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校花的灵王保镖 > 第两千四百七十九章天哥何曾诓过人?
    当天兵天将出现的瞬间,梵天眼神流露出一丝不屑,本以为会掐起来,结果老代开始摆场子,让梵天很不起老代微,他冷笑一声,旋即感叹道:“白扯!打不起来!”说完,舒展一下懒腰,打了一个哈欠,顺势侧歪在软榻上。

    白婕妤很奇怪的眼神望着梵天,急声问道:“你怎么知道?”

    “玄武帝君跟老代同为道门弟子,他们之间要撕起来,等于同门相残,丢不丢人?”梵天语音一顿,深吸一口烟,继续道:“当然是丢道真的脸,如果你是道尊,你会当什么事儿没发生吗?最不合情合理的是玄武帝君出差在外,见到一个单位的同事老代,他不但不打招呼,反而耍横装犊子,而且他明知万界是老代管辖的地盘,还喝酱油耍酒疯,他不是愚蠢就是跟老代有仇!可道门身为道门护法帝君,能是疯人院跑出来的吗?最要命的是老代言中之意,他似乎不知情!”

    白婕妤柳眉轻蹙,神情错愕,她惊诧的目光望着梵天,就看老代跟玄武帝君的架势,梵天就能推理出他们之间的新仇旧恨!别人不知道玄武帝君跟老代有什么旧恨,可白婕妤非常清楚,因为她就是当年的那位女散仙!

    白婕妤自己都没有发现,打量梵天的眸光被温柔取代了清冷,她发现梵天头脑不是一般的聪慧,确窥一斑而知全豹,处一隅而观全局,这是大智慧!她最难理解梵天有如此大智慧,为何却偏偏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让所有见到他的人都会瞧不起他呢?

    不过很快白婕妤就想明白了,梵天是故意示弱,扮猪吃老虎!虽说这个低俗的办法,很容易被识破,可遇见内心骄傲的家伙,一样有效!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能站到一个被万众敬仰的高度,没有傲骨还真奇怪啦!

    梵天见白婕妤没说话,把从画面上的目光移向白婕妤的俏脸上,见她有些怔怔出神,双眸紧紧盯着他,他双目闪过一抹惊诧,感叹道:“我让你不要用崇拜的目光看着我,你真做到了!可转过头你偷偷的用崇拜目光瞄我……哎算了,不用偷偷进行,我允许你光明正大的崇拜我!”

    “装叉要有个限度,自恋要有个尺度,做人有度,脚下方有路!”白婕妤心弦一颤,想要动怒,转念一想,若是那样做,显得她有些笨嘴拉舌不说,还开不起玩笑,太过小气。

    “唉呀妈呀!如果这里还有别人,打死我也不相信,装叉字眼能从你嘴里蹦出来!”梵天震惊莫名,发出急切的惊呼声。

    梵天漆黑的眸子差点惊飞出去,张着大嘴,粘连在嘴角的香烟摇摇欲坠,即将要脱落时,他才合拢嘴巴,吞噬一下口水,见到笑吟吟的白婕妤,美若飞仙,能留在八层天塔中度过无数个岁月!每当深夜来临,寂寞袭上心头,那种煎熬的孤独,这对心理生理都健康的年轻人而言,是一种超级变态的酷刑,梵天想想都觉得可怕!一年两年可以忍,可这是万古寂寞,又怎能忍受得住呢?

    梵天只是想想都不落忍!换位思考,如果他是白婕妤,见到他这样的英帅,肯定直接扑倒,二话不说,就地正法,谁还在乎事后打强奸罪!

    梵天震惊的样子,让白婕妤心情非常愉悦,她一时没忍住笑意,竟然发出银铃般的微笑,就像一朵盛开的百合花一身少女独有的灵秀,整个人都充满了青春的活力!

    一旁的天哥都看痴迷啦!手指间的香烟,长长的烟灰自行腰斩,他都恍若不知,仿佛身在仙境,内心平静,波澜不惊,更不起一丝杂念,他进入了一种玄之又玄的境界中,无法自拔!yyls

    “好久没有如此开心的笑过了!更不记得最后一次愉快的大笑是何年何月!往事已矣,追思无益,只要当下开心就好!”白婕妤一脸笑意,感怀万千,见梵天一脸发痴的样子,她眨眨眸子,有意提高了声音:“梵天你脑袋里想什么不健康的事情呢?”

    这一声犹如惊雷,惊得梵天心弦一颤,把他从玄境拉回到现实中,他低头一看烟头燃尽,手指一捻烟蒂,瞬间化为齑粉消散不见,随口回答白婕妤:“我刚才看见你笑的样子,进入了物我两忘的境界,那种玄妙感觉还真说不出来!总而言之,很美妙!”

    “你快拉倒吧!物我两忘……我看你是自我感觉良好!”白婕妤很难得调侃了一句。

    梵天也没有解释,高手的寂寞无人能懂,高手的境界无须解释!

    梵天再度点燃一根香烟,深吸一口,目光望向仙鼎上的画面,带头的天将手持大型号的方天画戟,端坐的九霄惊雷天兽上,缓缓向玄武帝君落去,他随口道:“只要你开心就好!”

    然而梵天没有想到白婕妤随即感叹一声:“我的开心是你带来的,我真的很感谢你!”

    梵天心弦一颤,连他都惊讶,自诩脸皮厚若城墙的他,被白婕妤一句感恩,心跳的频率加速,明显是羞涩的节奏!他暗自惊呼,这跟谁俩呢?天哥是自称天道传承者万界,却又以神医的手段,悬壶济世,要不知道自己身心变化,那还了得!

    “梵天,你脸怎么红了?”白婕妤看到梵天一副羞答答的样子,她急声问了一句,心里却认为梵天故意搞怪,要给她下套,所以她盯着梵天的目光都带着警惕之意。

    要说梵天会害羞,打死白婕妤也不相信,梵天一路走来,她一路见证了天哥脸皮的厚度,不要脸的心里素质固若金汤!此时梵天装纯扮嫩,定然有所图谋!

    梵天不敢抬头看白婕妤,双手交替玩弄香烟,他极力在收敛内心的羞涩,让他感到古怪的是,竟然有点收不回来了,他还不能不回答白婕妤的话,随口道:“听着你道谢……我吧怎么说呢?我这个人有一个古怪的隐疾,你要不是问我,我会一直把我的隐疾之苦放在心里,任由病情加重……到病弱膏肓,找一个歪脖树,自己送自己最后一程!”

    “梵天你跟我演什么戏?越说越上脸呢?是不是喝的酒后返劲儿?”白婕妤蹙着柳眉,疑惑的目光打量着梵天,这家伙明显在编瞎话,本来是她找梵天有事儿,结果梵天开演啦!见梵天还在轻轻晃悠脑袋,她眼珠一转,索性由着梵天去演,看他到底搞什么鬼?急声问道:“你快点说你到底有什么隐疾?”

    “我的隐疾多重……好吧!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不喜欢女生感触良深的向我道谢,那样我会不好意思!脸蛋就会发烧!就像你现在看见的样子!”梵天话语都有点羞答答,就像初恋的小男生。

    白婕妤才不相信他的鬼话,不过第一次见梵天上演羞涩少年,她觉得特逗,忍不住笑意,索性不忍,一时笑得花枝乱颤,还笑着说:“梵天你逗死我啦!你每次搞怪我都不觉得好笑,就这次非常有趣,真谢谢你让我找到快要断肠感觉!”

    “我说过了,只要你开心就好……不过别笑出八块腹肌就行!”梵天发现自己太善良了,被人取笑,还担心人家笑出腹肌,这么好的人,想想连自己都感动。

    “那倒不至于,如果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儿,并且能做到,我会好好感谢你!”白婕妤说着话,娇躯缓缓向梵天靠拢,最后一句话说的非常缓慢,声音很暧昧,眼神荡着挑逗的柔情,清纯的她不着痕迹的玩起了妩媚,这对梵天来说是致命的诱惑!

    梵天撩起眼皮,缓缓抬头,望着近在寸许的白婕妤,即将要跟他零距离时,才缓缓停下,他舔舐一下干裂的嘴唇,急声问道:“说吧!不管你求我什么事儿,我都会不辱使命,保证完成!”

    梵天悲壮的声音铿锵有力,就像一个视死如归的斗士,白婕妤心里还真有些小感动,她见梵天上套,伸出玉指在梵天胸前轻轻划弄着他衣衫,指尖偶尔会触碰他的胸肌,发出柔和的声音:“我怕你做不到,还是别说了!”

    梵天猛然一挑眉头,胃口被吊起来了,心里发痒,急声道:“说吧!天哥何曾诓过人?不管你让我做啥事……”

    白婕妤直勾勾的望着梵天,见他双眸瞳孔绽放惊疑之色,她也是一愣神,就听梵天失声道:“你不会让我去杀老代吧?这绝对不行,那是我老丈人!我要杀老代,如子弑父!就算不五雷轰顶,我也得被骂死呀!我这么好脸……这么有尊严的男人,岂能被美色误了今生!断了前程!”

    “不杀你老丈人!”白婕妤见梵天放松了心情,一脸缓和之色,她急声道:“帮我杀死玄武帝君!我先把佣金付给你!”

    梵天还没有缓过神,就听白婕妤要他杀真武帝君,他震惊的差点噎住,抿了一下嘴干咽口水,刚抬头去看白婕妤,嘴唇就被白婕妤的樱唇给堵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