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十三 他到底是什么人?
    此时宫中,皇后那里已经炸开了锅。

    “严蔚还没有回来吗?”皇后一直不停地在寝宫里踱步,她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自己的人被抓住,然后把她抖出来。

    “启禀母后,还没有!”大皇子萧禹城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蠢货,一个个都是不中用的蠢货!中了一次埋伏,第二次还敢将所有人马压进去!”皇后真的气不过,伏击两次都失败,最可恨的是第二次自己还折损了那么多人,这个交易怎么都亏了。如果不能全身而退,那更是把命都赔进去了。

    “母后息怒,他们也是准备一鼓作气将人拿下……”萧禹城身为大皇子,却一向有勇无谋,也不爱读书,小时候没少因为功课不好被生母皇后数落。如今长大了也不见得变好,最爱往脂粉堆里钻。

    “闭嘴!”皇后狠狠地瞪了萧禹城一眼,眼睛里好似要喷出两团火。“皇上是如何知道的,还派出了禁军……”

    “是那祯烈……”萧禹城小声答道,生怕又惹皇后动怒。

    “好了,你退下……”皇后揉了揉额头,还没等萧禹城说完就下了逐客令。如今她是指望不上这个儿子帮忙想办法了,他自己都还拎不清!越想越气,怎么自己那么聪明,偏偏生个儿子如此愚钝,真是气不过!

    城南的一座阁楼上,慕斯诺一手将桌子上的东西扫落在地上,一时间乒乓作响。

    “太子息怒!太子息怒!”一旁跪着的张高林一动也不敢动。

    “废物!一群废物!”慕斯诺气得一张英俊的脸都扭曲了。

    祯烈一行人很快就进了城,回到了皇上给他安排的府院中,东陵来增援的人先被妥善安顿下来。但是一直都没有见到真正的绾烟公主,所有人的心都还悬着。

    直到入夜,没等来绾烟公主却等来十几个着正装的大内侍卫。祯烈匆忙出来迎接。

    “哥哥!”林绾烟站了出来,虽然对于这个自己只是第一次见面的哥哥,她没多少感情,但是原来的记忆里,祯烈是最真心对林绾烟好的,毕竟是同一个母亲所生。

    “妹妹……”祯烈认出了林绾烟,激动得悄悄红了眼眶,如果林绾烟真的出了什么事,祯烈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参见公主!”闻言,东陵国的一行人纷纷下跪行礼。

    淡定的是大神越的人,毕竟不是他们的公主和皇子,就跟一般平民无异,的确无需下跪行礼。

    杨承阅小声叮嘱其他大内侍卫留下来好好保护林绾烟,自己却悄悄走了,皇上还等着他去复命。

    “皇上,此事有关我们大神越的颜面,微臣不敢说!”杨承阅跪倒在地。

    “爱卿只管说,其他事朕自会定夺。”大神越当今的皇帝萧煜还算个明君,仁慈爱民,治国有方。在位二十几年,国富民强,自然没有邻国敢欺负大神越,但萧煜也从未主动出兵欺负东陵国和玄慕国,打仗苦的是平民百姓,他深知这一点。但胆敢对他的土地有一丝想法,他必定狠狠回击,玄慕国曾多次被教训。

    “抓回来的人中,有皇后的亲信……”杨承阅声音压得很低,在宫中多年,他自然学会的察言观色,也摸透了各个主子的性子。

    “可有确切证据?”萧煜的声音也低沉了几分,朝中的那些事他自然心里是有数的,皇后会牵扯进去,他也是有理由相信的,但确实事关大神越的脸面,皇后也是一国之母,这个事情闹大了,可不好收场。

    “微臣已经玄慕国和其他的人分开关押,玄慕国的人对此供认不讳,另外的人微臣还未审问……”杨承阅不是不知道皇上的心思,就凭如此一件事,哪怕证据确凿也奈何不了皇后,但是萧禹文也只是想给皇后一个教训而已,没有那么急功近利。

    萧煜的脸黑沉下来,对于杨承阅的做法他认同,要不要严刑逼供就看他如何权衡利弊了。“朕倒要看看他们要掀起什么浪了!玄慕国的那些人全部转交给东陵大皇子,其他人先给我关半个月,你且盯着,后面有什么情况再向朕禀报。”

    “微臣遵旨!”杨承阅心里默默地给萧禹文点了个赞,他的预料真是不要太准,这件事只是小小地离间了皇上和皇后,后面皇后再有什么动作,只要能揪出来,就不怕皇上不责罚。

    林绾烟对自己相安无事地和哥哥会面一直很怀疑,因为太顺畅了,她能想到的危险一个都没有出现,难道就是因为她穿着大神越大内侍卫的衣服?不,绝对没有那么简单,如果那么容易,李木川带着那些高手,还有假的公主是怎么回事?还有她听到的李木川和杨承阅的对话又如何解释?萧禹文一直叮嘱她保护好自己是为什么?

    林绾烟顾不上吃饭,就跟祯烈及东陵国前来增援的将领,了解整个事情的经过。

    “意思就是早上你们就已经开始进城,也知道护送的马车里是个假公主?”林绾烟很讶异,这怕是早就有人计划好的,她从寒月山离开已经是下午。

    “启禀公主,确实是的,微臣接到大皇子殿下的密旨,与来人对了暗号就一路同行。可以看得出来大神越这次派出的都是经验老到的高手,而且前后两次加起来的人数比我们的人还多,如果不是他们,我们根本无法顺利进城。”

    东陵的将领实事求是地说道,他对大神越的这些人印象很深,一是领头的很沉着,哪怕实力相当悬殊的时候也不慌不乱,哪怕是计划好的,但彼此之间的信任和默契也非常难得。二是经验丰富谋略过人,从他们两次不同的排兵布阵就能看得出来。

    “哥哥,大神越的人什么时候同你说援助我们的事?”林绾烟转而问了祯烈。

    她根本不相信这次相助的人是全是大神越皇帝派出来的,如果她和祯烈一样没有见过萧禹文,她可能会相信,但事实是她猜到多半是萧禹文在帮她。

    她对萧禹文的身份是更加好奇了,可以确定的一点是,他一定是皇室子弟,否则无法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调集到这么多的大内高手。那这么说萧禹文早就知道她的身份?以后他们还有可能见面?再见面的时候……林绾烟想到自己此行的目的,心里竟有一丝凉意。

    “昨天夜里送信来的人便同我说了护送的马车里是假的公主,今日一早便有人带着大神越皇帝的信物,说会有禁军同我一起出城迎接马车。”祯烈不知道的是,送信的是萧禹文的人,计划也是萧禹文让人告诉他的。早上来的人,是杨承阅的人,皇帝的信物也是真的,因为禁军是皇帝让调的。而禁军其实就是去扫尾清理现场,根本没有实质性地帮上什么忙,毕竟杨承阅也调动不了禁军。

    林绾烟点了点头,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一切都是萧禹文早就安排好的。如果是今天早上才开始布局,根本就来不及,祯烈收到皇帝信物的时候,估计东陵国的人和萧禹文的人早就会和了。

    而且,皇帝调的是禁军,如果她没记错的话,等祯烈和禁军一起出城时,护送马车的一行人已经快到城门口。那就是说,已经是经历了两次搏斗以后了。

    但是林绾烟什么都没有说,因为祯烈所知道的版本是,她那日掉入悬崖,后来被好心的猎人所救,还治好了她的伤。这明显就是萧禹文为了掩饰他自己的身份而编出来的谎话。也就说明他不愿意暴露自己的身份,甚至可能是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那她定然要保守这个秘密,否则可能会给他带去麻烦,林绾烟当然不希望萧禹文有事。

    “那玄慕国的人为何在大神越还能如此猖狂?”林绾烟皱了皱眉,按说不在自己的国家里,想要这样大张旗鼓地追杀另一个国家的公主,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而且,还是在帝都附近。

    “玄慕国的人私通大神越的人。本来玄慕国早就来谈和亲,但是没有成,而且大神越皇帝对他们不如对我们重视,自然他们心里有怨气。听说大神越有人支持与玄慕国和亲,想必就是那些人和他们私通。”祯烈有些气愤,也有些懊恼当初没有料想到这些,导致妹妹受此惊吓。

    “可查出来是大神越的什么人?”林绾烟才明白事情的严重性,如果单纯只是玄慕国的人,那只要大神越皇帝发话,自然他们会安全很多,但是如果大神越有人暗中支持玄慕国,那就防不胜防了。

    “暂时还没有眉目。”祯烈无奈地摇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