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十四 只关乎男人的尊严
    杨承阅回到自家府邸门口,已经是亥时。才下马,李木川突然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

    “小六子,你知道我等了你多久了吗?”李木川一个不爽抬腿就是一脚。

    “你鬼鬼祟祟地在门口猫着干嘛,又不是没来过,自己不会进去?”杨承阅没有提防到,挨了李木川一脚,立马回了一脚,但是被李木川躲开了。

    “你大爷我在这里恭迎你回府你还不乐意了啊?”李木川一贯的不正经口气。

    “得得得,你都成我大爷了,我怎么乐意?”杨承阅理都不想理他,太不要脸了,可就是拿他没办法。

    “有我这么个风流倜傥英俊潇洒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大爷你还不乐意?我这可是给你长脸呢!”李木川最喜欢占杨承阅的便宜,其实他是三个人中最小的,同年生,但是月份最小。

    杨承阅眼睛都不带眨一下就往里面走,好像根本没听到李木川在说什么。他都习惯了,有时候忙起来很久见不到李木川,倒也有几分想念。可真正在他耳边喋喋不休的时候,他又想拿块破布把他的嘴堵上。杨承阅没有萧禹文那么暴力,直接就打,但是看着李木川被打,怎么心里又有点……大快人心……的感觉。

    李木川嚷嚷着要喝酒,杨承阅就叫自己院子里的小厮把酒和小菜端到湖心的亭子里。这个时辰,家人的其他人大多都休息了,李木川那厮一闹起来没到半夜不会睡觉,免得第二天挨母亲的训,他就知趣地想到还是去湖心亭的好,也免得一些话被不该听的人听了去。

    杨承阅的几个哥哥都有了妻室儿女,还有两个妹妹待字闺中,家里上上下下也是一百多口人,有个什么事热闹得很。他平时也忙,基本上都是早出晚归,人都见不到几个,倒也省去很多琐事。

    “听说过几日皇上要设宴款待东陵大皇子和公主。”杨承阅先给李木川倒上了酒,再给自己倒了一杯。

    “款待就款待,干我何事?”李木川爽爽地一饮而尽。

    “你喝慢点!这酒后劲儿大。”杨承阅看着李木川那么喝都替他醉,偏偏这小子酒品还不好。

    “喝个酒你也这么啰嗦,让不让人痛快了?”李木川又将自己的杯子倒满了酒。

    杨承阅一把抢过酒瓶,放在自己手边,拿起筷子往李木川碗里夹了点小菜。“可是有什么闹心的事?”

    “没,就是高兴!快给我说说,这次皇上要怎么处置皇后娘娘?这可不是私通他国危害大神越的利益?”李木川又将杯中的酒饮尽。

    杨承阅脸上一沉,压低了声音怒吼道。“你是不要命了吗?给我闭嘴!”

    李木川愤怒地瞪了杨承阅一眼,起身抢过酒瓶,接连给自己倒了两杯酒,都一口喝下去。

    杨承阅看不下去了,使劲地要抢回酒瓶,但是李木川就是不让。

    “你让不让我喝?把我惹急了我揍你!”酒瓶在两人的手中僵持着,李木川抢不过,气急败坏地放狠话。

    “你先坐下,我给你倒。”李木川自然是打不过杨承阅的,只是他看到李木川这个样子心里难受,换作他自己经历了那么多事情,他肯定做不到李木川现在这么好,起码他每天还是没心没肺天塌下来都不关他事的样子。

    李木川还是听话地松了手,重新坐下。杨承阅拿起李木川的酒杯,倒满酒,放在他面前。他看到李木川的眼睛红红的,不知道是刚刚那番愤怒,还是忆起往事的悲伤。

    杨承阅坐下,拿起酒杯,跟李木川示意了一下,两人碰了个杯,一饮而尽。

    “你还有三爷,还有我。”杨承阅说着又将两人的酒杯倒满。“要喝酒,我陪你!”

    李木川什么话都没说,杨承阅给他倒酒,他就喝,往他碗里夹菜他就吃。

    “经过这个事情,相信皇上已经对皇后心有芥蒂了,只是事关大神越的颜面,再顾及皇后的身份,一时可能也不会惩罚什么。但只要皇上把事情放在心里了,就总有秋后算账的时候。所以,你别一时冲动误事,这么多年三爷在做什么你比我更清楚,先保住你的狗命,才能看好戏。”杨承阅声音很低,但是很坚定。

    李木川不知听没听进去,吸了吸鼻子,又是一杯酒落肚。放下酒杯,猛地一个抬头,“你说谁的是狗命?”

    杨承阅被他的后知后觉逗乐了,笑了起来。

    “你给我重新说,好好说,谁的是狗命?”李木川气得站起身,伸手就要去扯杨承阅的衣领,这骂人呢不是!

    “行行行!我错了!我错了!我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杨承阅也不躲,任他揪起自己的衣领,笑嘻嘻地配合着双手举起,表示投降。

    “小六子,我说你是三天不收拾就上房揭瓦!”李木川嘴里不饶人,可还是松了手,顺便将杨承阅的衣领理了理。

    杨承阅笑着又将李木川的酒杯倒满,能这么玩闹就说明李木川刚刚的那股气过去了,也真是难为他了,想来他和三爷都是内心极其强大的人,否则这么些年也挺不过来。

    “六哥哥,这么晚了还在这里喝酒,我可要跟母亲告状哦!”夜色中袅袅走来一名身着湖绿色衣裙的女子,声音甜美,五官清秀。

    “七妹,你这么晚还跑出来玩耍,才该罚!”杨承阅故作一脸严肃,这是杨武最小的一个孩子杨慕晴,和杨承阅一样都是正妻姚氏所生。

    “六哥哥还说呢,我都快一个月没见到你了,从五姐姐那里回来,听厨房说在给你备酒,我可不就过来看看你呢。”杨慕晴走到杨承阅身边,端起他的酒杯凑到鼻尖闻了闻,被辛辣的气味刺激得赶紧放下。

    “小姑娘家家,未必还想喝上一口嘛!”李木川瞅着她那样,忍不住笑了,目光柔和了很多。

    “木川哥哥,这个酒,劲大,少喝一点。”杨慕晴一边笑脸盈盈地看着李木川,一边抢过了李木川正要往嘴里送的酒杯。

    李木川不敢从杨慕晴那里抢回酒杯,只能拿眼瞪杨承阅,你们当真是一个妈生的,一点没差!

    杨承阅得意地笑着跟李木川示威,怎么的,总有人收拾得了你!

    “这么晚了还这么热闹?”萧禹文一身黑衣缓步走来。

    杨慕晴一听声音赶紧放下手中的酒杯,杨承阅和李木川则双双站了起来。

    “三爷!”杨承阅尴尬地打招呼,这下可好了,喝酒被逮个正着。

    “三爷!”李木川心虚地垂下头不敢看萧禹文,今晚怕是又要挨一顿揍了。

    “禹文哥哥!”杨慕晴甜甜地唤道,她只要看到萧禹文就害怕,因为她从来没有看到萧禹文笑过,但也算从小就认识,不是很拘礼。

    “慕晴妹妹去帮我取个杯子来可好?”萧禹文脸上还是一贯冰冷,但语气软了一点。

    “当然好啦!”杨慕晴正愁没有理由开溜,看了一眼的旁边李木川,拉着他的衣袖说道,“木川哥哥,你同我一起去嘛,我该回去歇息了,等下就不回来了。”

    李木川愣了一下,脸上有点难为情。

    “木川哥哥……走嘛走嘛走嘛!”杨慕晴扯着李木川的衣袖撒起娇来。

    李木川只好一脸无奈地迈开步子。

    萧禹文看着两人离开,就坐了下来。“你这妹妹倒机灵!”

    杨承阅不好意思地笑着,这可不就是在说杨慕晴帮着李木川免了一顿打,“这越长大越不懂规矩,让三爷笑话了!”

    “他们两个倒也般配,不知有没有那个缘分。”萧禹文淡淡地说了句。

    “以前木川老爱跑家里玩耍等我回来,今日竟然在门口候着,也不知为何。”杨承阅是看出来杨慕晴对李木川有爱意,之前也觉得李木川对杨慕晴很不一样,可不知不觉就感觉淡了。他本来对感情就有些迟钝,所以也没多想。

    “木川在回避。”萧禹文不爱说话,但是善观察,看杨慕晴和李木川的眼神他就知道怎么回事了。“该他的东西我会一件不差地替他讨回来。”

    杨承阅这才反应过来萧禹文说的是什么,敢情李木川也是喜欢杨慕晴的,只是想着自己如今的处境,觉得会让杨慕晴受委屈,所以刻意回避两人的感情。“家父并不是那样的人,况且木川是个好男人。”

    “跟那些无关,只关乎男人的尊严。”萧禹文神色冷淡却认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