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十九 你行你上啊
    申时,皇上萧煜和皇后严艺薇步入设宴的乾坤殿,参宴的群臣纷纷恭敬地站立在各自的位置上行礼。

    乾坤殿正中,地平上南向西北摆着皇上的金龙大宴桌,左侧摆着皇后的宴桌。地平下东西两侧一字排开摆设宫宴主位宴桌,东为首,西次之。参宴人根据各自的身份尊卑有序地依次站在各自宴桌前,东侧首桌空出的位置尤为明显。

    皇后端庄地走在皇上的身侧,瞥了眼空着的宴桌,脸上还是掩饰不住一丝鄙夷,但还是很快被掩饰起来。听说汪公公亲自来调整的入宴位置,她虽然没有反驳,心里却委实不舒服。

    这几日她心里惶恐不安,刺杀失败被捕的人一点消息都没有,她也不知道事情败露了没有,又败露了多少。但皇上那里一点动静都没有,按着皇上的脾气,如果有确凿的证据,那她就不可能还这么安稳,想到这里她稍微安心了些。

    皇上站在了主位上却并没有坐下,也没给群臣赐座。所有人心里都知道,这东陵国的皇子和公主还没到,如此有失体统又略带挑衅的行为,皇上怕是要龙颜大怒了。

    皇后微微侧目,观察着皇上,看到他脸上并无不悦的神色,好像一切都在意料当中,也并不觉得有何不妥,便有些琢磨不透了。她正想开口说什么,就听到公公在报东陵国皇子和公主到了。

    只见大殿外缓缓走来两人,男子一身金黄色蟒袍,身材魁梧,五官俊朗,走起路来英姿勃发,全身上下透着一股与生俱来的皇家子弟气息。女子一身轻纱白浅广袖流仙裙,身形窈窕,面若桃花,许是一身白裙配上女子纯净淡然的气质,宛若仙女下凡。

    两人目不斜视的往正殿前走去,宴桌两侧的人目光无不跟着他们在移动,方才窃窃私语地声音全然没有了。

    “东陵国皇子祯烈拜见皇上!”祯烈恭敬地行了一个礼,却不是君臣之礼,只是普通人之间见面的常规礼节,这是林绾烟交待他的。

    “东陵国公主绾烟拜见皇上!”林绾烟也微笑着欠身行了一个礼。

    “听闻东陵大皇子仪表非凡,绾烟公主容貌倾国,今日一见却比传闻还要更胜几筹!快上座!众爱卿也入座!”萧煜的目光从祯烈那里移到林绾烟身上就久久没有挪开。

    这个公主生得太美了,一身白裙衬得她纯净又娇艳,宛如白雪中一枝独放的寒梅,身上一点多余的配饰都没有,独独乌黑明亮的少女髻上点缀了一支白玉兰花珠钗,柔美的鹅蛋脸上一双清澈的丹凤眼尤为灵动,那一抹小巧的朱唇勾人心魄,脸颊两个浅浅的酒窝却凭添几分俏皮。

    很快众人便纷纷就座,祯烈一看安排的是东侧的上座,心里又觉得刚刚妹妹那番故意迟到有些不妥,但此时却也不能说什么。

    林绾烟倒没多想,仪态端庄地坐好,才开始悄悄环顾四周的人。一看自己对面坐的萧慎却大大吃了一惊,那日在素心楼帮自己解围的人竟然是皇室?而且和自己一样都坐在首座,那就是皇上的兄弟?那个姑娘喊他八叔,那这个就是玥亲王萧慎?那个姑娘就是公主了?可碍于此时东张西望十分失体统,林绾烟也只能与目光正好接触到的萧慎微微一笑,便收回目光。

    萧慎在林绾烟进来的时候就认出了她,他没想到这个有趣的姑娘,竟然是东陵国来和亲的公主。那日只见她普通装扮已姿色过人,今日略施粉黛竟娇艳了许多,心里又不禁替她有些惋惜。

    吃惊却又不安的是坐在下面好几桌外的六公主萧蔓雪,从见到林绾烟的那刻起,她就把头埋得低低的,生怕被认出来,这个祸可闯的不小,而且日后还要见面的,可不是尴尬得要死?

    “东陵皇子和公主,一路舟车劳顿,又受了惊吓,辛苦了!”萧煜看似心情很愉悦,语气很真诚。

    “多谢皇上关心!这还多亏皇上的帮助,才让妹妹能安然脱险!”祯烈也回以真诚,他一直以为一切都是皇上的暗中相助。

    “绾烟公主身子可无恙?”萧煜又将目光看向林绾烟。

    “谢皇上关心!小女安好!小女一直听闻皇上治国有方,国家昌盛,百姓安居乐业,这数日在南栎城是真的切身体会到了。古人有云: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小女为大神越一名普普通通的猎人所救,且丝毫无图回报。皇上真是一代明君,小女万分景仰!”林绾烟脸不红心不跳地撒了个谎,她还没有注意看萧禹文有没有在这里,但不管怎么样,得先帮他把谎圆了。

    众人不禁对这个东陵公主多看了一眼,这不仅长得好看,说话也如此顾全大局,看来不简单啊。

    “哈哈哈!”这席话可真真打动了萧煜的心,说是拍马屁吧,偏偏还有事实有真相,还能引经据典,上升到治国的高度,这个公主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啊。“绾烟公主这景仰我可收下了!你今日可仔细瞧瞧,朕的哪个皇儿有此福泽能得你心!”

    林绾烟害羞地低下头,不知如何言语,这就是对她很满意呗,可她没说要嫁给他的皇子啊,当然,如果三皇子真的是她的救命恩人,那另当别论。

    “瞧瞧,皇上把人家绾烟公主给说害羞了!”皇后微微一笑,也多看了林绾烟几眼,哼,这张嘴还有点本事,可再有本事,哀家待会儿也让你无话可说。“臣妾听闻绾烟公主剑术了得,可愿意给皇上展示展示?”

    林绾烟心里“咯噔”一跳,这皇后什么意思,从来女子只有精通琴棋书画才能登大雅之堂,这让她表演剑术明明就是故意让她出丑,一个女子舞剑耍棍根本就不成体统,更别说身为一个公主。

    祯烈的脸色也瞬间不好看了,这个意外完全不在他的预料之内。

    “噢?这可看不出来哦!”萧煜倒被勾起了兴致,他看林绾烟身段柔软若拂柳,说舞姿曼妙那是一定的,可丝毫看不出是习武之人。

    “多谢皇后娘娘对我关注有加!说来惭愧,那不过是我父王生辰,小女想献上一份不一样的礼物,胡乱编的舞。能在这里为皇上表演实在是绾烟的荣幸,若表演的不好,还请皇上不要见笑!”林绾烟落落大方地起身,这不戳破皇后的诡计,她可是要丢东陵国的脸了。

    “果真是孝顺的孩子,看来朕也是托了你父王的福!”萧煜很期待地笑了笑,心里却明白皇后是故意的,可这丫头也记仇,一句话就把人揭发了。

    “可需要人与你伴奏?”皇后心里恨恨的,可不想就这么放过她。

    “谢皇后娘娘体察,有劳了!”林绾烟心想这个梁子和皇后是结下了,这不知又要给她使什么绊子。可眼下也是骑虎难下了,本来她也就想即兴来段舞蹈,这个她从小就学的,倒也难不倒她,来个轻柔的曲子就成,可皇后明显就没准备让她轻易混弄过去。

    “皇上,臣妾知道五公主善弹琵琶,不如就让五公主为绾烟公主伴奏一首皇上喜欢的《十面埋伏》可好?”皇后语气柔和地询问道。

    林绾烟一听就想骂娘,卧了个槽,琵琶伴奏舞剑跳《十面埋伏》,你行你上啊!

    萧煜这时心里有些不悦了,这皇后真当自己不知道她在闹什么?可已经到这个份上了,却不好阻止。“绾烟公主可有其他熟悉的曲目?”

    “无妨,那时给父王表演已经过去很久了,我也记不得了。就是不想拂了皇后娘娘的兴致,即兴表演,曲目不碍事!”林绾烟还是保持着不失礼貌的微笑,皇上是在给她找台阶下,可要想堵住皇后的嘴,就得用实力狠狠地打她的脸。她不知道哪里得罪过皇后,却也没时间想了,只是在脑子里回忆《十面埋伏》的曲调。

    很快,大殿东侧就有侍女抱着琵琶等在那里,一名盛装的粉衣女子走到殿中央,行过礼就走向前去。

    林绾烟此时脸上保持着微笑,心里却还在思量着曲调,也没顾得上看那五公主的模样。接过侍女递来的剑,她缓缓走到中央,朝皇上和皇后行了个礼后,便朝五公主微笑点头示意,尔后弓下了纤细的腰做准备。

    一时琵琶声起,林绾烟的身子开始动起来,她以舞台剧的形式来展现,扮演一个柔弱无骨的女子在面对十面埋伏时的惊慌失措,却又坚韧无比的形象,极尽地演绎了身姿的柔美,一个个旋转、俯身、弯腰、跳跃,衣袂飘飘,与曲调融为一体。

    最出彩的就是面部表情的流露,从刚开始的惊恐无助,渐渐无声地哭得梨花带雨,而后平静从容,眼眸里写满不屈与抗争,最后淡然如菊地收场,始终那把剑不过是无助时的自我防卫,丝毫没有力度,却又仿佛是最后的坚守,如有意外,定会自行了结于自己的剑下。

    曲终,林绾烟似乎还沉浸在情景里,一直被紧握的剑在确定安全的那一刻松开,跌落。

    “好!好!好!”萧煜拍起了手,这个东陵公主真的让他大开眼界,他从来没有看过如此动情的表演,曲终,还能看到表演者脸上没有干透的泪痕,那双清澈的眼睛从头到尾在述说着故事。

    林绾烟大方地朝萧煜行了个礼,又朝五公主行了个礼,“即兴发挥,让皇上见笑了!”

    “即兴表演竟然如此惊艳全场,绾烟公主着实让本王十分欣赏!”萧慎称赞是发自内心的,向林绾烟投去了复杂的眼光。他四处游玩,看过各种歌舞,而林绾烟刚刚的表演他却从来没有见过,似乎用整个身体去演绎了这首曲子,同时还在讲述一个引人遐想的故事。

    “多谢玥亲王夸奖!”林绾烟朝萧慎微微一笑行了个礼,这总算糊弄过去了吧,不会再提她耍剑的事情了吧,她是武功了得,可也不是其他什么都不会的草包公主,两世的智慧加在一起,还是能扛下场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