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三 我又不瞎
    第二天醒来,一片阳光明媚,房间里很畅亮。林绾烟四处张望,并没有见到萧禹文,她想起昨晚自己的所作所为,有点脸红。

    她从来没有这么失态过,就那么在他怀里一直哭。萧禹文将她抱到床上,她还拉着他的手不让他走。他坐在床边,一直说“不哭,我陪你”。直到她自己哭得没知觉了,才慢慢睡去。

    林绾烟从床上走下来,感觉今天身体要好些了,疼痛感没有那么明显,整个人也有力气了。正看着衣架上的衣服不知道该怎么穿,门口有人敲门。

    “小姐,你可是醒了?”门外传了女人的声音。

    林绾烟走过去将门打开,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几岁的清秀女孩端着一盆水出现在眼前。

    “小姐,奴婢踏雪,来伺候您洗漱。”踏雪笑脸盈盈地屈了屈膝,算是给林绾烟行礼。

    林绾烟闻言一愣,看着眼前人,这是回到古代无疑了,难道就是因为取了脚上的银镯子?

    “有劳姑娘了!”林绾烟微微一笑说道。

    “小姐客气了,这都是奴婢应该做的,小姐叫奴婢踏雪就好!”尊卑有别,踏雪心里很清楚。

    林绾烟点了点头,也不再说什么,由着踏雪帮她换上一套素净的裙子,坐在铜镜前梳妆。

    林绾烟看着镜子里自己的那张脸,跟之前没有什么差别。素净的鹅蛋脸,光洁的额头下卧着两道柳叶眉,婉转动人的丹凤眼,小巧精致鼻子,最后点上一抹朱唇,笑起来还有两个浅浅的酒窝。如今换了个发饰和着装,另有一番气质,只是脸色略显苍白。

    “小姐长得真美!”踏雪由衷地赞美,她从来没有见过长得这么漂亮的女子,而且自带一股高贵的气质。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林绾烟淡淡一笑,她从来不会因为别人夸她的外表而高兴,可能是一直就因为这张脸总是会被多看几眼,所以也有些厌烦了。

    踏雪笑笑不再说什么,认真地为林绾烟梳发。

    “昨晚那个人……”林绾烟忍不住冒了句,她好像想看到他,又不想看到他。现在在这个地方,林绾烟除了他,也就认识踏雪,而她想知道更多关于自己的事可能只有通过他了。

    “你是说我们公子吗?”踏雪笑了笑,这也是她第一次来寒月山。“公子应该还在休息,这几天都是公子在照顾小姐。小姐一直没有醒来,公子十分担心。”

    “我睡了几天?”林绾烟只知道自己昏睡过去,但是没想到会睡那么久。

    “三天。”踏雪才刚刚到寒月山,就见萧禹文一脸愁容地将林绾烟抱进来。“这里没有女侍,奴婢也是匆匆赶来,又无经验,除了贴身事宜,其他还是公子亲自在照料。前两日公子寸步不离地守着,完全不顾自己身上的伤。第三日见小姐烧已退,无大碍,才去睡了几个时辰,昨晚我说我守着小姐,公子还是不放心。”

    “他受伤了?”林绾烟心里闪过一丝担忧,那怕就是救她的时候受伤的吧?他几天没好好休息,昨天她还硬拉着不让人家离开……

    “嗯,公子身上有多处受伤,但是他都说无妨,还叮嘱我不能告诉夫人。”踏雪拧干毛巾,帮林绾烟擦脸。

    “夫人?”林绾烟一愣,难道他已经结婚,那昨晚他们……

    “夫人是公子的生母,我是夫人身边的侍女。等我回去,夫人一定会问这里的情况,公子不让我说,也是怕夫人担心。”踏雪知道萧禹文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很冷漠,但是是极其孝顺的人。

    林绾烟不再说什么,洗漱完,由踏雪伺候着喝了一碗粥吃了一些小菜,吃完还有一碗难闻的中药等着她。林绾烟最怕喝中药,可眼下也只能硬着头皮喝下,踏雪贴心地递上蜜饯。

    喝完药,林绾烟不想坐也不想躺,生怕一克制不住就将药吐出来。于是,便让踏雪陪着她去走走。

    天气很好,阳光照在身上,不冷不热,偶尔吹来一阵风倒是有点凉。踏雪这几天都在这里转悠,比林绾烟熟,就边走边介绍。

    没走多远,一个体型高大的男子追上来,将一件披风交到踏雪手里就走了。踏雪马上会意,将披风披在林绾烟肩上。

    林绾烟看了看,正是昨晚萧禹文披在她身上的那件,抿抿嘴笑了,若有所思。

    远处的阁楼上,萧禹文看着林绾烟披上披风才转身走到书桌前坐下。

    “三爷,我怎么闻到一股春天的气息!”李木川舒舒服服地躺在书桌旁的软塌上,嘴里啃着个苹果,阴阳怪气地揶揄萧禹文。

    萧禹文拿起手边的一本书就砸了过去,狠狠瞪了他一眼。

    “三爷可怜香惜玉些,那姑娘瘦弱的小身板可经不起你折腾!”李木川单手潇洒地接过书,又朝萧禹文丢回去。萧禹文是怎么个冷血的人,他还不知道?活了十八年,连女人的手都没摸过。

    倒不是没人愿意给他摸,就三爷往那一站,光靠那身臭皮囊,排着队想送上门的女人能绕南栎城好几圈。只不过三爷性子冷淡,根本不允许女人近身。这突然带了个女子回来,那不是很明显吗?更别说亲自照顾。

    萧禹文也是单手接过,将书放回桌子上,李木川那嘴,他恨不得撕烂。“查得怎么样了?”

    “对于三爷来说是个坏消息,三爷要听吗?”李木川一脸坏笑,敢在萧禹文面前如此欠揍还能活到现在的人,除了他,没了。

    “说!”萧禹文看李木川那副德行,真想抬腿将他踢翻。

    “这个姑娘是东陵来和亲的绾烟公主。”李木川一把坐了起来。

    “和亲?”萧禹文眼眸更冷了几分,之前他就听说和亲的事情,根本没放在心上。

    “现在整个南栎城都在找这个公主,谁也没想到会被三爷金屋藏娇,哈哈哈!”李木川笑得要多贱有多贱,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

    “仔,细,说。”萧禹文一字一字咬得很清楚,那眼神就想把李木川给剐了。

    李木川自然知道这个时候该正经了。

    “这绾烟公主是东陵皇帝唯一的女儿,其他五个都是皇子,也是最小的一个孩子,从小宠爱有加,听说除了长得漂亮,还古灵精怪,一身歪本事。把如此疼爱的女儿都拿出来和亲了,也真是舍得,不过确实也体现了和亲的诚意。

    在东陵国之前,玄慕国也来谈和亲的事情,由于玄慕国一直不安分,总喜欢搞些小动作屡次来犯大神越边关,皇上对于和亲的事情不置可否,没有答应,也没有正面拒绝,接待了前来的使臣,却没同意接待和亲的公主,事情就这样搁着。

    东陵国一直恪守本分,与我们大神越也算友好相处,同样派来使臣谈和亲,皇上大手一挥就答应了,听说和亲的是东陵皇帝十分宠爱的独女,当即备了一份厚礼让使臣带回送给绾烟公主,更是邀请绾烟公主来大神越游玩,表面上是游玩,实际上就是让她挑选皇子。

    这样一来事情就好解释了,玄慕国在大神越碰了一鼻子灰,东陵国却如此受待见,而且,两国一旦和亲意味着什么大家都知道,他们又岂会善罢甘休?合着东陵国就一个公主,要是这个公主在大神越死了,不仅和亲不可能了,东陵必定与我们反目成仇,这样,玄慕国的选择就多了,可以恬不知耻地再次找我们大神越和亲,也可以找东陵国结盟,也可以坐山观虎斗。

    而且,大神越有一部分人是支持与玄慕国和亲的,也参与了追杀的行动,否则,单凭玄慕百花宫的人还翻不了那么大的浪,查这些消息费了那么长时间,全是大皇子和皇后搞的鬼。”

    萧禹文冷哼了一声,不再说话,一时间他的脑袋要去分析太多东西。

    “皇上也是焦急万分,禁军和大内侍卫全部出动了,东陵和玄慕百花宫也是同样有大批人马在搜查。东陵来和亲,皇上是从未有过的重视,传言东陵公主看上哪个皇子,那势必就是太子人选。所以,三爷你是捷足先登啊!”李木川又开始不正经地调笑萧禹文。

    萧禹文冷冷瞪了李木川一眼。他无意皇位,甚至找万般借口拒绝回宫,而如今无意中救回了一位和亲公主,将会发生什么变化均未可知。

    “三爷,此事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李木川在回来的路上就一直在想对策,本来也没多大的问题,可回来听说萧禹文几日来反常的行为,他就知道这个事情难办了。“最简单的就是,直接送一个功劳给小六子,让他把人接回去,剩下就跟我们没关系了。只是未必太便宜玄慕的狗了,想着我们的人落入他们之手,被折磨成那个样子,我气不过!”

    萧禹文点了点头,他很理解李木川的心情,玄慕百花宫的人如何让他的手下生不如死,他一直记在心中。如今这样的机会,肯定不能轻易就放过他们。虽然救人是偶然,也从没想过要回报要利用,可只要能安全地把人送回去,还能借机挫挫百花宫的锐气,又何乐而不为?

    李木川见萧禹文那表情是同意了,又开始一脸坏笑。“不过,若是东陵公主安全进城,那么和亲的事就算完成了,只不过是选哪个皇子的事情。这样一来,三爷如果喜欢东陵公主,那可就要公平竞争喽。”

    萧禹文抬腿就是一脚,李木川倒也机灵,一下就闪到一边。

    “我有说我喜欢她?”萧禹文冷冷地丢出一句话。如果那日不救她,这些明争暗斗的事他大可一笑置之,问题就是现在他无法置身事外,喜不喜欢是另外一回事,而是他已经卷进这个事情中了,如何全身而退才是他要想的。

    “满眼爱意,需要说?我又不瞎!”李木川简直不想揭穿他,什么都可以假,可眼神假不了。

    “滚!”

    萧禹文飞踹一脚,李木川一个后空翻躲过,然后一脸贱笑地火速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