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综+剑三]专业当爹 > 190、当头牌不如当祖宗6
    最终谢离歌还是跟着小皇帝离开自己的陵墓了。

    临走前, 小皇帝回过头瞪着看自己来时路上遍布的种种机关, 不免心惊肉跳, 特别是看见那些机关箭头上面的翠绿光芒, 这一看就是有毒的。

    后面的俊美男人实际上的老爷子还在笑呵呵地打包自己的棺材,准备带回皇宫里面当床睡。

    小皇帝左看右看就是没有找到地方下脚,那机关看上去也不好惹,回头看一看展昭和包拯,大家都一脸懵逼,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展昭看着小皇帝暗下来的眼睛, 一咬牙准备上的时候,他就听见后面传来轻飘飘地声音。

    “咦, 这个我还没有撤走吗?”

    已经收拾好棺材的华服男人一脸惊讶地说道,好像一开始设立机关的人不是他一样, 十分的无辜。

    小皇帝拼命点头,目光希翼地看着他,希望将面前的机关撤走,他也就差后面有个尾巴了。

    乍一看,有点像乖巧的小狗狗。

    谢离歌再一次在心中暗叹, 自己这一次的儿子真的和以前不一样啊, 要是换成那些小兔崽子,别说信不信了,他们话都懒得说,眼神都不给你留一个。

    突然有个这么配合的人。

    emmmmmmm

    好像有点爽哦。

    “……”展昭看见这个如同训练狗狗的场景, 忍不住抽了抽嘴角,他没说他看出了男人的不怀好意,转过眼神假装没有看见小皇帝犯傻的一幕。

    皇家的事情他就不掺和了,反正他没有从那个男人身上感觉到杀意,这样一来,小皇帝的安全有了保障,至于智商上面的问题应该不关他的事……吧?

    展昭在心中安慰了自己。

    正在骗人的谢离歌笑眯眯的,那张好看地脸上满是哄骗特别像只摇着尾巴的大狐狸,挥舞着爪子在逗小狗狗。

    “这机关有什么用处?”

    “防身用的啊。”

    “我睡在陵墓中当然要有点防护手段的,不然我墓中的宝贝不都被这些小賊偷了吗?”谢离歌笑眯眯指着一旁的一脸绝望地小賊,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小皇帝第一次看见陵墓中的机关,以往都是在书中听说过,这第一次看见过实物,不免有些惊奇,认认真真地点了点头。

    “这机关也是上了年份的老物件了。”小皇帝目光认真地扫过地上的机关,似模似样地感叹了一句。

    然后。

    然后,谢离歌就不说话了。

    下一秒,系统不敢置信地声音在谢离歌心中响起。

    “……他不会真信了吧。”

    这小皇帝是不是傻,那个机关上面的毒还带着水呢,神特么上了年份的老物件,你家老物件拿出来还和现在的一样啊。

    骗人的始作俑者也陷入了沉默,他就是随口一说,也没有想过对方会真的信啊,看见小皇帝如此配合自己,突然感觉良心有点痛,人都如此傻白甜的话,真的骗的人都有愧疚感。

    系统:“……你还好吧,宿主。”

    一片寂静。

    系统语气急促起来:“宿主宿主???你怎么不出声了,良心这种东西咱们一向都没有的啊,别放在心上。”

    谢离歌若无其事地放下捂住心脏的右手,假装什么事情没有发生过,听见脑海中哭爹喊娘的系统,随后安抚了下“没事,刚刚我调理下心情。”突然他好像想起了什么,目光若有所思地看着努力降低存在感的展昭。

    展昭眉头挑了挑,有种不祥的预感。

    谢离歌但笑不语。

    包拯一脸严肃地看着两个人对视,他目光慈祥地无视了这个修罗场。

    展昭:反正我没看见,能不能不要扯上我。

    谢离歌:老子看你能撑多久,本座不听不听,你说不扯就不扯,本座不愿意。

    两个人用目光努力交流着话语。

    小皇帝在中间左看右看,不明白他们在交流个什么,顺着他的目光看向了展昭,疑惑地眨了眨眼睛,抬起头看向谢离歌,问道:“义父,您看着展护卫干什么?”

    谢离歌低头看着一脸傻白甜的小皇帝,眼珠转了转,心里有了个主意。

    他脸上微微一笑,道:“小皇帝啊……”

    小皇帝愣愣地看着他那张美丽地脸,近在咫尺的巨大冲击让他暂时想不了太多,只能呆呆的看着谢离歌,耳朵后面悄悄红了。

    一旁的展昭听见这句话有了不好的预感,卧槽,这个人年纪都那么大了,还臭不要脸的使用美人计。

    他看向了一旁严肃的包拯,眼神示意:“小皇帝都被骗成这个样子了,身为大臣的您就不管管?”

    包拯一脸坦然用目光回视:“没关系,被骗久了,陛下就不信了。”

    展昭被这话弄的无言以对,可不是吗?被骗的次数多了,那还能下次再进坑呢?这是普通人的想法,这可这次小皇帝面对的可是成了精的狐狸啊。

    心头不好的预感越来越浓重。

    很快,他的预感成了真。

    他听见那个名义上的老祖宗语气带着笑意地道:“本座这上好的棺木留在这陵墓中太过可惜了,睡了几百年,也有感情了,这次出墓也要带着老伙计。”

    小皇帝踮起脚看了看,发现那棺木的确是上好的金丝楠木,上面的日月山河十分精致磅礴,看上去就价值连城,这样的东西他一看就知道是个好的,对于谢离歌的话语,也一脸认真地赞同。

    的确不能扔在这里。

    谢离歌看见小皇帝的样子,笑意慢慢加深:“那就对了。”

    展昭已经不用说就明白接下来的发展了,看见小皇帝被忽悠的一愣一愣地,他已经十分自觉地来到了棺木的旁边,目光看了眼旁边的护卫,三个人合力将棺木运到他的背上。

    沉甸甸的棺木一上身,巨大的重力几乎硬生生砸在他的背上,即使是习武的展昭都忍不住皱起眉头,这棺木好重。

    小皇帝也看见了展昭脚下被压的坑,一脸担心地问:“展护卫,你怎么了。”

    展昭没好意思说是棺木太重他抬不起来,咬着牙撑了起来,拼着快要被压下来的劲,然后微笑地道:“启禀陛下,臣没事。”

    说完,他看了眼后面笑眯眯的男人。

    他知道对方这是记着自己擅自闯进陵墓的帐呢,这次背棺木也是算账,他本就理亏,自然也就认了。

    只不过,展昭感受了下背后的重量,沉甸甸的几乎全部压在他的身上,内心嘀咕了一句:“这个老祖宗也太记仇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