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十五 八皇叔可未曾婚配?
    按理说林绾烟已经回到哥哥身边,应该很踏实,可却一晚都没真正睡着。好不容易挨到天亮,她神色疲惫地起了床。不想前来伺候她洗漱更衣的却是昨日马车里的那个姑娘,林绾烟很是疑惑。

    “公主,奴婢绿莺,公主在大神越游玩的这段时间,奴婢会一直陪在公主身边。”绿莺已经换回了下人的装扮,衣着倒是上等丫鬟的规格。

    林绾烟毫不掩饰自己的不乐意,她从东陵来的时候带的有几个贴身的丫鬟,平日里伺候的人已经够了,院子里还有其他下人,也不缺人手。这又是谁派来监视她的?昨天的那个杨公子?昨天听祯烈说了,是大内侍卫总管,那就是大神越皇帝的人。可和李公子又如此交好,那必定和萧禹文关系也不浅。

    “公主无须这种眼神看奴婢,奴婢只是奉命行事,如果奴婢有意害公主,何必等到今日。”绿莺动作很规矩,神色却不卑不亢。

    林绾烟眉头一锁,这个丫鬟气场倒不小。“你不是一般的丫鬟。”

    绿莺笑了笑,“公主只需知道奴婢并无恶意就好。”

    “你的主子是谁?这个我总要知道吧,如此有恩于我,若连他姓谁名谁都不知道,他日我如何报恩,说出去岂不是让人笑话?”虽然明显知道不会得到确切的答案,林绾烟还是想套点话,这个姑娘是昨天杨承阅带来的她知道。

    绿莺仍旧笑着,“公主不必放在心上,保护好自己就是报恩了。”

    林绾烟一听心里就明白了,是萧禹文。知道是他,林绾烟顿时就放心了,这种心安的感觉如同她在寒烟阁夜晚睡觉的那种踏实感。

    和祯烈一起用过早膳,林绾烟就提出想去外面走走。这是她第一次来大神越,也是第一次到大神越的帝都南栎城,听说这是三国最繁华的都城,不去逛逛倒枉来这一趟。

    穿越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七八天,她又都在寒月山上,确实也很想看看这古代繁华,到底能繁华成什么样儿。而且多日来因为受伤,吃的都很清淡,现在她感觉身体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迫不及待地想出去觅食。

    正当林绾烟准备出门,外面来人说大神越皇帝派人来传旨。因为身份的特殊,祯烈和林绾烟都不需要下跪接旨,来人也直接就说他只是来传个口谕,无须多礼。

    大神越皇帝送来的是两箱金银首饰和一箱珍贵的补品,将礼品清单和一份请柬交到祯烈手中后,来传旨的公公就告辞了。祯烈急忙让贴身侍卫去送客,侍卫也是懂规矩的,暗中给那太监塞了一大包银两,客气地将人送出门。

    “妹妹,大神越皇帝两日后设宫宴款待我们。”祯烈看完请柬随手递给了林绾烟,又开始看礼品清单。

    “大神越的礼数还是很到位。”林绾烟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的金银珠宝,不禁大开眼界,还有那人参、燕窝和不知名的补品,装了满满一箱,就跟不要钱的一样,真是令人咂舌。

    “咱们刚到大神越,妹妹就受到如此惊吓,他们这就是给我们赔不是。不过,出手确实很阔绰。”祯烈又将礼品清单递给了林绾烟。身为大皇子,经常在自己父皇面前走动,对于这些常用的安抚手段还是很清楚,礼品的贵重程度自然也能分辨。

    “说到底是我们太轻敌,也不怨大神越,况且救我的也是大神越的人,这个事情我们不仅不能给大神越脸色看,还得好好感谢人家。”林绾烟没有太多彼此算计的心思,只是就事论事,如果不是萧禹文救了她,她肯定就没命了。不,应该是,本来的绾烟公主已经没命了,萧禹文救的只不过是恰好穿越过来的自己罢了。

    “妹妹所言极是!”祯烈笑着点点头,他的妹妹虽然任性,但是一贯善良明事理他是知道的。

    林绾烟对那些金银首饰也没什么兴趣,不一会儿就带着绿莺出门了,后面还跟了几个便衣的大内侍卫。

    她知道这些人都是萧禹文安排的,倒也不说什么,连祯烈要给她安排人都拒绝了。好歹是在南栎城内,昨日那些人也受了重创,一时还不会有什么大动作,反倒是带的人多了,引人注意。

    在绿莺的指引下,马车停在南栎城最繁华的四方街上。林绾烟下了马车,看到周围熙熙攘攘的人流还是惊讶到了。这么宽敞的一条街,能同时过两三辆马车,两旁楼房林立,茶楼、酒楼、布庄、米庄、药房、金银铺、脂粉铺、糕点铺,应有尽有。

    门前还有很多小商小贩,吆喝声、嬉闹声不绝于耳。街上的人,个个衣着得体,举止文雅,悠然自得。不说放眼过去都是俊男靓女,却不乏长相端庄、俊美之人。这看来,传言大神越国富民强是真的啊!这热闹景象一点都不输现代大城市的步行街啊。

    一路上,林绾烟除了吃,就是一直跟商贩搭话,询问这个东西是用什么材料做的,制作工艺是怎么样的,可惜这里人说的很多东西她都没听说过,所以别人说了她也总是一脸茫然。

    绿莺一路帮着付钱,一路嘀咕,不是姑娘家出门都喜欢逛首饰铺、脂粉铺,再不就是去裁件新衣裳,这公主怎么对吃的如此热衷?那吃相恁是像几百年没吃过东西了样。

    可看到林绾烟只是吃却不知道吃的是什么的时候,她就笑了,这果然是从小养尊处优的天之娇女,从来没体验过市井乐趣,自然是这副模样。

    逛吃逛吃,一条几百米的繁华大街就被逛完了,林绾烟还有点意犹未尽的样子,可此时肚子已经圆滚滚的了,快到中午了,秋日的阳光也越发灼热。

    “绿莺,这附近可有能休息的地方,我走累了。”林绾烟停下脚步,绿莺很贴心地拿出手绢擦去她额头上的细小汗珠。

    “奴婢知道前面就有一家有名的茶楼,那里不仅茶水香甜,点心还特别好吃。”绿莺已经看出林绾烟吃货的本质。

    “哇,那太好了,我们快点走吧!”一听说可以歇脚,还有茶喝有点心吃,真的不要太高兴。

    素心楼的楼上雅间,位置最好的那间经常都是空着,今日却有客。之所以说是位置最好,是因为这里不仅可以将楼下的情况一览无遗,透过窗还能看到路上来往的人马。窗户外这条路已经过了繁华路段,安静是安静了些,却是通向皇宫的一条要道。

    “八皇叔何时回来的?”萧禹文给对面坐的男子恭恭敬敬地斟了一杯茶。

    “昨日夜里才到,哪曾想还是晚了点,错过了一场好戏!”萧慎端起茶杯,拿到鼻尖闻了闻,慢慢品了一口。“这茶不错!”

    “八皇叔也得了消息?”萧禹文也端起茶杯品了一口,茶香浓郁,色泽醇正,温度也刚刚好。

    “可不就是赶回来瞧瞧来了!”萧慎连日赶路倒也没有疲倦的模样,只是胡渣长出来了还没来得及剃,倒也更添了几分男人味儿。他早上起得晚,随便收拾了就出门了,也没顾得上吃东西,现在就自顾自地吃着点心喝着茶。

    萧禹文也没有说话,品着茶,透过半掩的窗户往楼下望了望。这个点茶楼没什么客人,早上来的人已经走了,该是吃午饭的时候了,下午也是午时以后人才会陆陆续续多起来。所以,楼下大部分桌子都是空着的。

    这时,从门外走进了六个人,应该是哪家小姐出门游玩,一位身着米白衣裙的女子,身材窈窕,看起来很疲惫的样子,一路耷拉着脑袋,一位绿衣的丫鬟,眼神犀利地扫了扫整个茶楼,后面还跟了四个家丁打扮的男子,同样警惕地四下观察。

    白衣女子在临街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双手托着脑袋,侧着脸往窗外望去。绿衣丫鬟站在一旁应该是跟她念有哪些茶点,而四个男子则在旁边的一张桌子上坐了下来。那白衣女子点完茶点,就偏着头饶有兴致地指着那好几盆挂在窗棂上,往下吊着长藤蔓的植物,不知在说些什么。

    客人少,茶楼的小二很快就端上了泡好的茶和点心。只见那白衣女子对茶倒不甚感兴趣,指着桌上的茶点让小二一一讲了个遍,然后才一一试吃。

    光看她那侧脸就好像吃得很开心的样子,吃相倒不甚雅观,不过让人看起来就会觉得自己也饿了,而且那些茶点一定也很好吃。

    萧禹文抿嘴微微笑笑,他想起那夜林绾烟也是这副吃相。

    “看什么呢?”此时萧慎已经把肚子填得差不多了,许久未吃素心楼的点心,今日吃到这熟悉的味道,很是满足。

    “无关的人罢了。”萧禹文收回了视线,嘴里那么说,心里还是觉得那应该是个挺有趣的姑娘,因为他觉得林绾烟就应该是挺有趣的。这两天他好像对女子有了多于往日的关注,起码他没有像以前一样,看了一眼就转头。

    萧慎也那往那白衣女子的位子望了一眼,“后日的宴席你可要去?”

    萧禹文不置可否,只是缓缓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要皇叔说,你也该回去,别的不说,也到了该娶妻的年纪了。听说这东陵公主也是难得的美人儿!”萧慎嘴角浮起一阵坏笑。

    “我没记错的话,八皇叔可未曾婚配?”萧禹文冷冷地回敬了一句。

    萧慎自讨没趣地瘪瘪嘴,端起茶杯品了口茶。那么多皇侄儿,除了萧禹文他都看不上,平时他脾气是暴躁,可偏偏在萧禹文这里讨不到半点好。

    萧禹文也不再说什么,继续斟茶。

    两人一时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