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四 参观房间
    林绾烟走了不到一刻钟就累了,身体的确还太虚弱。回到房间,也就躺下睡了,还特意吩咐踏雪不用来叫她用膳,如果她醒了自然会唤她。

    这一觉她睡得特别沉,连梦都没有做。醒来,四处一片昏暗,唯独床边一簇白影。

    “醒了?”萧禹文淡淡问道,看着挣扎着要起来的林绾烟,又扶了她一把,很快给她倒来了一杯水。

    感觉肚子里还是早上喝下的药,才喝了几口,林绾烟就皱起眉摇了摇头。

    萧禹文迅速把杯子放回桌子上,又重新坐回床边,伸出手背放在她的额头上,还好,没有再发烧。“不舒服?”

    “睡久了,头晕。”林绾烟浅浅一笑,两边脸颊上的小酒窝若有似无,甚是好看。

    萧禹文看着她笑,脸上没什么表情,起身拿过外褂。“要吃点东西,还是去走走?”

    林绾烟看着萧禹文帮自己穿上外套又穿上鞋子,感觉被幸福包围,不过是个才认识几天的陌生人而已,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好?

    “这几天谢谢你了,其实你可以不用对我这么好。”林绾烟答非所问,她对现在的自己一无所知,但是她依旧害怕对一个人产生依赖。

    特别是昨晚的一系列荒唐举动,她觉得纯粹是自己刚到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对见到的第一个人开始产生的依赖。就像落水的人,哪怕看到一稻草,都会不顾一切地抓住。就像刚刚出生的小羊羔,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动物,就会觉得那是自己的亲人。这种感觉太可怕了。

    萧禹文愣了一下,脸上没有什么波澜,也不准备问原因,他并不想知道太多为什么后面的因为,太麻烦。他只是单纯地想这是在警告他保持距离吧,她是来和亲的公主,本就不该与不相干的人有过多的接触。很快她就会离开,他们也不会再有什么交集,何必浪费那么多感情呢?不,应该说是浪费时间。他最不喜欢的也是浪费时间。

    “我让踏雪过来。”萧禹文冷冷地丢下这句话就出门了,没有给林绾烟说话的机会。

    不一会儿,踏雪就匆匆赶来,看那样是睡下了被叫醒的。“小姐恕罪,奴婢来晚了!”

    “没事,不用这么慌乱。”从萧禹文走后,林绾烟就一直呆坐在床边,她不知道就这么一句话怎么就让他那么生气?对,他生气了,虽然他的表情和语气都纹丝不变,但是她知道这句话一定伤到他了。

    “你家公子去哪了?”林绾烟起身往门外走。

    “我进来的时候看到公子往灵沫阁去了,那是公子练功的地方。”踏雪见林绾烟往外走,急忙拿起披风追上,把披风披在林绾烟肩上。

    “你回去吧,我去找他。”林绾烟收紧了披肩,不待踏雪回答就往楼下走。

    林绾烟所住的寒烟阁的侍卫并没有拦着不让她出去,只是到了灵沫阁门口被拦了下来。但也就问了一句就放行了。

    灵沫阁一楼,是完全空旷的场地,靠着角落摆着各种兵器。只有一处用屏风拦开,看不到后面的情况。而萧禹文在正中间盘着腿席地而坐,双眼紧闭,一动也不动,看去像一樽精心打磨的雕塑。可那一个白影放在这偌大的空间中,不免显得孤寂。

    林绾烟走近了也没见萧禹文睁开眼睛,她只看到那又长又密的睫毛。林绾烟也不知该如何开口,干脆和他背靠背席地而坐。

    “地上凉,起来。”萧禹文依旧没有睁开眼睛,长年练功,他的听力极好,当林绾烟在灵沫阁外他就从脚步声中知道是她,心里一时也复杂起来。

    本来他就是想在这里静坐反思的,他不该任由自己心里对一个女子生出不一样的情愫,况且这还不是一般的女子。他有自己应该去做的事情,而不是把时间浪费在这上面。想着想着就决定后面的事情都交给李木川,他不再出现。可林绾烟这又出现在自己面前了。

    “你在生我的气。”林绾烟像个犯错的孩子般低下头。

    萧禹文蓦然起身,伸出手拉她起来。“没有。”

    “我说我什么都记不得了,一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你,觉得有你在很温暖,所以很怕你不理我,你相信吗?”林绾烟的声音很低很急促,却又每个字都说得很清楚。

    萧禹文对于林绾烟会说出这样的话惊讶不已,但是脸上表情始终没有变。有自己在很温暖?怕自己不理她?萧禹文内心最软弱的部分好像被触动了一下。从来没有人会把“温暖”两个字跟他联系在一起,也从来没有人害怕他不理人,因为那是他的常态。

    “相信。”萧禹文他知道像林绾烟这种身体重创又内力大损的情况下,是有可能短暂性失忆。而他已经知道她是谁,就先陷入自我矛盾斗争中。“饿了吗?我送你回去。”

    林绾烟乖巧地点了点头,随着萧禹文回到房间。她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辰,可是四处除了守夜的护卫,就再也见不到人影,想来也是深夜了。她想说很多话,问很多事,可又不知怎么开口。

    两人才坐下,踏雪就匆匆端上了很多道菜和粥,分量不多,但都很精致。

    “退下吧。”萧禹文看了一眼身侧站得笔直的踏雪说道。

    “公子,那药……”踏雪是准备等他们吃完,把药端上来,林绾烟中午没有吃饭,自然也没有吃药。

    “我来。”萧禹文拿起筷子夹了一块肉片放在林绾烟碗里。

    “是!奴婢告退!”踏雪很快便退下。

    林绾烟也是真的饿了,而且这里的东西都很好吃,萧禹文给她夹什么菜她就吃什么菜,来者不拒。反倒是萧禹文一口都没吃,动筷子都是为了给她夹菜。

    “你怎么不吃?”林绾烟吃货的本质暴露,吃得很快,也顾不上什么形象。

    “我晚上用过膳。”萧禹文语气还是很淡,看她的眼眸里却泛起几丝柔情。他从没见过一个姑娘家这副吃饭的模样,说是个公主,怕没人会信。可看着她吃得那么香,又有一种满足感。

    “真的很好吃噢,确定不尝点?”虽然这些菜林绾烟都叫不出名字,有些也认不到是什么东西,做的也清淡,但是口感真的很不错。

    萧禹文摇了摇头,嘴角浅浅地勾起一丝几乎不被察觉的笑容。这里的饭菜他吃了七八年,确实没有感觉了。他很少会说“很好吃”这样的话,听着林绾烟说出口,再看她那小表情,他觉得自己似乎也有点饿了。

    萧禹文十足做了一回下人,麻利地将碗筷收走,很快又端来一碗药。

    “我现在喝不下药了,吃太饱了,真的!林绾烟看着桌子上的那碗药,把自己的鼻子捏起来,问着那味儿她就想吐,闻着就苦,喝着更苦。

    “好,那便不喝。”萧禹文后悔刚刚一直在给她夹菜了,转身将药端走。不一会又回到房间。

    一时两人四目相对,房间里的空气似乎凝固了。

    最终还是林绾烟先低下头,她感觉对上萧禹文的那双眼睛,她的脸都红了。“你回去休息吧,很晚了。”

    “你还睡得着么?”萧禹文这几天都没好好休息,今天白天又忙了一天,确实有些疲乏了。可想到林绾烟白天睡了一天,这会儿肯定精神得很。

    林绾烟不好意思地摇摇头,确实这会儿她睡不着。

    “那我便陪你。”萧禹文想到她说有他在很温暖,就觉得应该留下来陪她。

    “那你陪我参观你的房间嘛,好不好?”两个人总不能就这样坐到天亮吧,总得做点什么,折腾一会儿可能就困了。散步是不想去了,外面冷,而且才走了一圈回来,随口一说就说去参观别人房间,林绾烟也是很佩服自己,哪有一点女孩子的样子哟!

    “好。”萧禹文说完就起身在前面带路。本来二楼是他的卧室,三楼是他的书房,林绾烟来了以后,他便住在了三楼。

    三楼一大半都用于藏书,并无床铺,林绾烟想这几天萧禹文一定是睡在书桌旁的软塌上的。软塌看起来倒也暖和,坐上去软软的,角落有叠放整齐的被子。

    “原来我是鸠占鹊巢呢!”林绾烟缓缓地躺下,想试试这个软塌睡着是否舒服。

    萧禹文明白她的意思,却并不说什么。

    “你这里有好多书啊,我可以来看吗?”白天还是不能睡觉的,不然夜晚太难熬。她现在走一会儿都累,确实也只有看书最适合。

    “嗯。”萧禹文看着躺在软塌上的林绾烟说道。

    “不如你去楼下睡嘛,今晚我在这里看书,如何?”林绾烟又往软塌里面缩了缩,一副这是我的地盘的模样。她想到萧禹文为了救自己受了伤,这几天照顾她也没能好好休息,总要找个借口撵他去睡觉,否则她于心不忍。

    萧禹文想了想,点了点头就走了。

    林绾烟兴致勃勃地挑了本介绍大神越风土人情的书来看,很快就看入迷了。她喜欢旅游,上一世却没有什么机会到处走走,看看这些介绍的书也算另一种远行。况且现在来到这个世界,总要去了解这里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