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其它小说 > 校花的灵王保镖 > 他还真能扯犊子啊全文阅读

他还真能扯犊子啊

琪琪深吸一口气,平静的目光望着张斗天,幽幽轻叹:“我第一次见梵天,以为他就是一个**丝,有色心兜里还没有钱,可是经过接触,我发现他非常有魅力,说不清的感觉!总而言之,我遇见的男人和他相比,都是不是男人!我永远也忘不了他一人砍杀丧尸的形象,简直让我迷恋的无法自拔,我当时就一个古怪的想法,能为这样的男人舔脚都是一件幸福的事儿!”

“有点夸张了!”张斗天微微皱眉,发出淡淡的声音。

躺在床上的梵天,本来此时心情大爽,已经一个多小时没有犯病了,听了琪琪的话,他手一抖,半截香烟掉在床上,左七右八手诀又掐上了。

莉莉丝一挥手,把香烟吸如空中化为乌有,微笑道:“是不是很陶醉,这种感觉很爽吧!你都已经爽的浑身发抖了!用不用我给琪琪安排一个工作?”

“别吵吵,继续看!”梵天强行舒展开手诀,向莉莉丝一挥手,一脸郑重之色,急声说完,再次望着屏幕。

琪琪柳眉轻蹙望着张斗天良久,她想到了沈飞和梵天的关系,先前沈飞的话又那么感动,才缓缓舒了一口气,说道:“我一辈子没有几句真话,不过,今天你就是杀死我,我也想说真话!”

“好吧!你说吧!”张斗天察言观色的功夫了得,琪琪眼睛里闪过决然之色,那是生死不顾的决然,他妥协了。

琪琪伸手撩了一下挡在额前的秀发,说道:“可是我知道我不配,他身边不缺美女!这种男神只能远观,哪怕靠近他一步,都会感觉对他是一种亵渎!目前为止,还没有见过一位男人比他更酷,更有担当!我亲眼看出他不顾生死,闯进地狱一样的兴隆镇,救出了一对母女,如果再慢一分钟,他会随着整个兴隆镇灰飞烟灭,他不是好莱坞个人英雄主义的男主角,我亲眼目睹了他英雄的风采。”

琪琪说的很煽情,一脸迷恋之色,张斗天暗自咬牙启齿,他看着琪琪似乎说的口干舌燥,端起一杯矿泉水轻饮慢啜,他真想跳跃起来,狠狠擂他两个嘴巴。

强忍住怒气的张斗天,眼前再次浮现当年在歌厅的画面,梵天连唱带跳,歌声让他都为之着迷喝彩,优美的舞姿就连迈克杰克逊都会看懵逼,尤其最后的街舞,把歌厅里妹纸都吸引过来,一个手指点地,身体悬空变化各种优美的姿势,身体比灵蛇还要柔软,他当时惊呆了,因为梵天从来没有在他面前展示过。

正当他站起身为梵天喝彩的时候,坐在他旁边的美女,狠狠瞪了他一眼,复杂的眼神充斥着,轻蔑,不屑,冷漠,厌恶,讥讽道:“真想不明白,这么一个传奇的小帅哥,身边怎么会跟着一个傻逼土鳖小弟,给他提鞋都不配!我真是倒霉,竟然坐了他的台。”

张斗天浑身都在颤栗,内心冰冷,自尊“哗啦”碎了一地,冷漠灭绝侮辱,让他内心冒着寒气,呆滞的目光望着舞台上的梵天,已经被所有美女包围,争先恐后的要献吻,梵天却挥舞着胳膊拒绝喊道:“献吻可以,一次一百,三连发打折,一百五!限时特价……”

舞台上百元大钞满天飞,梵天脸上留下了密密麻麻的唇痕,他蹲下身捡钱,在张斗天身边的妹纸拿着一沓钱也冲上去,大呼求带走。

眼前的一幕深深刺痛了张斗天,梵天一边撅腚收钱一边很认真的表情,说道:“带着你的嫁妆明早火车站集合!天哥带你去世界巡回演出……”

张斗天顿时脑海一片空白,闪灯刺眼,人影晃动,他耳朵“嗡嗡”作响,冰冷麻木的心不断念叨,不是说好的吗?今晚让我选的妹子告别处男?我对你的话深信不疑,你为何选择了背叛?

对于纯情小处男来说,第一次找女人破初夜,都会选中他最喜欢的女人,潜意识里会把这个女人当成他的女友,哪怕她就是一个婊子,张斗天当年太稚嫩了,清纯的羞涩太浓,骨子里认为梵天抢走了他的女友,还要跟他私奔,当着他的面,给他戴了一顶绿帽子,从头绿到脚。

琪琪望着张斗天脸色苍白,额头冒着冷汗,她也不敢接着说了,心说张董长得五大三粗的,怎么还经不起刺激?最好一个心梗上来,不治身亡。

很快张斗天恢复了平静,坐起身望着琪琪,发出冰冷的声音:“不错,这次我回洛城就是找梵天,我会带他回去,给我当一只看家护院的狗!你全程陪伴,你会亲眼看见爱财如命的人,见到金钱会摇尾乞怜,你所谓的英雄也会在我面前折腰。”

机舱一片死寂,琪琪没有在说话。

莉莉丝关闭虚拟屏幕,古怪的目光望着梵天,问道:“梵天,我看张小虎很仇恨你,当年你到底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儿了?”

梵天盘坐在床上,眉头深锁,眼珠飞转,一副思考问题的表情,伸手从床上拿起香烟点燃一根,吸了几口烟,喃喃道:“没有啊……本来他请我喝酒,结果我买的单,又请他的去歌厅玩……”

“玩什么?”莉莉丝金瞳闪烁着智慧的光芒,透着一丝锋锐的冰寒之气,紧紧盯着梵天,她知道事情即将水落石出,不给让梵天任何思考的机会,清冷的声音如锋利钢针刺穿他的中枢神经。

“我答应给他找一个妹纸破了处男之身,让他选一个眼缘深的……”梵天猛然抬起头望着莉莉丝,说道:“我记得当时他确实选了一个身材很性感的妹纸!接下来情绪都很高涨,张嘴一瓶,十块钱没了,我朦朦胧胧记得那小瓶啤酒,大概吹了七八十瓶!”

梵天见莉莉丝目光闪动着不屑之一,他眉头深锁,脸色一沉,道:“我说小丝丝……你懂什么叫兄弟吗?生死关头能把背后扔给对方,背靠背,杀出重围的那情义吗?你这些年主要担任文官,没有在战场上厮杀过,也不懂小时候那纯真的友情,有一块糖舍不得吃,也要留给兄弟吃,他吃了,比你吃了更高兴!”

梵天此时心事沉重,不过,即将见到张小虎,他压抑在心底多年的冤屈,将要沉冤昭雪,整个人精神抖索,也不用掐诀修炼,病情完全稳固!他见莉莉丝无奈的晃头,也感到有些可笑,此时他承载九天帝命,头能顶九天之冤屈,脚能踏幽冥之狱火,少年时那点屁大的事儿,搞得鸡飞狗跳,有点太小孩子气了!

梵天平静的目光望着莉莉丝,感叹道:“其实是一件芝麻点的小事儿!可事儿大小不重要,重要的是……只怪当年太年轻,是人是狗分不清,几杯猫尿进肚,一时豪情贯穿天地人心,我人生初萌的兄弟情,在很不冷静,很冲动的之下,很草率的给了张小虎!”

莉莉丝柳眉轻蹙,梵天的病情好转,他又要得瑟,开始没边的胡诌八扯!

果然如莉莉丝所料,梵天深吸一口烟,一脸郑重之色,望着天花板,感叹道:“这段兄弟情,不亚于男女之间的初恋!”

莉莉丝疑惑的目光透着一丝惊诧,没有想到梵天把兄弟情扯到初恋上了?他还真能扯犊子啊!

不过,她很期待,梵天此次到底能扯出什么犊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