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尖叫女王 > 163、第 163 章
    只看眼前这一家人, 屋里可能没有出来的暂且不提。

    落在祝央眼前的就有足足九人, 一个和祝央有几分相似的中年男子,貌似是副本设定里的她爹。

    另外有个真心实意拦着她‘爹’揍她的少年,应该是弟弟一类的身份。

    然后有两个美妇人, 一个和她‘爹’差不多, 但是保养得很好,看上去像三十出头的风情美妇。

    另一个看上去就更年轻了, 看着只有二十几岁,不过应该都是保养之功。

    毕竟她们旁边都有年龄不小的孩子在叫她们妈。

    刨除帮她说话那个少年, 另外的孩子有四人,两男两女,最大的女孩儿看着和祝央差不多。

    应该就是她‘爹’口中能代替她嫁人的‘妹妹’, 最小的一个男童才七八岁。

    一家子孩子的卖相都不错,只不过除了那个帮她说话的少年, 其余几个要么幸灾乐祸, 要么神情倨傲。

    总之按照狗血套路,光看表情就能大致判断出阵营。

    还有一个老太太, 看着精瘦, 眼神精明,抱着最小的那个男孩儿心肝肉的不让靠近乱哄哄的一群人, 恐被磕着碰着。

    这九个人看着像是家里的主人,实在不是个人口单薄的家庭。

    其他的佣人,保镖之流都穿着制服,那么老太太自然也好猜。

    祝央勾了勾裴雨, 问道:“不是说omega数量稀少吗?为什么这货家里能藏两个美娇娘?”

    再加上两个美妇眼里对祝央毫无温情只有恶意,大概率不会是她‘亲妈’。

    只有omega能够生出omega,那么祝央的‘亲妈’也只能是omega,也就是说她‘爹’至少拥有三个omega?

    裴雨看着眼前这狗血剧发展,讪笑了一声:“数量少那是相对于总人口数量,还有alpha的数量,当然少之又少。”

    “一般来说,omega的人数有alpha一半就不错了,所有称之为数量稀少。”

    “不过不管什么东西,所谓稀少那都是平民阶层的事,和上流阶层有关吗?”

    这个祝央当然懂,就跟迪奥丝在大街上蹲一下午不一定看到一个大美女从面前路过,而有钱人周围百花齐放一样。

    这边一看就是上流人士的聚居地,就不用说omega稀缺的问题了,任何东西在这里没有稀缺的说法。

    祝央奇怪的不是这点,只是吐槽这高科技背景和大宅门人文的滑稽落差而已。

    她这边嘀嘀咕咕,毫不在意眼前的训斥喝骂,自然越发激怒了她‘爹’。

    “我跟你说话呢,你居然敢左顾右盼,翅膀硬了是吧?果然跟你死去的妈一样,早知道有今天我就该打断你的腿让你好好待在家里,省得出去丢人。”

    “老爷老爷,别生气,她也是一时糊涂。孩子做错出还不是做大人的没看管好,最近她常常夜不归宿,又和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里面还有alpha,我们本来觉得孩子长大了该有自己的私人空间,也看在她母亲走得早不忍心管她,说到底还是我们的错。”

    “是啊,没想到一时的心软反倒是害了她啊,现在事情都没法挽回了,当初看到她和alpha厮混就不该由着她,毕竟是订婚的人呢。”

    说着两人状似反应过来一样,两双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祝央。

    还别说,这俩虽然不是小姑娘,但做这种受惊小白兔一样的表情半点不违和,妩媚和纯真混合又是一股别样的魅力,也难关能被权贵看上眼。

    不过嘴里说出来的话可就没那么美妙了。

    “你,你割腺体该不会是已经被标记了吧?”

    按照她们先前抛出的话,逻辑就说得通了。

    一个订婚omega和乱七八糟的人混在一起,其中还有alpha,保不齐什么时候信息素相撞就乱性了,被标记的omega相当于失贞。

    人家联姻对象既能担得起‘公爵’之称,又让男人小心翼翼,必然也是权贵之流。

    这种情况下,对于失贞的omega简直是死路一条,那么为了掩盖这件丑事,倒不如借着大义凛然的名义,割掉腺体并毁掉它。

    真相便被埋藏在虽然诡异不容于世,但好歹笼罩在一层光辉形象之中。

    她那番所谓为了保家卫国能够牺牲性别的言论一出来,确实刺激了不少人的从军热情。

    那么不管怎么说,军部和政府至少舆论上是得站在她这边的。

    披着这层光辉的大衣,即便已经没有了腺体,那个伊顿公爵要是政治嗅觉敏锐的话,就该照常把‘她’娶回家。

    而不是由她‘爹’所说的随意用一个姐妹代替,就连她‘爹’都一时间怒火中烧没有想明白的事,这两个妇人却反映迅速。

    立马就将她的所作所为打上了一层腌臜的阴影。

    祝央抬头,看了两人一眼,心里不再把眼前这些人当做狗血脑残的剧情载体。

    她明白游戏想告诉她的是什么了。

    即便再荒诞的剧本剧情,在你看来再无脑白痴的npc,在游戏之中只要与你的设定有联系的,便不能放任不管。

    否则在前面冲锋陷阵的时候,指不定后方就会咬你一口。

    就比如现在,他们作为玩家当然可以对这些所谓的‘家人’不管不问,管对方再奇葩,他们自可以干干净净的离去,再狗血的剧目也泼不到他们头上。

    可等他们去了军营,后方才爆发出一些不利的舆论——

    当然他们可以不在意外界的评价如何,但军方那边要是征够兵,他们三人的舆论价值越发不值一提,那么别的声音便会冒出来。

    别的暂且不提,但是他们对omega的影响在上面看来就并非正面的,到时候如果舍弃他们,五个人就是再厉害,也不可能对抗得了高科技军队。

    那他们还怎么玩儿?

    祝央醒了醒神,确实有点得意忘形了,人家能成为高级副本是有人家的理由的。

    吐槽狗血不合理是一回事,但却不应就此轻视,玩家们面对的敌人远不止战场上的敌人。

    可能就是容易被这荒诞傻逼的背景和人物关系链所迷惑,所以不少玩家折戟于此吧?

    祝央可不能犯这种低级错误乃至于阴沟里翻船。

    果然,两个美妇那话在男人耳朵里犹如一声惊雷。

    他眼神一厉,钩子一样看向祝央,没有了一开始那副要打要杀的暴躁样,不过却更吓人了。

    一旁原本抱着小男孩儿的老太太张口便骂道:“不愧是那个贱人生的贱人,我家是倒了什么霉摊上你们娘俩儿?你这是把你爸的脸撕地上踩啊——”

    “妈!”男人厉声道:“别说了。”

    老太婆的声音戛然而止,但眼神仍然刀子一样射向祝央。

    两个美妇人满脸担忧,但眼里掩藏不住的得意与恶意,几个少年少女也是幸灾乐祸。

    那个帮着她拦人的少年虽全然不信两个美妇的话,但对这周围二话不说且已经认定事实如此的情况感到无力。

    祝央笑了笑,在男人发话之前先一步道:“进去说怎么样?”

    外边到处是人,在这边纠缠总不是好事。

    男人还待让人把她堵了嘴押进去,但见她如此说,只得憋了下满心的震怒,转身回房。

    祝央和四个玩家对视一眼,她能想明白的事,几个玩家也不可能半点没有感触。

    就算没有触及到那么深,但总归也知道这种流言被放出去对他们的处境不好。

    一般玩家和npc自然是井水不犯河水,在一般情况下还是维持着人道主义精神的。

    不过明显会成为游戏的变量和阻碍的存在嘛,大伙儿打家劫舍起来也没什么心理负担。

    于是一行人看来这些自我阉割的蠢货即将倒大霉,但在他们看来,确实一群傻白甜主动邀请强盗进屋做客。

    房子的面积也是不小的,大概和祝央现实中的家一样大,只不过没他们家那么大的花园,周围的住户也相对密集得多。

    不过对比这里的人口密度,真正换算起来这家的家世肯定比现实中祝央家显赫得多。

    祝央抬头看了看其中一面墙上的照片,还有各种功勋奖励。

    种种细节搜集,能推断出这家是干什么的,原来这家是军队的军火承包商之一。

    也难怪能和公爵联姻,现在这世道,虽然看着还歌舞升平,但上面的人都知道拼命争夺武装资源了。

    虫族来势汹汹,战争的结果谁都说不好,但若拥有足够的军队和武器。

    哪怕国家战败,也可以退守到其他星球,以图东山再起。

    祝央迅速在一片狗血下面提炼有用的信息和逻辑,而男人转身看到她这副样子,还有一齐进来的另外四个阉割的omega却是光火无比。

    但已经没有一开始的冲动,反倒是坐回上首,沉声道:“你们五个都这样?”

    说着看了眼另外四个玩家,眼里一片痛惜:“你们的父母——算了,现在各扫门前雪吧。”

    想来另外几个玩家住在这边也是家世显赫之辈,他并不好越过人家父母进行管教。

    确实神色一厉,对祝央喝道:“跪下!”

    祝央转了一圈,将这家的基本信息稍稍了解了一下,一派从容的样子让人不满。

    结果她竟然大喇喇的直接来到了男人侧面的沙发上,原本主位上坐着男人,其他位置按照家庭地位顺序一次落座。

    而祝央他们则站在对面,一副面临三堂会审的架势。

    但这会儿祝央直接走进来,对着离男人最近的那个位置,把上面的小孩儿往旁边一掀,便坐了下去。

    那小孩儿估计是家里最受宠的命根子,老太太成天不离手,在兄姐面前也是横行霸道的货。

    小小年纪,凑热闹和落井下石已经初现峥嵘,这会儿被掀开了岂能乐意?

    顿时尖着嗓子杀猪一样哭了起来,又是抬着两条小短腿就要往祝央身上踢,可见这种事干得不少的。

    祝央一把抓住他的小腿,把人整个倒拎起来,往郑浩那边一扔。

    客厅里顿时一片惊呼,其中一个美妇状似是小男孩的母亲已经快晕过去了。

    老太婆见自己的心肝孙子被这么粗暴对待,恨不得扑上来撕了祝央。

    祝央指了指郑浩那个方向:“哟!小心别掉下来了。”

    老太婆连忙顾不得祝央,往郑浩那边扑了过去。

    郑浩身形何等灵活?见把她引了过来,一边回避老太婆想抱回小孩儿的手,一边笑嘻嘻道:“诶诶!别担心嘛,手稳着呢,不会摔了的,让哥哥抱抱。”

    那边孩子没事,让客厅里的人松了口气。

    男人这会儿看祝央的眼神已经像是在看死人。

    祝央当然明白狗将要咬人的时候反倒不会叫,若说一开始男人还张牙舞爪的样子,现在怕已经是做了什么打算了。

    祝央冲他笑了笑:“让佣人还有保镖们都回避吧,都跟了家里这么多年,为了今天的事封口也不厚道。”

    男人冷笑:“你还知道自己干的事见不得人?”

    “我倒是小瞧你了,若你不是个omega,单凭你这份决断和心狠,以后倒是有所作为。”

    “可惜你和你那个妈一样,生错了性别,又不知道安分,最后只能害人害己。”

    话归这样说,男人还是挥了挥手,将周围所有人都退下。

    他们五个玩家的设定都是omega,但男人确实一个alpha,并且看样子还不弱。

    自然,做军/火生意的,自然不可能没有二两自保的本事,他看起来对自己的实力也有相当的自信。

    所以对于支开所有人毫不在意,因为他对于现在的场面,有绝对把控全局的自信。

    也是,五个omega而已,任何一个alpha都有这样的自信。

    那些佣人和其中两个亲卫听了祝央所谓‘封口’的话,自然退得飞快,生怕听到了不该听的。

    待客厅里只剩下这些个人,男人才继续道:“不得不说,你的判断不错。”

    “不过事情既已发生,便一定会有被翻出来的可能,那个或者说那几个alpha叫什么名字,我让人处理了。”

    唯一对祝央抱有善意的那个少年立马道:“爸,那只是阿姨们的臆测,您不能只凭她们一句话,便将姐姐定罪。”

    他才说完,两个美妇便笑道:“大少爷,我们知道您和她姐弟情深,不过也不能为了护姐姐冤枉我们吧?”

    “难道我们说的话有假?再者说您别忘了你们的母亲是怎么——”

    说到这里两人看了眼男人的脸色,见难看至极,便也没有说完,只抿嘴一笑:“想来您姐姐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的。”

    少年突然站起来,看着两个妇人的像要生吞她俩,两人的子女却也不是好惹的。

    那俩妇人做出一副脸色煞白被吓到的样子,几个子女一副护母的架势站在她们面前——

    “哥!陈年旧事了,本来就是发生过的事,难道你还想翻账吗?你们母亲跟人有染难道还是我们妈妈的错不成?”

    “想当初她是多张扬跋扈?仗着父亲是她家里的赘婿,独揽大权,逼得我们没有立锥之地,就连奶奶也没有受到应有的尊重。”

    “要不是做出种种丑事,不容于家族,父亲也不会脱离苦海。难道作为父亲的儿子,您要为了德行有亏的生母心里埋怨他吗?”

    少年显然是个不擅言辞的,被几个兄弟姐妹一人一句怼得浑身发抖。

    祝央一把将他拉了回来,坐在自己旁边:“不会说话就别说,跟几个杂种争论就是赢了有什么意义?”

    “不擅长吵架,那就打碎他们膝盖骨和脊梁,让他们闭嘴光听你说就是了。”

    她这番嚣张,让男人一瞬间想到了她的‘母亲’,也是这般不将所有人放在眼里。

    年轻时的屈辱和怨憎立马浮上心头,另外几个人也惯会看他脸色。

    见他如此便知道祝央今天是别想有活路了,且那一番话端的让人憎恶。

    便七嘴八舌的围攻她起来——

    “都是兄弟姐妹,你这说的简直不把我们当人看。”

    “是不是在你眼里父亲的骨血不配做你的兄弟,只有你一母同胞的弟弟才是人?”

    “可见在她看来父亲的血液是低贱的。”

    那老太太也掺和进来:“我儿天之骄子,当年军校第一毕业,就是没你们母族也是前途光明。”

    “你们那个贱人母亲嫁人之后不安于室,成天抛头露面,哪里尽到了一个妻子的义务?”

    “当子女的你居然敢嫌弃你们父亲,说,你是不是这么想的。”

    老实说,即便已经想通了不再因表面的荒诞轻视之,但祝央他们几个玩家对于此情此景的感想仍然不变。

    这些对话分明该出现在封建宅门吧?

    祝央吐了口浊气,无视身旁少年焦急的表情,长腿一翘——

    “低贱?那还用说吗?如果不是天生贱人,怎么把这好好的豪宅弄成个鸡窝还住得好好的?”

    “因为鸡窝才是他的舒适区,你让他住天鹅窝,他便浑身不舒服,为此得谋杀天鹅把鸡带进来鸠占鹊巢,这才爽快了。”

    “这种人你们知道叫什么吗?叫天生贱骨头。即便站得再高,穿得再好,也抹消不了骨子的自卑下贱。”

    “这种人就是带不上天的,只会把人拉扯到泥里,这样他才舒服。”

    说着她抬眼,似笑非笑的看着气得五官紧绷的男人:“你说对吧?”

    客厅里安静得针掉下的声音都听得见。

    祝央却漫不经心的翻过桌上一个水晶杯,倒了半杯水进去。

    从征兵处出来过后,她还没喝一口水呢。

    但她这副德性却是激怒了在场所有人,其中一个少年脸色狰狞,对她的优越感感到深恶痛绝。

    “你居然——”话才刚开口,一个水晶杯冲着他脑门砸过来。

    那少年是个alpha,身体机能优越,素质也不错,按理说区区一个玻璃杯应该轻松就能躲过。

    但待他偏头的时候,那玻璃杯的轨道居然一偏,认准了他一般直直的砸在他头上。

    砰的一声,玻璃脆响,那少年额头上出现一道红丝,血液顺鼻梁流了下来。

    “啊——”短促的惊叫传来,却被更加巨大的响动打断。

    一个大水晶瓶砸在他们面前,眼前是祝央缓缓收回去的手。

    “我说话,没让开口的时候就别插嘴,知道吗?”

    “虽然这么说挺伤感情的,但看在你们这么蠢不自知的份上,也就提醒两句,现在咱们是篡权打劫关系。”

    “这栋楼已经让我们给占领了,可不可以给老子这个土匪一点面子?窝都让人占了你们还摆出一副主人家的德行真的让人无语啊。”

    “你什么意思?”男人沉声道,随即冷笑的站起来。

    “我竟不知道你包藏了这样的野心,也是,有你那个母亲在前,我早该想到会有今天。”

    他alpha的气势全开,攻击性铺面而来,整个客厅里,别说那两个美妇以及其中三个omega子女。

    就是祝央旁边的少年也脸色有些发白,可见对方的恫吓力有多强。

    然而这五个才刚刚对自己阉割过的omega小辈确实半点没有反应,这让男人心里闪过巨大的疑惑。

    意识到可能事情不像他想的这么简单,男人伸手准备要制住祝央。

    却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别轻举妄动哦~~”

    他回头,便看到一开始把小儿子报过去那个家伙,这会儿手里出现一把小刀,刀锋尖锐,正放在他儿子脖子上。

    老太婆吓得魂飞魄散,郑浩却想起来般:“哦对了,还有一个呢。”

    接着另一只手又多了一把刀,架在老太婆脖子上,这让老太婆的声音戛然而止。

    另外三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出现在两个美妇极其子女身后。

    拽着他们的头发将人按在沙发上,有一对alpha少年少女想要反抗,却被他们直接往脑袋上一锤。

    omega身材矮小,虽然在现实中几个玩家身量都是普通人标准,但在这个大环境下却是显得有些单薄的,尤其面对alpha。

    那两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少女alpha竟然都比他们成年人高出一些,体格也大一圈。

    但就是三个纤细柔弱的omega的拳头轻飘飘的砸过来,两人的脑袋犹如一记重锤,顿时眼前一黑,跌坐在了沙发上。

    “宝贝儿,宝贝儿你怎么了?”美妇人们惊恐的扒过两人,见他们晕晕乎乎的,瞪着美目骇然道:“你们干了什么。”

    “都说了让你们尊重一下咱们强盗的身份,你们不信,咱只能用行动表示一下啰。”

    祝央抬手指了指周围的人,对男人道:“你一家老小现在都攥在我们手里了啊,可以坐下好好听人话了吗?”

    “逆子!”男人青筋都快崩断,但也不敢再妄动。

    祝央一旁的少年确实最现在的状况有些震惊,不理解怎么突然就变天了。

    祝央看着他傻乎乎的样子,叹息一声。

    都是弟弟,看看祝未辛那黑心货,再看看这单纯的小白兔。

    祝央敢说,如果换了祝未辛处于这个立场,别说被一群私生子挤兑,屋里这些孩子能不能活这么大都是一回事。

    那家伙对于恶意的反馈可是非常决绝残忍的。

    收敛这些莫名其妙的发散,祝央轻笑一声,悠悠道:“看来情况比我想的还要有趣啊。”

    “也就是说,你还是个靠妻族发家的凤凰男?”接着又问少年:“咱们的母族是完了吗?”

    少年茫然:“没,没有,外公家好好的。”

    祝央嗤笑:“果然不可思议,妻族还没有没落,构陷妻子也就罢了,不排除妻族掌权的是老顽固的可能。”

    “居然还明目张胆的生出这么多与原配子女年龄相近的私生子,并且嫡长子到了年龄也没有获得应有的权利,在自己可悲的自尊面前,利益竟然是如此微不足道。”

    她抬眼,看了看男人:“真不知道该佩服你还是该鄙视你。”

    “姐你说什么?你说——”

    祝央不耐烦的挥手:“蠢货给我长点脑子,这两个的年龄和我相差多少?”

    她指了指那个代嫁‘妹妹’:“分明这个男人先隐瞒感情状况,攀附权贵,后又可耻的把私生子女接回家享受原配提供的资源。简直婊/子一般又当又立。”

    “这种无耻贱人的话,你居然也相信?你居然让你生母在自己亲生孩子眼中以这么狼狈的形象存在?”

    “我猜你的母族现在已经和这个家没有来往了吧?”祝央呵呵一笑:“也是,舆论上下不来台就算了,外孙这么蠢扶不起来,当初靠着自己爬上来的小子羽翼已丰,不好对付。”

    “还能怎么办?只能暂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她看向少年,眼神里满是恶意:“明白吗?一切都是因为你靠不住,母族的人就算想给你筹码出这口恶气,你也没办法做到里应外合,傻子。”

    少年脸色煞白,不可置信的看着她,然后看向父亲。

    见他脸色难看,但却并没有反驳,心里什么东西崩塌了。

    男人私德不提,奇葩的脑回路也不提,但无疑能力还是强大的。

    少年虽对家庭状况不满,但小时候母亲强势忙于生意,他便是由父亲开蒙教导。

    自然知道父亲的优秀,这份孺慕和崇拜伴随至今,然后却被他姐姐亲手打破。

    事实的真相猝不及防,然而却无端的让人觉得可耻。

    不是对父亲和那些人,而是自己,愚蠢的,软弱的,弱小的可耻。

    男人见她说得笃定,便以为她已经查清楚了来龙去脉,自然也知道遮掩无用。

    只是冷笑一声:“这些事是谁告诉你的?你外公还是你舅舅?筹谋这么久也为难他们了。”

    “只不过,他们该不会以为今天这样,就想把我拉下马吧?那未免也太容易了。”

    男人到现在还不认为这些事是祝央他们几个omega能够单独完成的“外面来了多少人?”

    他以为妻族的人已经开始动作了,难怪这不孝女一进来便支开人,原来打的这主意。

    藏在背后的手一动,却突然一阵金属被搅碎的声音传来。

    男人往后一看,便看见他的手腕旁边多了只是鸡蛋大的蟑螂,那蟑螂一口便咬下半个手环,破坏力他准备偷偷喊人的计划。

    祝央笑了笑:“都说别轻举妄动了,也别指望周围的仪器。”

    整个大厅所有的报警器,监视器,已经全被蟑螂们找出来咬坏。

    佣人和保镖们知道他们在谈密辛不敢靠近,可谓叫天天不灵。

    男人终于露出骇然的表情:“虫族?你居然——”

    祝央伸出一根手指头晃了晃:“哎呀,既然被你知道,那么活口也不能留了。”

    若说之前男人还绷得在的话,现在却没那么从容了。

    这不孝女和任何人勾结他都不怕,毕竟她如果想要动用家族势力,便不能杀了他。

    但如果和虫族勾结到一起,那便是另一回事了,这家伙已经背叛了国家。

    更大的阴谋笼罩下来,他一个小小武器商在这其中不过是被碾过的一只小虫子。

    他骇然的看着祝央:“你到底干了什么?”

    祝央站了起来,来到他面前,真诚道:“我对你报以诚挚的同情,真的。”

    “你为人再怎么垃圾,那也是你自己的事,即便作为打脸模板,也是最后一刻轰轰烈烈的倒台。”

    “可惜了!”

    摊上他们这些玩家,老实说玩家和这些人压根没有恩怨,你负心薄幸也好,宠妾灭妻也好,苛待子女也好。

    关他们这些陌生人什么事?

    就因为游戏将背景设定在此,两边有了纠缠,因为设定他们对原本与自己无关的人抱有恶意。

    这份恶意又成了玩家们的绊脚石,所以说天降横祸,还真说不准哪边更倒霉。

    男人心里一动,不妙的预感袭来,也不再顾忌被挟持的家人了。

    率先向祝央袭来,然后那威力十足的一拳却被他的omega女儿直接接住。

    两人拳头大小的对比悬殊,但他就是在那纤细的手掌中动弹不得。

    他骇然的看向祝央,然而迎接他的是越来越近的拳头。

    那人倒地,健壮的体型发出一声巨响,其他人吓得心里一颤。

    若一开始还能凭着男人的态度敲边鼓,此刻却没人敢开口了,均是惶然的看着祝央他们。

    这才真正相信,他们是被几个omega给挟持了。

    祝央回头,看着眼睛布满血丝的少年:“看到了,让人闭嘴,从此不再听只不想听的话,就是这么容易。”

    少年眼神扫了一圈,那些无时无刻,逮着一点点机会就尖酸刻薄的讽刺挤兑的异母兄弟姐妹们,此刻在这么大的冲突下,一句话不敢说。

    少年这才知道,原来让一个人闭嘴是如此简单。

    他看了看自己姐姐,姐姐小时候跟着母亲比较多,母亲去世后又性格孤拐,与家里关系冷漠,一年到头待在寄宿学校不怎么回家。

    这会儿他才发现,自己竟然一点也不了解她。

    她的话犹如淬了毒的刀子一样剐在他心里,又因眼前的巨变不断扭曲。

    信仰和信任,多年构筑的‘真实’一旦崩塌,少年拼命想抓住什么。

    然后此时祝央在他耳边道:“家主突发疾病,作为嫡长继承人,整个家族的重担便落在你手上了。”

    少年听到这话,然后是其他人不可置信的惊呼与不甘。

    英俊的脸上露出快意的笑:“好!”

    “你们不可以这样。”其中一个alpha少年大声道:“别以为打伤爸爸就可以为所欲为,未免把侵占家业想得太容易了。”

    少年的世界崩塌后,看待事物像是失去了屏障,变得通透一般。

    “也是,还有你们几个呢。”他冷漠一笑:“这个时候倒是得感谢法律。”

    “在没有明确财产分配遗嘱的前提下,私生子女是没有继承权的,至于你们两位——”

    他看了看两个美妇:“和父亲并没有法律上的关系,也分不到一分钱。”

    “现在,请你们这些外人,离开我家吧。”

    “你敢——”美妇人道:“你就不怕你爸醒过来。”

    祝央回答的她:“放心,他父亲醒过来只会在余生为数不多的时间里,尽数将家族产业经营心得教给长子。”

    “对于私生子女怕是没空关心了。”

    “你们这样做是犯法的。”对方咬牙道。

    “也对,放你们出去乱嚼舌头也不好。”祝央点了点头,拉着男人的一条腿进了一间屋子。

    片刻后又出来,待出来的时候男人已经醒过来了。

    少年警惕的看着男人,被祝央拍了拍肩膀。

    然后祝央对着男人开口了,态度不知为何居然一下子好了很多。

    她道:“爸,约束家人教导弟弟就看你了,我会定期打电话回家的,不在的时候好好干活啊。”

    谁料从来都对长女冷漠的男人这会儿却是一副舍不得的表情——

    拉着她絮叨道:“不是明早才报道吗,今晚在家多待会儿吧。”

    “我让人给你多准备些好吃的你带去军营,要天天给爸爸打电话啊,不接你电话爸爸就不睡觉,还有别被人欺负了啊。”

    “咱们家手里攒着武器,军方的人也得给几分薄面的,千万别受了委屈。”

    祝央道:“知道知道,先开晚饭吧。”

    “好好!”

    见男人醒过来,原本因为主心骨回来而松口气的众人,听了他这番话却是脸色大变。

    那老太婆道:“儿啊,你跟她说这些个干什么?没看我和小宝还被——”

    话都没说完,便见男人挥了挥手:“就让你们站会儿而已,又没死。”

    说完嫌弃的看了那小孩儿一眼:“啥玩意儿一副蠢样,抱走抱住,没事不准在我眼前晃。”

    孩子的生母听这话差点晕倒,不敢置信这是对他最宠爱的孩子说的话。

    又试探道:“老爷,您忘了伊顿公爵那边——”

    男人突然一脸戾气,这反应让他们一喜。

    但下一秒却听他道:“哪里来的傻逼也敢退我家央央的婚?要退也是我们退。”

    “管家!马上给我去电伊顿家,就告诉他们以后别想从我手里买一把枪。”

    “还有,先一步发布声明,表示是我们退婚的,理由就是对方平庸无能,不堪与我央央站一块儿。”

    “对了,名字不要对其,大小也别一样,他连名字和我家央央同框都不配。”

    一心想代替姐姐加入公爵家的女孩儿顿时捧着脸哭了。

    众人不知道祝央就这么短短的时间给老爷灌了什么迷药,但也知道现在并不是多话的时候。

    索性他们明天就入军营,到时候再慢慢调查怎么回事。

    而男人交代一圈过后,视线便落在了少年身上。

    一副嫌弃,但又不得不接受的表情:“你,明天开始跟在我身边学做事。”

    少年一懵,他看了眼祝央,眼中不可置信。

    祝央并不理会他的反应,总之后方交给祝千她才放心。

    还别说,军/火/商的背景用好了对她也是助益,更不提还有所谓‘母族’的势力,所以少年也是必不可少的一环。

    就是委屈祝千了,这环境不但要干活儿还得忍受一屋子奇葩,好在他现在的身份是家主,拥有绝对话语权。

    把这些人都控制起来,倒也扫除了一些不定因素。

    祝央又陪着另外四个玩家跑了一趟他们的家。

    好在游戏还没有丧心病狂到五个玩家全部都安排一个奇葩背景。

    四个玩家家庭状况没这么复杂,除了其中一个家里相对好一点,另外三个直接将他们赶出去,扬言断绝关系。

    这倒也方便。

    几人回到家里,祝千已经按照祝央的喜好吩咐人做了大桌美食。

    为了体贴祝央的胃口,那一家子糟心玩意儿是没让上桌的,就连男人的老娘也被撵了回屋。

    那老太婆还想大骂,被祝千直接吩咐人揍小孩儿,她敢骂一句,那小孩儿身上就多挨一下。

    爱孙哇哇大哭到底让老太婆妥协了。

    吃完饭祝千和祝央来到书房,变回了原本的样子,黏着祝央道:“你放心去吧,我一定不让外面的人影响到你。”

    祝央摸了摸他的脑袋:“靠你了,除了你我谁都不信。”

    于是两姐弟花了一晚上的时间,将书房内的各种资料了解了个遍,有疑问的自然也没放过男人本尊,祝央有的是办法逼他开口。

    祝千和祝央都不是很了解男人,祝千此刻的复制只能模仿得比较浅显。

    不过千面鬼天生就能敏锐的摄取模仿人的资料并加以还原,一晚上之后,男人的生平事迹,行事风格,生意手腕,以及产业路数均了解得差不多。

    在男人目眦欲裂的眼神中,眼睁睁的看着眼前这个怪物越发还原自己,连他自己都无法分辨真假,更遑论外人?

    这个家真的被那个不孝女给侵占了。

    而第二天一早,伴随祝千和少年不舍的送别,祝央们几个玩家坐上了开往军营的列车。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哈哈,留言区好精彩。感谢小天使们给我投出了霸王票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萧洛 2枚、akaya 1枚、虺心 1枚、武之内兰 1枚、陌 1枚、噗噗 1枚、小玉兔 1枚、爱吃糖果的喵星人 1枚、奥普安 1枚、小甜点 1枚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lin子邪 1枚、尧羽 1枚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洛洛微雪 1枚、akaya 1枚

    感谢小天使们给我灌溉了营养液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僮僮(●°u°●)?  170瓶、文文 122瓶、袁娜儿 100瓶、遥 90瓶、花清棠 79瓶、菸菸言烟 70瓶、烊烊 70瓶、莫言绵 70瓶、夜魇殇 70瓶、云玄初 66瓶、如宝呀 60瓶、鸡汤渣 60瓶、长臂院 60瓶、新一 57瓶、叶子 55瓶、渣路儿 54瓶、夏有乔木 51瓶、vania 50瓶、陌 50瓶、波若心若海 50瓶、斗志高昂要拱猪的白菜 50瓶、爱乌诺 50瓶、甜甜的轩轩 49瓶、风弄萤月 48瓶、笉菀 40瓶、寳寶 40瓶、千金缳 40瓶、31565007 40瓶、nico 40瓶、千昭 40瓶、林禹琴 33瓶、奶油包 30瓶、lbq6310 30瓶、青鸾 30瓶、鹿鹿鹿鹿鹿鹿鹿露 30瓶、肥小喵一只 30瓶、三月 30瓶、佛系坐等 30瓶、空心柠萌。 30瓶、洛洛微雪 30瓶、招惹 30瓶、快乐 28瓶、土司 25瓶、23117962 25瓶、槿目 25瓶、22933659 23瓶、张十九 23瓶、爱吃西瓜 20瓶、午夜飞行 20瓶、zhengyi77 20瓶、柒柒肆玖丶 20瓶、参商 20瓶、四叶草 20瓶、听竹 20瓶、馨馨 20瓶、22735825 20瓶、瑶瑶 20瓶、哔虎牙沐浴球 20瓶、霜雪妩月 20瓶、不辞风雪 20瓶、顺风耳戴妍琦 20瓶、精分的路人 20瓶、莲藕粉 20瓶、小贝勒 20瓶、雪里青 20瓶、伊莲 20瓶、灯,等灯等灯 20瓶、akaya 20瓶、书荒了真可怕 20瓶、浮梦未凉 20瓶、浔貘 20瓶、满北山云 20瓶、喵喵 20瓶、雨默默的ing 20瓶、焚素 20瓶、34254820 20瓶、记忆瓷器 20瓶、瓶、**是小猪 19瓶、露比 16瓶、墨痕微小 16瓶、妖妖 16瓶、旧酒0817 13瓶、吃番茄的土豆泥 12瓶、苘児 12瓶、厘米空 11瓶、yayayayaya。 10瓶、親親 10瓶、懒癌晚期已弃疗 10瓶、浮世清欢 10瓶、果子喵咪喵 10瓶、朝茶 10瓶、筱梦 10瓶、三日箜 10瓶、雾夭夭 10瓶、云胡不喜 10瓶、书虫一名 10瓶、呼噜噜 10瓶、kudu1337 10瓶、嗷喵喵 10瓶、星空爱上夜 10瓶、木一口 10瓶、我敲李mua 10瓶、(~3~) 10瓶、爱吃糖果的喵星人 10瓶、yey 10瓶、后攻三千 10瓶、柠檬味的小鱼干 10瓶、温陵千秋 10瓶、ssdlh 10瓶、飝妃菲飞 10瓶、罔川清秋 10瓶、令香 10瓶、寒露 10瓶、elleyzh 10瓶、发型不好了 10瓶、_風_帶走了紙鳶メ 10瓶、hikarun 10瓶、若无眠 10瓶、胖钱 10瓶、系统通知 10瓶、库狸狸 10瓶、微酸青芒果 10瓶、回忆无香 10瓶、叶暖 10瓶、李咸鱼 10瓶、未知 10瓶、蛋炒饭 10瓶、椴极l 10瓶、森淼淼 10瓶、我说我是fan 10瓶、清酒 10瓶、肉肉 10瓶、寻壑 10瓶、21673796 10瓶、三耳 10瓶、zwyee 10瓶、回风舞雪 10瓶、疏影横斜水清浅 10瓶、水色云烟 10瓶、南归 10瓶、不送酒 10瓶、小支票她娘亲 10瓶、老夫一点都不萌 10瓶、25742409 10瓶、瓶、此时 8瓶、桃酱 7瓶、苏墨罹 7瓶、可爱兔 6瓶、34948069 5瓶、moon 5瓶、夏天的云 5瓶、11号入口 5瓶、粥粥粥 5瓶、殊夜 5瓶、桃花小楼 5瓶、九七 5瓶、上山打老虎 5瓶、  玖碍? 5瓶、栗若竹 5瓶、兰渚羽仙 5瓶、俗气软 5瓶、20619197 5瓶、喵喵的兜兜 5瓶、可君长着驴耳朵 4瓶、穆山山山 4瓶、风淡云轻 4瓶、江七七七 4瓶、emmm~ 3瓶、懒懒 3瓶、简到一只羊 3瓶、稀有咸鱼 2瓶、喵星人 2瓶、言笑妍妍 2瓶、虫子 2瓶、蓦蓦 2瓶、甜艾 1瓶、梦开始之地 1瓶、家有二哈的天晴 1瓶、三日月宗近 1瓶、美少女志鹏 1瓶、kohri 1瓶、泡水咸鱼 1瓶、hello 1瓶、金亮 1瓶、阿梨 1瓶、武之内兰 1瓶、20487360 1瓶、大福 1瓶、cici 1瓶、zoey 1瓶、楚越 1瓶、llyy0524 1瓶、18594329 1瓶、青青草青 1瓶、如沐寒岚 1瓶、yoyo 1瓶、前往春田花花幼儿园的 1瓶、米多宝 1瓶、52hz的鲸 1瓶、幸壹 1瓶、喵大人~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_^