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十二 姑娘的恩人
    “这两天累死我了,今天完了,要好好放松一下。”李木川的语气听起来很欢快。

    “你安分点,三爷的伤还没好,别惹他不痛快削你!”杨承阅好心相劝,李木川喜欢去喝点花酒,一放松起来就没个度。倒不是真的去找女人,他不找女人,就是喜欢那种气氛,纯粹地喝酒。一高兴就会多喝几杯,喝多了回去就要被萧禹文收拾。

    “谁让他受伤了?是他自己非得给那姑娘疗伤才那样的。我上上下下折腾了好几天,这会儿又削我,我可不服气!”李木川可是得理不饶人的。

    “好了,这些话别在三爷面前说!要喝酒晚上我陪你喝。”杨承阅最清楚这两人的性子。

    “得嘞,还是小六子最爱我!那晚上我不回去了,三爷问起来,你可得给我兜着哈!”李木川笑得合不拢嘴。

    林绾烟听着他们的对话忍不住想笑,这李木川还有这么一面啊?真是想不到!

    杨承阅侧身发现林绾烟已经走近,给李木川使了个眼神,示意他别再乱说话了。李木川会意,朝林绾烟看去,立刻恢复了正常地笑脸,还带有一丝严肃。

    “姑娘冰雪聪明,应该也猜到了。为了保证姑娘的安全,只有委屈姑娘混在这群男子中进城了。”李木川指了指杨承阅又道,“这位是杨公子,他会一路保护姑娘的。”

    杨承阅微微一笑,朝着林绾烟双手抱拳。这是他第一次看到东陵公主,虽然是女扮男装,可这身大内侍卫的衣服生生地让她穿出了俊朗英气,精致的五官,肃静的表情,除了皮肤略白,倒也挑不出什么毛病。

    “在此先谢过杨公子!”林绾烟也同样抱了抱拳,趁机粗略看了杨承阅几眼:体格高大健壮,必定是长年练武之人才能有此体魄,五官并不出众,但是自有一股震慑人的磊落气质,看起来是沉着内敛之人。

    “姑娘客气了!”杨承阅保持着礼貌的微笑。

    很快,李木川带着原来的那群人和马车继续前行了,只是马车里的人变成了绿莺。

    待李木川一行人已经跑得看不到影子了,杨承阅才下令开始走。杨承阅和另外两名侍卫走在最前面,林绾烟就在他身后,没有刻意的刻意,反正林绾烟感受到了这样的安排,也就不忸怩了。

    杨承阅好像是故意压着速度,队伍前进得很慢。

    “姑娘,你可信得过三爷?”杨承阅转头问了一句。

    林绾烟心里一愣,没想到他会这么问。“当然。”

    “那我长话短说,三爷给姑娘留了一句话:保护好自己。所以不管发生什么事,姑娘且记住三爷的嘱咐。”杨承阅冷静地说道,他不敢保证,这回去的路上还有没有不要命的来刺杀,李木川在前面也是试探。

    林绾烟怎么都觉得中了杨承阅的圈套,这就是让她什么都不要问了呗!但是一想到萧禹文的这句“保护好自己”,林绾烟的心里就很暖,她好像解读到萧禹文后面还有一句“一切有我”。

    “好。”林绾烟答应完,好像又想起了什么事。“请问杨公子,可和我家哥哥联络好?”

    杨承阅冷冷地笑了一下,点点头,心里多少有点不屑。说来就凭祯烈的那点人,还真办不成今天的事,毕竟这是在大神越,天时地利人和,祯烈一样都不占,如果不是萧禹文出手,单凭自己的大内侍卫也办不到,结果会怎样,可想而知。“姑娘请放心,三爷不会让你失望的。”

    “你们三爷到底是什么人?”林绾烟忍不住问出口,问完就后悔莫及了。

    杨承阅顿了顿,皱了个眉头,这个东陵公主好像也不是李木川说的那么聪明吧?“姑娘的恩人。”

    林绾烟感觉到了杨承阅对自己的抵触,也深深意识到自己问出这样的话有多愚蠢。“抱歉,我不是那个意思!”

    杨承阅轻哼了一声便不再说什么。他懒得跟她说,从早上开始,他的人、三爷的人就已经为了她与那帮人厮杀过了,她还一副被人算计的模样,真的很让人不爽。

    早上当严蔚在皇后寝宫外候着的时候,杨承阅已经向皇上禀报完了祯烈的情况。果然不出所料,为了给东陵国一个交代,皇上的意思也是暗中给祯烈援助,切勿打草惊蛇,一定要揪出背后的主谋,平安地将东陵公主带进南栎城。

    本来杨承阅就已经和李木川联手布局好了,只是相当于跟皇上知会一声罢了,免得揪出人来了把皇上吓到。得了皇上的旨意,找到了祯烈,祯烈是个聪明人,自然是求之不得。

    结果就是李木川的人,从一个村子里护着一辆马车与东陵国前来援助的人汇合,一起护送马车里的“绾烟公主”进城。

    到了一处僻静的山头,突然一阵落石,所有人倒早有防备,所以只伤了些马匹。紧接着又是一阵乱箭,慌乱向前逃串中,少部分人中箭。

    很快继续往前逃跑中,一群人堵在了他们前面,接着又有一群人把他们的退路也封死了,剩下一边是悬崖,另一边是绝壁。只能是一场肉搏。

    因为双方人数相当,一时间却也分不出胜负,这时后面赶来了几十个便衣的大内侍卫,很快那帮人就落了下风,死的死,伤的伤,逃的逃。

    他们倒也一点都不慌,收拾了一下现场,清点了下人数,李木川的人和便衣大内侍卫的损失并不严重,折损的大半是东陵国的人。倒是对方逃跑的人数大约只在三分之一。

    很快李木川亲自带着第二批人赶到,除去少数几个大内侍卫和抓住的那些俘虏,其他人又继续往进城方向赶。这次他们的速度并不快,好像故意给那帮人时间准备再次的袭击。而且除了马车外围着的那群人,整个队伍稀稀拉拉,拖得很长。

    在进南栎城将路过的最后一片树林里,那些人再一次偷袭。先是地上设的陷阱将马绊倒,接着又是一阵乱箭,。

    他们明显就是冲着马车去,队伍又拉得长,所以只是一部分人受到伏击,另一部分人则很快找到对方藏匿的位置,厮杀起来。这次对方的人数众多,而且根据着装判断,加入了不少支援的人。

    寡不敌众,东陵国和李木川的人只能死死地将马车护住,不断与他们周旋,保存着实力。此时,树林里杨承阅带着另一群便衣的大内侍卫出现了,足足是第一次的三倍之多。

    如此形成了三个包围圈,东陵国和李木川的人将马车围住,那群人将东陵国和李木川的人围住,杨承阅的人将那群人围住。

    瞬间,局势出现了惊人的逆转,那群人腹背受敌,很快便败下阵来。这次,只有死的和伤的,根本就不给机会让他们逃跑。

    完胜后,东陵国的人护送着马车继续往城里去,李木川匆匆赶回寒月山接林绾烟,杨承阅挑选了十几名精干的大内侍卫稍作休整后也赶往与李木川约定的地点。其他的人都留在了现场。

    这时距离南栎城门已经只有十几里路了,而且全是宽敞的官道。东陵国一行人才走了不到五里路,就碰上了匆匆而来的禁军队伍,祯烈也在其中。

    顺理成章的,禁军派出了一队人随祯烈护送马车进城,另外的就赶往树林增援大内侍卫清理现场。

    这些“路障”都清理完了,李木川才匆匆护送林绾烟下山,这也就难怪林绾烟在寒月山等了那么久。

    两次的打斗中,东陵国的人折损众多,一部分原因是他们一直一前一后地把马车和李木川的人护在中间,另一部分原因是他们地势不熟而且长时间赶路确实疲乏。

    但是大内侍卫和李木川派来的人损失也不小。杨承阅救护有功自然会得到皇上的封赏,萧禹文则是幕后的策划,而且是冒着生命危险却又不能现身领赏的策划,他的损失自然就只有自己担着。

    这些杨承阅心里都明白,以他和萧禹文的关系,他宁愿不要这些封赏,也不愿意萧禹文冒这样的险。会去冒险,虽然有一部分原因是萧禹文不想放过那些人,但仅仅是如此,他没必要做得那么绝,更多的是为了确保东陵公主毫发无伤。自然听到林绾烟对萧禹文的怀疑就愤恨不已。

    无须李木川碎碎念,杨承阅也猜到萧禹文这次可能动了点情,否则以他的性子,别说是一个东陵公主,就是大神越的公主也不关他的事。他要做什么事,一切都在计划之中,根本也没必要借着这件事情达到什么目的。

    反倒是这个事情一出,还不知道会给他带来什么影响。最好的事情肯定就是萧禹文当日不去救这个公主,再次一点,就是哪怕救了就救了,不要管那么多有的没的,总之就是撇清关系,否则很难说会不会后患无穷。

    这就是杨承阅看不懂萧禹文的地方,明知不可为又偏偏为之,总是给自己选择一条最难走的路。

    杨承阅和萧禹文一般大,都是十八岁的大男人了,没有说亲,也鲜少和女子接触。他无法理解这些感情,但是让他选择,他断然不会有萧禹文这样奋不顾身的勇气,太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