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十一 准备进城
    第二天天未亮,南栎城就暗潮涌动了。

    才过卯时,皇后的寝宫外,严蔚紧急求见。严蔚是皇后的亲侄儿,御史大夫严镇桥的长孙,任兵部侍郎。

    “这大清早的可有什么急事?”皇后严艺薇还未梳妆,一脸慵懒。年近四十的她,虽然保养甚好,却还是不敌时间的流逝,脸上虽然没什么明显的皱纹,可终究皮肤是松弛了。

    “请皇后娘娘恕罪,确实有重要事情要跟娘娘禀报!”看得出来严蔚很着急。

    皇后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说。

    “昨天夜里,微臣收到重要情报,那个东陵公主那日逃跑后坠落山崖,正好被一户猎人救活,昨日刚刚与东陵大皇子联络上,今日将会进城。”严蔚已经连续搜查几天了,一点消息都没有,现在人终于要出现了,必须要抓住机会。

    “消息可靠吗?”皇后仿佛一瞬间清醒了,语气也严肃起来。

    “完全可靠。东陵派来的人昨天夜里已经到城郊了,就等着带上东陵公主一起进城。东陵大皇子那里昨夜也一直在部署。”严蔚没有半句虚言,他收到的情报就是这样。

    “皇上可知道?”皇后的脑子在快速运转。

    “消息已经被我封锁了,传不到皇上那里去。”严蔚办事是相当老到的。

    “玄慕太子那里呢?”她的眼里闪过几道精光。

    “已经召集了所有力量了。”严蔚有一丝得意。

    “这次必须保证万无一失,再有意外,不仅他没法活着回去,我们可能也会受牵连。”皇后对他们上次的失败耿耿于怀,她不傻,皇上也不瞎。“在城外就解决掉,进城了就不要轻举妄动,现在城里有多少禁军和大内侍卫你自己心里要有数,可不要留下什么把柄。”

    “微臣明白!”严蔚一副事在必成的样子。

    在进城的必经之路上,玄慕太子慕斯诺已经设好双重埋伏,严阵以待。布局之缜密,他自觉今日一只苍蝇也休想飞过。

    祯烈的人分为两队,一队在城内接应,均是与他同来的护卫和潜伏在大神越的间谍组织,对南栎城的情况已经非常熟悉。另一队是边境赶来支援的东陵将士,人数有两百人之多。昨夜赶到,尚未进城,与祯烈派去的人碰面后,就在树林里休整,准备养好精神迎接第二天的恶战。

    林绾烟起了个大早,让踏雪给她梳妆打扮。看着房间里已经渐渐熟悉的一切,她的心情是复杂的。

    踏雪梳妆完后将一个精致的木盒子递给了林绾烟,里面装着出事那天她佩戴的一些首饰。林绾烟挑了个玲珑碧玉簪送给踏雪,踏雪怎么都不愿意收,最后还是林绾烟亲自帮她插在头上,才算作罢。

    吃过早饭,林绾烟便在三楼书房看书,等着李木川来人唤她。她没什么东西好收拾的,来时的衣服都已经破得不成样子,现在身上穿的还是萧禹文让人准备的。

    眼看已经过了午时,林绾烟还是没有等到人来唤她。她再也坐不住了,莫非,出了什么意外?林绾烟站在三楼的窗前四处张望,隐隐有些不安。怎么感觉今天这里很不一样?可又好像没什么不一样,就是四处的人少了,清净了许多。对,人少了,还少了很多。这些人都干什么去了?为什么偏偏是今天?

    踏雪已经被她差去找李木川了,林绾烟自己也不想再等下去了,抬腿往灵沫阁走去。果不其然,灵沫阁的守卫也少了很多。她一路畅通无阻地进了灵沫阁,一楼没人,二楼没人,三楼上锁。萧禹文也不在?

    正当林绾烟一脸狐疑地返回寒烟阁,李木川神色匆忙地从寒烟阁出来。

    “姑娘,可找到你了!”李木川脸上浮起了笑容。

    “我可不是也一直在找你!”林绾烟仔细盯着李木川,他现在的样子和之前她所看到的吊儿郎当样儿,完全不一样,沉稳踏实,像刚刚干了一件大事,却仍旧意犹未尽地沉浸在其中。

    “那便请姑娘快随我出去,马车在外面候着的。”李木川不再多说,快步往门口走去。

    林绾烟来不及问什么,只能跟上。

    门口除了一辆并不豪华的马车,还有二三十个打扮得很朴素的男子,此刻都各自坐在马上。

    林绾烟扫了他们一眼,哪怕一个个刻意衣着低调,却难掩浑身散发出的逼人寒气。特别是无意中瞟过来的眼神,让林绾烟心里一紧。这些都是一顶一的高手,林绾烟定论完毕。

    “姑娘快上马车!”李木川为林绾烟掀起门帘。

    林绾烟配合地钻了进去,李木川也很快跳了上来。

    林绾烟有点奇怪,李木川不是应该骑马吗?跟她共乘马车是几个意思?但是她没有问,撩起窗帘,探出头去,想最后看一眼这个她住了这么多天的地方。她还从来没有出过这个大门,都是规规矩矩地在里面走动。

    现在从外面看起来,这也只不过是很普通的一处宅子,甚至连块门匾都没有。倒是看得出来,这一定是在极高的山上了,一眼望去全是头顶浮云薄雾的山林,甚是肃穆静谧。

    “姑娘!”李木川从怀里掏出一块黑布。

    林绾烟回过头看了看李木川的手里的黑布,脸色不是很好看。

    “多有得罪!”李木川陪着笑将黑布递过去。

    “是萧公子的意思?”林绾烟不知怎么会这样说出口,心里有点酸酸的。她有一份小私心,想萧禹文来送送她,又怕会很尴尬。很好,萧禹文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姑娘别误会,这是这里一贯的做法,哪怕是夫人来也是这样的。”这当然是李木川胡扯的,夫人根本就没来过,这么多年来过的女人除了她就是踏雪。

    其他人自然不必这样蒙块黑布下山,因为不是萧禹文的亲信根本就无法上山,能上来,下去的时候也是个死人了。

    主要是李木川觉得林绾烟不简单,还是小心为妙,他不想节外生枝。

    林绾烟倒也没说什么,自觉地把黑布对折再对折,蒙在双眼上,靠边在靠垫上睡觉。本来想问点什么,却因为这块黑布而变得一点心情都没有,这个人跟她坐同一辆马车就是为了监视她,还指望他会说什么实话?

    李木川一看她那样子就知道这个姑奶奶是生气了,他偷偷地笑着,也不说话,正襟危坐着闭目养神。这个不识好歹的女人,背后为她做了这么多事居然还这样一副脸色,罢了,看在她不知情的份上,就不跟她计较了。

    马车的速度很快,林绾烟根本就睡不着,她能感觉到这一段山路肯定不好走,弯多,路又不平,很是颠簸。她不知道当时萧禹文是如何将她带回山上的,还是在他自己也受伤的情况下。

    她又忍不住去想,萧禹文到底是什么人?救她到底为了什么?如此将她送到哥哥那里到底会不会让他受到牵连?还是此番就是一场交易?从头到尾就是一场阴谋,她不过是一颗棋子?

    不,她不能怀疑萧禹文,也不想怀疑,毕竟她的这条命都是他拼了自己的命救回来的。人心险恶,她还是希望自己不多的善意能用在他身上,她还是选择去相信他是一个好人。

    不多的接触里,她印象最深的就是萧禹文的眼睛,冰冷又深不见底,但她却看到了一片纯净。这种纯净,和他的拥抱、他的亲吻一样让她心安,这也是林绾烟不会反感萧禹文“轻薄”自己的原因,那种孩子般想做什么就去做的纯净,一点都让人感觉不到攻击性,让人无法拒绝。

    约摸一刻钟,马车停了下来。林绾烟警觉地坐直了身子,右手放在了自己的剑上,却没有扯下脸上的黑布,她知道李木川还在马车里的。

    李木川早就睁开了眼,把她一系列动作尽收眼底,嘴角浮起一丝笑意,很快跳下马车,紧接着上来了一个挎了一大包东西的姑娘。

    “小姐,奴婢绿莺,伺候小姐换装。”绿莺放下肩上的布包,帮林绾烟取下了黑布后,又将布包解开,里面是一套宫廷侍卫的衣服、一顶帽子和一双鞋子。

    林绾烟用手挡着双眼,慢慢睁开眼睛。看了看长相甜美的绿莺,绿莺自称奴婢,衣着却是极其讲究,头饰首饰也点缀得恰到好处。再看看给自己准备的衣服,林绾烟瞬间心中明了了。

    林绾烟换好装,拿上自己的剑就下了马车,而绿莺取代了她坐在马车里。

    她发现,多了十多个和自己穿着一样的人。林绾烟看了看自己的这身衣服,很合身,应该就是按着她的身材准备的,看着这衣服应该就是大内侍卫或者御前侍卫吧。

    不是去与哥哥汇合,穿成这样是做什么?李木川怎么会跟宫中的人认识,还请得动他们?林绾烟心中的疑问越来越多。

    见到林绾烟下了马车,很快一个素装的人牵来一匹马。林绾烟点头致意后,跃上马背,缓缓驾马往前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