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其它小说 > 校花的灵王保镖 > 谁来与我一战全文阅读

谁来与我一战

梵天见方天画戟流淌着电芒,如毒蛇一样刺向前胸,他不敢小觑,手中震天锤在胸前交叉,向上一挑,荡开方天画戟,跳跃起来,抡锤就往雷火独角兽的脑袋上砸。

吓得雷火独角兽身影一闪,一道电光退到远处,愤怒的目光望着梵天。

“好你个贼子,真是卑鄙,竟然伤我坐骑!”雷将钟离怒吼一声,就想要再次向梵天杀去。

“等一下!”梵天大喊一声,如晴天霹雳,把钟离震住,没有上前,他冷声道:“既然想打,那我们就正规的打,你给我两分钟时间,等我穿戴整齐后,我陪你好好玩!不就是掐架吗?东风吹,战鼓擂,手拿菜刀,谁怕谁?”

“好!”钟离把方天画戟抱在胸前,大喝一声。

梵天伸手刚要在空中一抓,就见空间抖动了一下,一个暗金色的铁箱子从空中坠落下来,他托在手中,九彩灵光喷发而出,箱子缝隙喷射出漆黑的灵光,铁箱子打开,一套战甲飞出来,闪烁着勃勃的灵气,黑色肩甲护住双肩,上面流淌着暗红色风纹,胸甲,臂甲,腿甲,裙甲,战靴……最后头盔戴在他的头上,连同颈部软甲,把身体包裹的严严实实,没有一个地方露肉,红色披风在身后飘荡,风翼舒展开,单翼长达六米,闪电翼,火光翼,三对羽翼层层相叠,羽翼泛着电光风芒,喷射着火焰,战靴上还有风轮加速。

这是铁匠为梵天打造的灵王战甲,可谓是为梵天量身而坐,这套战甲上面有诸多法阵,有很多意想不到的功能,战甲看似轻灵如衣衫,却不是威武,燕翅形肩甲非常的拉风,兽头的护胸,一个栩栩如生的兽头,刺着锋利的牙齿,愤怒的双目闪烁着血芒,肋下三对羽翼,上下循环变动,薄若蝉翼。

这套装备穿在梵天身上,帅气直冲九天,那些天兵天将都瞪大了眼睛,就像发现了至宝一样,满脸的艳羡,心里惊叹不已,太漂亮了!这要是穿在自己身上,晚上睡觉都不脱。

“谁家过日子还没有点压箱底子的过河钱!”梵天感叹一声,道:“麒麟出来!”

空间撕裂开,就见水火麒麟兽跳跃出来,乖觉的趴窝在梵天身边,梵天向老太太上炕似的,笨咔咔跨上麒麟兽上,水火麒麟兽这才猛然站起身,两个麒麟大脑袋,分左右望去,麒麒怒目燃烧火焰,麟麟双目闪烁着水光,目光凶狠恶毒,一身凶气,吓得那些天兵纷纷退后。

“抓我回刑部司!卧槽,怎么想的,我将来坐上帝位,把你们都关进天牢里!还把我朋友抓进天牢了,你们还真看不清形势了,连我的人也敢动!”梵天握着双锤,冷眼望着远处的尉迟天德,冷哼一声,然后举着震天锤,对着剑眉深锁的钟离,说道:“三锤之内,要是不把你打下独角兽,就算我学艺不精!”

“好大的口气,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钟离舞动手中方天画戟,骑着雷火麒麟兽冲了过来,两个坐骑一撮身,抡起方天画戟就像梵天脑袋砸去。

尉迟天德眉头深锁,古怪的目光望着梵天,他识货,梵天坐骑是凶兽水火麒麟兽,这只凶兽非常彪悍,也非常诡异,就从坐骑上比拼,钟离就输了一半,梵天手持震天锤,乃是四大天兵之一,又胜过钟离,战甲看似也非常奇妙……综合力量分析,钟离都必败无疑。

就见梵天不慌不忙,右手锤架住方天画戟,左手锤已经到了钟离胸前,钟离马上收胸躲避,没有想到震天锤脱手而出,狠狠撞击在他的胸口上,“轰”的一声,他的身体倒飞出去,张嘴狂喷鲜血。

麒麟兽飞蹿起来,两只脑袋咬在独角兽的脖子上,硬生生把脖子撕开,大口的吞食独角兽的鲜血。

雷火独角兽是一种是仙神普通坐骑,骑兵几乎都用雷火独角兽,样子和普通的马一样,只是额头有一个锋利的螺旋刺,所以号称独角兽。

“谁来与我一战?”梵天大喊一声,吓得雷部天兵缓缓后退,钟离骁勇善战,他一个回合就被梵天砸飞,他们这些小喽啰兵上去就是送死。

钟离站起身,捡起方天画戟,看着雷火独角兽被麒麟兽撕扯成碎片,心里并不愤怒,梵天已经对他手下留情,不然这一锤子砸实了,非得要他的命。

“逆贼休得猖狂,我来战你!”一声暴喝,就见一只黑色的霹雳火云兽飞蹿而来,上面坐着一名雷将,手持玄火偃月刀,霹雳火云兽长得就像一只黑豹,如黑色闪电,话音未落已经到了梵天近前。

所有的天兵一看,暗松一口气,雷将包叔公,在雷部司十大名将之一,手中玄火偃月刀快若惊雷闪电,刀过如万钧霹雳,他要出战定然能降服梵天。

尉迟天德也是抿嘴一笑,雷豹子包叔公出战,这一战没有丝毫悬念,尊皇境的强者,包叔公在雷部司十大名将排在第八位,挫败梵天应该是手掐把拿,并非钟离这等中将所能相提并论,在包叔公出战的一瞬,他还大喊道:“抓活的!”

玄火偃月刀如霹雳在空中闪过,斜劈梵天肩膀,速度力道,都无可挑剔,那些天兵都瞪大了眼睛,都为梵天感到惋惜,一代天道传承者走到今天不容易,却被斩杀于此!

“你赶快离我远点!”梵天身影一闪,出现在包叔公的身后,举起震天锤就往他脑袋上砸去。

包叔公果然是上将,一刀斩空,知道不好,并没有慌张,双臂把玄火偃月刀往空中一举,刚好梵天震天锤落下。

“轰!”

一声巨响,石破天惊,震天锤天威浩荡,所向披靡,这一锤如同泰山压顶,捶打在玄火偃月刀的刀杆上,硬生生把刀杆砸弯了,强大的惯力太大,座下的霹雳火云兽四肢支撑不住,直接跪了,张嘴喷出鲜血。

“滚犊子!”梵天一脚把的包叔公踢飞出去。

“嗖!”

“倏!”

连人带刀飞出去,在半空中人刀分离,被远处天兵一起冲上前去给接住,一时狂喷鲜血,上气不接下气,眼冒金星,一时间脑袋还处于懵逼的状态之中。

梵天连败两名雷将,第八雷部司所有天兵天将都震惊不已,就连尉迟天德也微微皱眉,望着梵天的目光少了轻蔑之色,他手指微微颤抖一下,想要去触摸鸟翅环上的惊雷锤,看来他不出战,第八雷部司还真要在天庭除名,这要是传出去还不被笑掉大牙。

就在这时,只听一个闷雷般的声音从空中响起:“狂妄小贼,本将前来会你!”

所有天兵顺着声音一看,星空深处,一位黑影骑着一只神兽缓缓而来,都是心弦一颤,没有想到第九雷部司的上将黑煞霹雳竟然来了,今天可有热闹看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