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十六 未曾谋面,很是景仰
    楼下传来的争吵声打断了正在各自沉思的萧禹文和萧慎,他们不约而同地往下望去。

    那白衣女子桌边围了七八个人,刚刚同白衣女子一起进来的那四个男子也站起了身。

    “你让不让?我今天就要坐这个位置!”说话的是一个淡粉色衣裙的女子,正用手指指着那白衣女子,愤怒又盛气凌人地说道。

    楼上的萧禹文皱了皱眉头,脸色又冰冷了几分。萧慎倒是看热闹的模样,歪嘴笑着。

    “姑娘,你父母有没有告诉你,你这样很没有礼貌?如果你父母没有告诉你,那你的老师有没有教过你?如果你老师也没教过你,那我不介意当一回你的老师!”

    白衣女子侧着脸看窗外,依旧坐在那里,只是说话的声音提高的,语气不冷不热。

    粉衣女子伸手就想朝白衣女子脸上打一巴掌,但是旁边的绿衣丫鬟伸出手臂挡了回去。

    “放肆!我最后问一遍,你让还是不让?”粉衣女子声音又提高了几分贝。

    这时,白衣女子缓缓起身,眼睛朝四周扫了一遍,又重新坐下。

    “哈哈哈,这姑娘有点意思!”萧慎忍不住笑了起来,他以为那姑娘起身就是准备把位置让出来,没想到又坐下了。

    萧禹文冷哼了一声,原本平静的脸阴沉了下来。听声音,他就觉得很熟悉,刚刚那白衣姑娘站起来向四周望的时候,他看到了正脸,那人是林绾烟,只是从来没见她伶牙俐齿的模样,他还不敢相信。

    “你好好瞧瞧,那欺负人的是不是你六侄女!”

    萧慎瞪大了眼睛,竖起了耳朵,继续往下看。他有耳闻皇上的这个六公主萧蔓雪刁蛮任性,却也不曾亲眼目睹,而且他长期不在南栎城,回来也是匆匆数日,少有机会和这些晚辈接触。

    “这位小姐,真的不好意思,刚刚我已经说过了,是我先来的,而且我很喜欢这里,现在还不准备走。我刚刚看了看周围还很多位置,既然小姐的眼光和我一样独到,那么如果不嫌弃的话,就坐下来一起喝杯茶,兴许还能交个朋友。”林绾烟声音不如萧蔓雪大,语气也很平和,好像两人真的可能成为朋友一样。

    “哼,真是笑话,就你也配和我们小姐交朋友?识相的赶快把位置让出来。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还敢占着我们小姐的位置!”萧蔓雪边上的一名侍卫带着讥笑的语气大声嚷道。

    林绾烟声音高了几分,但是仍旧平静。“适才我进来的时候,看了看这茶楼叫素心楼。心如枯井,波澜不生,富贵亦不睹,饥寒亦不知,利害亦不计,此为素心者也。我想能为这茶楼取如此名字的,定是心地纯朴从容淡泊之人。这样的人我很欣赏,这地方我也很喜欢!凡事有个先来后到,又岂有我占了你家小姐的座之说?”

    “你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那侍卫才懒得听林绾烟咬文嚼字,关键是听不懂。反正说来说去就是不让,那就打,别吵吵。

    一时间两边的人开始推推搡搡,倒没真正动手。

    “好好管管你的好侄女!”萧禹文黑沉着脸走出了雅间,他怕自己忍不住就动手了。这同样是公主,差别怎么就那么大?好一个心地淳朴从容淡泊之人,这暗地里如此被夸,他心里还是很受用的,不得不说这个对“素心”的解析,他很服气。

    萧慎一脸无辜,这又关他什么事了,要管不也是做哥哥的管吗?真是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短,这不就喝了壶茶吃了些点心嘛!

    “蔓雪,你胡闹什么?”萧慎站起身,把窗户完全推开,居高临下地大嗓门一声怒吼。

    顷刻整个茶楼仿佛都震了一下,所有人都往楼上的雅间望去。只见窗口站了个英气逼人一脸威严的中年男子,远远看着都能被一股王者之气震撼。

    “八……叔!”萧蔓雪生生的把“皇”字吞了回去,姣好看的脸上写满了惊愕。

    这八皇叔可是出了名的暴脾气,又是太后娘娘最宠爱的小儿子,发起火来,连自己父皇都要让他三分。不是说八皇叔常年四处闲逛,不,人家是游山玩水,怎么这会儿会在这里?今天也是出门没看黄历,这事情捅到父皇那里,她少不了又得罚抄书关禁闭。

    “快给人家道歉!”萧慎声如洪钟,语气严厉,丝毫不容人抗拒。

    萧蔓雪一脸不乐意,忸怩地站着不动,虽然是她有错在先,但是她是不可能认错的,那样面子往哪里搁?

    林绾烟站了起来,朝萧慎微微一笑,“不碍事,缘分千千种,我这也算和小姐认识了!”

    得理也饶人,萧慎在心里对林绾烟的好感又增加了几分,他继续朝着萧蔓雪吼道,“还不快上来?等着家法伺候?”

    萧蔓雪一听“家法伺候”腿都软了,朝随从的人使了个眼色,他们就出门口等着了,而她狠狠瞪了林绾烟一眼才讪讪地往楼上走去。

    萧慎见人已经散了,脸上佯装出来的震怒褪去,笑着朝林绾烟抱了抱拳。

    林绾烟则回了他一个微笑就继续坐下了,楼上这人怕也不是真的像他刚刚表现出来的那么生气?这变脸变得也太自然了吧!

    这南栎城最不缺的就是有钱有权的人,那姑娘倒没什么素质,可被惯得如此飞扬跋扈,还能活得好好的,就说明家世不简单。那男子就更是自带贵气了,好歹也是个明辨是非之人,肯定不是等闲之辈。

    总而言之,林绾烟觉得以后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毕竟在别国的土地上,吃亏的是自己,她才到这个世界没多久,还没好好玩够呢,可不能再那么一命呜呼了。

    知道萧蔓雪被叫上楼肯定就是一顿责骂,林绾烟倒也不想继续在这里坐了。不是因为争吵一番让她没了心情,她从来不会让不相干的人和事影响自己的心情,只是觉得再悠然自得地坐在这里,总有故意看别人笑话的嫌疑。

    一看萧蔓雪就是心高气傲之人,倒也没必要再让她加深对自己的印象,所谓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对于无冤无仇的人,她从来不想结怨。

    林绾烟让绿莺去结账,自己喝完杯中剩下的茶水,就往门口走去。

    才走出门口没几步,素心楼的一个小二就提了一个精致的餐盒追了出来。

    “小姐,这是您喜欢吃的杏仁糕和金丝酥,今天惹您不快,当家的让我跟小姐道个歉,希望小姐以后常来!”小二弯着腰,恭恭敬敬地将餐盒递到林绾烟面前。

    林绾烟笑了笑,双手接过餐盒,然后将餐盒递给了身边的绿莺,心情好了很多。“我没有不快,只是休息好了,该回家了。刚刚楼上的就是你们当家的?”

    “不是,那是我们当家的贵客。”小二见林绾烟收下点心,轻松了很多。

    “你们如何知道我喜欢吃杏仁糕和金丝酥?”林绾烟很是好奇,这是她第一次来,不过尝了所有自己点的点心,虽然都很好吃,但她确实最喜欢吃这两样。

    “当家的说了,看小姐盘中哪样糕点剩的少,就说明姑娘喜欢吃哪样。”小二老实地答道。

    林绾烟脸上的笑更明显了,对啊,这么简单的道理,她怎么就没想到呢?“有心了!帮我转告你们当家的,清荷如水,素心无尘,虽然未曾谋面,我对他很是景仰。”

    素心楼的另一间雅间,萧禹文目送林绾烟一行人离开,嘴角浮现一丝他自己都未曾觉察的笑意。

    嗯嗯,清荷如水,素心无尘,未曾谋面,很是景仰。这好看的小嘴,不仅亲起来甜甜的,说出来的话也甜到了他的心里。

    从来没有一个人夸他,能让他如此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