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其它小说 > 校花的灵王保镖 > 第2380章 真是一副驴死架不倒的样子!全文阅读

第2380章 真是一副驴死架不倒的样子!

很多修者不明白梵天为何不正面跟沐渐离决生死,痛快的打斗一场,那多过瘾!有些老鬼听了,笑了,年轻人终究还是太年轻,没有丰富的实战经验,阅历太少,才说这种傻话!

天哥明知敌人强大无比,不能正面抵抗,所以采用了游击战,被敌人追杀中采取反击战!看似很辛苦,可对方也不轻松,天哥手中那把神弓太霸道了,曾经射杀爆过九位星君,却无法射中眼前敌人,你说这位敌人厉害不厉害?

围观的修者只见擂台上两道极光闪动,根本就看不到人形,可想而知彼此的速度有多快,看的大家眼花缭乱!

持续了不到三分钟,突然,两道极光消失,大家定睛一看,梵天跟沐渐离仍旧站在原先的位置,天哥还是躺在原地,含笑的问道:“怎么不继续下去了?”

沐渐离沉吟片刻,发出冰冷的声音:“你是第一个在我面前支撑了九十九个回合的修者!我进入神墓后,曾对神主发过誓,是我杀者,绝不超过百回合!从开始到现在,死在我手中的神级人物有百名之多,可没有能超过十个回合!”

“你这么说,你我之间就剩下一个回合了?”梵天微微皱眉,很认真的问道。

“是的,接下来我一招杀不死你,你活命,我回神墓接受神罚!”

沐渐离的声音突然变得很平静,很轻柔,可是谁都没有认为他说的很轻巧,这应该是暴风雨前的平静。

话音刚落,光明顶之上的空中顿时深蓝色的光芒炸开,把整个擂台包裹的严严实实,形成一个强大的结界,把梵天彻底困在擂台上,而且这个结界快速的收缩,扎口带的战法,可以说梵天想要逃出去,除非有能力破除结界,否则他只能正面接沐渐离最后一招!

看到沐渐离就像鬼魅一般,双脚离地一尺多高,缓慢的飘向梵天,而天哥也没有先前的淡定,缓缓站起身,撸胳膊,挽袖子,口中叼着烟还使劲吧嗒着,不断的吞吐着烟雾,似乎末日来临了一般,再不狠狠抽几口,恐怕就没有机会了!

此时,就连元皇都瞪大了眸子,一脸凝重之色,心跳加快,她比谁都清楚,这是生死存亡关头,梵天要是接不住最后一招,等待他的将会是死亡,看沐渐离的架势,梵天会死的很惨!

“丫头,你别紧张,搞得我都跟着紧张了!”万通道人有点磕巴的说道。

“嘿嘿!”阴西九听着两个人对话,他发出了冷笑声:“乐极生悲!”

当沐渐离跟梵天距离只有百米之遥的时候,沐渐离停下来,他身影变得模糊不清,最后消散在原地, 随之在擂台的四周出现了无数个光影,都是沐渐离,异口同声:“万灭九魂爪!”

光听这个声音,围观的修者都倒吸一口冷气,多大仇呀!万灭……还要灭九魂,人都是三魂七魄,哪里来的九魂,这岂不是要灭杀三次吗?

在大家精心肉跳的瞩目之下,就见无数的沐渐离的光影,同时向梵天出手了,黑色的手爪数以万计,前仆后继,一波跟着一波,从梵天四面八方抓去,所过之处,空间被抓个粉碎,迅猛锋利无比,恐怕大神都无法抵挡住,梵天岂能抵挡住毁灭的一击。

别说数以万计的爪子,就一个爪子也承受不住!

爪子还没有到梵天近前,锋利之气已经把梵天身上的西装撕碎,布帛一条条落下,化为灰烬,消失的无影无踪,大家能清晰看见梵天的身体一道道血痕出现,瞬间浑身布满了触目惊心的血痕,血肉模糊不看。

尤其梵天一向引以为豪的脸蛋,再次破碎,变得一片血肉模糊,那样子比电影里的木乃伊还要恐怖!很多女修都不忍看下去了,都背过身去,要不就扭过头望向别的地方!

梵天的一些铁粉都握紧拳头,咬牙切齿,暗自为梵天使劲!也有的落下了眼泪,先前还一片欢天喜地,没有想到不到一盏茶的时间,万界天哥会落得如此凄惨,看着让人心里悲凉,更加的悲痛!

无数的黑色光爪速度突然变得缓慢起来,围绕在梵天身体四周,水泄不通,里三层,外三层,一层层,就算是真正的大神也别想逃脱!

大家不明白沐渐离为何围而不攻,正当大家疑惑之际,就见在不远处,沐渐离的身影出现,望着被万灭九魂爪围攻的梵天,他发出清幽的感叹:“你能死在我的绝技之下,你也不枉此生了!而你死后,你放心好了,我会把你的名字刻在神墓碑上,把你的一生经历详细的记录下来!也算是死的轰轰烈烈,也将会名垂不朽!”

“咔嚓!”

沐渐离的声音刚落,就听见骨裂的声音,清脆声传遍万界,大家震惊的目光,就见一个黑色的光爪撤下梵天的一只胳膊,血淋淋的胳膊早就没有皮了,只剩下模糊一片的烂肉,还有掉了碴的臂骨,被光爪扔到不远处的擂台上!像是在给万界修者展现切割技术!

躲在暗中的诸王看到这一幕,一个个愤怒不已,神情凝重,双眸闪烁着悲痛之色,大家都握紧了传承神器,只等待阿拉贡一声令下,就要冲杀过去,可是阿拉贡没有下命令,就连龙战天也沉默了!

其实诸王都知道,梵天曾望天空吐了三个烟圈,被人看不懂,可诸王能看懂,这三个烟圈的意思,再三叮嘱,千万不要管他,他可能九死无一生,生死有命!能否躲过这次劫难,就要听天意,凭造化!

值得一提的是夏奎手扶着大树,手都伸进大树里去了,他面无悲痛,不断的念叨:“别担心别担心……我太舅姥爷福大命大造化大,他绝对不会死!别单别担心……我太舅姥爷福大命大……造化大……”

在万界山的一处山峰之上,徐晴怀中抱着陷入沉睡的萌宝宝,她蹙着柳眉,颤栗的目光望向光明顶,喃喃自语:“梵天,你一定没事的对吧!你是打不死的小强,这次和每次生死关头一样对吧!都以为你必死无疑了,你依旧能起死回生……我相信你肯定会没事的!我先带宝宝回世俗界等你,你一定要早点回来!”

徐晴身影一闪,抱着萌宝宝在山峰上消失不见了!她不忍再看下去了,她心里很清楚接下来梵天所遭受的折磨,会让她发疯,而她却什么都帮不上,留下来徒劳悲痛,不如给自己留下一个希望,静静的等待梵天归来的一天!哪怕明知道梵天已经回不来了,可心里始终还会有个期盼……不是吗?

徐晴知道梵天最关心的是萌宝宝的安全,所以徐晴趁着萌宝宝不注意的时候,点了宝宝的睡穴,可不想让这个活宝在添乱了!如果宝宝看见梵天如此遭遇,说不定会干出什么疯狂的事情!

整个白帝城里里外外都陷入沉静之中,沐渐离不是在折磨着梵天,他是在折磨万界修者的心,是在刺激万界修者的眼球,梵天的一条腿已经仍在擂台上,黑色的光爪渐渐的褪去,并没有向梵天发出致命的一击,而是把梵天的形体呈现给万界修者观看!

就连盼梵天不死的老代都眉头深锁,他都觉得沐渐离做的有点过分了!当然,神墓的杀手,都是杀神屠仙之辈,一个个手段都极其变态,狠辣心肠异于凶恶之徒!

当然,老代也理解沐渐离的心情,先前被梵天给玩耍了,丢了面子,险些誓言不保,他岂能不痛恨梵天?而且老代知道梵天施展了诛仙剑,他体内的灵力已经消耗的八仈Jiǔ九,短时间难以恢复,又使用射日万钧弓,跟着沐渐离玩了一场游击战,他已经是强弩之末,哪里还能架住沐渐离致命的一击!

梵天先前撸胳膊挽袖子,他只是做做样子,是展现给大家看,他不会低头,不会服软,他会一直战到最后!这就是梵天个性,他死要面子活受罪!不屈不挠,不畏生死的精神,着实让老代心里赞叹不已!看到梵天英雄落幕,凄惨的样子,他也心里酸楚,也是一脸神伤!

东皇太一黑色光爪退到一旁,见到梵天一条腿独立在擂台上,浑身上下血肉溃烂,一点皮肤都没有剩下,就像一个血葫芦似的,缺了一只胳膊一条腿,屹然而立,让他很不理解的是,梵天嘴中还叼着一根烟,确切的说,是牙齿还咬着烟嘴,脸蛋还有破烂不堪的假面具在支撑着脸面,真是一副驴死架不倒的样子!

“哎呀疼死我了!”

东皇太一猛然发出悲怆的声音,把一旁的老代吓了一跳,侧目一看,东皇太一双目翻白眼,侧头扎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老代眉头深锁,他心情复杂,他不相信东皇太一这样的人物,能跟梵天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有这么深的情义!看到梵天惨不忍睹,竟然心疼到了极致,能昏倒在桌前!

“哎呀……”

看到梵天的样子,万界修者情不自禁发出惊呼声,有很多女修嘤咛一声,晕倒了过去。

就连元皇看到这一幕,也是花枝乱颤,双手扶着椅子,怒目圆睁,情绪激动,一时控制不住,猛然站起身,她觉得应该做点什么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