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弑神之王 > 第3248章 人皮新娘
    林易的雷击术,杀伤力还是非常强的,尤其是他现在拥有了五百多颗福泽!

    剥皮魔用爪子扒地,疯狂奔逃,留下一道道黑气。

    “云起!”

    林易立即施展驾云术,在他的蹄子下,凝聚了白色的云团。

    云团飞起,追向剥皮魔。

    县府中的衙役,也连忙从地面追赶。

    无论如何,不能让剥皮魔逃掉,这家伙害人的本事,太骇然了。

    剥皮魔虽然身手敏捷,但被雷击术轰伤后,就不行了,连滚带爬跑了没多远,被林易追上。

    林易飞到剥皮魔的头顶,不断压制。

    “死牛妖,你何必苦苦相逼!”剥皮魔愤怒地大吼,“你是妖,我是魔,为何帮人类灭我!”

    林易冷笑,杀机毕现。

    对于魔,林易不是一般的怨恨,他的爹娘,还有村长,都是因魔而死。

    蓝色的雷电,再次落下。

    原来,林易已经找准机会,凝聚了一道雷击术。

    咔嚓……

    这道雷电,从头顶劈下,像天上落下的雷!

    剥皮魔的脑袋,一下就被炸开了,无数长长的黑色虫子,疯狂向外暴涌,就如同人类的血。

    这一击,真正让剥皮魔重伤!

    “哇……”

    剥皮魔惨叫一声,倒在地上,整个身躯不断分散,竟是变成了一滩黑色的泥!

    黑泥中,无数的虫子蠕动着,扭曲着,像蚯蚓一般。

    “快,杀了这头魔!”

    “砍死他!”

    衙役们拿着刀剑斧头,纷纷冲了上去,对着地面上那一团黑乎乎的东西,一阵疯狂劈砍。

    咣咣……

    黑色的血水,在地面上流淌,形成巨大的一片。

    那些虫子,也被砍得稀碎,混合着血迹,粘稠得令人恶心。

    林易的灵眼看到,一股股黑色魔气,不断挥散。

    四周安静下来。

    剥皮魔终于死了。

    相比那些被它杀死的无辜者,它死得太便宜了。

    “大人,魔被消灭了!”

    衙役查看了下,禀告道。

    郑开云脸色惨白,没有任何喜悦,就算剥皮魔被除掉,可自己的女儿,也活不过来了。

    郑夫人苏醒过来,睁开眼,“莲儿,我可怜的莲儿……”

    经受这般打击,郑夫人肯定要大病一场。

    她面色沧桑,好似苍老了几十岁。

    “爹,娘……”

    就在这时,一道温柔的喊声,突然传来。

    郑开云和郑夫人同时愣住,“莲儿?”

    “真是莲儿的声音!”

    “爹,娘,女儿不孝!”那声音,再次传来。

    “莲儿,你在哪啊,莲儿……”

    郑夫人嚎啕大哭。

    郑开云却更加警惕,“魔!难道又是魔!”

    不是魔,而是郑莲儿的人皮。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郑莲儿的人皮,竟是不断蠕动,缓缓站立了起来。

    如同挂在绳子上的衣物。

    一张活生生的人皮,就这么站着,甚至口吐人言,真是要吓死人啊!

    “鬼……”

    “真的见鬼了!”

    郑夫人吓得,差点再次昏倒。

    “你……你真是莲儿吗?”

    那张人皮,轻轻点头,“娘,我真的是莲儿啊……”

    郑开云走过来,神色警惕,“夫人,先不要过去!”

    也难怪他们怀疑,一张会说话的人皮,太古怪了。

    “莲儿!”陈清风,却挪动着步子,走上前去,目光复杂,“莲儿,你还活着!”

    人皮摇头,“相公,我已经死了,半年前就死了,那怪物吃光了我的肉身!”

    “它为了能假扮我,不被人识破,就用邪术将我的魂魄封在人皮中,所以怪物才有我的记忆,一举一动都与我无异!”

    “爹,娘,半年来,怪物干的这些事,女儿都清楚,可女儿说不出来,呜呜……”

    这郑小姐,真是个苦命人。

    若是人皮能流眼泪,郑莲儿肯定泪流如海。

    “莲儿啊!”

    “我的女儿!”

    郑开云和郑夫人终于相信,扑了上来,他们想要抱住郑莲儿,却又怕伤了女儿,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毕竟,郑莲儿现在只剩下一张人皮,太脆弱了。

    一家人,痛哭不已。

    林易走了过来。

    这件事终于解决了,剥皮魔被轰杀。

    但结局,有点悲惨。

    陈清风突然冲了过来,情绪激动,跪倒在林易面前,“牛兄,求求你救救莲儿吧,你这么厉害,一定有办法的,是不是……”

    郑开云和郑夫人,也恍然,立即跪在林易面前,“神牛,请救救我的女儿啊!”

    “神牛,只要能救莲儿,下辈子我当牛做马……不……不对,当猪做马,也要报答神牛您的恩德啊!”

    这家人,唯一的希望,都放在林易身上。

    林易也十分为难,若是能救,他肯定会救。

    可惜他并不是大罗神仙,只是连修行者都算不上的小妖。

    林易摇了摇头。

    顿时,三人面如死灰。

    “爹,娘,相公,你们不必如此,”郑莲儿啜泣着,说道,“女儿这模样,神仙来了也没办法,女儿认命了,只要你们安好就行!”

    的确,只剩下一张人皮,就和死了差不多,世间,谁又有死而复生的本事呢?

    只能认命。

    一家人抱在一起,再次大哭。

    事情解决后,林易离开县府,回到菩萨庙。

    接下来几天,他都在思索此事。

    以他的见识来看,郑莲儿已经没救了,甚至,想维持现在的状态,都不可能。

    迟早,会魂飞魄散。

    当然,林易的所知甚少。

    世间有那么多强者,那么多奇人异士,说不定就有能起死回生的高人!

    一切,只能看郑莲儿自己的运气了。

    运气好,碰上一个大能,给她重造肉身,容纳魂魄,也是有微乎其微的可能。

    县府的怪事,终究瞒不住。

    很快,整个县城就都传开了。

    此事真相大白,大家都纷纷叹息。

    郑莲儿,何等的绝色才女啊,才十八岁的年纪,却多灾多难,最后落得如此结局,令人唏嘘。

    也有嘴闲的人,说起陈清风。

    这个胆小秀才,居然没被吓死。

    自己的娘子,只剩下了一张人皮,他还能继续留在县府当女婿?天天守着一张可怕的人皮过日子?

    不料,陈清风还真做到了。

    县府,书房。

    陈清风手持毛笔,洋洋洒洒,写下了一首七绝诗。

    “娘子,请看!”

    椅子上,郑莲儿的人皮,如衣服般支撑着。

    看了一眼,郑莲儿“咯咯”笑了起来,“相公的诗好,字也好,有状元之才!”

    “哈哈……”陈清风喜笑颜开,“娘子谬赞,我虽有才,却比不过娘子,娘子之前的诗作,真是令人赞叹,若娘子为男儿身,早就是状元郎!”

    “哼,我若成了状元郎,那你是什么?”

    “我当然,愿意做状元夫人,哈哈!”

    ……

    如今,郑莲儿只剩一张人皮,陈清风却更疼惜,更怜爱,天天想法讨郑莲儿的欢心。

    伉俪情深,相濡以沫。

    他们的感情,比普通夫妻,更胜百倍。

    郑开云和郑夫人看在眼里,心中稍宽,道自己没有看错人,选对了女婿。

    有陈清风不离不弃,郑莲儿的苦命,总算有一丝甘甜。

    夜,房中。

    陈清风将郑莲儿抱上床,轻轻放在内侧,吻了一下。

    “娘子,此榻可舒服?”

    “甚好!”郑莲儿笑道。

    陈清风也卧了下来,轻轻抱着郑莲儿的“身躯”,又不敢太用力。

    沉默了一会。

    郑莲儿有些酸楚地说道:“相公,真是辛苦你了,我这副模样,也无法行夫妻之事,解你男儿之乐!”

    “无妨,相公自有其法!”陈清风嘿嘿一笑,“娘子有所不知,与娘子成亲前,我有**时,便看那画中女子,念与其翻云覆雨,自我解决!”

    郑莲儿好奇,“相公如何自我解决?”

    陈清风的脸,顿时红了起来,“男儿之法,只有男儿知道!反正,今日对着娘子的花容月貌,比画中仙子更美百倍,于我已是莫大的享受,解决起来肯定更加舒畅!”

    ……

    一个月后。

    县试来临。

    陈清风参加了考试,且成绩优良,中了举人。

    随后,陈清风一鼓作气,决定进京赶考,求得更大的功名。

    郑开云自然全力支持。

    如今,他是将陈清风,当做自己的亲儿子般。

    陈清风若是能考取功名,飞黄腾达,对于郑家,也是好事。

    “岳父,岳母,此次进京赶考,我想带着莲儿前去!”陈清风说道。

    二人同时愣了,“清风,为何带莲儿,她这副模样……”

    “京城,乃人才汇聚之地,有不少奇人异士,”陈清风解释道,“或许就有厉害高人,能够救活莲儿,所以我想带莲儿,去京城碰碰运气!”

    二老一听,全都喜极,“对,此法甚好!”

    “京城那么多高人,肯定……肯定能治好莲儿!”

    他们立即答应。

    次日,郑开云准备了一辆最好的马车,配了一个丫鬟,一个仆人,以及护卫。

    陈清风要进京赶考,肯定准备周全。

    “娘子,我们上路吧!”

    陈清风将郑莲儿小心地叠了起来,叠成衣服般,放在自己的胸口。

    这样,他的心,就能永远和郑莲儿贴在一起。

    马车启程。wavv

    郑开云和郑夫人眼含热泪,不停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