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十七 我的就是你的
    离宫宴还有一天,林绾烟倒也一点都不着急准备什么。一大早起来和祯烈一起练剑,出了一身汗,沐浴后,吃过早饭就出门了。

    绿莺跟着在她身侧,后面照旧跟着四个便衣的侍卫。

    这次林绾烟没有去繁华的四方街,而是直接和绿莺说去昨日茶楼的那条街。绿莺心想这公主不是才用过膳?可林绾烟却让马车径直停在了街尾的一家书斋。

    那是她昨天回去的时候坐在马车上看到的。这每天无事可做的日子她还真难受,出来逛吧,她只喜欢吃,可吃多了又害怕长胖。

    不管是在寒月山还是现在在南栎城,她每天吃饭睡觉都很规律,吃得又很好,现在每餐都是十几个菜,她唯一感慨的就是,这古代生在皇家要保持身材可真是件难事。嗯哼,仅限于她这种吃货而已。

    这书斋门面不大,里面却很宽敞,从地面到屋顶,整整齐齐地摆了十几个书架的书。可能是时间尚早,内并书斋里没有客人。

    林绾烟大致地在书架前走了一圈,哟喂,这时间有地方打发了,全是没看过的书,太刺激了!

    她挑了本戏剧,走到书店最里面的角落,撩了撩裙子,一屁股就坐在地上。她小时候去少年宫看书,去晚了没位置,也是找个角落坐下来就开始看。

    林绾烟这一坐,把绿莺看傻了,这公主怎么如此……粗鄙?

    “公主!”绿莺小小声地提醒林绾烟。

    “何事?”林绾烟头也不抬。

    “地上凉……”绿莺不好意思直接指正她的行为。

    “嗯……”林绾烟听到了绿莺的话,可不知怎么的,耳朵里自动传来的是,那夜在灵沫阁萧禹文那冰冷的声音:“地上凉,起来。”。

    林绾烟很快站了起来,好像刚刚对她说话的是萧禹文,她无力反抗。

    想想她有两天没见到萧禹文了,可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见到他,再见面又会是怎么样的场景。她是个身不由己的和亲公主,那他又是什么人呢?终归不是能在一起的两个人就对了。

    林绾烟有点自嘲,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上萧禹文了,只是为自己以后的另一半大概率将是“梦中人不是枕边人”的现实感到悲哀。

    不不不,这还不算悲哀,悲哀的是自己还要和别人共享这样一个男人。共享什么呢,反正劳资不喜欢,倒贴送你要得不?不好意思,这还真的不行!瞧见了没,这才是最让人感到悲哀的。

    上一世,林绾烟循规蹈矩地活到二十岁,从来没有谈过恋爱,也不曾尝试过思念一个人,但并不是说对爱情没有憧憬。相反,倒是有满满的期待。

    只是现在她突然体会到,思念一个人并不需要刻意去做什么,偶然一个触动让你的内心挂上了一些温暖再填满了失落,这应该就是思念的味道。

    求而不得又算什么,关键是,生在这一世的她,连求都不敢求。

    林绾烟挑了几本书,绿莺付完钱,几个人就离开了书店。时间还早,林绾烟打算去素心楼,找个安静的位置看看书,再吃点点心,她还没把素心楼的点心尝遍呢。

    而且昨天听绿莺说整个南栎城最好吃的点心就在素心楼,连皇宫里的都比不上,常常有嫔妃差人来买,偏偏素心楼每日限量,有时卖完了就只有等第二天了。

    才走到门口,林绾烟就发现今天素心楼的客人非常多,从外面看进去几乎坐满了。这个样子看书是不现实了,林绾烟笑笑就收住脚步,准备再寻其他地方。

    这时一个手里提着壶热水准备去添水的小二,看到门口正准备离开的林绾烟,快步地走过去。“小姐!里面请,里面还有位置呢!”

    林绾烟一看,正是昨天追出来送点心的那个小二,她笑了笑说。“人太多了,我晚点再来。”

    “小姐,您的位置给您留着的,从昨日开始就一直给您留着呢!不信,你看看!”小二很想把林绾烟留下来的样子,语气很急切,伸手指向昨天林绾烟坐的那个位置。

    林绾烟听了心里一惊,往里走了几步。她看到那排空着的一个位置在四周都满座的情况下很惹眼,那确实是她昨天坐的位置,她很清楚地记得窗棂上挂着的那几盆特别的植物。

    “这是专门给我留的?”林绾烟很是受宠若惊,这古代的人都这么淳朴吗?发自内心地夸了几句,就有这么好的待遇?

    “是的,昨日当家的就交待了,以后那个位置除了小姐谁都不能坐。”小二的口气一听就不像骗人的。

    林绾烟是笑不出来了,这个,未免太……她找不到词形容了。只是,莫名的有这种待遇,她怎么觉得会有诈?“帮我多谢你们当家的,不用这样,一个位置而已,坐哪里都一样。今日人太多了,我不喜欢太吵的环境。改日再来。”

    “小姐,楼上的雅间也是给您留的,平时只有当家的可以去,但是当家的极少来,所以基本上都是空着的。”小二极力挽留。

    “……”林绾烟简直不知道说什么了,除了吃惊还是吃惊,如果不是陷阱,这个当家的怕是……看上自己了吧?原谅她现在脑子里能想到的就是这个理由。

    林绾烟犹豫地看了看绿莺,她此刻并不是真的想进去,只是很好奇这素心楼的当家的到底是什么人,如此做又是意欲何为?

    绿莺神色无异,也就是说绿莺认为进去也没什么问题,林绾烟稍微放心了,那就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呗。于是,林绾烟就迈开步子任由小二带着往楼上的雅间走去。

    绿莺和另外四个侍卫很自觉地在门口候着,小二也是把门推开就说去准备茶水,林绾烟走进了这个素心楼位置最好的雅间。她轻轻半推开了窗户,从这里可以看到一楼所有的客人,昨日她坐的位置在视线正中间,所以说这素心楼当家的昨天是在这里看到了事件的整个过程?

    林绾烟又走到另一边,打开了窗户,这楼下竟然是另外一条街,青石板路,三三两两地走着几个人,很悠闲的样子。

    林绾烟把窗户关上,四下看这雅间,一张圆桌,四个圆凳,桌子上什么都没有,靠墙放着一张软榻,软榻上有一张小方桌,角落有一条薄毯,其他再没什么了。她没想到这间从来只供素心楼当家的使用的雅间,布置竟如此简单。

    而这种简单竟然让林绾烟莫名地感到熟悉,在寒月山,所有的布置也是这么简单,一点多余的东西都没有。今天是怎么了,什么都能和萧禹文联想到一起?林绾烟对自己有些无语了。

    林绾烟走出门口,从绿莺手里拿过书,让他们也找个地方休息,然后转身在软榻上坐了下来。她准备看看书尝尝点心再回去。

    很快,那个小二就端上了茶水和点心。林绾烟发现这茶水和点心都和昨日不同,茶具比她昨天用的要陈旧些,应该是有些历史了,点心品种繁多,每个品种却只有两到三块,都装在一个雕花精致的木盒里。

    “小姐,今日给您沏的是当家的最喜欢的茶,平时当家的都是自己喝。这些点心都是您昨日没尝过的,您尝尝味道。喜欢吃哪样,您说一声,我给您准备!”小二恭敬又热情。

    “这都是你们当家吩咐的?”林绾烟才不相信区区一个小二能想得如此细致,应该说没那么大的权限。“你们当家还吩咐了什么?”

    小二挠了挠头,有点不好意思,“其实当家的也没吩咐什么!”

    “没吩咐什么你胆子这么大?”林绾烟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还是没有放弃从小二嘴里套话。

    “当家的就说了一句话,我们也是估摸着当家的心思来的。”小二有点心虚,因为当家的确实没有具体的吩咐。

    “哦,你倒是说说你们当家的说了什么,我看看你们这心思是估摸对了没!”这小二是上套了。

    “当家的说,他的就是小姐的,小姐喜欢的不许任何人跟小姐抢。”小二老实地回答。

    林绾烟可是真的不知道说什么了,朝小二摆了摆手,他就把门关上出去了。

    这素心楼当家的确定没认错人,也没吃错药?这么宠溺的话一不小心我可是会当真的哦!林绾烟开始怀疑这茶水和点心会不会有毒,这种虐狗的事情她也能遇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