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玄学大师是学霸 > 208、208
    晋/江首发, 作者码字不易,请支持正版哦!么么哒!

    他开房时向来小心翼翼, 不怕被人瞧见。

    钱菁冷笑连连, 她目不转睛地盯了赵文政好一会儿, 才从挎包中拿出数张新冲洗的照片,甩到对方脸上。

    “夫妻一场,本来我没打算为难你。偏偏你不识抬举,那就别怪我了。”

    赵文政下意识地抓住一张照片, 只看了一眼,脸色顿时黑了,“你跟踪我?”

    钱菁压根就不搭理他,只自顾自地开口道,“听说你的领导最近很器重你、你很快就能升职加薪了?事业单位最注重作风问题, 要是我写封匿名信, 把这些照片寄给你们领导,你猜你的领导会怎么做?”

    赵文政瞳孔骤缩, 他简直不敢想象那样的后果。

    “不过,对付你这样的人渣,远远不够。”

    钱菁语调温柔, 但说出来的话像是锋利的刀, “我还会去雇两个人, 在你们单位门口分发你出轨的证据,让所有人都知道,你就是个衣冠禽兽。”

    至于丢脸, 她又不是过错方,有什么好怕的?

    先礼后兵,钱菁自认为自己已经非常理智了。

    赵文政后背生寒。

    倘若钱菁真的这么做了,他将面对的,是铺天盖地的指责与嘲讽。

    最重要的是,他一定会被辞退的。

    失去了这份高薪优渥的工作,那他真的,什么都不是了。

    赵文政心中悲愤,此时此刻,他已经有些后悔了。

    他深呼吸一口气,才开口道,“你何必这么咄咄逼人?那本来就是婚后财产,我有这个权利占一半。”

    话不投机半句多。

    钱菁面无表情地站起身,一整天都兵荒马乱的,着实累得很,她准备回房间休息。

    条件她已经摆在赵文政面前了。

    要么还钱,要么丢工作,没有第三条路。

    这钱要是拿不回来,至少也能看看赵文政狼狈不堪的模样,也不算花的冤枉。

    “你就不考虑一下乐乐?”

    赵文政急了,他连忙堵住钱菁。

    “乐乐?”钱菁美目中闪过一抹嘲讽,“你居然还能想到乐乐?”

    这些年,接送乐乐上下学的是她和公公婆婆。

    带着乐乐出去玩的,也是她和公公婆婆。

    赵文政除了交给家里的那微薄的工资外,又何曾为这个家里尽过一份心?

    他在意的,只有自己的体面。

    以前钱菁可以不计较,但是现在不可能了。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她下了最后通牒,“明天,就明天一天时间。把钱凑齐了打我卡里,否则,你懂的。”

    赵文政头都大了,额头青筋暴起。

    心里升腾起的那股暴虐怎么也挡不住,他伸手便将烟灰缸茶壶砸的粉碎。

    赤红的眼睛倏然看向了钱菁。

    钱菁心中一跳,旋即不动声色地开口道,“怎么,还想动手?我已经知会过罗淑仪了,如果没有及时和她报信,她会报警的。”

    “你要是愿意去警察局,我受点伤也没关系。”

    警察局三字,立刻让赵文政的理智回笼。

    他不知道钱菁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狡诈,让他进不得,退不得,微叹了一口气,他狼狈的求饶,“咱们好好过日子不行吗?非要弄成这副局面。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你就原谅我这一次。”

    钱菁神情有些恍惚。

    有个问题,她到现在都没有想通。

    她究竟哪里做的不好了,所以赵文政才会去外面找小妖精??

    一时的刺激固然新鲜,可是时间长了呢?

    钱菁没有回答赵文政的问题,她头也不回地去了卧室。

    态度坚决而又笃定。

    安静地靠在窗边,钱菁伪装的坚强一下子卸去,她开始无声地流泪。

    窗外,夜色如浓稠的墨砚,深沉得化不开。

    得知钱菁要上门拜访,罗淑仪忐忑了好几天的心终于平静下来。

    看来,钱菁应该已经把家里的糟心事都处理完了。

    其实她不是不想去安慰钱菁,只是将心比心,谁都不希望自己的狼狈样子被人瞧见。

    舒昕慵懒地靠在沙发上,手中拿着一本奥数题,津津有味地看着解题过程。

    瞧着妈妈来回踱步的焦躁样,她忍不住开口道,“妈,钱姨准没事。你就别晃了,晃的我头晕。”

    昨天晚上,她收到了来自系统的奖励。

    来自钱菁的整整350个蓝星币。

    不用说,一定是钱姨麻烦解决了。

    罗淑仪不太愿意昕昕参与这些破事儿中,她正欲开口说话,可门铃响了。

    她连忙去开门。

    门外果然是钱菁。

    相较于往常的神采奕奕,此刻,厚重的妆容也挡不住她满脸的疲倦。

    显然是心力交瘁极了。

    罗淑仪连忙带她进门,又给她倒了一杯茶,有心想问些什么,可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要是说错什么话,扎了对方的心窝子,罪过就大了。

    钱菁哪能感受不到罗淑仪这份小心翼翼,她忍不住道,“今天我是特意来感谢昕昕的。”

    她无数次想,如果舒昕没有发现赵文政的真面目,如果舒昕没有告诉罗淑仪,那她的下场又会怎样呢?

    家里所有的存款会不会被一卷而空,房产会不会被迫分一半,甚至于连乐乐的归属也不能确定。

    最重要的,本就身体不好的爸爸,听到这噩耗,会不会加重病情?

    不得不说,钱菁真相了。

    只是她这辈子,再也不会看见那样的场面。

    舒昕放下奥数题,一本正经地宽慰道,“那也是钱姨你的运气好啊。好到老天也看不下去了,所以才会让我给你这个警示。人家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虽然不能相提并论,但是也差不离了,你的好福气啊,还在后头呢。”

    经历过这些事后,钱菁的面相全然改了。

    她身体孱弱的父亲不会早早身亡,她本人,也不会再有牢狱之灾。

    这难道不是好福气吗?

    钱菁心情本有些沉重,可听到这小大人似的祝福,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你这孩子,嘴真甜。”

    舒昕:“……”

    她说的明明是实话,才不是哄人的呢。

    罗淑仪见舒昕古灵惊怪的,能哄得钱菁笑,立刻就给了她一个眼神。

    舒昕心领神会,连忙又说了许多好话。

    钱菁当然能察觉,不过,她也不需要别人一直顾忌着自己的情绪,只片刻后,她就岔开了话题,“昕昕,你这看的是奥数书?”

    罗淑仪惊了。

    这几天,她一直替钱菁心神不宁的,只知道昕昕一直在看书,倒不知道她看的什么。

    舒昕理所当然的点头,“是啊,我想参加奥林匹克数学竞赛。”

    因着陆陆续续帮助同学们解题,她的蓝星币得了不少,再加上钱菁的,倒是攒了一大笔。

    系统商城内,有关于玄学的任何东西,都是高价,唯一不值钱的就是有关于学习的书籍课程了。

    虽然越深奥的书籍课程越贵,但她挣取蓝星币的速度远远大于看书的速度,根本不愁。

    这回,舒昕把所有的蓝星币都兑换成高一、高二的课程,还有一些数学、化学竞赛课程。

    罗淑仪完全懵了。

    她对奥林匹克竞赛当然不陌生,要知道,他们这所学校都没有报名的人。

    不是贬低舒昕,而是以舒昕的水平,根本不够格啊!

    一旁的钱菁很快回过神,她才不像罗淑仪一样大惊小怪,“多参加竞赛,对脑力锻炼有一定的作用。思维和逻辑会比普通学生更好,昕昕一定能行。”

    她总觉得,舒昕不是池中之物,迟早有一天能飞黄腾达。

    毕竟,谁家的孩子一个暑假就能脱胎换骨了?

    罗淑仪有些木然,她根本不知道说什么好。

    偏偏钱菁又继续说话了,“9月底数学竞赛就报名结束了,昕昕你要是真愿意去考,阿姨就帮你去联系南明初中的老朋友,让他给你留一个名额。”

    她们所在的初中,甚至没有报名的资格。

    舒昕本打算着忽悠罗淑仪,却没想到能从钱菁这里得到意外之喜,她眼神亮了,“谢谢钱姨。”

    钱菁神情柔和,“到时候我让我的老朋友,也帮你准备一些习题。”

    罗淑仪见一大一小已经谈拢了,她才回过神,气恼道,“你就惯着她吧。”

    让舒昕去碰碰壁也不错,至少这段时间,她就已经感受到舒昕的心浮气躁了。

    聪明是一回事,可戒骄戒躁又是另一回事。

    舒昕想着即将到手的紫星币,心里别提有多美了,她瞥了一眼墙上的时钟,发现已经十点了,她连忙站起身,“妈,我出去买点东西。”

    距离压制小七关已经过了一个多月,她是时候该重新买材料布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