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二 别怕,我在
    再次醒来,林绾烟睁开疲惫的双眼,借着微弱的光线看了看四周,自己躺在一张古色古香的床上,盖着厚厚的被子,身体动一下都疼得不得了。

    她转了转头,发现有个人趴在床沿睡着了,这人一身白衣,可怎么看这衣服都长得像裙子,乌黑的长发在头顶上束起,插着一支雕刻简单却精美的玉簪。看不到那人的脸,她不知道这个人是男是女。

    林绾烟越看越觉得周遭的一切都很奇怪,这是在哪里,再古色古香也不至于没有电灯,只点根蜡烛吧,这蜡烛也有点奇怪,看着又不像蜡烛,可是有光。

    她想掀开厚重的被子,压的她都快喘不过气了。才移动了一下手,床沿上的那个人就醒了,抬起头看她。

    林绾烟一下子看傻了,这是个男人吧,剑眉,修长的脖子上看得出喉结,可皮肤为什么这么白皙,还有那双眼皮的大眼睛,高挺的鼻梁,秀气性感的薄唇,这男人怎么生得比女人还俊美?

    “醒了?”男子的声音好听,只是过于冷淡,让人浑身一凉,更听不出什么感*彩。

    “你……”林绾烟脑子一片混乱,完全搞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她从男子冷冽的眼神里看得出他们好像并不认识,而她自己很确定不认识眼前这个人。

    男子什么都没说,起身走到桌子边倒了一杯水过来。

    林绾烟看着那挺拔的身影走过去又回来,眼珠子都没动一下,这人衣服的样式确实是古代的,拿在手里的杯子也不是她平日里看到的那些。这是怎么回事?她不是在家里睡着了吗?

    任凭着男子将她扶起来,把水递到她嘴边,她缓缓地喝下。温温的水喝到肚子里很舒服,可一杯水喝完了,她还是傻的。

    然后看着那男子推门出去,很快又走回来,手里多了一碗白粥。他轻轻地坐在床边,脸上没什么表情,也不说话,只是一小口一小口地往林绾烟嘴里喂粥。

    林绾烟一动不动地看着他,她是真的惊得说不出话来,只管一口一口地把粥吞下去。

    很快一碗粥就见底了,男子又走出去,这次端回了一盆水。只见他把水放在架子上,挽起衣袖,将毛巾拧了拧朝她走过来。

    他动作很轻,却擦得很仔细,温温的毛巾抚摸着林绾烟的脸,她的毛孔好似都被打开了,神智也一点一点在恢复。

    男子端着水准备出去,却听见林绾烟带着哭腔地唤了句“我害怕……”,林绾烟从来没有这么惊慌过,不知道自己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将要去哪里。

    他明显愣了一下,却还是很快走出去,可不一会儿又回来了。

    这次回来,他明显有些无措。在床前站了一会儿见林绾烟没有说话,又走到桌子旁坐下。又感觉有些不合适,再次走到床边,像之前一样轻轻地坐下。

    “好点了吗?”他看着林绾烟,轻轻问道。

    林绾烟也看着他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她的眼神是呆滞的,看见他却升起几丝暖意。

    “还要睡吗?”他又问,语气依旧冷淡,但是没有不耐烦。

    林绾烟轻轻摇了摇头。

    “那出去走走?”停顿了片刻他又问道。

    这次林绾烟点了点头,由着他掀开被子,帮她穿上一件淡粉色的外褂,又穿上一双靴子。

    在他的搀扶下,林绾烟慢慢站了起来,打量着自己这身打扮,有太多的疑问。“你捏我一下呢!”

    “嗯?”男子愣住了。

    “你快使劲儿捏我一下,我看看痛不痛!我怎么感觉自己在做梦呢!”林绾烟盯着他,语气有点急促又有点恼怒。

    一瞬间气氛很冷,他看着林绾烟一脸迷惑的脸不知道在想什么。

    蓦地,一个轻轻的吻落在了林绾烟的额头上。温热的气息佛过,林绾烟的感受很真实,脸也瞬间就红了,害羞地低下头就想往外走。

    男子很快地从身侧的衣架上拿了一件披风,轻轻地覆在她肩上。

    “夜深了,外面凉。”语气平淡,好像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

    他小心地扶着林绾烟走下楼,然后走出门外。光线昏暗,林绾烟也没有仔细看四周,跟着他就往外走。

    一出门,就感觉到一股冷风,她不禁缩了缩脖子,感觉凉嗖嗖的,整个人一下清醒了不少。看了看外面,这就是一个带花园的院子呢,不知道是不是季节的原因,花园修整的很好看,却没有见到一朵花。男子扶着林绾烟顺着出了院子的门,沿着门外的小径缓缓地走着。

    “这是哪里?”林绾烟想问的有很多。

    “南栎城。”他没有说的是这里是南栎城最南端的一座高山上,离南栎城最少也是半天的路程。

    “你是谁?”南栎城她听都没听说过,再多问也无济于事。

    “萧禹文。”他简单地报上自己的名字,这是他第一次亲口告诉别人自己的全名。

    “我怎么会在这里?”他的名字她也没听说过。

    “赶路途中发现姑娘与人搏斗,受伤严重。”萧禹文短短一句话带过了那天混乱的场面。

    “你救了我?”与人搏斗?林绾烟好像记得梦的开始似乎就是这样。

    “恰好路过。”他没有说那场搏斗中,为了救她,他也受伤了,只是没有她那么严重。

    “素不相识,为何救我?”林绾烟自觉这话问得过分了,可还是想问,在她过往二十年的生活里,从来没有受过人这么大的恩,而且看惯了世界的冷漠,基本上的情况就是骗子太多,傻子明显不够用。

    “不知。”他自己到现在都没想明白为什么会出手救她,又帮她处理伤口止血,还将人带了回来。他本不是好管闲事之人,可那一刻却好像不受控制般出手了。

    “你知道他们为何要追杀我?”她完全没有记忆,或者说她脑袋暂时是空白的,什么都没有。

    “不知。”派去调查的人还没有带回来确切的消息,萧禹文对林绾烟确实一无所知,从当天两方的情形来看,他唯一清楚的是,要至林绾烟于死地的人并不简单,来人均训练有素,身手不凡。

    “会给你带来麻烦吗?”林绾烟心里一阵感激,看了太多冷漠的世态,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还毅然出手相救,这个人情太大了。

    “这里安全。”能给他带来麻烦的人不多,既然敢带她回来,他必然不会害怕这些,听着她的担忧,萧禹文心里也泛起一丝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那日……是你?”林绾烟记得自己彻底昏迷前,有人在脱她的衣服。

    “情况所逼,处理伤口。”萧禹文语气坦然,当时的情况容不得他再三犹豫,若不是他随身携带必备的药物,恐怕情况会危险很多。

    “那我现在身上的衣服也是你换的?”林绾烟愕然,意思是,被看光了?

    被如此问到,萧禹文语噎。在树林一处僻静的地方,处理伤口的时候,他确实将她衣服脱得差不多了,只是当时并没有多想,也没有心情去看,单纯只是为了救人。

    顿了顿,他才道。“不是。下人所为。”

    林绾烟长舒了一口气,不再说什么,哪怕被看光了不会少块肉,只是想想心里就很别扭,往后继续相处也难免尴尬。

    “回去吧,天凉。”约摸走了一刻钟,萧禹文就扶着林绾烟往回走。

    林绾烟点了点头就跟着他往回走,她看了看刚刚自己住的是一个三层的院子,四周也还有几个类似的院子,只是分布在不同的方位,相隔还有段距离,远处还有几个亭台,似乎还有湖。

    这得是一个避暑山庄吧?她去过颐和园,苏州园林,承德避暑山庄,估摸着就是她现在看到的这种布局,只是这里是个缩小版罢了。

    只将林绾烟送到二楼房门口,萧禹文推开门,却不再往里走。

    “进去吧。”他的声音很轻,又很冷,似乎没有什么感情在里面。

    “我明天还能见到你吗?”林绾烟看着萧禹文的英俊却没有什么表情的脸,问得很认真。一切都像一场梦,这是她梦里见到的第一个人,也是唯一可以依靠的人,让她充满安全感。

    萧禹文看着她那楚楚可怜的模样,很确定地点点头。

    林绾烟一个转身扑到萧禹文怀里,双手环住他的腰,头埋在他怀里。她感觉自己此刻抱住的身体很僵硬,但是又传递着温暖,那么眼前这个人就是真实的了?

    没有料到林绾烟会有这样的动作,萧禹文一时惊呆,脑子空白了几秒,又很快地让自己平静下来,一只手搭在她的纤细的腰上,另一只手轻轻地抚摸她垂在背上的秀发。

    从来没有人如此抱过她,宠溺她,又想到如今不知自己身在何方,将何去何从,林绾烟心里阵阵难受,一向坚强的她竟情不自禁轻轻地抽泣起来。

    萧禹文感觉到了她的变化,俯下身,轻轻的一个吻落在林绾烟的眼睛上,然后将她抱得更紧。“别怕,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