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十八 哥哥很紧张?
    因为要参加宫宴,用过早膳,林绾烟就没有出门,坐在房间的软榻上接着看前一天她在素心楼没看完的书。

    祯烈还在忙前忙后地检查进宫的礼品,生怕出什么错。看着林绾烟毫不在意的样子颇为不解,这个妹妹可是一点都不担心吗,枉费他前一夜跟她说了那么多大神越后宫的事。

    “妹妹,你可早点梳妆打扮。”祯烈看着林绾烟还是平日里的便装,脸上也未施粉黛,心里有点着急。

    “还有最后几页就看完了,哥哥。”林绾烟眼睛都没从书上离开,不急不缓地答道。

    “昨日跟你说的,可记住了?”祯烈以前也没觉得自己妹妹有那么喜欢看书啊,几日不见倒是被大神越的人给熏陶了?

    “啊?什么?”林绾烟翻动了一页书,回了个神。“哦,记住了。”

    “妹妹可是要真记住,听说这次宫宴,大神越的后妃、皇子、亲王、郡王及文武廷臣都受邀入宴,可怠慢不得。”祯烈毕竟是大皇子,对于宫宴规格也很清楚,大神越如此盛大设宴,自然是表示对东陵国、对这次和亲的重视,也借此来探探这个东陵公主的底。

    哎,男人碎碎念起来真的没女人什么事,林绾烟心里嘀咕着,不就去皇宫吃个饭嘛,多大点事儿,可嘴里一点都不敢造次。“我的好哥哥,我现在就去化个美美的妆,换身漂亮的衣服!您忙活了这么久也累了,快坐下歇歇!”

    林绾烟边说边将书合上放到一边,然后走过去拉住祯烈往软榻上坐下。祯烈又岂坐得住,摆摆手就出去了。

    其实林绾烟才没祯烈以为的那么心大,她能如此淡定是因为昨天她就已经选好了宫宴要穿的衣服。这都是从东陵带着来的,正式的宫廷宴会装,从衣裙到头饰首饰一共有五套,都是搭配好的,她选了一套最简单的,今天就只要穿上就可以了,完全没有祯烈想的那么复杂。她很欣慰前世的自己也是这样人后拼命努力人前毫不费力的人。

    由着贴身的几个丫鬟给自己更衣梳妆,林绾烟在脑子里过了一下昨晚祯烈跟自己说的繁多信息。

    大神越皇帝萧煜,是先皇的六皇子。先皇还有两个皇子,分别是大皇子萧延,封为恭亲王,镇守与玄慕国接壤的西北边境,常年不在南栎城,此次宫宴只有世子萧霖坤参宴;八皇子萧慎,封为玥亲王,自小喜欢游山玩水,从不参政,性格暴躁又喜怒无常,未曾有家室,前两日刚回到南栎城,在参宴的名册里。

    萧煜有九个子女,大皇子萧禹城,二十一,皇后所生,已有一个正妻两个侧室;二公主萧屏清,勤妃所生,二十,平阳侯赵东林的正妻;三皇子萧禹文,静妃所生,年方十八,未曾婚配,自小体弱,在宫外休养;四皇子萧禹琰,柔妃所生,年方十八,有一房侧室;五公主萧淑怡,勤妃所生,年方十七,与御史大夫长子定亲;六公主萧蔓雪,柔妃所生,年方十六,尚未婚配;七皇子萧禹硕,端妃所生,年方十六,尚未婚配;八皇子萧禹胜,莞妃所生,年方十四;九公主萧敏芝,皇后所生,年方十二。

    回忆完,林绾烟又开始纠结昨日的猜想,真的有和皇子同名同姓之人,还是他就是三皇子?无奈祯烈提供的三皇子相关信息就只比其他人多了一条:自小体弱,在宫外休养。她也不好多问,所以无法做对比分析。

    想来,今晚宫宴最为期待的就是见到三皇子。如果真的是他,那好像和亲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了。

    宫宴申时开始,过了午时,林绾烟才慢悠悠地走出房门往正厅走去。祯烈早就在那里等了,看着姗姗来迟的林绾烟多少有些怒气。“妹妹,再迟点我们可就失礼了!”

    “哥哥,你看我这身装扮好看嘛?”林绾烟笑脸盈盈地在祯烈面前转了一圈,撒娇地问道。

    祯烈果然一下脸色就缓和了许多,认真地看了看林绾烟,“妹妹今日美若仙子!”

    林绾烟听了很满意,脸颊的小酒窝浅浅浮现,凭添几分俏皮。她挽着祯烈的手臂就朝门外走去,豪华的马车已经在那里恭候多时了。祯烈扶着林绾烟上了马车,自己随后才优雅地上了马车。

    此次宫宴,林绾烟只带了绿莺一个人,而便衣的大内侍卫这次也没有跟着。林绾烟自然是知道什么原因,因为绿莺此番同行都是花了许久的时间,把原本秀气灵动的脸蛋画得姿色平平。他们都是从宫中出来的,若跟着林绾烟进宫被认出来,那便麻烦了。

    想到这里,林绾烟更多了一份确定:他就是三皇子。转念一想又不对,不是说三皇子自小体弱、在宫外休养嘛,这和派来的大内侍卫和宫中侍女不就矛盾了吗?不,他还与大内侍卫总管私交甚好。可长年不在宫中,两人的交情又是如何而来?罢了罢了,再过一会儿就可以揭开真相了。

    “哥哥很紧张?”林绾烟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祯烈,挺着腰杆坐得笔直,脸上很严肃。

    “妹妹不紧张?我就怕失了礼数,丢了父皇的颜面。又要想着大神越皇帝会问什么问题,该如何应答,可能会有什么意外情况,要如何应对。”祯烈虽不算才智过人,但贵在知道自己的欠缺,也很踏实勤奋。

    “哥哥做事总是这么稳重,难怪父皇器重。”林绾烟真诚地赞叹道。

    祯烈一个大男人听到妹妹如此夸自己,竟有点害羞。“我不如妹妹聪慧,父皇最疼爱的还是妹妹。”

    “父皇当然要多疼爱我一些,不疼我待我出嫁了就疼不到了。哥哥是男儿身,父皇严厉教诲自然是要哥哥担起我们东陵千秋万代的帝业。哥哥快别吃我的醋了。”林绾烟微笑着说道,顺玺帝对几个皇子都十分严厉,倒把所有宠爱都给了她。

    “妹妹,哥哥真的舍不得!你且细细挑,合自己心意才同意,若都不喜欢,回去了我帮妹妹一起求着父皇另外许人来和亲。”一听林绾烟说出嫁,祯烈眉头就皱了起来,这可是他从小宠爱的亲妹妹,他怎么舍得让她和亲?而且,若不是妹妹执意要和亲,父皇也会再寻宗室之女,封个郡主,送来和亲的。

    “哥哥放心,我不会委屈自己的!如果大神越的皇子都没哥哥容貌盖世英勇神武,我断然不会愿意的!”林绾烟打趣地说道。

    祯烈腼腆地笑了,他的长相自然不算差,可让这个公认的东陵最美女子如此称赞,心里倒十分舒坦。

    林绾烟听到祯烈的话心里很温暖,她知道哥哥是真的舍不得,父皇和母后也是,原来的绾烟公主也算孝顺懂事,甘愿牺牲自己的幸福来换取自己国家的稳定。

    但她可不是这么想,历代那么多和亲的公主,没几个结局多美好,不过是颗棋子。横竖不想着如何让国家繁荣昌盛起来,而一味指望通过类似和亲这样的方法来保全自己的国家,不过就是掩耳盗铃,在别人屋檐下讨生活罢了。

    可来都来到大神越了,还九死一生才活了下来,那就去会会那些个皇子呗,反正就随便看看,她也不是非他们不嫁。所以,对于这次宫宴,林绾烟并没有祯烈那么紧张,虽然东陵没有大神越强大,但她也不想表现的太卑微,俨然就是个没有话语权的弱者,她不喜欢这种感觉。

    拖延着时间出门是她故意的,她还特意问了绿莺,大神越的宫宴,那些人都是什么时候就座,然后就吩咐着绿莺待会儿拿捏好时间,他们就比皇上晚到几分钟就可以。

    哪有待客之道是客人等着主人的,那不得亲自在门口迎接?人家国家元首出国访问,进了别人的领空,还有战机护航,下飞机了可不是早就声势浩大地侯在那里迎接了?到了目的地,还有仪仗队啊礼炮啊奏国歌啊一系列仪式,场面上的功夫那不可得做足?虽然现在所坐的马车是大神越皇帝派来的,可就这点诚意,林绾烟觉得远远不够。

    皇宫派来接祯烈和林绾烟的马车,足足比他们预计的晚了半个时辰才出发,来人担心误了事情被责罚,自然早就派人添油加醋地把消息传回宫中。

    皇帝萧煜听了禀告,却也不怒,反倒脸上浮起一丝笑意,让自己最信任的太监汪公公亲自去宴会查看一番,不能怠慢了他们。宫里的宴会一向是皇后负责,自从杨承阅那日说了欲图谋害东陵公主的人包括皇后和大皇子,萧煜哪里会不明白他们的心思。

    东陵公主一定为太子妃,不过是他私下随口的一句玩笑话,他就想看看哪些人按耐不住。可皇后的胆子那么大,还是出乎萧煜的意料。她可不就是坐不住了,大皇子是她是亲儿子,早年为了笼络朝中势力,已经有了正室,有了孩子,这和亲断然就跟他没什么关系。堂堂东陵国公主,还能给人做妾吗?

    其他几个皇子虽然暂时没有什么行动,但并不能说明什么,他们不过等着看萧煜的态度而已。如果萧煜毫不在意,那这个东陵公主也就没什么利用价值,还不如把正室的位置留着。反之,就算不择手段也要抢到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