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九 我保证就远远看着
    目送林绾烟出门,李木川走到软榻对面,临时支起的屏风后坐下,翘起二郎腿,一脸坏笑地看着一直在偷窥的萧禹文。“三爷,都看到了,听到了,不用我禀告了吧?”

    萧禹文端起水杯自顾自喝水,看都不看李木川一眼,这小子笑起来就是欠揍。“按她说的做。”

    “三爷,你给我把把脉呢,瞧瞧我是不是失宠了?”李木川边说边伸过手去。

    萧禹文伸手就想把他拽过来,可李木川反应更快,急忙收回刚刚伸过去的手,萧禹文扑了个空。

    “三爷,你现在这点功力怕是连那姑娘都打不过,省省力好好养伤吧!”李木川好不得意。他经常嘴欠,萧禹文的脾气就是劳资不说话把你打到怕。没有什么问题是一顿打解决不了的,不行就两顿。打又打不赢,李木川就只有躲,反正只要萧禹文不是存心要教训他,基本上他都能躲过,这也成了他平时的一大乐趣。

    “她还没有完全恢复,多给她安排几个贴身的人,有什么意外,你也不用回来了。”萧禹文冷冷地说道。

    “三爷,你就跟我说句心里话,你是不是认真的,如果你是认真的,我这条命豁出去,也要保她安全。”李木川笑得没点正经儿。

    “你要就那么点本事,活着也没意思,窝囊。”萧禹文怒瞪他一眼,这小子就是喜欢跟他装,再套他的话。

    “三爷你摸摸,整个胸口都是你捅的刀子,痛!”李木川极其不要脸地凑过身,把胸往萧禹文那里挺了挺。

    这一次萧禹文根本没有给李木川躲闪的机会,挥手就是不轻不重的一拳。

    李木川戏精地双手捂胸歪倒在椅子上,输人不输阵,能在嘴皮子上占便宜的机会李木川是从来都不会放过的。“三爷你最好祈祷我没事,你那小美人的性命可是挂在我身上的。”

    “我只知道,再不滚,你会挂在大门上,赤,身,裸,体。”动嘴皮子有什么用,萧禹文只会实际行动。

    闻言,李木川立刻起身站得笔直,一脸谄媚的笑。“得嘞,我知道三爷是爱我的,我的身体属于三爷,心也属于三爷,斗转星移,沧海桑田,海枯石烂,地老天荒,矢志不渝!走了,知道三爷不会想我,我就放心了!”

    一说完,李木川溜得比兔子还快。开玩笑,剥光挂在门上算怎么回事,这张脸他还是要的,虽然只是一般般帅。

    抛弃简单粗暴直接找祯烈的方法,李木川派人按照林绾烟所说的记号,一路做到南栎城偏僻巷子里的一间废弃房子。

    果然,刚刚才入夜祯烈就带了几个手下寻来。看了林绾烟的剑和亲笔信,祯烈也马上写了一封信,取下随身佩戴的玉佩,交给来人一并带回。

    林绾烟在信中告诉祯烈自己被一位贵人所救,现在很安全,伤也好得差不多了,让祯烈不要担心。同时因为不知道何人欲图谋害,也害怕恩人会因此受牵连,要祯烈不要透露她安好的消息,待调查清楚情况后再从长计议,万不可轻举妄动。但要尽快调查清楚,时间拖得越长,她和恩人就越危险。

    祯烈回信告诉林绾烟,出事当天,他就派人加急将消息传回东陵,并且通知边境守将迅速派精良将士前来支援,预计明日一早就能到南栎城。同时,东陵一直神秘潜伏在大神越的间谍组织也已经调查出部分情况,还在等顺玺帝的准允,便可行动,让林绾烟再等两日,并告知了一处联络地址。

    在寒烟阁三楼,林绾烟看完信,立即烧毁。行为如此谨慎,让旁边的李木川心中为之一震。这个公主有着和她年龄不相符的成熟,看来他还是被她单纯的外表所迷惑,以为不过是个长得漂亮只会撒娇求宠的女子。

    “李公子稍等,我这便写封信,请李公子按照上面的地址连夜将信带到。另外,请李公子安排马车,我想明天上午离开。”林绾烟说完就走到书桌旁坐下写信。

    这次她只写了寥寥数语,很快装好,在信封表面写下了一个地址,递到李木川手中。

    “姑娘放心,信在下立刻遣人去送。马车也会帮姑娘备好。”李木川说完抱拳告辞,多的他没有问,一问就会露馅,林绾烟比他想象得要聪明得多。

    李木川才走到寒烟阁门口,林绾烟飞奔追了出去。“李公子!”

    “姑娘可还有什么事?”李木川停下脚步。

    “李公子,我还有个不情之请。”林绾烟此时的面孔跟刚刚的冷静大不相同,脸颊似乎还微微泛红。“我想见萧公子。”

    李木川一时愣住,没有说话,只是一脸疑惑地看了看林绾烟。他以为知道萧禹文闭关休养,她已经放弃见他的念头。萧禹文也不喜欢被人看到他脆弱的样子,更不用说是被一个心里还有些许不同感情的女子看到。

    “我知道这个请求让李公子很为难,也会打扰到萧公子休养,但是我此次离开,可能再难有机会和萧公子见面,感谢的话我想亲口对他说。”林绾烟说得很急切也很真诚。

    “姑娘,三爷确实不方便见你,你的感谢我会帮你带到的。”谁说再难见面,只有我们三爷想,就能见到,李木川心里暗暗说道。

    “好,不方便见也没关系,请李公子让我远远地看看他就好。”林绾烟急得简直要口不择言了。

    “这……”这也可以?李木川怎么觉得听着挺感人,挺……浪漫的?汗。

    “我保证就远远看看,一句话都不说,也不会被发现。”林绾烟看着李木川已经有些动摇了,又继续说道。

    李木川一脸为难的样子。他确实不确定将人带去了,萧禹文会不会打死自己,他很少为人破例。又转念一想,会不会萧禹文也想见她,只是碍于脸面?那自己岂不是做了件好事?

    顿了顿,李木川说道:“那姑娘随我一同前往吧。”

    “多谢李公子!”这句感谢林绾烟是发自内心的。

    走出寒烟阁门口,李木川将林绾烟写的信交给了门口的护卫,就带着她往灵沫阁走去。一路上两人都各怀心事,没有说话。

    “进去吧,三爷在二楼。”李木川将林绾烟带到灵沫阁门口就转身走了。

    “多谢!”林绾烟此时的心情是忐忑的。

    每一个脚步都很轻,林绾烟生怕萧禹文已经休息了,会打扰到他。

    二楼和一楼一样,是个没有隔断的大通间,空旷无比,触目可及的是挨着几面墙上都摆着木柜子。柜子的每一格都放满了瓶瓶罐罐和她不认识的晒制后的植物。一张长长的桌子上除了水壶水杯,还摆着有石舂、杆秤等研磨称量的工具。

    空气中飘散着浓浓的药材味道,林绾烟联想到萧禹文为她疗伤时准备的有药浴,他还用银针给她针灸,萧禹文难道是个医生?

    应该是没错吧,因为她看到萧禹文正背对着他在木格子前移动,手里还有一些药材。

    “你是在给自己配药疗伤吗?”林绾烟边朝萧禹文小跑过去边笑着问道,她很好奇。

    “这么晚了还不睡?”萧禹文还是那冷冷的表情,不慌不忙地将手里的药材放在桌子上,对林绾烟的到来好像并不意外。

    “你不也还没睡!”萧禹文真是擅长岔开话题把她带偏啊。

    萧禹文没有说话,用毛巾擦了擦手,倒了一杯水递给林绾烟,桌子前并没有椅子,他们只能隔着一张桌子的距离站着。

    林绾烟接过水喝了几口,将杯子拽在手里。她不敢直溜溜地看萧禹文,可哪怕用眼角偷窥,她也看出来萧禹文的脸色比原来苍白了许多。只不过他白杨般笔直地站着,还是显得很精神。

    萧禹文也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却并不喝,只是拿在手里。这么近距离地看林绾烟,萧禹文很满意,她的气色确实好多了。

    两人都没有再说话,周围安静得仿佛只剩下此时砰砰的心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