都来,到时你也帮着文儿好好选选。”

    “皇上还记得文儿的生辰呢!”李卿卿说着眼睛有点湿润了,这些年她也看淡了很多东西,可心里终究放心不下的还是萧禹文,出生于皇室,注定了他这一辈子都不容易,有时候她会后悔带他来到这个世界,太苦了。

    “朕从来都没有忘记过!”萧煜的手轻轻地抚摸着李卿卿的肩膀,他确实没有忘记过,可每年给萧禹文办生辰宴,要么萧禹文直接不来,要么来露个脸就走了,根本就不买他的帐。“卿卿觉得这个绾烟公主如何?文儿会喜欢吗?”

    “绾烟公主我看着挺喜欢的。”李卿卿是知道这些年萧禹文从来不碰女人,但是萧煜只当他身体一直虚弱,如果萧禹文知道今年的生辰宴是为了给他选妃,而且他父王还有合适的人选,那以他的脾气多半不会来。“但是也要文儿自己钟意,不然他那个倔脾气,我一点办法都没有。”

    “那到时便将绾烟公主一并请来!过几日,文儿身子好些了,便让他领着绾烟公主四处走走,多在一起,感情便培养起来了。”萧煜对林绾烟是很满意的,反倒是看自己的几个儿子,怎么都觉得还差那么点,萧禹文他觉得很好,可是身子又弱。

    “也好。”李卿卿看着萧煜这么执意,便也不好再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