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七 女儿愿意去和亲
    林绾烟接过萧禹文递来的水,漱了漱口。萧禹文就端走漱口的杯子和盆,又从另一个温水盆里拧出了一条毛巾,轻轻地帮林绾烟擦脸。

    疲倦地睁眼看着正轻轻柔柔帮她擦脸,而自己却满头大汗的萧禹文,林绾烟莫名地想哭,她是个泪点高的人,可此时眼框还是红了,不自觉地滴下几颗泪珠。就是这么一个看起来冰冷无比的男人,不仅救回了她的命,还像照顾孩子一样贴心地照顾着她,从小到大,就只有她爸爸妈妈对她这样。

    “痛吗?”萧禹文看着红了眼眶的林绾烟很是心疼,以前他很烦哭哭啼啼的女人,可那晚林绾烟哭得梨花带雨,他没有觉得烦。和现在的感受是一样的,就是心疼,那种他从来没有过的,心揪着疼的感觉。

    林绾烟看着萧禹文紧张的神情,带着流泪的眼睛扬起嘴笑着摇摇头。

    萧禹文轻轻地将林绾烟拉到自己的怀里,将她的头按在自己的胸口,声音前所未有的温柔,“别哭,我心疼。”

    林绾烟不知怎么的更想哭了,是笑着哭,萧禹文的语气一点都不像在说撩人的情话,而是让她感觉到他是认真的,他真的心疼。

    “我不在身边的时间,保护好自己。”萧禹文眼神复杂地看着林绾烟,他只道是银针扎过后,林绾烟浑身疼,毕竟她的后背现在有几十个针孔,只是她自己看不到罢了。

    每个人对疼痛的感知度是不一样的,萧禹文是属于痛点高的,伤口清创缝合时从不用麻药,虽然疼,但是他能忍,疼痛神经习惯了也好像就没感觉多痛。他觉得林绾烟是个女子,忍不住痛也情有可原,可是他不想再看到林绾烟受伤了。

    林绾烟不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可是萧禹文不容置疑的语气让她顺从地点点头。

    “先躺下,我让踏雪进来帮你穿衣服。”接下去他要用内功帮她疗伤。

    闻言,林绾烟看了看自己身上裹得是一条毯子,她从萧禹文怀里缩回被子里的速度和脸红的速度一样快。

    萧禹文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走了出去,他没有心怀不轨,所以虽然心里有些其他感情在里面,但还是很坦荡。

    林绾烟感觉到体内有一股热流在游走,从头部而五脏六腑,所经之处无不温暖舒适,她知道这是背上紧贴着的那双手掌在源源不断地输送着热量。

    她无法拒绝,只能闭上眼睛感受身体的变化。

    渐渐地,脑子里很多画面一幅幅清晰浮现……

    当她还是个五六岁的小女孩,淘气地从宫殿门口跑了进去,后面追着一群人。

    “公主,公主,慢点跑,别摔着了……”

    “公主,皇上正在御书房议事,你先在外面玩着吧……”

    身边的人只能焦急万分地喊着,却没有人敢把她拦下来。她径直跑进去,也不行礼,一溜烟爬到皇上的腿上坐得稳稳的,朝他甜甜地笑着。

    “绾绾来啦,可是想朕了?”顺玺帝紧紧地把她抱住,伏下身用胡须去扎她娇嫩的小脸。

    她咯咯地笑着,胡须扎得她痒痒的。“父王,女儿是来告状的。”

    顺玺帝看着小人儿一本正经的样子,哈哈大笑起来,“哦?绾绾可是来告谁的状?父王一定给绾绾做主!”

    “启禀父王,女儿是来告父王的状的!”她还是一脸认真的样子。

    “哈哈哈,绾绾来找朕告朕的状?那谁来治朕的罪呢?”顺玺帝捏了捏小人儿的脸蛋。

    “自然由女儿来治罪啦!”小人儿漂亮的眼睛机灵地转动着。

    “哈哈哈,好好好!那绾绾给朕说说,朕可是犯了什么罪?绾绾又准备如何治朕的罪呢?”顺玺帝心情大好。

    “听闻父王数日操劳,休息极少,龙颜抱恙,父王可知罪?”小人儿面色肃穆,稚嫩的声音却又带了几分严厉。

    “父王知罪!父王知罪!”顺玺帝配合地低下了头,声音也放低了。“可不知绾绾要如何治朕的罪?”

    小人儿眉开眼笑,“那自然简单,女儿晚上睡觉前就来这里巡查,若父王不睡,我便不睡。这样治罪,父王可服气?”

    “服气!服气!”顺玺帝笑了,笑得暖暖的,这个罪治得他很幸福。

    十三岁的小绾烟,一身艳丽的霓裳,胯下一匹雪白的骏马,手持一条长鞭,与高大威武的顺玺帝并驾齐驱,眉目带笑。

    “父王,女儿射箭可有长进?”小绾烟笑着问道。

    “岂止长进?绾绾射得最好!比你几个皇兄都要好!”顺玺帝龙颜大悦。

    “那父王便将挽月剑赏赐给女儿可好?”小绾烟好看的丹凤眼里满是期待。

    “不好!”顺玺帝故意逗她。

    “父王,女儿伤心了。”小绾烟嘟囔起小嘴。

    “朕自然要让人重新铸一柄更好的剑送给绾绾!”顺玺帝看小绾烟那模样,哈哈大笑起来。

    此时的绾烟公主已经是个十六岁的大姑娘了,没有了原来的莽撞,但还是喜欢躲在御书房的角落偷偷给顺玺帝一个惊喜。

    那日,顺玺帝还没下早朝,她便躲在书房的屏风后看着书等他回来。

    不一会儿,顺玺帝回来了,同时来的还有丞相、大皇子、二皇子。随后她的母后宁皇后也到了。

    绾烟公主大气不敢喘一声,她有预感,应该是要商量什么重要的事。

    行过礼后,丞相率先开口。“启禀皇上,密探的消息千真万确,玄慕国派去大神越洽谈和亲事宜的使臣昨日已经启程了,和亲人选也确定了,是玄慕的三公主。”

    顺玺帝一脸凝重,“祯烈,祯沅,你们有何看法?”

    “父王,儿臣以为,一直以来我们东陵和大神越邦交友好,关系融洽,玄慕国不仅长期觊觎我们,也多次侵犯大神越,如果我们也派出使臣洽谈和亲,同样的条件下,大神越会选择我们。”二皇子祯沅答道。

    顺玺帝点了点头,三国势力虽然鼎立,大神越却是更胜一筹,如果能和大神越和亲,相当于就有了庇护,玄慕国不得不忌惮三分,边境战事也将得以缓解。如果玄慕和大神越和亲,东陵必然孤立无援,哪怕大神越按兵不动,一直不安分的玄慕国必定仗势欺人,而大神越恐怕也会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坐收渔翁之利。

    “父王,和亲自然是当下正确的选择。玄慕国和亲的是三公主,据儿臣所知,玄慕有三个公主。儿臣舍不得绾绾!”祯烈十分疼爱绾烟公主,他俩同为宁皇后所生。

    一时静籁,不仅祯烈舍不得,顺玺更舍不得。一旦和亲,住进大神越的深宫中,要想见一面就是千难万难。后宫哪会平静?要是受了什么委屈,万水千山,他的绾绾该和谁说?

    “皇后,你如何想?”顺玺帝看向宁皇后,一边是江山社稷,一边是骨肉亲情,他无法说服自己轻易放下。

    宁皇后眼里噙满了泪水,但语气却一点不含糊,她是深明大义的。“皇上对绾绾的爱是小爱,对东陵臣民的爱是大爱,我想绾绾会明白的。一切全凭皇上定夺!”

    “母后……”祯烈失声吼道。

    “好了,都退下吧,朕累了……”顺玺帝揉了揉太阳穴,脑子里一片混沌。

    “父王!”绾烟公主从屏风里冲出来,跪在了顺玺帝面前。

    “绾绾这是干什么?”顺玺帝起身想把绾烟公主扶起来。

    “女儿请父王恕罪,女儿什么都听到了!”绾烟公主倔强地不起身。

    “绾绾先起来,父王舍不得让你去和亲,起来说话!”顺玺帝看着他的绾绾跪在那里,心里很不是滋味,贵为一国之君,却连把女儿留在身边都那么难。

    “不,父王!女儿愿意为父王分忧,女儿愿意去和亲,请父王成全!”绾烟公主字字铿锵有力地敲击着在场所有人的心。

    “胡闹!快起来!”顺玺帝一直以为绾烟公主跪地不起是求他不要让自己去相亲,没想到却是这样,他的心更加凌乱了。

    “父王不答应,女儿便不起来!”绾烟公主从小倔强任性,却也并非不明事理。“父王,母后说得对,父王不仅仅是我的父王,也是东陵臣民的父王。从小我独享父王的宠爱,这是我将父王对东陵臣民的宠爱都夺来了。如今,绾绾已经长大,能有机会回报父王的宠爱,回报东陵臣民的宠爱,绾绾觉得很幸运!”

    宁皇后忍了很久的眼泪滴了下来,祯烈的眼眶也红了,顺玺帝强忍着心疼,将绾烟公主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