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一 信了你的邪
    “你自己进去吧,我在车上补觉。”林绾烟把车停在巷子口不碍事的地方,车里有空调睡觉很舒服。一大早被徐欢欢电话吵醒,说电动车又被偷了,最近都不顺,想来算个命占个卦,避避邪。林绾烟从小就很反感这些封建迷信的东西,可耐不住好友死皮赖脸,就答应当个车夫。

    这个巷子是祥城最有名的迷信街,整条巷子都是门口摆一张桌子几个凳子的半仙,算命取名更名看风水迁墓辟邪驱鬼,就没有他们不会的。

    林绾烟来过这里两次,一次是她满月的时候,一次是她高考前。

    林绾烟父母结婚很多年都没有孩子,夫妻俩去医院检查却也没什么毛病,只能安慰自己是缘分没到。

    她奶奶可就坐不住了,本来就是信佛的,家里也供奉着菩萨,每天烧香拜佛,初一十五还要去寺庙吃斋。可不就四处祈福求子,听说哪里菩萨灵验就去哪里求。

    最后找到这巷子里的一个半仙,求了几道符回去,烧了泡水喝的,叠好装在口袋里的,睡觉压在枕头下的,应有尽有。林绾烟父母倒也很配合,随便这老太太折腾。说了也神了,不久还真就有了林绾烟。

    这小妮子得来不易,可偏偏又不好生养,明明出生时医院检查是个健康得不能再健康的孩子,但就是不爱睡觉不爱喝奶,晚上还啼哭得特别厉害,怎么哄都不成,非得等她自己哭累了才会停。

    终于熬到满月,这小妮子看起来也只剩半条命,出生时还白白胖胖的,一个月过去不但没长肉反倒消瘦了,声音也哭得沙哑了。

    老太太赶紧抱着孙女去半仙那里还愿,这半仙问了生辰八字,画了几道符,做法相似,有烧成灰泡水洗澡的,有缝进香囊里随身携带的,有压在床垫底下的。还给更了名,赐了一个长命锁,让一直戴在脖子上起码要戴到十二岁。

    说来也神奇,回去的当夜,小妮子就不哭闹了,睡得很安稳,往后也一直平平安安地长大了。

    这些林绾烟自然是不信的,任凭老太太怎么说她都是表面上听着,心里打哈哈。所以高考前一个月她高烧不退,老太太非要拉她来半仙这里,她是十分不乐意的。

    但当时都快烧迷糊了,也就任由那半仙把她按着凳子上,然后拿着个铃铛围着她装神弄鬼地转圈,又当场把烧尽的香灰兑水让她喝下,在她额头上缠一圈黄布,还亲自给她左脚带上了一只银镯子,吩咐千万不能取。

    虽然确实很快她就退烧了,高考没有受到丝毫影响,似乎还超常发挥拿了个全校第一,进了全国数一数二的大学,但是林绾烟还是觉得只是巧合,毕竟在她所受的教育里,不允许她去相信这些。

    而老太太一遍遍跟她唠叨,让她更觉得迷信过头了,只是脚上那个镯子她倒是听话地戴着,省得费唇舌罢了,她是个怕麻烦的人。

    “绾绾,你跟我一起去嘛,我一个人没底,怕被忽悠了!”徐欢欢摇了摇已经调平座位,闭眼休息的林绾烟。

    “别烦我!你来就是打算被忽悠的,还怕什么被忽悠,不是自己送上门的吗?”林绾烟一脸不悦。

    “绾绾……绾绾……”徐欢欢充分发挥死皮赖脸的精神,一遍一遍地柔声唤着林绾烟。

    “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你这魂叫得!”林绾烟对这招一点办法都没有,徐欢欢是个女的,又不能动手打她,空有一身空手道的本事施展不出来。“走走走,烦得要死!”

    这巷子头尾几百米长,摊位有二十来个,其实就是家门口摆张桌子,放些物料罢了。这些所谓的半仙也是各不相同的,年龄基本在四十以上,男的居多,有些还是瞎子,有穿着正常人的衣服的,也有穿得很古风,像古装剧里走出来的人。

    兜了一圈,徐欢欢兜没确定在哪家算,人多的摊位,要等很久,人少的又觉得不靠谱,特别是那种主动招呼她俩的,林绾烟都是白对方一眼,直接拉着她走过去。

    “这个姑娘很眼熟呢!”走到巷子最后一家,准备倒回去的时候,一个穿着干净整洁灰色长大褂的老人朝她俩丢了一句话。

    林绾烟瞟了瞟那老人,一头花白短发,满脸皱纹,蓄着的长胡子也白了,但是精神矍铄,两眼炯炯有神。

    “你说我眼熟还是她眼熟?”徐欢欢蹦哒地走过去,这一路走来,这个老人当属年龄最大的了。

    “那个姑娘眼熟。”老人笑了笑,指了指林绾烟。

    林绾烟好看的丹凤眼一翻,白了他一眼,撇撇嘴,没有说话。她不记得见过这个老人,去年来的时候,她整个人都是意识迷糊的。

    徐欢欢笑起来,给林绾烟递了个眼神。她和林绾烟逛街的时候,被搭讪的总是林绾烟,她好像也习惯了,只是没想到这老人家也是这样,男人对美女的喜欢大概是不分年龄的吧。

    “眼熟也没有用,我不是你的顾客,她才是。”林绾烟没好气地说道,这种伎俩简直不要太低级。

    “姑娘的命不用算,锁了足,必然这辈子好得很!”老人摸着胡子信心满满地说道。

    “信了你的邪!”林绾烟一脸鄙夷,夹杂着不在乎,这么想来这老人会不会就是她奶奶当神供奉的那个?

    “绾绾,原来你来算过啊?怎么样,准不准?有没有效?”徐欢欢拉着林绾烟在老人面前坐了下来。

    “我奶奶来过。我不信这些。”林绾烟淡淡回答,手不自觉地去摸了摸脚上的那个银镯子。套个圈圈在脚上就叫锁足?锁了足就一辈子好运?她要相信了就把十多年来读的书掏出来喂狗。

    “姑娘,凡事讲究缘分,你我也算有缘人。信则有,心诚则灵,否则万般皆会失。”老人看了看林绾烟,意味深长地说道。

    “不信就是不信,你说再多我还是不信。”林绾烟满不在乎,什么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在她看来不过是因为懦弱,妥协而不敢抗争。她从来只相信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谁都不是天生的富人或者乞丐。

    “哈哈哈,你这姑娘有点犟啊!”老人又摸了摸胡子,也没有生气的样子。“想来信不信也不重要,你只要记住镯子在你在就可以了。”

    林绾烟翻了个白眼,没吱声,心里恨恨,姑奶奶我回去就把脚上的镯子取下来,丢了,看他能拿她怎么样儿,还就不信了。

    徐欢欢看着这两人只是笑,林绾烟可是犟出名了的。接着就开始把生辰八字报给老人,让他给算算。

    林绾烟头也不抬地盯着手机看小说,丝毫不理会另外两个人在说什么。人都是这样,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东西,强迫不来,那就算了吧,多说无益。

    回去的路上,林绾烟首先警告徐欢欢不要跟她聊算命的事,她不想玷污自己的耳朵。

    徐欢欢倒也很识趣,就开始讨论去哪里吃东西。这一谈吃,林绾烟就高兴了,她有一个心愿就是吃遍天下美食,哪怕她从来没下过厨,可谁规定爱吃美食的人就一定要会做呢?

    两人高高兴兴地在美食街吃了个够,才摸着圆滚滚的肚皮各自回家。

    等林绾烟回到家里,已经是傍晚。她先去洗了个澡,然后就躺在床上继续看小说。也许是下午逛累了,看着看着居然就想睡觉了。她起身拉上房间的窗帘,准备遵循身体睡觉的提示。

    躺下不过十秒钟,感觉脚踝有点痒,突然就想起什么,蓦然起身,毫不犹豫地把脚上的银镯子取下来。

    她仔细端详了一番,除了镯子内侧刻了一行小字,这个圆圈一样的镯子跟普通的也没什么两样。

    这是她第一次取下镯子,也是第一次看到镯子上的那行字: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林绾烟笑笑,还挺有诗意的。随后把镯子往枕头边一放,就关灯睡觉了。

    这一觉她睡得很沉,许久没做过梦的她,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她不知怎么的穿起一身素白不知朝代的古裙,背上还背了一柄长剑,手持一根鞭子,不断拍打着马背,在树林的小道上风驰电掣。

    身后越来越清晰的马蹄声不仅打破树林的安静,也让她拍打马背的手更用力。突然间,她的马被绊倒,从天而降一块大网。她迅速跳马拔剑挥舞,顷刻网破,而她也被围了起来,来不及多想,只能殊死搏斗。

    刚开始她还能游刃有余,可渐渐体力不支,不仅衣服被划破,手上的剑也被打飞。手上没有兵器,她的战斗力直线下降,屡次被偷袭,最后受的一掌将她击出了数米远,她吐了一口鲜血,晕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她感觉自己被人单手护在身边,身体不停快速地移动着,耳边是刀剑碰撞的声音,血溅四方的声音,痛苦*的声音,大声咒骂的声音……

    “你做什么?”林绾烟一掌打向那个准备脱自己衣服的人,速度极快,甚至来不及看对方的模样。

    那人反应更快,躲开了她的攻击,闪到了一边。

    林绾烟一跃而起,却马上后悔了,她感觉胸口阵痛,好像被撕裂了般,腿也沉重得不听使唤,只好一手撑地慢慢地卧倒,粗粗地呼出几口气,整个人又倒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